47 12345
发新话题
打印

阿含正义(二)

阿含正义(二)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二)
  第001集 二乘所断无明与外道常见(一)
  正旭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收看正觉教团电视弘法节目,今天所要讲的主题是“二乘所断无明与外道常见”。

  在佛法中所说的无明有两种:第一种是二乘菩提的阿含解脱道所说的无明,第二种是大乘菩提,也就是成佛之道所说的无明。在四阿含经典所说的无明,是二乘解脱道的无明,是我所执、我见、我执这种无明,主要是因为不知道五阴都是无常,还有不知道五阴灭尽以后,仍然有涅槃的本际独存不灭,不知道这个本际是无间等法,这是二乘解脱道所说的无明。但是众生对五阴的无明,其实主要是不如实知道识阴的内容,不知道识阴是会变异、会生灭。

  二乘菩提的无明,在大乘法中被称为一念无明;而大乘法中所说的无明,就是再加上无始无明;无始无明,这是从无始以来一直与众生心不相应的,直到起心动念想要证解法界的实相的时候,才会相应到无始无明,所以在大乘法中说:心不相应,无始无明住地。无明的意思就是不知,如果因为不知-不知道五蕴的虚妄-而产生贪爱,这就是阿含解脱道中所说的无明;要是对于法界实相的无知,那就是菩萨真见道时所破的无始无明。接下来对于二乘菩提的无明,我们来看《阿含经》当中是怎么说的。

  《杂阿含经》卷8:

  佛告诸比丘:“谛听,善思,当为汝说。诸比丘!云何一法断故,乃至不受后有?所谓无明。离欲、明生,得正智,能自记说: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后有。”

  在经文里面说:“云何一法断故,乃至不受后有?所谓无明。”这一句经文当中已经显示,断除无明有层次的不同,如果究竟断尽的话,就可以不受后有。“有”是指三界有,也就是三界当中的五阴,不受后有就是不会再有五阴出生在三界当中。因为断无明有层次的不同,所证的果位就产生了差异,所以二乘声闻菩提就分为须陀洹、斯陀含、阿那含以及阿罗汉四种果位。修二乘菩提的行者想要证初果,所要断的无明就是三缚结。三缚结的内涵,我们会在后面一一为您说明。

  那么前面所举这段经文的后面说,无明断尽可以自记“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后有”,这句话是在说明阿罗汉的所证,自记就是不用佛来授记,自己就可以自作证了。“我生已尽”,不再有五阴出生在三界当中,不再有生死,所以说我生已尽;“梵行已立”,身口意行已经清净;“所作已作”,对于解脱于三界生死的苦,所应该作的都已经完成了;这样子自己就可以自己作证,不会再受后有。

  曾经有人跟我说,说他是阿罗汉再来,那我一听就知道他不知道阿罗汉的所证,“我生已尽,不受后有”,怎么可能再来人间出生。三果阿那含就不再来人间受生,所以又名为证“不还果”,更何况是证四果的阿罗汉?这就是连基本知见都没有的缘故,才会说他是阿罗汉再来。

  那么听了 佛陀前面的开示以后:

  时有异比丘从坐起,整衣服,偏袒右肩,为佛作礼;右膝著地,合掌白佛言:“世尊!云何知、云何见无明,离欲,明生?”佛告比丘:“当正观察眼无常:若色、眼识、眼触。眼触因缘生受,若苦、若乐、不苦不乐,彼亦正观无常。耳、鼻、舌、身、意亦复如是。比丘!如是知,如是见无明,离欲,明生。”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杂阿含经》卷8)

  在这一段经文 佛开示说:要观察五阴十八界是因缘所生,须要正观它们是无常,才可以离欲而生起明。从这里我们可以知道,对于五阴十八界无常而不能如实知、如实见,就是无明。

  那么已经举了两段经文来说明无明的内涵,各位应该对于无明已经有了初步的理解。接下来再举一段经文来说明无明的内涵。

  《杂阿含经》卷10:

  摩诃拘絺罗问舍利弗言:“所谓无明,云何是无明?谁有此无明。”舍利弗答言:“无明者谓不知,不知者是无明。何所不知?谓色无常,色无常如实不知;色磨灭法,色磨灭法如实不知;色生灭法,色生灭法如实不知。受、想、行、识,受想行识无常,如实不知;识磨灭法,识磨灭法如实不知;识生灭法,识生灭法如实不知。摩诃拘絺罗!于此五受阴如实不知、不见,无无间等、愚闇不明,是名无明。成就此者,名有无明。”

  这一段经文说,不知就是无明,不知道五阴—色、受、想、行、识—无常,不知道五阴是生灭法、是无无间等法,也是无明,不知道五阴的磨灭法也是无明。五阴磨灭法就是出离三界,意思是说,不知道如何成就解脱也是无明。

  从以上所举的经文我们可以知道,对于五蕴十八界法的全部内容无所知,对于五阴十八界无常故苦、故空、故无我,不能如实知,误以为其中某一法不是五蕴十八界所摄,误认为是常住而不生灭的法相,这样就成为解脱道中的无明,也就是我见。假使能将这个无明断除了,就是断除了三缚结当中的我见,或者称为身见,断除三缚结就成为初果人。三缚结:身见、戒禁取见、疑见。那断了身见以后,要怎么来断戒禁取见?戒禁是外道所施设的戒跟禁,这些戒跟禁都与解脱无关,如果有人取了这种戒禁,就表示他对于怎么出离三界的道理跟方法都无所知;因此已经如实知道五阴十八界的内涵,也确认了五阴是无常的行者,接下来应该如实知道出离三界的道理跟方法,也就是如实知道经文所说的五阴十八界的磨灭法,才能如实知道外道所施设的戒禁都跟解脱道无关,这样才能如实地去断除了戒禁取见。

  如果把身见、戒禁取见都断了之后,那么接下来要怎么来断疑呢?初果人一定有成就四不坏信,也就是于佛、法、僧、戒有净信;于佛法僧三宝不疑,于因果不疑,因此初果人永不下堕三恶道,他最多就是七次人天往返,就能出离三界。但是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疑必须断除,就是笃信佛语在五阴十八界完全灭尽之后,不是断灭,仍然有涅槃的本际常住不坏,这个本际是无间等法。这样才能完全外无恐怖、内无恐怖地将五阴十八界灭尽而成就解脱。这也是声闻解脱道中必须建立的智明,否则也是无明,一定会导致无法确实断除三缚结。那么说到这里,我们可以知道在解脱道声闻法当中,对于蕴处界全部内容的了知,对于蕴处界无常故苦、故无我的了知,对于蕴处界灭尽以后仍然有涅槃的本际无间等而常住不坏的了知,这是证初果的两个要件跟一个前提。

  声闻解脱道无明的断除,对于大乘参禅而想悟入般若的人来说,也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没有办法了知蕴处界的全部内容,不能断除蕴处界常住的邪见,不知道蕴处界无常故苦、故空、故无我的正理,参禅寻觅金刚心如来藏的时候,就会堕入我见当中,就难免会将蕴处界当中的某一法,误认为是常住的第八识心体,这样就会成为未悟言悟、未证言证的大妄语人。这样的大妄语人古今都有,许多错悟的禅师、大师就错将意识离念灵知误认为常住不坏的金刚心,这都是现成的例子。因此修学大乘的参禅者,必须先断除二乘菩提在我见上的无明,然后参禅求证般若时才不会错证而成就大妄语业。接下来再举一段经文,来说明二乘菩提的无明。

  《增壹阿含经》卷23:

  汝今当知,如来亦说有四流法;若一切众生没在此流者,终不得道。云何为四?所谓欲流、有流、见流、无明流。……彼云何无明流?所谓无明者,无知、无信、无见;心意贪欲,恒有希望,及其五盖:贪欲盖、瞋恚盖、睡眠盖、调戏盖、疑盖。若复不知苦、不知习、不知尽、不知道,是谓名为无明流。天子当知,如来说此四流。若有人没在此者,亦不能得道。

  这一段经文所说的无明的范围就比较大了,在这里稍作解释。首先提到的无明是无知、无信、无见。无知就是对蕴处界的无常故苦的真相都无所知,无信就是对蕴处界无常故苦的正理都无所信,无见就是对蕴处界无常故苦的事实都无所见;“心意贪欲,恒有希望”,是说心意中常有贪欲,一直都对于五欲抱著希望;还有堕入五盖当中,“盖”就是遮住心中的光明,这也是无明。佛接著说:如果不知道蕴处界的苦、不知道蕴处界的苦习、不知道蕴处界的苦尽、不知道蕴处界苦的灭除方法,就是无明的流转。意思是说,不知道四圣谛苦集灭道,就是无明的流转。为什么会这样说呢?在这里我们就大略地说明一下四圣谛的内涵:

  四圣谛就是苦集灭道四种真实道理,谛就是真实理。首先讲苦谛,苦谛讲的是八苦,不在于八苦的表相,而是八苦显现的真实道理。首先来看生苦,刚出生时所受的苦,虽然现在已经不记得,但还是可以想象身体出母胎的过程当中所受到的压迫、所产生的热恼。老苦,出生以后年纪不断地增长,40岁以后头发开始变白,就开始领纳老苦;你会去染发就表示你已经有了老苦。到了80岁以后,身体各种器官功能都老化了、体力也不行,这时候就越能体会老苦了。再来说病苦,没有人不生病的,病了就产生热恼,苦就来了;有人病到后来,受不了病苦干脆自杀。再来说死苦,虽然现在还没有死,但是可以去想象死亡过程当中的身苦,还有对未来世无知所产生的恐惧。还有求不得苦,从小就开始希望不要挨骂,上学以后读书阶段有各种求不得苦,乃至说出了社会谋生、成家立业,也是有种种求不得苦;最后老了希望不要死,也是求不得,也就是一辈子都活在求不得当中。接下来说怨憎会苦,有钱怕别人来借钱,好友来借钱就变成怨憎会;被老板骂了心里不高兴,但还是要碰面,这也是怨憎会;在世间不得已与怨憎相会的事情很多,与怨憎相会心里就有苦。第七苦叫爱别离,那么在世间喜爱的人事物很多,只要离开了就有苦;每个人最后要离开这一辈子最喜爱的五阴,其实就是最大的爱别离苦。那么为什么会有这七苦?因为有五阴的缘故,所以你才会有这七种苦,如果没有五阴在三界当中出生,那么这七苦就不会出现了。因此将这七苦略归为第八苦,称为五阴炽盛苦,也就是五阴在三界当中不断地出生又死,死了又生,所以就永远无法脱离七苦。所以前七苦只是苦的表相,苦谛是在说“五阴炽盛”的真实道理。

  接下来讲集谛。前面说因为五阴炽盛所以有七苦,那么我的五阴为什么会不断地在三界当中死了又生,这个原因就称为苦集,也就是苦生起的原因。因此和合五阴的缘就是集谛,我只要把五阴和合的缘给灭了,我的五阴就不会再和合出生在三界当中。然而探究的结果,归根究柢,就是因为有无明的缘故,不知道五阴虚妄,执著五阴是我,而有我见、我执与我所执,未来世的五阴才会又和合出生在三界当中。那么从十二因缘法来看,无明是第一支,只要把无明给灭了,其余十一支也就跟著灭了,所以无明才是真正苦的根源。这就是苦集谛所要说的真实道理。

  各位菩萨!今天时间已经到了,四圣谛的道理还没有说完,我们就留到下一集再继续讲解。谢谢各位的收看!

  阿弥陀佛!

TOP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二)
  第002集 二乘所断无明与外道常见(二)
  正旭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收看正觉教团电视弘法节目,今天继续讲“二乘所断无明与外道常见”。在上一集中,讲解了四圣谛中的苦谛跟集谛,接下来继续讲灭谛与道谛。

  “灭谛”主要是说把苦灭了是什么境界。在苦谛中说,因为有五阴所以有苦,而五阴不断地在三界中死了又生的原因是因为有无明,所以只要把无明断了,就可以不会再有五阴出现在三界当中,而说“我生已尽”,也就是上一集所举的经文:“云何一法断故,乃至不受后有?所谓无明。”(《杂阿含经》卷8)

  所以灭谛所灭的目标是灭无明,灭了无明也等于把五阴十八界都灭了。那么如果把五阴十八界都灭了,没有一法存在,岂不是变断灭了?这是会令众生感到恐怖的事。假使灭谛是灭了五阴以后一法不剩,那么众生即使知道有五阴就有苦,这样子也不会愿意灭掉自己的五阴而成为断灭。所以 佛才说五阴灭尽以后,还有涅槃的“本际”独存,让众生愿意把无明灭除。而五阴灭了,就是所谓的无余涅槃。证四果的阿罗汉还在人间的时候,他所证的境界就称为有余涅槃,因为五蕴还在,有余苦的缘故。那么无余涅槃到底是什么境界?

  佛在《阿含经》中说:“寂灭、清凉、清净、真实。”这里有经文为证:《杂阿含经》卷2:

  解脱已,于诸世间都无所取、无所著,无所取、无所著已,自觉涅槃: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后有。我说彼识不至东西南北、四维上下,无所至趣;唯见法,欲入涅槃;寂灭、清凉、清净、真实。

  那么讲完灭谛以后,接下来说“道谛”,道谛指的就是八正道。道就是方法,也就是灭无明的方法,或者可以说是证灭谛的方法。灭一分无明,就等于证一分灭谛。八正道当中最主要的是正见,有了正见以后,才能正思惟解脱的正理,有了正理以后,才会有正语的出现,才不会造作口业、身业,而名为正业。因为有正见,所以在成就解脱道之前,都能如法让自己的五阴存活在三界当中,名为正命。接下来,为了早日灭无明,因此必须努力加行,名为正精进,而成就正念、正定。那么从八正道的内涵跟过程,每一道都不能离开正见,没有了正见就不可能破掉无明。简略地讲解四圣谛的内涵以后,各位就可以理解,为什么佛说不知苦集灭道就是无明流转的道理了。

  从前面所说四圣谛的内涵,我们可以知道,成就解脱道的关键是在八正道,而八正道的首要是正见,在二乘法中修学的人,假使有真善知识的指导,想要获得正见而能断除我见跟三缚结而取证初果,这是很容易的事;但是如果没有真正的善知识来指导,想要亲证初果断除三缚结而得到证果的智慧境界,这是极为困难的。困难的原因,都是因为无法了知“我跟无我”的道理所致。在二乘菩提当中,固然都说无我,但这个无我是针对蕴处界而说的;蕴处界固然是无常故无我,但若没有一个能生蕴处界的真我常住,怎么会有世世不间断的蕴处界我一再地出生而无常又无我?因果又怎么能前后世联系而不乖违?佛陀出现在人间的目的,就是想要让大家证得蕴处界背后的这个常住我,证得这个真我以后就不会害怕轮回之苦,不会一心想要进入无余涅槃,未来世也一定会度很多众生,一定会成佛,这才是 佛陀降生人间的唯一大事因缘。

  那么修学二乘菩提的行者,必须要认知蕴处界的全部内容,必须先现观蕴处界每一法都是无常,必须先正确地观察蕴处界的每一法都无常住的真我,都没有常住的真我性,每一法都是无我性的,这样子以后,再来了知背后确实有一个二乘人所不可知、不可证的真我,坚信这个真我是无间等法,然后二乘行者才有可能亲证初果;如果不是有这两个正见还有一个大前提,就不可能亲证初果乃至证得四果。

  假使有人能具足这两个知见,还有一个前提,并且有智慧确实深观蕴处界的每一法,都没有错误还有遗留,也没有误会,那么一定可以亲证初果。为什么呢?因为如果没有办法如实了知蕴处界一一法的内容而且都是无常性,就一定会堕入无常性的蕴处界当中,去妄取其中某一法作常住法,误认为是真实的常住我,因为这样的缘故,所以必然会堕入常见外道邪见当中。譬如常见外道所执著的离念灵知,这只是外道所堕入的欲界的第一种现见涅槃,这是大邪见!这就是因为不能正确地观察蕴处界每一法都是无常,而将识蕴中的某一法误认为是常住不坏的金刚性,所以就堕入了常见外道见当中;这在佛门当中是常常可以看见的。

  假使有人能认清欲界中的离念灵知是虚妄法、是缘生法、是无常法,然后进而追求更高的离念灵知,乃至证得初禅以后,离开欲界境界而住于初禅定境的离念灵知境界当中,而自以为是这个离念灵知所住的境界就是涅槃境界,那这样子就成为外道的第二种现见涅槃;乃至于说,进而取证二禅、三禅、四禅这样的定境之后,就误认为说这就是涅槃境界,这样就成为外道第三、四、五种的现见涅槃;但是这些境界相,其实都仍然是堕入五阴境界当中,并没有超出五阴的范围。常见外道因为没有真正善知识教导的缘故,没有能力现观蕴处界的一一法都是无常,所以误认为是常住不坏法,就成为常见外道。

  但是,如果有人具有福德与因缘,在善知识的教导之下,如果仍然不肯信受蕴处界都是无常故无我的背后,确实有一个常住不坏而完全没有蕴处界我见、我执自性的常住心,他纵使已经现观蕴处界的每一法都是无常故无我,绝对不会再认取五阴中的某一法为常住法,如果是这样子而说他自己已经断除了三缚结证得初果了,那这样子就变成了大妄语,因为他一定会在深心中恐惧:将蕴处界的一一法完全灭尽无余以后,将会成为断灭境界。由于这种顾虑的缘故,三缚结就没有办法确实断除。

  那么凡是落入外道五现见涅槃中的人,都是属于常见外道的知见。常见有许多种,但他们都不出于十八界法,总是误认其中的某一法为常住不坏法,所以就名为常见。现在再举一些人间常见外道比较显著的事例来说明,来帮助您离开常见。

  那么第一种外道就教导大众说“意识是一切法的根本”:这是自古以来最经常看见的外道常见。想要成为一切法的根本,最少有三个基本条件是必须成立的:第一个,祂不能是生灭法。因为如果根本法是生灭法,就会成为断灭论,学佛就变成戏论。那么第二个条件,必须是能出生名色乃至能出生万法的本源。因为如果有一法不是因祂而有,那就没有资格说是万法的根本。那么第三个,必须能贯串三世因果。也就是说,必须能够具足这三个条件,才能说祂是根本法。

  那么我们来检验意识是不是合乎前面所说的这三个条件?佛在经中都说,意识是意根与法尘为缘所生,有生必有灭,所以意识是生灭法。还有意识摄归于五阴中的识阴,前面已经说祂是生灭法了。因此意识不符合前面所说的第一个条件。

  再来看第二个条件,意识有没有能力出生名色?名色在处胎位当中,脑部还没有完成之前就已经有了,意识是脑部的基本功能已经完成了,意识才能出生,因此意识是在名色之后才出现的,不能说名色是意识所生。因此意识不符合成为根本法的第二个条件。

  再来看第三个条件,意识能不能贯串三世因果?想要能贯串三世因果,必须能执持所造作的善恶业、无记业因,而意识只有分别思惟的功能,而没有执持业因的功能。还有意识不能从过去世来,意识是依于这一世的胜义根而出生。因此意识不符合成为根本法的第三个条件。因此教导别人“意识是一切法的根本”就是常见外道。

  那么第二种外道教人打坐,坐到一念不生就叫作开悟:这是不懂四圣谛的人所说的。我们前面已经说明,四圣谛主要是在破无明,而破无明是靠智慧,而不是打坐到一念不生。这里有经文来证明:

  《中阿含经》卷58:【复问曰:“贤者拘絺罗!智慧者,说智慧,何者智慧?”尊者大拘絺罗答曰:“知如是故,说智慧。知何等耶?知此苦如真,知此苦习、知此苦灭、知此苦灭道如真,知如是故,说智慧。”】意思是说,知道四圣谛真实理的是智慧。无明没有了,就是明,明就是智慧;这个道理在大乘法中也是一样的。破除无始无明是般若,般若就是实相的智慧。无始无明全灭除了,也就是般若圆满了,就成佛了,所以佛是四智圆明。因此“教人打坐,坐到一念不生,就是开悟”,也是属于常见外道。

  那么再来说第三种外道,认为“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心就是真心”,这是常见外道。能够清楚明白,是因为有六个识配合运作的缘故,这是识阴的功能。假使睡著了,就什么都不知了,因为六识不在的缘故。所以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心,是识阴、是会生灭的心,不是真心;真心是第八识金刚心,从来不坏灭。所以认为“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心就是真心”,这是属于常见外道,因为落在识阴上面,把会生灭的识阴误会为真心,是属于常见外道的一种。

  那么第四种外道,把意识修到不分别,就是住于涅槃,这种事根本就不可能成立。我们首先来说明意识的主要功能,意识主要的功能是分别境界、领纳境界,包括你身上所有的觉受的领纳,还有分析、归纳等等。假使真能把意识修到不分别,那就不知饿、也不知痛,也不知道自身所处的境界,没有内觉也没办法走路,那么要如何在世间存活?意识是因为意根想要了别外面的种种境界,或者是需要分析、归纳、统计,所以才会令意识出现,假使不需要祂的功能,就不要令祂现起就好了,睡著无梦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啊。会有这样的想法,是因为误解了 佛的开示,不肯相信 佛所说从来离于六尘见闻觉知、从不分别六尘的心,是有别于意识的第八识真心,而不是把意识修到无分别而说为真心。这样的说法,也是落在识阴上面,也是属于常见外道的一种。

  那么常见外道的见解其实很多,佛把他们的说法,归纳成为六十二见。在这里略举一段经文来说明常见外道:

  诸沙门、婆罗门于本劫本见,种种无数,各随意说,尽入十八见中。本劫本见,种种无数,各随意说,尽不能过十八见中。彼沙门、婆罗门以何等缘,于本劫本见,种种无数、各随意说,尽入十八见中,齐此不过?诸沙门婆罗门于本劫本见,起常论,言“我及世间常存”,此尽入四见中;于本劫本见,言“我及世间常存”,尽入四见,齐是不过。

  彼沙门、婆罗门以何等缘,于本劫本见起常论,言“我及世间常存”,此尽入四见中,齐是不过?或有沙门、婆罗门,种种方便入定意三昧,以三昧心忆二十成劫败劫,彼作是说:“我及世间是常,此实余虚。所以者何?我以种种方便入定意三昧,以三昧心忆二十成劫败劫,其中众生不增不减,常聚不散。我以此,知我及世间是常,此实余虚。”此是初见。沙门、婆罗门因此于本劫本见,计我及世间是常。于四见中,齐是不过。(《长阿含经》卷14)

  以上 佛所说的,是外道误计五阴中的觉知心跟意根自我为常住不坏法,不能外于五阴,都不能自外于五阴境界的无常自我,却都世世各自误认为是常住不坏的自我。因此如果有人误认为五阴中的任何一法、误认为十八界中的任何一法为常,都是堕于常见外道的知见当中,不出外道的六十二种邪见。

  各位菩萨!今天因为时间已经到了,我们就讲到这里。

  谢谢各位的收看。

  阿弥陀佛!

TOP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二)
  第003集 二乘所断无明与外道常见(三)
  正旭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收看正觉教团电视弘法节目,今天继续讲“二乘所断无明与外道常见”。在前面两集中我们一直强调,想要断三缚结证初果,就必须笃信佛语有第八识的本际常住不灭。因此在这一集我们就来探讨每个人真的有第八识吗?佛在《阿含经》中真的有说到第八识吗?

  我们首先来看看当今外道对于有没有第八识的质疑。经常有人说:“你们崇尚如来藏说的人,说‘正住者’的识(第八识)是‘知觉的对象’,又说‘正住者’具有出生五蕴的重要功能性,既是识(前六识)生起的根源,又是识(前六识)的认识对象,如何可能?”假使你把刚刚那一段话,括号当中的注解遮盖住,你读过他们这一段文字中对于如来藏禅法质疑的时候,就会很容易轻信他们的质疑,很容易就会同意他们的看法。他们会提出这样的质疑,是因为他们认为人只有六个识;但是人有八个识,佛在四阿含当中就已经说了,只是他们看不懂而已。

  佛在解释十因缘法中,对于识与名色的关系,作了这样的开示:《杂阿含经》卷12:【何法有故名色有?何法缘故名色有?即正思惟,如实、无间等生:识有故名色有,识缘故有名色有。我作是思惟时,齐识而还,不能过彼。】

  这一段经文是在说我们的名色从何而来?佛开示说,因为有“识”的缘故,所以才会有名色;也就是以“识”为缘而有“名色”;“齐识而还,不能过彼”,表示这个“识”是出生名色的根本,也就是出生五阴十八界的根本,不能再往前推,“识”之前没有一法。

  接下来我们来探讨这个“识”是不是那些质疑者所说的意思?我们首先来看经文。《分别缘起初胜法门经》卷1:【世尊告曰:“初受生时六处未满,唯有身根及意根转,应不可得。由此两根为体。名色最初有故,次第增长,与后圆满六处为缘故,说名色是六处缘。”】

  佛说:在刚受生的时候,名色支只是身根与意根两根在运作。而名色当中的名是心,也就是第七识意根;名色当中的色只有身根。必须依于身根与意根为缘,六根才能圆满,有了六根才能去接触六尘,而后才能生起前六识,因为前六识是以六根、六尘为缘所生的缘故。从这里就很明显地知道,意识是在名色与六入处之后才有,而名色之前却早已经有“识”存在,而且是名色生起的缘,显然不同于意识。因此十因缘中所说的“识缘名色,名色缘识”的“识”是第八识,也就是名色出生的根源,也就是 佛在四阿含中所说的入母胎的识。这里有经文为证:《长阿含经》卷10:【“阿难!缘识有名色,此为何义?若识不入母胎者,有名色不?”答曰:“无也。”】

  这一段经文是 佛在说明十因缘法中的“识缘名色”,很明显,必须有第八识入母胎才会有名色,乃至五阴、十二处、十八界圆满,所以说第八识是万法的根源,在你这一世还没出生之前,就已经存在了,再往前推上一世也是如此,往前推无量世也是这个样子,往后推无量世也都不会改变,自杀了也没有办法把祂灭掉。人有生死,所以有过去、现在、未来三世,但是祂永远不死,常住不灭。也因为有祂,才会有三世可说,没有了祂,三世要怎么串连?那么我们了解了这个道理以后,再回头看他们的质疑,就可以很清楚地知道,他们的质疑是完全不能成立的。从上面所说十因缘的道理,我们就可以知道,名色灭尽之后,仍有第八识心体独存,这就是阿罗汉或者辟支佛入无余涅槃的境界。因此修学解脱道的人,要相信有涅槃的本际常住不灭,这是必须具备的条件。那么从这里我们可以知道,如果有人说:“第八识是从真如出生的。”这就是违背 佛的开示,因为 佛在十因缘当中已经明说“齐识而还,不能过彼”,不应该在第八识之前还安立“真如”一法。

  接下来我们再来看一段经文,佛的开示:

  “我所自知自觉法,为汝说者:若沙门、梵志,若天、魔、梵及余世间,皆无能伏,皆无能秽,皆无能制。云何我所自知自觉法为汝说,非为沙门、梵志,若天、魔、梵及余世间所能伏、所能秽、所能制?谓有六处法,我所自知自觉,为汝说,非为沙门、梵志,若天、魔、梵及余世间所能伏、所能秽、所能制。复有六界法,我所自知自觉,为汝说,非为沙门、梵志,若天、魔、梵及余世间所能伏、所能秽、所能制。”

  “云何六处法,我所自知自觉,为汝说?谓眼处,耳、鼻、舌、身、意处。是谓六处法,我所自知自觉,为汝说也!云何六界法,我所自知自觉,为汝说?谓地界,水、火、风、空、识界。是谓六界法,我所自知自觉,为汝说也!以六界合故,便生母胎;因六界便有六处,因六处便有更乐,因更乐便有觉。比丘!若有觉者便知苦如真,知苦习、知苦灭、知苦灭道如真。云何知苦如真?谓生苦、老苦、病苦、死苦、怨憎会苦、爱别离苦、所求不得苦、略五盛阴苦,是谓知苦如真。”(《中阿含经》卷3)

  这一段经文,佛已经很清楚地表明了,六处法跟六界法是 佛所自知自觉的,是外道所不能知的。六处是指眼、耳、鼻、舌、身、意六根,外道只知众生有五根,不知有意根,所以也不知道如何去找到意根。因为有六处以后,才能接触六尘,而有外六入及内六入,接下来才会有六识的生起而有触受,于是对所领纳的境界生起贪爱而造作善恶业,同时也成就了未来世的生与老死,这是众生流转生死的道理,是外道所不能知的。然而六处是如何生起,也是外道所不能知的。也就是说,外道对于五阴的由来,是从来都不知道的;由于对五阴的由来,都不知道它是怎么来的,所以会误会五阴中的一法或多法是常住不坏法,因此而不能断除我见。所以对五阴的由来,首先必须要有正确的了知,才有可能知道五阴的虚妄,才有可能断除我见。如果不知道五阴的由来,就不知道五阴中的一一法都是缘生法,就无法断除我见。正因为知道有六处法,而六处法中的第六处是意根,这个意根是心,不是色,由这样而知道了六根的内容,就不会再误认识阴中的第六识是常住法;由于知道六根中的意根,知道祂是心体而不是色法,就不会再妄想去建立一个意识细心常住不坏而可以成为三界因果的主体心了。

  佛说还有六界法是外道所不能知的。六界法指的是地、水、火、风、空、识六界。地水火风就是成就有情色身所不能或缺的元素,而色身内空无物质的地方,称之为空,包括色身中的食道、胃、大肠、小肠、血管等等,这是食物跟血液所通过的空无物质的地方,合为五界。六界最后一界是识界,这个识界就是入胎识,是阿含所说的本识,也是前面十因缘法当中所说的“识缘名色,名色缘识”的“识”。由于有这个第六界的入胎识,与前面五界和合的缘故,才能成就人间的眼根乃至意根等六处,才会有五阴身心的种种法性,才能具足五阴而有人类有情存在,所以 佛说:【以六界合故,便生母胎;因六界便有六处,因六处便有更乐,因更乐便有觉。】(《中阿含经》卷3)于是觉知心意识,也就是离念灵知就出生了。

  也就是说,由于入胎识入了母胎,摄取了受精卵以后,再从母胎中摄取地水火风四大元素,制造了色身,而容许色身中有食物、血液可以通过这个空缺处,使得入胎识与其余五界和合而成为具足五阴的人身,因此才有了知觉;有了知觉以后就会有种种苦。有智慧的人想灭除三界中的一切苦,当然必须深入了解众苦的最后原因,那就是:因为有五阴的存在,所以才会有众苦,所以五阴的存在就是众苦的根源,所以 佛教导我们,要先了解五阴相应表相上的种种苦,然后再来了解五阴相应的种种苦的根源是什么?所以 佛陀先开示说:【云何知苦如真?谓生苦、老苦、病苦、死苦、怨憎会苦、爱别离苦、所求不得苦、略五盛阴苦,是谓知苦如真。】(《中阿含经》卷3)这就是说,假使不能确实了解到前七苦都是由于五盛阴的苦而引生的,就无法真的断除我执。

  而五阴确实是一切有情最为执著的,如果说叫你远离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这七种苦,一般人大概都愿意接受,但是想让大家接受说“五阴炽盛就是苦”,他们可不愿意。因为无始劫以来,一向都认为五阴是应该永远存在而不该被坏灭的,一向都保有这种我见,而且还乐在其中。您如果能冷静的思索一下,您以前是不是也是这样?大家都是不愿意使自己灭失掉的,都是希望五阴的全部或五阴中的某一法,尤其是离念灵知心可以常存不灭;所以说,因为这个原因才会有常见外道能够永远留存在人间。

  但是为了让佛弟子了解五阴灭尽后不是断灭空,所以特地在四阿含当中,说明五阴无常、无我,而灭除以后仍然有入胎识存在,不是断灭空。举出这个真相,佛弟子们修学佛法而证得初果以后,就不会恐惧堕入断灭境界而退转,不会重新堕入我见当中,又再误会五阴十八界中的某一法为常住法。

  由此可以证实,凡是不信受阿赖耶识心体常住的人,修学阿含道而想要获取解脱果,是不可能的事。因此修学二乘解脱道的人,应该信受有第八入胎识常住不坏,才有可能亲证解脱果。由这样的道理我们就知道说,有世世的名色流转生死,受尽种种苦楚,是因为不知道五阴的虚妄。所以 佛陀宣称及开示:因缘观的成就,必须先确认灭尽五阴后不是断灭空,因此对外、对内都无恐怖,才有可能观行成就。这就是学佛人必须特别留意的地方,可是不幸的是,却有绝大多数的学佛人与大师们都不曾留意到这样的地方。

  那么已说六界的内容,至于在六处之中,最容易被修学解脱道的学佛人所忽略的,就是“意处”;意处就是意根,意处绝对不是意识觉知心。这个意根为什么会被 佛陀说成是处呢?这是因为祂虽然是心,但祂同时又是意识出生的处所,所以名为意处。佛陀在这段经文当中,特地将祂跟五色根合在一起说,这是因为祂是意识生起的处所,也是意识生起的所依根,所以名为意处。譬如眼根与色尘相触,就在根尘相触的地方生出了眼识;而眼根的胜义根是在头脑中的某一部分(这也是现代医学已经证实的),当眼的胜义根跟内相分的色尘相触的时候,就在根尘相触的地方中出生了眼识,所以依眼根立名而说为眼识。

  同理,耳、鼻、舌、身识乃至意识也是一样,当意根在头脑中与五尘上的法尘相触的时候,意识就在头脑中现起了;意根与五尘上的法尘相触的地方,当然是有处所的,所以意识生起之处,一定是意根所在之处,所以意根就被 佛陀称为意处。正因为是依于意根而立名的缘故,所以意根与法尘相触而出生的处所,这是意识所在的处所,所以意识是不遍于十二处、十八界的,依根立名的缘故就被称为意识。

  既然意识生起之前,就已经有了意根一处,而意处是与其余五色根同样都是有处所的,才能被六识所依而帮助六识的出生;这个意处既然在意识等六识出生之前就已经存在著,加上依于意处为缘而出生的识阴六识,当然就有七个识了。用这样的原理来观察那些否定第七识的学佛专家们,就可以确实了知一个事实:他们是不懂六根、六识者,又怎么能期望他们是已断我见的人呢?自身不能断我见跟三缚结,又怎么能帮助大众来断除我见而取证初果解脱呢?

  讲到这里今天时间也已经到了,希望今天所说的内容,能让您相信每一位众生确实都有独自拥有的第八识常存不灭,这是三乘菩提的根本;没有第八识常住不灭,众生死了就无法在未来世当中出生,三乘菩提就变成断灭论,学佛就变成戏论,这样就与常见外道没有什么不同了。

  那么讲到这里,谢谢各位的收看。

  阿弥陀佛!

TOP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二)
  第004集 心解脱
  正益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我们今天要讲的是《阿含正义》的心解脱。

  在这个子题里面我们要谈到,到底什么样是真正的心解脱;所谓的“心”在这里指的是意识觉知心,如何达到不被束缚,不被哪些法束缚?就是三界的所有法。所谓的三界,就是欲界、色界、无色界,这是一个最严格的心解脱的定义,可是这个束缚本身,甚至是来自于这个意识觉知心的本身,因为意识觉知心就是属于识阴所有,也就是说来自于六识的一切自性,都要从这个地方作一个清楚的定义与觉知;了解三界中的存在,就是因为识阴祂在这里面的存在,在这里面作种种的追逐以及耽视,所以他无法来作任何的解脱。可是一般人又会误会说:那我只要不再作这个种种的,这些我所上的追求,或是三界一切诸法的追求,不再特别要什么样的东西,比如说世间的名利、财富种种,那是不是我就得到解脱?不是,因为这样的解脱不是真正的解脱。

  所谓佛法的解脱,是能够得到真正实际法的解脱,然而二乘解脱道并没有实际法的解脱;所以二乘解脱道必须要仰仗于 佛所说,依据 如来所说,然后大家相信:既然是大师所说的法,一定是真实不二,真实,然后可以来作证,从这个地方才会有延续出来的解脱道。也就是说 如来是依据所证的这个真如来演说这些法,然后这些法被当时候根器相应的声闻人、缘觉人,他们在听闻之后就会变成二乘的圣教;那二乘圣教就是因为没有对于涅槃性如实了解,所以他们达到心解脱的层次和佛法所说的究竟的心解脱,还是不太一样。不过虽然如此,我们在这个地方要针对一般人所容易误解的心解脱,作一番解释。

  所谓的心解脱,必须要你有一个基础,什么样的基础?就是说你已经证得声闻道的初果;所谓初果就是说:你从不正确的知见里面已经改变了,然后得到正确的见解,虽然这正确的见解看起来好像很简单,实际上它并不容易,因为如果能证得初果以后,这样的行者不论他怎么修行,他只要七上七下,所谓到天上然后出生、然后死亡,然后继续到人间,如是重复七次,他就必然可以得到解脱果;所谓的解脱的极果就是阿罗汉果,他就不会再有“后有”。所谓的后有就是不会再出生了;不会再出生是连色界、无色界都不会再出生,也就是说当然欲界也不会再出生,这样就是解脱三界的轮回,就不会在三界中再找到他的踪影了,这样的话我们就称为无学。

  这样的阿罗汉,当然如果说我们用更严格的定义来说的话,阿罗汉又分很多种,你又可以分成,比如说禅定,禅定也被一些人认为是心解脱的方式,但从究竟上来说,他们都要回到这些真正的、根本的阿含声闻圣教来说。所以不论是有学、无学,这个定义我们就不再特别的说,因为有的阿罗汉,他可以继续来学这个深邃的法,这个我们会等到慧解脱再来说。如果以慧解脱来说,他还是可以说他还有些事情要学,他还有禅定或是三明六通可以继续来学。那我们现在把焦点放在心解脱的一个根本,就是说你一定要确定你已经断掉初果所应该断的三个结缚,这样我们又称为三缚结。所谓的三缚结,就是说三个束缚你的一个绳结,这个绳结它是无始以来就一直捆绑著一切的有情。第一个绳结就是身见,就是认为三界中有一个真实不坏的我,这真实不坏我就会永远的常住,在这个常住的话,所以导致我们轮回;可是这样想法是有问题的,如果是真实不坏我,那我应该永远能够察觉这个真实不坏我,我应该永远知道真实不坏我:过去是什么?至少现在是什么、跟过去的连结;我一定很清楚,那对于整个因果业报,我应该很清楚,我是从哪里来的?然后我将来应该怎么继续修行往哪里去?我应该有个脉络可循,为什么呢?因为我可以知道过去生我是怎么样修行,所以今世出生在这里;然后出生在这里,我这一生又造作什么?将来又会怎样?那应该是有个很清楚的脉络,然而却没有办法。因为真实不坏我并不存在于三界法之中,也就是说,根据五蕴、十二处、十八界中蕴处界的法,我们所看到的这些山河大地,我们已经知道的这些种种的法,宇宙星球都是会变动的,乃至我们的星球,看似好像没有特别变动,但实际上我们这颗地球,它是绕著太阳在旋转的;而且我们的太阳带著整个这些围绕的行星星体,继续绕著我们银河中心在转;那我们银河的中心又开始绕著别的星系,以及更深邃的一个中心在转;所以大家都是不断地运行。也就是运行的结果就代表说:诸行都是无常的、都是变动的,没有人知道哪一个星体,哪一天遇到什么样的灾祸或是相撞,这星体之间的生命就会崩溃了。所以一切的安住都要回到佛法上来,因为不论我们所看到的色蕴、物质,都不是究竟的。那如果这样的话,心就是究竟的吗?

  显然也不是,因为我们的心不能知道过去发生的事情,我们的心也不知道未来所发生的事情,也不知道现在所发生许许多多细微的事情,也不知道这中间产生的因果到底是什么,到底我们造的业是为什么会如此。也就是说心的解脱,他的困惑实际上是来自于坚持有个真实不坏我,这样即使是修学神通,知道了一点点的法,他还是没办法解脱这个束缚;因为我们就是将这个三界法的一法,或是多法当作是真实永恒的法,只要是有这样的见解,我们就称为身见,就是以三界法为“身”来当作自我永远不坏的法;有了这样的见解以后,就会造成轮回上的诸种的痛苦,因为我们不论出生在哪里,都是变动的。所谓的出生,有生就必定有灭,就会导致于我们的死亡;我们的死亡当然也是痛苦的,乃至于在这个世间上种种,本身也要遭遇到许许多多的痛苦。

  那有些人想说:我生到一个很美好的天堂或是天界,那我的心就应该在那里解脱了;然而事实上并非是如此,因为那个天界不管是如何地安住,他还是处于三界之中。至于在三界之中,就没有一个永远不坏的法、永远可以安定的处所,即使是初禅天那么好修行的地方,那么好可以有静虑禅定的地方,它还是会坏;等到火劫开始的时候它就会败坏,整个初禅天会被大火焚烧,这样的火性焚烧然后最后消失。所以我们从这样来看,这样的三界中,是没有一个安定的处所,所谓三界无安。所以这样来思惟,我们可以了解到:真正的心解脱,就是从自己不再确认有个真实不坏我在三界法之中,不再认定意识觉知心就是常住不坏我;要有这样的见解,然后不被意识觉知心的种种能够观察这世间法——世间的五尘以及五尘之上的第六尘法尘,不被这些所困惑,然后来了解这见闻觉知性实际上都没有真实的自性。

  从这样没有真实的自性了解:意识心本身的本体的存在就是为了分别这个六尘,既然是分别六尘,当六尘离开的时候,当六尘消失的时候,这意识心自然就随之消失。所以,当我们的见闻觉知心所相应的六尘境界消失了,见闻觉知心就已经不存在了;既然这样是会变动的、既然这样会生灭的,所以实际上是随著六尘境界而变动、而生灭,当六尘就一定注定会有这种间断的时候,我们的生命,我们自以为的这个心体,我们自以为的常住不坏的真实我,刹那间就败坏、就灭尽,乃至于断除。所以我们来想,既然是这样,这个道理一定有缺陷啊!

  那 佛陀所说的是什么呢?佛陀说三缚结,第一个应该先断除这样以意识心为我的见解。也就是说,意识心祂拥有非常伶俐的分析、判断,乃至于说可以从反观自己是不是存在这样的一个觉知性,本身就是意识心的自性。这种意识心的自性,如果我们喜欢,然后我们贪爱,它本身就是一个我见的延续,所以应该晓得这些一样是因缘而有;因为意识心所作的就是分别、了别这些六尘,祂共五识一起来作了别,所以既然是这种了别的体性,祂就没有一个真实性可说,因为祂要因应六尘而有。

  所以我们今天来看,许多的法它的症结就在于说:肯不肯将这个六识,乃至于六识整个细微的体性,乃至于自己的心性,乃至于六识自己的本身;然后把祂当作是“不是真实的我”,当作是虚妄的我。因为没有这样真实的我的我性是存在的,如果是我,真实的我存在,祂应该必须要长久不变,祂必须要一直不会被境界所干扰,祂应该如如不动,祂应该具备有真实如如的体性,就是说这真实不坏我应该是真如。可是我们却没有办法从这个意识心觉知我,来看到这样有真实不坏我体性,所以这样众生就会沦落在识阴的境界中,以见闻觉知性的自性来当作永恒不坏我。所以说这是第一个缠缚的结,它必须要被打断。

  第二个就是对于 如来、大师的怀疑,因为今天有了真正的证悟世间,乃至宇宙一切诸法,能在这个人间就能知道一切天上所有的事情;色界天、无色界天,然后一切的解脱原理,乃至于众生必须要进入涅槃,才能了解的涅槃实境,都可以完全了知;这样的大修行人就是我们说的 佛,祂来世间开启这个圣教。那么我们对这个道理所阐述的,如来所说的就应该来信受,然而许多人却无法信受,即使是有些人,他在佛门中已经待很久,他对 如来还是有很多很多的怀疑。譬如说他对于涅槃有怀疑,当对涅槃有怀疑的时候,就会产生一个点,就是说你没有办法确信,你修学这个佛道是不是会导致于断灭,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就没办法安止,因为我们所说的解脱道完成,实际上是要灭尽一切诸法。

  如果要灭尽一切诸法的话,那为什么不是断灭呢?三界一切诸法都断灭了,都灭尽了、都不再存在了,然后只留下原本跟我们无关的三界,而我们所有的一切相关于三界的法,都已经从我们自身所舍弃,乃至于我们自身六识见闻觉知心都不在了,因为祂都属于这十八界所有。那这样来说,就已经是灭到任何一法都不存在了,那为何 如来还说这样不是断灭,而 如来不说断灭法呢?那为什么已经完全断灭的一切,这样还会有法可以进入涅槃?

  所谓的般涅槃,般就是进入的意思,那这样一定是有不同于世间所说的法。如果是说断灭一切法不叫作断灭,不叫作世间所认为的一切灭尽,那显然还有一个法,这样就是 如来所说的究竟的一个涅槃的本际;显然,这个本际会存在,就必定跟 如来所说的这些是整个连贯在一起的,也就是说阿罗汉灭尽一切诸法,祂还是有在,这个法就是阿罗汉的本际。所谓本际在翻译上就是属于祂的最早、更前或是第一个点,第一点就是永远如如不动的点,所以这个涅槃就是真如,这涅槃就是不可坏性,这涅槃就是不生不灭性,所以对 如来所说不应当怀疑。在想说涅槃里面有什么,有可能一切是未知或种种,但 如来已经说了,涅槃是实际、真实、清凉、寂灭、寂静、清净,这就代表说涅槃是实有法。如来是无上正等正觉,当然了知一切诸法,包括涅槃,因此这个结也要断除。

  再来第三个结,就是施设的一些戒律、规范种种,它是属于人为的,而不合乎解脱原理,这些都属于戒禁取见,这也要断除。

  当行者达到这个地步以后,不断地确认他本身到了修行上,他已经完全知道这些解脱的根本的原理,虽然他只断除了这样见解上的困惑,这样的话他还是可以得证于初果,接下来的时间,他可以继续来加行用功。因此接下来就是属于二果,他在往二果迈进的时候,他的脾气还有贪爱,会开始慢慢地减少,当慢慢减少以后,我们就称这个叫作薄地——薄贪、瞋、痴。可是等到他如果是三果的时候,我们是要很清楚地身作证,而不能以这个人他好像脾气变小了,然后我们说他是二果人,因为二果的话,我们只能够作一分,乃至于多分上的观察。但是最好证验的就是三果,三果人必定证得初禅,他的初禅就会有身触之乐。所谓的初禅就是根本禅定,就是未到地定以后的第一个真正的禅定的境界,是自己可以证验的,他不论自己的胸腔之乐,都是可以勘验的,自己可以自己简择,乃至于有遍身发起,还有不是遍身发起的状况。所谓遍身发起就是真正整个发起,全身整个毛细孔等等,都有自己所感觉的,这个天身与欲界身所混杂在一起的状况,为什么呢?因为根据解脱的原理,当你证得这个根本禅定,就是会生起色界天身,那如果在这种色界天身与欲界这个身体,它有交互摩擦的时候,就会使得你的胸腔产生一些乐触,还有种种的其他的感受;所以行者在这个时候,他就可以差不多断定说,他已经有修除掉五盖。所谓的五盖就是说贪欲、瞋恚、睡眠,然后掉悔以及对于佛法上的疑惑。这些五盖他已经有作了少分的断除,因为这五盖它会在每一个阶段性,多少都会有一点;那声闻道的行者他在这种情况下,他就可以再检查,是不是真正这个五下分结已经断除了。

  那这样的话,他就要再检查自己的贪、瞋,对于欲界法上、欲界境界,所谓的贪欲、瞋恚是不是断除,如果都已经断除,他就是一个三果人。虽然证得初禅只是才开始断五下分结,但他可以继续加行用功,因为接下来的话,涅槃性实际上是会发起的。所谓的这个涅槃,他是可以达到中般涅槃,也就是说只要中阴身现起的话,他就可以舍离这个三界,然后不再有后有,也就是说他的证悟,应该说他证悟这个声闻道,他的本身的体性,他已经有具备了,只是说很多很细微的五上分结,他还没有断除,所以他一定会产生一个中阴身。所以中阴身就是一个中有,这时候三果人我们就可以知道他已经具足了,然后对于这三果境界,还没有完全可以证验,或是再往四果阿罗汉道,还有一些要修学地方的时候,就会使得他没有办法直接在中阴身就涅槃,这样会有一些其他次第性的涅槃,甚至要往生到色界天,才能够达到一个涅槃,甚至在色界天不断地流离种种,然后会产生上流处处般涅槃。这就是我们今天所讲的三果人的心解脱。

  阿弥陀佛!

TOP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二)
  第005集 慧解脱-三缚结
  正益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我们今天要讲的是《阿含正义》的慧解脱,前面我们大概提到心解脱,这里再作一下补充。心解脱的三果人,他对于解脱欲界已经有非常的把握,所以他的中阴身现起的时候,他会往色界天出现,所以出生在这个色界天以后,他不会再回到欲界爱里面,所以他就不会回到欲界。所谓的心解脱,就是先解脱于欲界的一切种种的束缚,然后心善解脱就是心极为的、非常的,乃至于说完全的这种解脱,我们就可以称为慧解脱;所以这是一个差别性,然后比较利根的三果人,他是可以直接在中阴的阶段,不会往生到色界天,他就直接可以般涅槃了,进入涅槃了。也就是说他可以舍弃一切的我,舍弃一切的身见,舍弃一切的种种,舍弃一切的思惑,然后可以达到修证所到的——这个阿罗汉的灭尽一切法的境界,不过这还不是我们大乘菩萨所应当行的境界。也就是说,这样的二乘声闻圣智所乐的一个境界,却不是真实究竟的一个涅槃解脱。

  那我们今天再来讲声闻道解脱道的这个慧解脱的层次,因为慧解脱的话,就是说一样要身作证,也就是说三果人至少要初禅,初禅的话如果还不安稳,他可以加修二禅,以二禅的定力当然是最好的,这样比较不会退转,然后自己去检查自己的五下分结,就是属于欲界的这种贪爱以及瞋恚、以及三缚结,是不是整个都断了,如果都断了,这五下分结就断了。那你说更细微的地方,当然他可以自己再琢磨,因为有的人,他会不清楚心解脱真正的内涵,他总是以为我这个心,能够不再攀缘于欲界的法,这样就是属于心解脱的层次,不过实际上不是。

  我们已经说过了,实际上身见才是第一个要件,如果认为这个意识心就是常住不坏的真实我,那一切都没有解脱可言。也就是说外道所修学的禅定,不论他修学怎么好,在四禅八定的这些范围里面,都是属于不是究竟的,他只是压伏住他对欲界的贪爱,然后可以生往到色界,这还是一个轮回,等到他色界的一切福报享尽,他就堕回到人间乃至于堕回到三恶道来了。所以我们从这地方就知道,解脱原理实际上是:有没有认为三界中有个常住不坏我?实际上三界法都是无常的、都是生灭的,并没有这样的常住不坏我;因为三界的法都是被出生的,没有一个法有出生其他法的能力,既然一切诸法都是被出生的,自然都一定会灭,灭了以后就不再出现,他要等到另外一个时机因缘,由别的法把他出生。

  结果你去找寻,那三界其他诸法可以来帮“我”出生吗?不行。即使是父母可以生小孩,实际上父母根本也不知道小孩什么时候会出生的,现在还要透过种种科学仪器来检查。所以自己都不知道,如何说这个出生是有真实的自性呢?也就是说出生的自体也不是真实的啊!因为既然出生他也不清楚,生的时候也不清楚,小孩什么时候长大,长大成什么样也不清楚,乃至于长大以后,因为这境界而有了这个心识,又怎么可能是真实的呢?当断除这样的身见、以及欲界法的种种贪爱、以及瞋恚种种,这样作检查以后,这样三果人他就可以继续在佛道中继续修行,只是说他认为佛道上非常的狭隘,因为他希望能够快速地灭除一切诸法而进入涅槃。

  那我们来看看慧解脱的层次,他要断五上分结,所谓五上分结就是要断除这些欲漏。欲漏就是欲界的这个漏,就像是一个盆器它本身有缝,然后它会从底下就把水漏出去,一切的法水、一切你修行坚固的东西都会变得不坚固,因为这功德都流失掉了。再来第二个漏就是有漏,有漏就是属于三界诸有,那我们讲的是上二界,所谓上二界,就是上于欲界之上的这个色界、无色界,这些存在本身它有漏,所以要断除对于这上二界的爱。这上二界的种种贪爱的法,也就是说这些境界法,它本身是变动的、是无常性的,然后既然声闻人,希望能够达到一个永恒不变动的,因此他就要舍弃这些变动的法,他们认为这样是最快的,如来就根据他们的所愿、所求、所想,然后来施设这二乘的解脱道。

  然后再来一个“漏”就是无明漏,当你舍弃这些三界诸有的时候,你最后还有一分无明,乃至于说一些少分的无明,这些无明要把它断除。譬如说你知道要舍弃一切诸有,舍弃一切诸法,舍弃一切三界我的存在,那这个舍,当你念念都在执取这个舍的时候,这个“舍”心只要存在,意识心必定也是存在,这样的话你就会没有办法顺利地可以达到慧解脱,慧解脱是自然连这个舍心都没有了,也就是说对自我的存在,他没有任何的喜乐。所谓的自我存在就是说:你生存的时候或是活著的时候,这意识心的存在;祂一点点很细微的喜乐都没有。他还会想:是不是有非常心喜或是乐?但它非常细微,因为细微到甚至有时候三果人都不能够感知、都不能感觉。这样的喜乐自己的存在,我们称为是“我慢”。

  因为这个我慢常是来自于末那对于自己的自身的执取,因为末那有俱生的我见,就是说一开始就具备的,从存在的时候开始,从生存开始就具备了“我”的一个见解,所以祂会一直要存在,存在于哪里呢?就存在于三界中。所以三界法,它一定会请六识去品尝、去品味,不论中间有爱味或是不爱味,就会如是地去作分别、了别。那你说我们痛苦的时候——意识心痛苦的时候,意根也会痛苦?不,因为意根祂没有受,没有这种乐受跟苦受,祂就只有舍受;有了不苦不乐受,所以我们痛苦的时候祂不会痛苦,祂只是在无明中一直在作这样的—说追求也罢或是生存也罢—祂就是这样地一直生存著,因此这个东西就是我慢,以我为慢,以我自己存在为慢;这和一般的憍慢,种种的觉得我自己比较殊胜、比别人好,这种比较上的慢是不一样的;或是以证得四禅八定,然后而产生的憍慢也不一样,所以这个慢和世间所说的慢不同,所以我慢它是归属于无明的。

  所以在这五上分结里面,我们就会谈到,对于上二界的种种的一些贪爱,就是这境界法没有办法远离,就是说色界法以及无色界法的贪爱。那其他的话,另外三个结缚就是来自于静虑上,静虑就是我们所说四禅八定上的这些种种的爱取,以及种种产生的这样的见解上的,以及乃至于说我修行比较好。最后一个是无明,也就说静虑上所产生的这种种贪爱,会使得自己行为上产生掉举,然后产生憍慢,这两个都会从静虑上来产生。另外最后一个是根本的无明,所谓根本无明是指众生有了一念无明,它并不是大乘法所说的无始的无明,当这个根本无明,就会使自己没有办法下定决心舍离这三界一切诸法,因为这个舍离是要连自己的世间所认为觉知心我都完全断除;所以这在修行上,只要有一点点的我慢,都是要完全地断除,然后对一点点的喜乐、一点点的这个自我的存在都完全不见了。

  所谓的我执就是我见的一个延伸,它非常细微,所以对于这个我慢这样的执取也都没有了,这样一切就断尽了;一切断尽的话,我们就称为他是慧解脱,就是他智慧上已经解脱了,在这种智慧上解脱的境界里面,接下来他已经不会再出生于三界中了,他这一生就是他的最后一生。所以他会说“我生已尽”,我这个生命已经到达最后一个尽头了,这一生就是我最后生;我的“梵行已立”,我清净的修行以及道果已经建立了,所以接下来我不会再受任何的后有;所以他也得到一个尽智,所以一切“后有永尽”,后来的存在、未来的一切三界有的存在,都已经完全消失,所以这样的人就是我们说的阿罗汉。

  所谓的阿罗汉,他本身有比较多的一个层次,因为有的阿罗汉他继续修学,把四禅八定修学完毕,然后他就可以得到比较好的一个俱解脱层次,这样他在俱解脱实际上是加修了灭尽定,因为他知道这个自我是不需要留著的,所以他会进入灭尽定中;这我们就是说,超越四禅八定的第九次定,第九次定就是灭尽定,他就灭掉这受想定。所谓灭掉受想定,是灭掉末那这意根的受想,所以在入定的时候他要先设定好——就是说我什么时候条件这样吻合的时候,我会再出定;譬如说明天太阳出现的时候,当光照耀到的时候,当太阳的这个境界出现的时候,那我再出定。也就是说修行到这个地方就是俱解脱了,俱解脱他还可以继续再修成大阿罗汉,所以大阿罗汉就是要跟俱解脱、慧解脱来作区别,也就是说他还可以继续来修学三明六通的法,这样的阿罗汉就是整个解脱于三界诸法。

  可是我们今天来探究,他这样的种种的慢,憍慢断除了,所以他不会以自己出生在色界而拥有了这种禅定静虑为傲,然后对于自己的存在、以及是否有存在这种感觉他也都不管了,所以他可以得到这样的心地的极善的一个解脱,真正将他的意识心以及觉知心,这样的解脱于三界诸法,不再受到欲界法、色界法、无色界法的束缚;他存在只是等著时间的流逝,让他生命自己结束,结束以后不再有中阴,这样等的最后死亡的日子。当然俱解脱他可以自己决定就舍报,那如果是慧解脱是没有办法,因为他没有办法直接灭除,除非他要请别人来害他,让他死亡或种种。

  我们从这样最后来观察,到底这样的解脱方式,是不是我们修行要的?因为慧解脱,他已经知道三界诸法不可爱、不可乐,可是我们从更广大的一个解脱原理来看,到底他知不知道涅槃呢?他所证得的涅槃的本际是什么呢?可是阿罗汉没有办法说出来。因为涅槃本际的这个真正的实有,实际上是要进入涅槃以后才能够观察,如果说没有办法进入涅槃,再怎么修行都没有办法理解。也就是说单单要能够断除一切三界法,然后乃至于自己知道意识觉知心也是属于三界法、也都要断除,这已经不容易了,可是从究竟理路上来说还是有问题。

  因为这样灭尽一切诸法,就像前面所说,为什么不是断灭呢?因为已经灭掉一切诸法了,可是如来又不会说断灭的法,而且这些阿罗汉虽然能够身作证,自己知道自己涅槃,自己知道我生永尽,可是到底涅槃里面的法、境界,所有的内涵能不能说明呢?他没有办法。他能转述佛语,那就代表一点,他实际上是不知道涅槃。这就好像是有人说,他去过大陆好了,那大陆到底你去过哪里呢?他说我去过北京啊、去过上海啊,这样他就能够把里面的一些内容,那里面的人、事、地、物,食、衣、住、行说个清楚。可是有的人他也方便说,那我也知道大陆啊,那你知道,那你去过吗?没有。那你知道里面有什么?我大概知道;也就是全部都是模糊的。而阿罗汉不只是模糊,因为他所知道的一切,都是像是这个人,这个没有去过大陆,然后所有的都听转述的,那到底里面真实是什么?不知道。然后这样来说他已经证得涅槃,这样来说他已经去过大陆,可以吗?我们没有办法说这样的人已经去过中国大陆;可是如果这样来说他有证得涅槃,全然都是如来的方便。

  为了二乘人有这个涅槃的贪爱,因为他们希望能够证得涅槃,当世间一切的外道都说有涅槃的时候,如果佛法说我们没有涅槃,我们没有属于你们二乘人专属的涅槃,你们二乘人没有办法证得这样的涅槃,请问这样二乘根器的有情,他们会到佛教里面来学吗?就必然不会,所以佛法就依大乘真实的究竟解脱道,然后来施设二乘涅槃,施设二乘的解脱道,将圆满的四圣谛、十二因缘法,依声闻、缘觉这样来说明,就变成声闻、缘觉他们所了解的这种阿含的解脱道。

  所以这样来看呢,真正的涅槃是应该探究的;涅槃既然是诸有情,或者说解脱道有情,他们最后的一个去的场所,可是我们都知道他们一切法都灭尽了,没有一个法可以去到涅槃啊!既然是这样就产生一个问题,没有一个法可以般涅槃,那必然是有个法或者是有多个法,本来就住在涅槃里啊!或是祂就是涅槃的本身,就是涅槃的本际、涅槃的实际;真实的涅槃就已经存在了,只是我们不知道而已。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那就会有问题了,因为这涅槃的本际,是没有一个法过去安住的,阿罗汉的色身,他舍弃在世间这个色身是过不去的;意识觉知心是六识,不会到下一辈子—且不说解脱道这样的究竟的实义,在现在的任何一个法,我们意识心就是会产生—另外一个中有的时候祂再现起,就在中阴身的时候意识一现起,然后这中阴身他比较特别,你可以知道上辈子,就是说死前想的是什么,可是接下来,他一投胎之后就完全不了知了。也就是说,佛说这意识心不会到下辈子,既然不会到下辈子的意识心,祂就不是常住的法,因此阿罗汉的意识心也是一样的,祂也不会常住,因此祂也不会到涅槃。因为涅槃到底在哪里?涅槃是在东、南、西、北哪里呢?是在地球上方、下方呢?还是东方、西方呢?涅槃是一个处所吗?不是。涅槃如果是一个处所,那应该是在三界中的某一个角落啊,或在三界外的某一个角落;如果祂是一个处所的话,祂本身就是物质色蕴所拘束,如果这样祂应该至少也在色界,如果在色界的话就是一个色界有,那就不是出三界有,就不是解脱轮回,这样就不可能称为阿罗汉。

  也就是说阿罗汉的归宿,在我们这里看来很清楚,涅槃是没有一个法可以有出入、有来往的,因为涅槃叫作不出不入,祂不是像入定一样有出有入;而且涅槃是不生不灭,当如果有一个法可以从这地方走到涅槃,那就是有生,那等一下它又在涅槃里面,不合乎涅槃境界而自灭,但是涅槃从不如此。所以我们就知道大乘法所说的,一切众生有本来自性清净涅槃才是真实法;这才是一切众生所原有的涅槃之法,因为有这个涅槃实际,所以才会没有断灭。

  我们今天讲到这里,阿弥陀佛!

TOP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二)
  第006集 先知法住后知涅槃
  正益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我们今天要讲的是《阿含正义》的“先知法住后知涅槃”。

  因为二乘声闻人他对于常住法,他没有那么容易理解,所以必须要先跟他们解释什么叫作“常住法”,所以如来是要避免众生在这个灭尽一切诸法的过程中,误认这是断灭,所以要跟他讲实际上有个本际;然后这个法是真实可证的;然后,这个“常住法”就如同佛出世或不出世,这常住法都是在的,有个法是一直常住的。

  在这种情况下,二乘人在修学的时候,才会清楚的有一个正知见;不会说那我灭尽一切诸法,我心里面会有很大的恐惧──到底我把这个识阴六识的自性都灭除了,这样我所有的是不是也跟著都灭除了?我不能看、不能听,不能怎样?不能觉知这种种法!结果你说我可以得到圣果、我可以成就圣人、我可以成就阿罗汉;这样是我要的吗?那因此就要跟他解释说:“没有问题!你还是有个常住法。”然后这常住法是一直存在的,不会因为你灭尽一切诸法──把三界法这个觉知都灭掉了,乃至于自己觉知的这个能觉知的心体也灭尽了,这样的话你就成为断灭──就会成为一法皆无。没有,还是有!所以先知法住才能够在这个地方安住地修行。

  所谓安住地修行就是因为对 如来大师没有疑惑。因为很多人,他对于 如来大师还是有很多的疑惑,他会觉得说:“这样的断除是非常恐怖的,而且意识心我,如果不是祂一直这样绵绵连续不断的话,那轮回中的到底是谁?”有时如来跟他解释说:“下一世的意识心,祂又是因为这些所有的因缘而出生的,而被这些因缘性所出生。”那他还是不相信,因为他对于出生与灭,以及意识觉知心的一个清楚的体性,都没有办法确认;最主要就是因为他对于常和无常,这个常住法是没有办法确认肯定,所以他对于 如来所说必然有疑惑,也就是初果人可以断除这样的疑惑,知道说我再怎么样修行,依著 佛陀的圣教而修,一定不是断灭的、不可能是断灭的;因为有那么多的阿罗汉,他们都已经修得这个法,他们不可能是会去子虚乌有的一个地方的涅槃,或是说把自己完全灭尽然后变成空无。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就不要修学了!有涅槃一定不是这样的,而且即使是外道涅槃也没这样啊!不会说自己都灭尽一切诸我。没有说一个外道涅槃,这样来说一切都是断灭的。

  五现涅槃就是说五种直接现在就可以身证的一种涅槃,就是属于外道涅槃,它也没有一个境界是这样断灭的,所以他们就会安住;因为他们相信涅槃,就应该根据字义上来说,就是不生不灭的。既然是不生不灭的话,就一定是一个常住法。所以,他们经过这样不断地理解以后,在修行的过程中,最后相信 如来所说,对于一些不应该有的境界,他就应该把它断除了、舍弃了,所以断除了三缚结;然后再依次的修证,将自己的贪瞋痴转薄,然后证得初禅;然后检查自己对欲界的贪、瞋是不是都断除了,三缚结是不是都断了,确定自己五下分结都断了,他就成为三果人;然后继续再往五上分结走,对于色界爱、无色界爱,以及因为种种烦恼,以及静虑上所产生的这些掉举,以及这些憍慢都把它断除,最后在无明上呢,最后一分无明把它断除,这样五上分结就断了。这些我慢—对自我的喜乐,对意识心这种自性的恋著、贪著,乃至于存在感的一些存在—都没有了,反正他只是暂时活著,然后等到时间到,他就身坏命终,然后不会再有后有了,所以这样叫作“我生已尽”,不会再有任何一世未来世然后出生,因为已经没有未来,这就是阿罗汉的这个涅槃。也就是说,他以这样涅槃为依归的话,就像我们前次所说的,那到底这涅槃是不是本际?他知道?显然他不知道!

  如来有在法上来说有一个入胎识,也就是说有个识可以入胎的,那如果是真实学解脱道的人,应该对这个地方,应该有兴趣才对!然而世间上许多学解脱道的人,他一方面对于意识心的这个觉知我,他没有兴趣,他不知道这样的一个觉知的自性,实际上是不牢固的、是变动性、是无常性,是根据你了别现前的这个六尘而有的,乃至于了别你自己定中所有的;也就是说,对于这些都没有办法肯定,就会迷惑于意识心的自性,而一直想要抓取这意识心自性,乃至于对自己的证自证分,就是自己知不知道自己存在呢,自己可以检查自己是不是存在呢,这样起一分觉知,然后来认为这个心非常清净,将意识心的一个变相,四分中里面的那一分单独取出来,当作真实不坏常住我,那这样的人,就是还是陷入在身见、我见之中。然后如果说他能舍去这些,那他也要经过这样的断除种种对 如来的疑惑,可是这对一般人又不容易做得到;因为他们认为 如来不可能是无上正等正觉,因为 如来是古代的人,他们相信 如来只是人,而不相信 如来是真的大觉者,所以对 如来有疑的情况下,就会产生种种的,无法在解脱道前进的,这样种种的非理性的一个行为和作意,那就障碍自己能够得证初果,这是现代的修行人所应当注意的事情。

  那么回到这个入胎识。如来有说,一切识都不会到未来世。那因此入胎识这件事情的存在是事实,因为 如来是为了阿难来解说这件事情。因为有一天阿难尊者,他就到如来跟前,然后他对 如来说,他认为这个缘起法是非常非常的简单,一点都不困难。结果 如来马上就遮止他说:“止!你不要再说了,你不要再说了!因为这法是很深妙的,不是这样容易能够了解的!”可是如果根据目前许多人来解释这缘起法,都把缘起法当作是一个思议法──可思可议的法,这样可思可议的法就是这个法灭,然后依次灭尽,所以一切的诸法都灭尽了,这样灭尽的话不就是缘起法吗?这样如果是缘起法的话,灭尽跟涅槃的关系在哪里?既然你都灭尽了,哪一个法会到涅槃呢?没有啊!你至少要留一个法可以去涅槃吧!可是你留一个法就是有“后有”,对于世间上任何一个,一丁点这么细微的法存在,它就是三界有的法。所谓灭尽三界有,就是存在于三界的任何一个拥有的、存在性的法都要灭尽,这样的话才是真实的断、灭一切三界有,所以从这样来看,我们就可以知道说阿罗汉对这个事情不理解。当时候,阿难尊者还没有证得阿罗汉果,那他来请教的时候,就开始听 世尊所说,世尊就解释有个识可以入胎的,那这一点跟原先所说的圣教中就有一点不同了。因为六识不会去到未来世,可是现在有一个识,祂却是可以入未来下辈子的这个胎。那有的人可能会说:“有啊!我就盯到最后一刻,最后我在投胎前那个地方,我的意识心还觉知,所以我就是用这个识来入胎,入胎以后就搞不清楚了,接著就不知道了,所以那个意识觉知心,就是我这个识入胎。”那你要说:“胎中的那一个意识心后来生起的。对!是另外一个意识心,那反正不是我!”这样乍听之下好像是对,可是实际上 如来知道可能会有这样的见解出生,所以 如来就说:“这个识是可以住胎的。”也就是说,这个识是从进胎位之前到进胎位之后,乃至于在母胎之中,这个识都是一直存在的;也就是说祂并不是去入胎以后,或是入胎之前就刹那间舍离。不是!也就是说这个胎位中的识,就是胎前的识,是一直绵续存在的,是一直存在,祂并没有受到每一辈子间的这种生死的系缚来断除;也就是说,有一个不会因为生死来破坏、来断灭、来中断的一个识是有的,而且是 如来所说的,那这样大家就想,既然祂不合乎六识的体性,就应该是另外一个心识 。没有错!因为 如来又说这入胎识祂是和名色俱,名色可以让这个识来存在。也就是说这个识是为了增长名色,让这个胎儿慢慢地长大。那你说有什么根据呢?因为经典上说,这个识如果离开了,这胎儿就死掉了。乃至于这个识会继续一直存在,乃至于这个胎儿变成婴儿出生了,乃至于他一直到老,活过一辈子,然后这个识还是存在;接下来祂又去投胎,这个识还是存在,然后投胎以后进入母胎,重复上述的过程,最后再出胎变成婴儿,然后再活了一辈子,成家立业然后死亡,这个识还是存在,这个识一直都没有掉,这个识一直都没有灭,这个识都一直在,所以这一直在的识是很特别的,因为祂一直在,显然无始以来祂就是常,可是祂是不是常呢?

  如来又说这个识是和名色俱,或是说这识祂是名色的根本也就是说名色的根本,所谓名色就是众生的五蕴,众生的五蕴以为身,就将祂当作是我,可是这个我却是要留这个入胎识─这个出胎识、这个住胎识、这跟我们一起成长的识─来作建立,没有这个识作根本,一切五阴都没有了,一切五蕴都没有了,一切我们所以为的我全然不见了,那当然更不会有意识觉知心了。

  所谓的名色名就是指非色,就是不是物质性的,不是物质性名为我,就是意识觉知心我,乃至于意识觉知心的这个过程中种种的想,这样构成了识蕴,再配合色蕴,这样就变成名色;这样的五蕴。因此-如来有说,很清楚的意思就是说,这个识是大家所不知道的,既然阿难你没有找到这个识,你就不可以说这缘起法是简单的,也就是说缘起法有没有简单或不简单,就用这个入胎识─有一个一直存在的识─来作为根本就可以了。

  既然 如来可以说出有这个识,显然 如来是很清楚的知道而且 如来也证得这个识,因为 如来是无上正等正觉,不会有一个法祂不知道,因为 如来证觉一切诸法,所以佛号里面又叫正遍知。如来有这个圣号,就是一切的诸法都完全了知,究竟每一个法,没有一个法会遗漏,那就代表说入胎识是存在的,入胎识是可以找到的,只要学佛就可以找到。可是我们发现有一点,那为什么二乘人找不到?二乘人是做了什么而找不到?显然二乘人修学的佛法是不究竟的,我们不能说有问题,只是说他所修的这个解脱道,他所知道的涅槃,是没有真正证入涅槃的,所以他都是依 如来的方便,而施设、而说有涅槃。因为他们喜欢涅槃,所以 如来就将大乘涅槃法──这样本住法,然后来一点一滴,稍微透露在这个阿含圣教里面,不会让他们误为是断灭,因为本住法就应该是常住于世间,祂不会为世间所坏、所污染。

  那这样的法,不论 如来有没有存在世间来说法、来教化世间,这样的法都一定是存在的,所以 如来才会说这缘起法是 如来出世或不出世,这古仙人道是一直存在的。所谓这古仙人道,就是大家都会走的真正的缘起法,那你说真正缘起法是这入胎识吗?那二乘所证的缘起法,不是真正的吗?当然,因为如果缘起法,他们也证得究竟的话,他们就会应该了解这入胎识,然后也要了解佛所成佛的所有的原理,那他们也应该究竟成佛。为什么呢?因为佛说,祂因为了解这古仙人道这缘起法,所以成为无上正等正觉,也就是说再无有上就是成佛,可是即使是专精于缘起法的这种二乘人,他最多只能修学到辟支佛果、阿罗汉果,也就是说他没有办法再进一步成佛。

  从世尊在的时候,就已经授记下一尊佛是 弥勒佛。当时 弥勒比丘祂也在僧团之中,祂示现为比丘相,然后跟大众一起安住。当 世尊对大众宣说的时候,就说 弥勒比丘将来会成佛,实际上依南传的、北传的教理都是一样;然而南传因为不太愿意称呼这样修行成佛的人是菩萨,所以会称这样叫作比丘。不过即使这样的话,你还是可以看到有一些文献,他们会说叫菩萨,因为实际上能够成佛的就是菩萨,最后成为究竟果位称为佛。那在因位,就是在因果这样的前后差别、分位上来说就称为菩萨,这样是很自然的,所以 佛也自称是菩萨。只是他们对于 弥勒菩萨,还是多少有点保留。不过,不管怎么说,既然是这样的话,那当时候佛世一切的大阿罗汉,他们都没有人可以称为佛,也就是说他们对于缘起法的究竟了知是不透彻的。如果这些已经有身作证,可以死后就已经进入无余涅槃的大阿罗汉,他们都知道三明六通,也都得到第九次第灭尽定,他们都没有办法称为佛,显然,佛是有特殊的、不同于二乘的,真正成佛之法是一定存在的。

  然后修学完三明六通之后,他们没有继续再进发,不代表这个法没有。因为 如来一切尽知,正遍知的圣号告诉我们,如来知道是怎样成佛的法,所以,如果这样说的话,无学的阿罗汉乃至于大阿罗汉,他们还是应该有学,只是他们不想学,不想学成佛的法。所以只有 弥勒菩萨可以在未来五亿七千六百万年后成佛,但其他的大阿罗汉都不能成佛,那就代表说法还是存在的,所以学仍然还是要学,只是说这些学,对于二乘根器的众生有情来说,他不愿意再继续走下去了。我们从这样解脱道原理就可以知道说,他们第一个,没有亲证这整个佛法法界的根本,因为法界的根本,一定是能够出生一切诸法的,如果这个根本就是这个入胎识,那也要找到这个入胎识啊!然后来亲证这入胎识的体性是什么。那如果是三界外有一个法,这涅槃本际就直接出生了一切诸法,那你就要亲证这个涅槃本际啊!而不是说将来你可以般涅槃进入涅槃,可是实际上你没有一个三界法可以跳脱三界的束缚来进入涅槃,因为阿罗汉本身也自知自己不是阿罗汉,不会以一个阿罗汉这样的名称、名言束缚,或是认为三界中目前拥有的这些五蕴,来当作是阿罗汉。因为如果真实是一个阿罗汉,就应该是一个常住之法才叫作阿罗汉,但是三界中没有这样的法是常住法,所以他证得诸法都是无常的、苦、空、无我,所以如果要称自己叫阿罗汉,那三界法有没有可以匹配的法?对不起!没有!所以“阿罗汉即非阿罗汉”,阿罗汉所称就不是阿罗汉,所以阿罗汉也不会自称我怎样怎样,而是随世俗言语方便而称为我。所以我们究竟来了知,这样的涅槃的本际是一定存在的。从入胎识开始我们该来了解这样的法界的真实性、这样的真如,不要成为二乘的这种解脱道的自了汉,应该来修学大乘佛法。

  阿弥陀佛!

TOP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二)
  第007集 解脱修行的方法与次地(一)-解脱之见道与修道
  正墩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收看由佛教正觉同修会为各位准备的电视弘法节目《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兼论唯识学的最早根据》系列佛法讲座。这一集我们要来讲解有关解脱修行的方法与次第。

  从解脱初果见道的当下,以及之后一生修行之路,有种种差别的现象。见道与修道存在有种种的变异相,见道与修道不可认为就是只有一种状况。见道的同时,有人就是单纯的见道,只发起了见地;有人见道的同时,成为俱解脱或者慧解脱;有人在见道的同时,成为三果人;有人见道的同时,成为二果人;或者有人只能成为初果人。至于见道后一生修道的结果,有人见道后一生修道,不努力的修行,只是初果人;有人不努力修道,但却成为三果、四果。有人努力修道,只成为二果;有人努力修道,却成了慧解脱跟俱解脱。这个现象跟这个道理,在《瑜伽师地论》里面有说到:【问:已得趣入补特伽罗,为有定量,一切时等得般涅槃?为无定量,一切时分而不齐等得般涅槃?答:无有定量,亦非一切时分齐等得般涅槃,然随所应,如所遇缘有差别故而般涅槃。】(《瑜伽师地论》卷21)这里说随所应、所应的缘,指的就是他的善根福德、性障、修定、智慧、精进等;所遇的缘,就指的是此世所遇到的善知识,这世所呈现的异熟果报。

  那么见道时纯粹见道,只发起见地,进入初果之中,而不能成为二果人,那是怎么样的状况呢?就是说,在见道之前没有先修禅定,而且未曾用心在修除五盖,他的心仍在欲界粗重的贪爱,心地就像一般世俗人一样,当有缘遇到实证的大善知识时,听闻解脱的正确的道理,而大善知识也为他讲解五蕴的内容、五蕴的苦集灭道,在他听闻时都具足地听闻而且确实地理解。用这个闻熏的基础,然后自己在闲暇安静的地方,不受他人干扰,仔细思惟通达之后,我见就断了;当断我见,三缚结也跟著断掉了而成为初果。但是这只是见道,虽然知道解脱的道理,但是没有继续修道。他因为因缘不足,不能够继续跟随著大善知识受学、熏习解脱道中见道后有更深妙的法理,在证悟二乘菩提之后,终其一生不能再依善知识的教导修行法门,继续进修二果。一生就只有初果,舍报后就生欲界天;而在没有善知识的指导之下,就必须经历七次的人天往返,最后成为阿罗汉,取证无余涅槃。

  那什么是见道之后只是单纯的见道,只能发起见地而进入初果之中呢?而且即使一生努力地修行之后,也不可能成为二果、三果、四果人?这是说,从往世修行以来时劫其实很短,那善根不具足,虽然遇到善知识帮助他见道,但是他自己本身却仍然贪爱著五欲,瞋心仍然很重,解脱道的法有很多还是不理解;或者欠缺善根,主要的是欠缺了精进根,他不想断欲贪,却想要证阿罗汉果。佛就对这种人指示说:“你只要断欲界爱,尤其是男女细滑触贪,就可以证得。”但这须要有大善知识摄受他,并且开示断贪的法,努力进修就可以。

  那什么是见道时同时成为俱解脱呢?那是说,遇到解脱正法之前,他是在外道曾经修习四禅八定,而且是具足证得。但他自以为是阿罗汉,已经证无余涅槃,这是因为凡夫大师为他印证的关系。后来遇到解脱实证者,知道他自己的所证只是世间的禅定,公开忏悔大妄语业;而善知识为他解说五蕴的内涵,五蕴的苦集灭道,他以禅定证量现观断我见、我执,就能够证灭尽定,入无余涅槃成为俱解脱。未断我见之前,虽然是证四禅八定,但仍然是外道,或者是佛门的凡夫。见道同时成为俱解脱,而我们方便说是先修道、后见道。

  那什么是见道时同时成为慧解脱呢?是因为遇到解脱道的正法之前,也是曾经修过四禅八定,已经证得初果或者是二果;曾经听闻解脱道的法理,但这个道理是不正确的,追随佛门的大师是没有断我见的关系,以离念灵知心作为常住不断的涅槃心,他跟随他修行,他自认为已经证得有余涅槃。后来听闻真善知识教导解脱道的正理,并且破斥自己自认为已经证涅槃,但是是未断我见的识阴境界;所以他想前往去听闻善知识,判断是不是说的有道理?或者要去破他所说来救护他,但事实上,是误会了大善知识说法的缘故。那见到大善知识时,因为具足善根的关系,跟善知识反复辨正的过程,知道自己所证不是正确的,对此公开忏悔;在大善知识的开示下断我见,同时断了有漏、无明漏而证慧解脱果。已经先证初禅而后听闻正法,知道解脱的基本道理,能将过去自己认为已断的我见当场断除;而将以前误以为已经断的我执,藉著闻法的因缘而灭除了无明漏及无色界之有漏,所以在见道的当时,能够成为慧解脱。

  那什么是见道时同时成为三果阿那含呢?那是因为在修解脱道之前,跟随著外道或者是佛门中误会解脱道的大师们修证禅定,以修定作为声闻解脱道之禅观。见道之前已经证初禅,证得离生喜乐定,已经离开了欲界生,所以遇到大善知识之前,由于没有大妄语业,而大善知识帮助他断我见时,已经离开了欲界生的关系,所以在断我见时变成了三果人,不再受生欲界天或者是人间。在舍报时候,依照见道的这个修行的差别,有不同的状况来取证涅槃;这就是说,从中般涅槃到上流色天中而取涅槃。三果中有五类七种的差别,包括了中般涅槃有三种,还有生般涅槃、无行般涅槃(除受生后少用功力就能证涅槃),或者是有行般涅槃(受生后要多用功力才能证涅槃),乃至于上流处处般涅槃(要受生后不断地受生,在色界天或者是无色界天来证涅槃)。这是什么原因呢?是因为他在五下分结断除的程度,或者初禅发起的质量,乃至于福德的差别。

  那么什么是见道时同时成为二果斯陀含呢?那是因为见道前,已经努力修除五欲贪、色界瞋;但却无法确实断除五欲贪爱及色界瞋,断不了五盖,初禅自然不能发起。但是他有善因缘,极力想要远离五欲贪爱及瞋心,在他遇到善知识为他开示五阴一一阴,每一阴的苦、集、灭、道的时候,当场就断了我见;在断我见、断三缚结时,就成为二果人──成了薄贪瞋痴。他如果没有再继续努力修行,只是随分而修,那当然舍报之后就只能生欲界天,在欲界天报尽舍寿时,再下生人间修行,在人间一世而能够成阿罗汉果,在舍报时取现般涅槃。

  那什么是见道后一生不努力修道,只是初果人?就是因为往世曾经跟大善知识结下了法缘,所以获得善知识为他开示,能够断我见成为初果人。他在往世不曾精勤修集福德、不曾精勤修习布施行,所以见道之后无力再继续修道,必须要在世间法上努力的谋生,才能够得到温饱,所以一世之中无法努力修道,终其一生只是初果人而已。

  那么什么又是见道后努力修道,终生精进地修行,他的结果却只能原地踏步,不能成为二果人呢?那是因为他的性障很深重,贪瞋痴心一向都很重的关系;但由于在往世曾与大善知识结过善法缘,那在这一世缘成熟了,能够遇到大善知识为他开示五阴一一阴,每一阴的苦、集、灭、道的道理;但是他的性障深重,不能当场信受、现观;后来独处闲静处的时候,努力地去思惟及观察,方能够确认五蕴每一蕴皆是因缘假合而成,最后最后终于断了我见、断了三缚结;确认每一蕴都无法离开苦跟集,但他的深心之中仍不乐于五蕴的灭除,在他的意识层面努力地修习灭除五蕴的法义,但是在他的深心当中,对五蕴的灭除之道却无所用心。由于性障深重、贪著极强的情况之下,一生虽然努力精进修行,但是仍然无法达到薄贪瞋痴。

  那什么是见道后一生努力修道,却只能成为二果人呢?这里有两个原因:第一个是说他的性障深重,无法断除欲界爱,所以终其一生只能进入薄贪瞋痴的薄地境界,永远保持二果的证量。见道之后未继续跟随大善知识,对于修道中所应听闻的正法没有多闻熏习,这样对见道后所应修断的五盖也不了知,也不能够精进修行,那又不知道见道之后要取证三果时,必须发起初禅才能够取证三果的道理,也不知道发起初禅必须远离五盖的道理。所以在见道后一世精勤的修道,仍然没有办法取证三果或者四果,永远停留在初果、二果的境界当中。

  那么什么又是见道后一生不需要努力修道,单单凭著闻法思惟,便能够取证三果乃至于四果呢?那是因为在他见道之前,早已用心于修除各种的贪爱,但由于没有因缘遇到大善知识,所以他努力修行一世,都是以定为禅;因为证初禅,成就了离生喜乐定的功德,所以在他亲遇大善知识而能够听闻正法得以见道之后,他的五下分结立刻就断尽,当下成为三果人。在表相上,似乎他见道后是没有努力修道的,但实质上他是在见道前,已经将烦恼伏除了很多了。将来舍寿时,将成中般涅槃或者是生般涅槃。还有如果因为见道而入三果后,能够一再地深入有漏、无明漏的内容,终于确认色界、无色界一切的意识心统统都是识阴所摄的无常法,这样子灭除了有漏、无明漏,灭除了我执,证得了慧解脱的果证。

  那什么又是见道后一生努力修道成为慧解脱呢?那是因为见道之前,没有修除五盖的关系,尚未离开欲界生,不能够发起初禅;见道前曾多世的修集福德,因此见道后无须为家庭生活奔波,有闲暇来努力修道;继续追随大善知识闻法修道,修除了五盖,以求远离欲界爱,成为二果人。随后他又努力地修定,于未到地定成熟后,加上先前已修的消除五盖发起初禅,能够入三果功德正受;深入的观行后,也能够断尽五下分结。在三果最高位中仍继续地精进修道,进断五上分结。这原因是:在亲近大善知识闻熏更深入的五蕴苦集灭道的道理,或者是因缘法,了知五上分结的内容,努力修断,乃至五上分结中最难断的我慢也断除了。此时色界有、无色界有已经没有贪爱了,也对于识阴中最微细而且极难断的三界微细意识心─意识极细心─也已经没有贪爱了;而且对于已经舍弃最细意识心,而最细意识的这个舍心也都已经灭除了,这个就是有漏、无明漏的断除,因此成为慧解脱。

  那什么又是见道之后一生努力地修道,而成为俱解脱呢?那是因为他见道之后,咨询大善知识的意见,了知慧解脱是可以迅速修成的,因此依照前一项的方法与次第,依次一一断除了五盖等欲界贪瞋烦恼,而断五下分结;再进一步断色贪、无色贪,以及我慢、掉举、无明,而断了五上分结;努力修证慧解脱的行门,先成为慧解脱后,自知自证“梵行已修,所作已办,不受后有”,再藉此世的余生继续进修禅定,从二禅到四空定的修证,然后取证灭尽定,成为俱解脱。

  那什么是见道之后一生努力修道,而成为三明六通呢?那是因为当他成就了俱解脱之后,可随时入无余涅槃。如果这一世还有剩余的时间,进修五神通、三明(也就是天眼、宿命、漏尽这三明),将五神通修成之后加以精炼,能够见未来八万大劫事,这个就是天眼明;能够观过去八万大劫,那就是宿命明;还有将解脱道所有的细节都能够一一深入观察而没有遗漏,这个就是漏尽明;这样就是所谓的三明六通。

  什么是先修道后见道,但是见道前,事实上是没有修道的道理呢?那是因为先在外道修禅定后,再入佛门修解脱。意思是说,一直在外道中以定为禅,或者追随佛门中表相大师,而且即便确实他也已经证了四禅八定,但是却错将禅定修证当作是声闻禅的禅观智慧境界,一世当中精进地修行之后,成为非想非非想定实证者。这样的人往往误以为就是实证涅槃。后来他遇到了大善知识为他开示我见的内容,令他能够当场断我见,这样就可以立即成为俱解脱。当成为俱解脱的时候,那以前所修的四禅八定降伏我见、我执的过程,就可以追认为二乘菩提解脱道的修证。由于见道是在修道-就是所谓的修四禅八定-之后,所以说是“先修道、后见道”之人。但如果有人修成四禅八定之后,他却一世未遇到大善知识开示我见的内容;在他见道前的修道,统统不能够算是修道,只能在后来确实见道之后,才可以追认是先修道。

  但这也是由于跟随表相大师修证四禅八定,而且已经满足四禅八定之后的人,才有可能发生的情况。然而,综观当今世间并没有发现可以教授禅定的表相大师,所以也不复见这种状况,因为当代表相大师自身连初禅都没有曾经实证。如果有人先证四禅八定的功夫,后来又曾经遇到大善知识,但他的心中没有丝毫信受的意思,所以不乐于前往请教,更不乐于听闻大善知识宣说解脱道的正法,却自以为已经实证了阿罗汉果,那这样子先前所证的四禅八定的过程,当然不许称作是修道。如果以此先证四禅八定后,再藉著大善知识的因缘而断我见,顿成俱解脱,我们就可以称为是“先修道而后见道”之人。

  由于时间的关系,有关于解脱修行的次第与方法,讲解到此。

  阿弥陀佛!

TOP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二)
  第008集 解脱修行的方法与次第(二)-解脱是如
  正墩老师


  各位菩萨: 阿弥陀佛!

  欢迎收看由佛教正觉同修会为各位准备的电视弘法节目《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兼论唯识学的最早根据》系列佛法讲座。

  这一集我们要来解说,佛法中有关于解脱修行的方法与次第,其中最重要的一个核心道理:解脱绝非一切世间都灭掉后成为一切法空的断灭空。三乘经典包含四阿含诸经都说佛法解脱的修证是真实,非施设想像;所证的解脱的果证涅槃,并非一切空无;不是误会佛法—将缘起性空主张当作是佛法全部的那群人士所说的灭相真如—在这样否定法界实相之下,只有具有断灭性的蕴处界断灭之后,就成为空无一物的断灭空了。就像在《杂阿含经》卷12当中,有提到因缘法及缘生法是:【法住、法空、法如、法尔;法不离如,法不异如,审谛、真实、不颠倒。】

  经上是这样说的:如何是因缘法呢?是说“此有故彼有”。意思就是说:缘于无明而有六识的心行,缘于往世六识的心行而有这一世的六识,像这样十二有支是依于十二有支的前一支,前一个法作为因缘,乃至于缘于五阴的出生而有五阴的老病死等纯属大苦的聚集。那如何是缘生法呢?这是说无明跟行。因为本识中存有无明的种子的缘故,所有识阴六识的心行不断地出生。无明与行就是因缘所生的法——缘生法。

  假使有佛出世或者佛尚未出世,这个法,因缘法跟缘生法都是常住的,常住于三界当中,这个法住于诸法功能差别中,常住于三界内的所有的法界当中;十方三世一切如来对这个法,是自己所觉悟出来的,由此就成为无上正等正觉,然后出世为他人演绎解说,打开此法—打开此法的内容、打开众生对此法的暗昧—而示现此法给世人,并且明显地发扬出来说明,就是说此法缘于无明而有行,有识阴六识的心行,乃至于此法缘于生而有老死。就是说此法缘于有情五蕴身心在世间生的缘故,因此有有情老、病、死,忧、悲、恼等诸苦。缘于往世识阴的六识的心行熏习中而引起此世的识阴六识出生,那这样子前支为后支的缘因,乃至于缘于生而有老病死等痛苦。

  但这里要注意,缘因只是出生法的藉缘,并不能出生法,因为任何一个世间法,包含十二因缘的一一有支,其本身都是生灭的法,既不能够出生自己,也没有出生它法的功能。因缘法跟缘生法等十二因缘诸法,它的背后并不是断灭空,其实此法常住、此法是空(空无形色)、此法是如(于一切法中都是如)、此法本来如是,本来就是这样,不是被创造出来的;此法永远不离如、不离真如,此法不异如、不异于真如,就是这样子详细审虑观察真实、心中都不颠倒。对实证人而言,这个是真实法,可以详细思惟观察而且可以实证,是真实而不是断灭空无,是法界中的事实而不是颠倒想。如此随顺于这个法而有缘起,随顺于缘起法而出生一切的现象,这就是说这是缘生法——因缘所生的法。是说此法缘于无明而有行,然后就是接著行而有识、名色、六入处、触、受、爱、取,有、生、老病死忧悲恼苦,这说的就是缘生法。

  那为什么说法不离如、法不异如呢?必须要知道诸法是从什么地方来?那是因为诸法都是从“如”来的,所以称法不离如、法不异如;是说诸法就是如的意思。但是万法有生住异灭,而一切有情有生老病死,都是跟无常苦是相应的,那为什么称它们是如呢?这是说诸法归摄于“如”,而这个“如”是万法的根本,一切万法跟有情不能够稍稍离开“如”于一刹那,才能够不异如,因此诸法都是归摄于这个“如”,属于如的局部体性,当然不能说一切法跟这个如是相异的。

  这段《阿含经》中所说的这个“法”,讲的就是妙真如心,正是《阿含经》中所说阿罗汉所入的涅槃中的本际,只是二乘人不知而已。因为一切的世间法—五蕴十八界以及辗转衍生出来的这些种种的法—都不是如,因为世间一切法都是所生之法,所生之法必定会灭去。这是因为所生之法没有自性,其性本空,我们说这样的法是空相法;既然空相法是生住异灭的法,那就是变动的法,非如如恒常的法。但出生这一切的万法—这些生灭的法—的如来藏妙真如心,却不属于世间的生灭法当中,而是出生一切万法,而令一切万法能够有功能运作的实相,这个就是我们说的空性——空性如来藏。菩萨所证的本来自性清净涅槃,正是这个阿赖耶识如来藏入胎识妙真如心所显示出来的本来性、自性性、清净性、涅槃性等本来涅槃解脱的境界,二乘解脱道的阿含经典中是这样讲的,而大乘经典也是这样说的。

  十二因缘法当中的一一有支,都是因为入胎识随顺著因缘法而出生,所以这个一一有支都是缘生法;能令缘生法出生缘因的就是因缘法,藉著因缘法而被入胎识出生的十二有支,我们说这个就是缘生法。十二有支各各都皆以前一支为它的缘因:先有此支为缘因,才会有彼支的出生,前支为后支的因缘;也就是此一支存有,所以彼一支会出生,那这种“此有故彼有”的道理,就是“因缘法”。

  因缘法非断灭法:涅槃并非灭掉了生老病死后成为断灭空,不是将识阴都灭尽了而成为断灭空;而是灭尽了蕴处界一切法之后,仍然有一个不会灭、不曾灭的真实法存在,这个法离生老病死等无常苦,所以因缘法是如,所以法不离如、法不异如。“如”是什么呢?因为“如”是依著本识离生老病死苦来说的(有生住异灭的现象便不是常法,是无常,不是如如不动),“如”正是显示本住法离无常苦的涅槃性,所以缘生法、缘起法、因缘法全部都不能离开这个“如”。如果因缘法离开了如,那么就无法成就恒时不变的缘起运作的现象了。如果有情名色出生的来源—这个入胎识—不叫作如,那因缘法就成为了戏论,不是真实法;实证者、实证解脱者也不可以审细地简别,而证明真实的谛了。

  如果一旦透过修行而最后证得的涅槃解脱,也就是灭尽了五阴、十八界以及触、受、爱等心所有法之后,到头来却成为应成派中观所主张一样的断灭空—一一法空—那就不是“如”了。这种假涅槃、妄说的涅槃,它的本质其实是空无、断灭。与修行者有何相干?一定是有一个不跟苦、乐、忧、喜、舍受相应,而且是离生老病死等无常痛苦的这个本住法独存,不生起六尘而不再有苦乐等受,才有可能是“如”。

  那因缘法跟缘生法这两个法不异如,表示因缘法及缘生法它的背后必定存有远离六尘而不与苦乐受相应的本住法、如如不动心、本识如来藏。缘生法的十二有支都是从这个如如不动的本住心所出生,并且是附属于祂,我们才能说这些与无常苦相应的十二有支缘生法是不异如,所以因缘法与缘生法都是依如而有,当然不可能是无因唯缘而有的,因此 佛才会说“法不离如,法不异如,审谛、真实、不颠倒”。

  推究因缘法的源头,我们逆推的十二因缘法,只能上推到无明为止;而十因缘法只能上推到能出生名色六识的本住识为止,还有无明并不是独立的法,无明是依附于意识而存在的,意识则是依附于五色根、意根而存在的,六根跟六识则是依于被称为如的本住识而存在,离于如—离于这个本识—就没有无明的存在。

  只有常住法本识才是非所生法,而是能生法,非五蕴内所摄的法,是离开生老病死、生灭无常苦,而能够独存,我们才能说祂是如;无明是以众生心的无知来施设的,是众生心对于解脱的无知,对法界实相本识的无知,无明当然必须依于众生心而存在;所以无明并非依于无法而存在,所以不能够依于名言施设的这个空无来存在。众生心这个六识则是依于如—本识—而存在著,所以无明当然也是依于如而存在、而解脱,就是从这个如所生的蕴处界的虚妄性能够正确地了知,进而来实证祂。

  十二有支的名与色,也都是与心相应的法,都不可能独自存在于本识之外;特别是十二有支当中的触、受、爱等法,都是属于心所法,当然不能够外于心体存在。而这些心所法,依十二因缘向上推溯时,终究只能够推溯到六识心的无明;而六识心无明不能够独存于心外,是由意识心的无知而施设无明。保有无明的心是意识觉知心,意识则是必须依于能生万法、如如不动的本识才能够存在,所以我们说无明它其实也是依附于“如”—这个如如不动的本识心—而存在的。所以我们不可以主张说:无明是出生一切法的本际。但要确立本识的存在,却不在十二因缘法的观察,而是在十因缘法当中观察到有一个本识是齐识而还,不能过彼的诸法本源。

  佛法所观的因缘法,有十因缘跟十二因缘法两种,这两种因缘法必须要并观,不能够分离;且必须要先作十因缘观,来确立名色是由本识中出生,那这个本识入胎识,当然就是第八识如来藏,由于名中的意根与识阴六识已经有七个识了,出生名等七识心,当然是第八识入胎识——阿含部的经典所说的本识。

  由于已经确立了本有的一个入胎识存在,才能够入住母胎而出生五色根及识阴六识,那再加上原来已经出生的意根而有名等七识,才具足了名与色等五蕴的法,然后才有接著的六入、触、受、爱、取、有,生老病死忧悲恼苦等等的法。先确立了十因缘法的本识存在的事实以后,再依十二因缘法来推究:入胎识为什么世世不断地出生了名色?由于出生了名色才会导致生死的痛苦,所以一定要推究名色会从本识出生的原因。推究的结果,原因是往世不断地有识阴六识等身口诸行的熏习,爱乐五尘及法尘中的戏论境界,所以身口意行不断地造作,因此导致舍报时不愿意使自己消失,所以会去入胎而使未来世的名色又继续不断地出生在这个世间当中。名色出生了,当然一定会有识阴的六识,就一定会再有识阴六识的六入的现象,当然就不免会有再领受六尘境界种种的痛苦。

  想要断绝世世识阴的不断出生,就得停止一切的行;行的出现的原因又是什么呢?推究的结果是因为无明的缘故,由于误计、执著才会使得身口意行不能够断除,就会引生来世的名色又再度重新受苦。假使有智慧灭去了无明,知道五阴都是虚妄的缘生法,知道识阴的存在本身就是苦,也知道识阴即使无苦而住于舍受之中,也仍然不离开行苦、坏苦;深入的了知了这个五蕴的虚妄而不再去执著五阴的时候,无明就灭了,舍报后这个入胎识就不再由于无明而继续出生于世间的名色,就不会有生死流转的痛苦!

  所以十二因缘法要依十因缘法而存,十因缘法则是以入胎识为基础。无始劫以来,入胎识就不与六尘及贪瞋痴相应,祂所含藏的无明种子都是只与七识心相应,而祂自己却如如不动,所以说祂是如、是真如心;而且祂是本住法,不是有生法、所生法,所以就说祂是无生;祂不像意识永远是生生世世被生的缘生法,所以祂是本来就是自己存在著,不必依靠其他的法而出生或者存在,所以说祂是如。

  十因缘法跟十二因缘法都是依著这个真如、这个本住法而有,不可以离开入胎识,以缘生法十二有支法之间互为因缘而缘生、而缘起、而存在,所以 佛说因缘法、缘生法、缘起法都不离如。而且因为十二有支本来就是附属于如如不动的入胎识,是本识所含摄的法,所以说是不异如。这个因缘法跟缘生法都是不离如、不异如,所以无余涅槃就不会成为断灭法,所以如是真实法。

  而如与因缘法、缘生法也都是可以现观而实证它的正确性,所以说是审谛;然后这两个法依于真实心入胎识—如—而存在,所以无明不是无因而起,所以因缘法与缘生法假使全部灭除之后,也就是说涅槃的境界仍然不是断灭的境界,而是仍有如—本识—独存,祂不是断灭,所以说是真实,这也是可以现观,而实证其完全的正确性。众生如果想要修学因缘法而出离生死苦得到解脱,凭借著入胎识—如—来现观因缘时,是可以证明其真实与正确的,这个就是因缘法与缘生法的智慧,所以说因缘法与缘生法是不颠倒的。

  由于时间的关系,有关于解脱修行的次第与方法,讲解到此。

  阿弥陀佛!

TOP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二)
  第009集 解脱修行的方法与次第(三)-不生法
  正墩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收看由佛教正觉同修会为各位准备的电视弘法节目《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 兼论唯识学的最早根据》系列佛法讲座。那这一集的内容,我们继续来探讨佛法中有关于解脱修行的方法与次第。

  佛法的解脱的内容是知苦、断集、证灭、修道。除了对于世间种种苦的行相及苦的本质,有透彻理解及正确真实的观察,也就是对于五阴一一阴的内容,如实理解而无有遗漏,然后能够思惟及现观五阴一一阴中,全部都是因缘所生法,都是无常变异的虚妄法,不再执著;而且进一步地去探求苦的形成原因,为何会承受苦的结果,进而能中止苦,这样才算是进入断除苦的系缚,以及烦恼系缚的解脱修行之路。

  有情会有后有的五阴世间出生,就是代表众生持续不断地在苦的系缚当中,不能够出离苦,所以当然就不得解脱。那能够在世间后有不再出生,才能说是解脱于苦、解脱于系缚。因此修学解脱的人要善见、善觉、善入世间集与世间灭,才能够成就不生法;能够成就不生法的人,才是真实取证解脱的人。但是要证成不会出生于世间的不生法,不再于世间出生,却要从有情为何执著贪爱世间的源头来下手,那就是十二因缘中的无明。

  《杂阿含经》提到了有关于因缘法及缘生法的正确了知见解,那就是不执取认定过去世、未来世五阴有情的身心,他的出生为真实有,也不执著现在的有情身心是从过去而来的,而会到未来世去的。那就像是外道所执著的种种世间五阴而衍生出来的我见、众生见、寿者见、戒禁取见等系缚统统能够断除,就是断除了生死根本的人。就如同截断了多罗树的树头,使得多罗树的生机永断,不可能再出生了枝叶,在未来世不再出生,成为不生的法。

  想要亲证因缘观的人,必须了解无明的本质,才能够灭掉无明;无明灭了,则六识心行就会灭,六识心行灭,那么本识就不再入胎,而没有来世的名色;如果没有来世的识阴六识等法,那就会灭掉了生老病死苦等五蕴的必然发生的生住异灭的现象。所以了知五蕴、六入、十二处、十八界法的虚妄性,是非常重要的,不论是修学大乘菩萨道,或者是修学阿含解脱道,都是如此的道理。特别是修学阿含道的解脱道修行人,对于五蕴的一一蕴的内容,一一蕴的苦,一一蕴的苦集,一一蕴的苦灭,一一蕴的灭尽的状况,以及一一蕴的灭尽之道,如果都能够确实了知,并且能够实证,这就是灭了无明;无明灭了,就不会再去投胎,就不再有生死的流转而灭掉了一切生死苦,这就是明白世间集与世间灭的解脱修行,也就是知道五蕴世间的集与五蕴世间灭。

  但解脱修行的精神,关键是从五蕴的认识及断除,来断我见跟我执。如果不能单从这个五阴的本身的苦集灭道来作现观,因而断不了我见跟我执,也可以从十因缘与十二因缘来互相搭配,来配合作现观,那可以更深刻地体会思惟五蕴的出生与生命的苦、众生的无明之间的关联性。这样也能够了知苦的来源正是五阴,且由于有情五阴的存在、不断地出生,是因为无明——由本识所生的意识心有这个无明,如此就能够进一步地灭除了无明;由此了知而实证五阴世间的集与灭,就成了慧解脱者,离开了生死苦。

  五阴世间有,指的是三界有,它的集是有情苦的形成来源,而五阴世间的灭尽所证得的解脱于苦,有一个最重要的前提,在灭除我见与我执前,必须先了知:五蕴、十八界一切有情世间自我的法,全部灭除而无余以后并不是断灭空,仍有一个真实法——涅槃的本际存在;灭除了六根、六尘、六识自我之后,独余涅槃的本际—本住法—单独存在,所以涅槃不是断灭空,所以想要入涅槃的人,就不会有断灭的恐惧,才有可能确实地断除我见跟我执。

  意思是说,如果从五阴的四圣谛来现观以后,仍然无法断灭我见与我执,可以改以因缘观,来断我见跟我执。但因缘观的现观,不可以舍弃十因缘而直接去观行十二因缘法,这个前提不仅是以修因缘观来修断我见、我执,也同样的是对于已经于声闻法四圣谛证得解脱果的阿罗汉,想要增修因缘观的重要前提,否则将与应成派中观六识论断灭见的外道一样,无法在深心中确实断除我见,更不可能断我执,这样对于解脱功德就毫无帮助了。

  老死的苦是众生最容易观察的部分,但是以什么样的缘因而从何处生起的呢?观察了老死的苦,并且观察到了老死是因为有情的五蕴身心在世间出生的缘故,由于有生的这个缘,所以才紧接著发生了老病死忧悲恼等苦。五阴除了以生为缘因而有老死,但若没有根本因本住法——入胎识,那么五阴的出生及有生之后的老死,就会成为无因唯缘而有了,那就会堕入外道的无因论当中,变得毫无意义!这样业果的报应与一切有漏、无漏法的熏习,都将唐捐其功而使修行成为毫无意义。

  但就是明明看到世间因果报应是昭昭不爽的,明明就是看到有漏、无漏法的熏习确实是有它的结果的,而修行因与解脱果之间,也确实有因果关系存在的,当然是有根本因、也有缘因,才能使生死流转成立。所以必须追寻探究五阴到底是属谁?我们具体而分别来观察这个有情生死的所依:生属于谁?行属于谁?而识阴又属于谁?名色又是属于谁?这就显示一个道理:万法—包括了五阴、生、行、识、名色—统统是虚妄,不属于我,也都不是唯缘而无因生起的,都是要因与缘具足了,才可能生起以及灭失,所以:有因有缘世间集,有因有缘世间灭。

  那至于为何五蕴世间的出生、五蕴世间的集,出生世间的动力到底是什么呢?从十二因缘的观察推演,发现有情老死的苦,也就是因为世间种种法辗转地出生,逆推到最后,知道这一切都是由于众生有无明的这个势力而导致的。一切的佛门中想要修行证解脱的人,也都知道有无明的烦恼遮障,所以才需要透过佛法的修行来灭无明,能够证解脱。但要如何才能够灭除无明?对于佛门修行人,却是一件浩瀚无边的事。因此对于无明的了解——对于无明的本质、无明的类别、无明的内容,我们要因此能够正确地断除这个无明,显得就非常的重要了。

  我们要明白,蕴处界会有生住异灭的缘因是无明,而无明依附于名色六识存在,名色六识却是从本识如来藏所出生的。了知了这个事实,就会了知无明是如何灭除了,灭除了这个令世间出生的动力,而使自己死后不再入胎出生了蕴处界,当已经灭尽了蕴处界的世间一切法,这时已了知蕴处界等万法的前际,其实就是本识,了知蕴处界五阴世间集都是有本识因、有无明缘而集的,那就是有因有缘而成就了生死苦,这样便深刻且正确地真实理解阿含解脱经典中所说的:

  有因有缘集世间,有因有缘世间集;有因有缘灭世间,有因有缘世间灭。”

  如此就愿意主动灭除了蕴处界当中的一切自我,剩下如如不动的根本因如来藏独存,未来世不再有蕴处界出生,使得本识成为不生法。

  既然本识不再出生蕴处界而单独存在,那就知道不是断灭空,由此能出生蕴处界的法存在而不再出生蕴处界,才能说是成就不生之法;如果灭尽了蕴处界之后而没有一法独存不灭,那只是空无,只是断灭空,那就跟 佛所说的“灭尽蕴处界以后的涅槃是真实”这样的圣教是相违背的,那就是等同于断见外道。

  佛陀既然说要“成不生法”,这表示本来在凡夫时,因为无明而会有所生的法出现,有所生的法就表示有能生的法,并非只有生灭虚妄的世间法存在而已,因此不是灭掉了生灭法之后,就变成空无一法。由此可证实:灭尽了一切世间法的涅槃境界中,并非断灭空,而是真实,证涅槃的解脱是如、是常住。涅槃中没有六识,离开了六尘的喧闹,离开六识的分别,离开了六识的了知,没有万法的存在而离万法的取受,没有任何境界而离一切境界相,独存本识不知亦不见,究竟寂灭而如如不动,阿罗汉都是如此知、如此见的。

  如果将世间灭尽,便能够证解脱,涅槃寂静;但五阴世间灭尽的涅槃寂静的解脱果证,却是要从灭除世间集来修证。而如何是断除世间集呢?这却是应当先了知世间灭的真实境界是什么来入手。已经如实地知道世间灭,那这样便能够顿断或者是渐断世间集,而将会在这一世或者未来世成就不生法,便可于当生亲证解脱,不再出生于人间。

  那如何能够知道世间灭的境界呢?又为什么要从这里入手呢?这就是因为无明众生都是落在世间有的境界,却常自以为这就是涅槃寂静。尤其以识阴的种种变相的境界当作是涅槃,所以圣教中便开示有外道的五现见涅槃,以及七识住、二识入的道理,用来对比实证涅槃是灭去五阴、十二处、十八界一切法的真实寂灭境界,涅槃解脱当然不会是有识阴六识存在的任何境界、任何的功能存在。因此《阿含经》就特别有这样的开示:

  彼多闻圣弟子于诸缘起,善正思惟观察:有此六识身、六触身、六受身、六想身、六思身,所谓此有故,有当来生、老、病、死、忧、悲、恼苦,如是如是纯大苦聚集,是名有因有缘世间集。谓此无故,六识身无;六触身、六受身、六想身、六思身无;谓此无故,无有当来生、老、病、死,忧、悲、恼苦,如是如是纯大苦聚灭。(《杂阿含经》卷12)

  这个经文当中所说的世间,指的是五阴世间、十八界世间。五阴世间的集,就是众生流转六道的缘因,当然便是有情众生生死极大苦难的聚集;一切无明众生都是如此,都是因为世间不断的有积集而不得解脱,不能够取证声闻初果,那更别说是要取证大乘般若实相的智慧。这其中最重要的原因,便是因为不能够如实了解识阴六识所有的一切功能——识阴六识对于境界的分别、领受、了知等六识身乃至于六思身的缘故;世间集的意思,就是对于五阴世间或多或少的误会而加以执著,以为这个是真实法,认为不应当将这世间的法去灭掉,那这种错误的执著,就是所谓的障碍解脱的一念无明,因为这样的无明-也就是我见、我执-不能够断除,就会生生世世受生而轮回不绝,那痛苦也就跟著是无量。因此对于无明产生的误会的对象(这个六识身、六触身、六受身、六想身、六思身的内容)务必要了解,才能够灭除世间集,迈向世间灭,解脱果才有可能成就。

  但还是要再三地强调一个解脱修行的重点,解脱修证是灭除一切杂染的法,而能够清净寂灭。所以要灭去的是五阴世间的有生之法,以及灭除会导致五阴世间出生的烦恼法,而不是要我们灭掉了入胎识;入胎识不是有生法,是一切众生的本识,这个本识祂具足了金刚性,没有一法可以灭除祂,也不应当灭除。假使有法可以灭除祂,那就表示一定还会有另外一个法能够出生本识的法,使得祂变成是有生之法,那这样子才有可能来灭除祂。名色由本识出生,一切法由名色配合本识而辗转出生,是万法的根源;万法都到本识为止,那这个识之前(这个本识之前)没有一法可以知、可以证,不可能有法能够灭除祂。

  成就解脱道的不生法,只要能够灭除了五阴世间,而不须要灭除入胎识;因为入胎识不含摄于五阴世间当中,是不须要去灭除的,而三界内也没有任何一法可以灭除入胎识。纵使有一个法能够灭除入胎识(实际上是不可能的),则将会使涅槃成为断灭空,与应成派中观断灭空邪见完全相同;如果将涅槃定义成断灭,那将会使佛法中有余涅槃、无余涅槃、解脱道的内涵,被迫全面改变;而且大乘般若的空性义、空相义,以及成佛之道,全部都须要全面的改变祂的定义、祂的行门跟祂的内容。那这样想要灭除入胎识的想法,其实是永远不可实现的大妄想!法界确实是没有一法可以灭除本识的,修学解脱道的人,只要确实灭除了我见跟我执,便可成为慧解脱或者是俱解脱,舍寿时不再出生五阴世间而入无余涅槃。所以说,无余涅槃中不是断灭空,解脱是如。

  由于时间的关系,有关于解脱修行的次第与方法,讲解到此。

  阿弥陀佛!

TOP



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二)
  第010集 解脱修行的方法与次第(四)-解脱世间种种身
  正墩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收看由佛教正觉同修会,为各位准备的电视弘法节目《三乘菩提之阿含正义──兼论唯识学的最早根据》系列佛法讲座。

  这一集我们要继续来说明佛法中有关解脱修证的方法与次第。

  什么是解脱呢?那是说解脱于苦、解脱于苦的系缚。要灭苦就必须先知苦,我们问问自己,自己心中世间的苦何者最重呢?在《法句譬喻经》当中,比较了饥渴、淫欲、瞋恚、惊怖这四种谁最苦呢?结论是说,所谈论的这四者,其实都是枝节末流,不能够究竟苦的本源,说:【天下之苦,无过有身,身为苦器,忧畏无量。】(《法句譬喻经》卷3)

  “身”才是世间最苦的,是苦的源头,如果有了世间五蕴的身,那表示必有生、死,必有老死忧悲苦恼等苦,且有轮回。但有情的身包括了名色的五蕴,并不是单单有色身而已。

  对于“身”在解脱修证的意义,我们先来理解不能解脱的原因。由于无明众生皆漂流沉溺在生死流的大海当中,如果没有得遇佛法智慧的船筏,不得超渡。在长夜漫漫之中,随著生死之流永远不能够得到解脱。有情堕于生死流的现象,是因为生死流有四种的洪水暴流。众生由于被这四种洪水所牵引羁绊,所以便随著生死流而沉溺于轮回。

  这四种的洪水就是:欲流、有流、见流跟无明流。经里面有说:【是诸众生为诸烦恼暴水所没;欲、有、见、无明,四流所漂;随生死流,入大爱河;为诸烦恼势力所食,不能得求出要之道。】(《大方广佛华严经》卷24)这意思是说:众生被种种烦恼的洪水暴流所淹没,被五欲、三界有、贪爱、邪见,以及缺乏解脱智慧的无明等四种流所流转,所以随著生死流,而漂流于无量的分段生死旅程,沉溺没入在贪爱的大河流之中不得救度,被种种烦恼的力量所吞噬,不能够得到求出离的方法。

  《阿含经》中 佛陀向弟子具体的开示了有关众生由于无明,造成生死流转轮回,不能够趣至本际的原因。说:【何所有故?何所起?何所系著?何所见我?令众生无明所盖、爱系其首,长道驱驰、生死轮回、生死流转、不去本际?】(《杂阿含经》卷6)意思是说,特别地指出来,如果想要求解脱,要探讨深究到底是什么令众生的三界有、五蕴身心有的原因。那什么是令众生系缚执著?又什么是令众生误计而见它为真实我呢?那是因为有这样的系缚的法缠身,被无明遮覆。尤其是因为贪爱是系缚于生死轮回最大的力量,而令众生一直在生死的漫长道路上,不停地驱驰奔走,令众生在生死中轮回、流转,不能够达到清净寂灭的涅槃本际。

  佛又继续开示说:“因为有这个色的存在的缘故,因为有色而有种种产生的事出生。对于色的法的系著,将色法当作是真实不坏的我,众生就是因为对于色法虚妄,不能够了知的这种无明,而有生死轮回之苦。而其他的受想行识也是同样的道理。”意思是说,不得解脱的原因就是五阴。

  接著,佛陀与弟子的问答,说明解脱修行的一个理路。

  佛陀问弟子:“色是常吗?是无常吗?”弟子答覆说:“是无常啊!”佛又继续问:“如果是无常,是苦吗?”弟子回答说:“是苦啊!”所以这里确定了色等五蕴的法,都是无常、都是苦的法。

  佛陀继续开示说:“因为有这样色的无常苦法的缘故,众生被无明所覆盖,而被它系著,把它当作是我,而有生死轮回、生死流转,其他的受、想、行、识也是这个道理。”就是说,无常法是令生死苦的原因,而五蕴无常都是苦。

  接著佛陀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开示,是说:

  诸所有色,若过去、若未来、若现在,若内、若外,若麤、若细,若好、若丑,若远、若近,彼一切非我、非异我、不相在,是名正慧。受、想、行、识,亦复如是。如是,见、闻、觉、识,求得随忆、随觉、随观:彼一切非我、非异我、不相在,是名正慧。(《杂阿含经》卷6)

  这里的意思是说:“一切的五阴——色、受、想、行、识,都不是真实我,但不异于真实我,却与真实我是不相在的。”

  由这一段经文中,佛陀说明了佛法中一个关键性的道理——无常虚妄的五阴不是真我,但被真我出生的五阴,又不能完全说与真我无关;说这两者完全是不同的,五阴与真我不互相混合为一个不可分的法。这里已经可以看得出来,五阴是与真我同时同处而不相在的,不是和合成为一个法而不可分离的。既然一个真我与五阴同在,而五阴无常故无我,当然可以反证出,一个与五阴的无常、无我体性相反的真我的存在。这样虚妄的五阴世间的有情与真我的同时存在的道理,是在解脱实证上有确实修行意义。因为真心如来藏,不仅是十方三世一切法自性之所以能够生、住、异、灭的真实相,所以称祂为法界实相,也是无余涅槃的本际,更是修证二乘解脱道的正知见的基础。如果离开了这个基础,我见跟我执的断除就不可能成功。所以认清本识如来藏的存在实有、本识如来藏的常住不可坏性,对于修证解脱道的修证者而言,是一个必须具备的大前提。如果否定了这个真实法——法界实相心,在实证解脱果上就没有办法获得,就是无法证转四圣谛或者因缘法的凡夫,不可能有涅槃的果报。

  这是因为否定了十因缘法的入胎识,否定了真实本住法——涅槃本际的人,当他如实理解世间法,一切法、五蕴都是虚妄,而要灭尽一切法,才能够证解脱、证涅槃,那就不免会有因内有恐怖、因外有恐怖,于是恐惧舍报时,“不受后有,我生已尽”之后会成为断灭空,那这种人纵使尽形寿修习解脱道的法,也都不能够证得解脱果。

  在确立了这个解脱修行的大前提之后,有关于解脱的实修,就必须对于五阴十八界的一一阴、一一界,确实观察其中每一个法的虚妄性。五阴中的色阴,是最容易观察而且实证它是虚妄的;但是代表有情的,或者说被有情深深执著为我,除了色身之外,还有其他四阴。其中最具体的表现,就是对于识阴六识的贪爱,乃至于由六识身又衍生出来,所谓的六触身、六受身、六想身、六思身跟六爱身,众生都是以这个当作他的依靠之身。

  什么是六识身呢?六识是指六根、六尘相触而生的六识,都要归摄于识阴。阿含对于识阴定义是非常明确的,也就是根与尘相触而生的识,都是属于识阴,所以识阴的定义就是眼等六识。所以我们都知道,意根并不是属于识蕴,识阴六识都各自有祂的功能,所以称祂为六识身。如眼根触色尘而生的眼识,具有见色的功能叫作眼识身。耳、鼻、舌、身,乃至于意根触法尘而生的意识觉知心,具有了知诸法的功能,我们称祂为意识,六识都是所生之法,由根、尘二法和合触而出生的。

  六识的功能就是六识所拥有的我所,也就是六识的自性,那就称为六识身。如果不能了知六识的自性,误以为六识的自性就是佛性,那就成为自性见外道,主张六识的自性就是佛性的人,堕入自性见当中,都不知道能见乃至于能觉能知的性,是属于六识的功能,是堕入执著六识的自性见当中,名为执著六识我所的未断我见者,而且执著意识心的人,以及认定意识常住而不灭的人,都是公然支持常见外道的破法者。

  那什么是六触身、六受身,六想身、六思身呢?在《阿毘达磨集异门足论》当中有提到,六触身依六识身的功能,而说有眼触身、耳触身、鼻触身,舌触身、身触身、意触身六种;并且进一步以眼触身为例来说明,眼触身是眼根及诸色尘为缘生眼识,三和合故触,此中眼根为增上,色尘为所缘,于眼所识色尘,种种的触也就是诸触,等触、等触性,已触、当触等都是,这些都叫作眼触身;而耳鼻舌身意等其他的五触身,也是同样的道理。

  接下来在论中,对于六受身、六想身、六思身的开示,也是依著六识的每一个识,各有其因识触境界的六触身所生起的了别的功能后,而有进一步的受的功能、想的功能、思的功能。比方说六受身,也是以眼耳鼻舌身意这个六识,而说六识透过了接触六尘的境界,因而生起了对于领受六尘境界的功能的六受身。我们知道受就会有苦受、乐受、不苦不乐受的差别;既然有受便是无常法,有变异不是如,我们不能把它当作经中所说的本际。

  若以眼受身来说,眼受身就是眼触所生的受身,也是相同需要有藉缘才能够出生,因为由六识触境界而有了别六尘境界,然后才能够有领受境界的功能,因此六识身或者说六触身的缘,同样也是六受身生起的缘,故说眼根及诸色尘为缘,才能够出生眼识,三和合故触,触为缘故受,在这些藉缘当中,眼根是增上缘,色尘是所缘缘,这样生起了眼受身;耳、鼻、舌、身、意触所生的受身,这个道理也同样是如此。以此可以类推六想身、六思身的道理也都是如此。

  但,如果想要进一步的深入仔细了解所有的内容,可以自行请阅平实导师的《阿含正义》中这段论文的内容,详细思惟其中的道理。在此我们可以从当中的法义了解,确实这六触身、六受身、六想身,乃至于六思身,都是依六识身而有的法,包含六识身本身都是根尘为缘,根尘相触后才会出生的法,不是本来自在的法。这意思是说,众生所倚赖的最明显强大的功能的这个六识衍生出来的功能,来当作自我的身;但其实它却不是真实的法,这几种身非但不是真实法,不能当作有情生命的依止,不能当作有情在无量的分段生死过程中,当作生死相续的所依,当然也不能当作阿罗汉灭去世间一切法后入涅槃的本际;相反的,这些对众生而言,具有显著而强大功能的法,自然而然成为执著贪爱种种境界的管道,由于贪爱执著,这样子便无法得到解脱。相反的,反倒是有了这些系缚,因此《阿含经》中特别特别的指出来了,这个六识身等是令有情出生后有的因。

  《杂阿含经》卷12有提到:【彼多闻圣弟子于诸缘起,善正思惟观察:有此六识身、六触身、六受身、六想身、六思身,所谓此有故,有当来生、老、病、死、忧、悲、恼苦,如是如是纯大苦聚集,是名有因有缘世间集。】这五种身,如果再加上所谓的六爱身,称为六六身的法,这些通通都是出生未来的生老病死、忧悲恼苦等种种来源,也就是造成轮回生死不得解脱的原因,也就是所谓的有因有缘世间集的流转门。

  以六识为根本所衍生出来的这个六六身,那我们再将内六入,也就是眼内入处、耳内入处、鼻内入处、舌内入处、身内入处、意的内入处,以及外六入,也就是色入、声入、香入、味入、触入、法入也包含在内,针对解脱修行者而言,应当要如何观察这些法呢?这六类的六六身以及内、外六入,也都是全部不是真实我的法。

  在《阿含经》当中,都说这些是:“非我、不异我、不相在”,意思是说,也同时统统是由真实我出生,所以不异于真我。以六爱身为例,《阿含经》对于六六身的观察,以灯光的譬喻来说明六爱身如实无我,因膏油、灯炷,灯的光明才能够得以燃烧而有光亮;但灯油是无常的,灯炷也是无常,灯火自然也是无常,而灯器也是无常;如果没有灯油、没有了灯炷、没有了灯火、没有了灯器,灯光是不会是常、恒、住、不变易的。透过这样自行思惟,然后现前去观察,便可以渐次灭除了对于六触身、六受身、六想身、六思身的无明执著;如果六思身能够确实的灭除,我执也就跟随著灭除;我执灭除了,就是亲证解脱而不堕于断灭空当中。因为解脱是如,不离如、不异如,而且是真实法,不是一切法空的断灭空,是因为“法住法位,本来如是。”灭掉了五阴十八界之后,这个涅槃的境界,从来不是一切法空;说灭相不灭的灭相真如,也不是留存意识细心或者意识极细心,常住不灭而成为常见外道。不论是大小粗细一切的意识,都还是意识,都不是真实法。

  解脱道修行中真正解脱,入无余涅槃的寂灭境界,是灭去了一切所生之法——五蕴十八界后,不再有阿罗汉的这个有情在世间存在、出现。独有入胎识本识如来藏,本身是不知不见而独存的本住境界,祂是本来自性清净涅槃的本识自住境界。这样的解脱修证,才能真正的断我见、断我执,成就解脱果;所以佛所宣说的因缘法与缘生法,都依著这个本住法来说,它是不离如、不异如、审谛、真实、不颠倒。

  由于时间的关系,有关于解脱修行的次第与方法,讲解到此。

  阿弥陀佛!

TOP

 47 12345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