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覓得正法

覓得正法

感恩諸佛菩薩的攝受,感謝 平實導師、正圜老師與正德老師的攝受,感謝所有護法菩薩勇猛地摧邪顯正;集合了這麼多的因緣,末學今日才有機會得入正法。
回憶從前,在還是小孩子的時候,面對世界的種種事物,內心時常會有許許多多的疑問。比如說,「我是從哪裡來的呢?」「周遭的人們,會有和我一樣的感覺和想法嗎?」年紀稍長,看到電影與世間人們對靈魂、天堂、地獄等等的解釋,心中的疑問又更多了。「為什麼電影裡的靈魂一定要長得和死前的形相一樣呢?而且還有穿衣服呢!衣服是純物質的不是嗎?」「為什麼人們都要燒紙錢呢?如果陽世燒的紙錢可以在陰間流通,那陽世的鈔票也應該由別的世界來提供。而且如果一下子燒很多紙錢,那不是就跟陽間的政府大量印鈔票一樣,會造成陰間的貨幣貶值、通貨膨脹嗎?」因為末學從很小的時候,就是一位充滿好奇心與求知欲的小孩。看見這世間種種令人不解的現象,以及對自身內心的種種疑問,所以從很小的時候,便很喜歡閱讀或聽聞各種稀奇古怪的書籍或傳說,無論是山醫命相卜,或是道家神仙之說、耶教救贖之道,都約略聽聞,但總覺得這些都無法圓滿解釋生命的實際本源與整個世界萬法萬物的由來。
大約在末學國小的時候,那時爸爸歸依盧勝彥(蓮生活佛)的真佛宗;而當時爸爸也希望家人都能一起歸依,所以全家也都拿香跟著拜。因為真佛宗是末學比較深入去接觸的第一個宗教,所以當時的感想是:
1、原來這就是佛教呀!不過看起來好像跟平常看到的佛教又不太一樣。
2、為什麼真佛宗還有這麼多跟道教一樣的符咒?還有瑤池金母?
3、根據盧勝彥書中所寫的,真佛宗裡有好多可以滿足各種欲望的符咒、魔術,有沒有效還不知道,光看名字就非常地吸引人。比如說求財的財神法、求美女的愛染法等等。
4、雖然盧勝彥有這麼多的符咒可以滿足欲望,但仍然無法解決我心中最大的問題:生命的實相與意義,究竟為何?為什麼要成佛?如何成佛?
5、雖然真佛宗自謂為佛教,但在當時,教內只重視盧教主的書,以及他所指定的某些經。當時還是小孩的末學,並不知佛教有三藏十二部經論。後來年長才知,其實不只是真佛宗,還有許多自詡為佛教的宗派,也是只重視教主的語錄,而不常閱讀佛經,也不求理解體悟佛意。
由於爸爸歸依真佛宗之後,煩惱依然不減,所以後來父親在我國小畢業之前,就脫離了真佛宗。而由於與真佛宗結下的這個緣,使得末學之後有很長的一段時間,對於所有的宗教都採取相當嚴格的揀擇與判別。雖然爸爸後來跟隨朋友接觸靜坐氣功,也到淨宗學會去學持名唸佛,但末學總是持保留的態度,長期觀察。
渾渾噩噩地度過了求學的生涯,卸下了學生的身分之後,從小懸掛了許久的種種疑問終於到了必須面對的時刻了。就像渴求甘霖的遊子一樣,雖然長久以來便時時留意與瞭解各種宗教相關的資訊,但在進入正覺同修會之前的一段時間裡,末學比以往付出更多的精力去瞭解各種宗教的教義與經論。當時末學跟妹妹談論時,也曾談到自己對宗教的想法:「因為任何宗教都對世人宣講其終極的目標,所以任何一個宗教,若無法證明可以通過其教義與修行方法來達成該宗教的目標,則該宗教只是一種精神上的鴉片。」經過廣泛地瞭解之後,末學認為,只有佛教的法義最是深刻廣大,最能解答心中的種種疑惑。初步決定之後,末學便盡可能地搜集資料,希望能更瞭解佛陀的法教。
有一次在書店,偶然翻到一本白話翻譯的《楞嚴經》,當時並沒有買下此書,但看到《楞嚴經》一開頭,以阿難尊者蒙難為緣起,以及隨後 世尊與阿難尊者的對話,感覺非常地真實而且奧妙,於是啟發了末學對《楞嚴經》的興趣。但令人感到挫折的是,釋迦世尊在《楞嚴經》中種種深妙的開示,對剛起步的末學來說,實在是太深也太難了;而市面上所能找得到對《楞嚴經》的註解或演示,多半為科判、考據與訓詁,其中若有些許在法義上的解釋,卻往往牛頭不對馬嘴,沒有辦法從頭到尾地連成一氣(註:平實導師於二○○九年底,已陸續出版《楞嚴經講記》,此為全球現存唯一開演《楞嚴經》,最正確了義的經典鉅著;精準詳實地解說世尊在三藏十二部經中所開演的如來藏妙法,全球佛弟子們切勿錯過!)。
就在當時讀經的挫折之下,末學天真地以為,既然《楞嚴經》被大藏經歸類為密教部經典,那麼也許參考一些密教部的論述,對於瞭解《楞嚴經》,可能會有一些幫助吧?同時,又在網路上看到許多人非常地推崇宗喀巴的《菩提道次第廣論》,都說此論總攝三藏十二部大教,好像不可不讀的樣子,所以末學也開始了研究《廣論》的日子。一開始覺得《廣論》把內容分成上中下三士道,好像還蠻有道理的,但愈是深入,就愈覺得裡面有好些個地方怪怪的,好像邏輯不太通呀?(註:曾經是鳳山寺廣論班老師的正雄菩薩,針對《廣論》是如何地錯說佛法,已寫成《廣論之平議》一書,於《正覺電子報》中連載。將於連載結束後,彙整發行流通本。《廣論之平議》評議精確,立論有據,讀之能建立與增進佛法的正確知見與智慧。敬請想深入瞭解《廣論》的佛弟子們快上「正智書香園地」網站下載在《正覺電子報》中連載的《廣論之平議》!)

後來在書店又看到令我大為驚駭的東西。有一本書,是紀錄某次達賴喇嘛在美國舉辦「時輪金剛法會」的過程,卷首上有許多的圖片與照片,著名影星李察吉爾也有入鏡。問題是在那些圖中的唐卡,上頭所呈現的時輪金剛,是一對正在站立性交的恐怖夜叉!雖然末學懂得並不多,但總知道佛法也是需要修淨梵行。不但出家人不可行淫,而守五戒的在家人也不可邪淫(非人、非處、非時、非道)。而且守五戒只能保住人身而已,若想升天,還要行十善業道才有機會。可是眼前這個畫面,明明就是當眾在行淫呀!面對這種難以置信的畫面,當時末學所受到的震撼極大;而且之後過了一段時間,也在網路上看到喇嘛們在自助餐店買肉來吃,或是喇嘛們跟女朋友牽手逛大街的畫面(註:他們並不是偷偷地在吃肉,而是在大庭廣眾下吃肉。像是在藏密地位崇高的「卡盧仁波切」過生日,他們就是集體吃肉來慶生。)
後來在鑽研各種關於藏密的修行次第之後,也明白確定,雙身法是西藏密宗的無上根本大法。想求「即身成佛」,要靠雙身法;要修練各種手印、密法,也要靠雙身法;可以說,任何一位喇嘛與藏密學人,他們最終都是要走上這一條路的。
但問題是,藏密喇嘛們的這些行為或修行方法,明顯地完全與《楞嚴經》中世尊所開示的聖教相違。任何一位學佛人都知道,佛是不誑語、不異語、真語者、實語者,只有貢高傲慢、不解佛意的人,才會認為世尊會說出前後不一的話。然而《楞嚴經》的經文,是如此地說理清楚、條理分明,其義是如此地深奧微妙,絕非一般的世俗人所能寫成。如此說來,完全與《楞嚴經》相違的西藏密宗,不禁令人懷疑:他們真的是佛教嗎?(註:進入正覺同修會修學之後,才知道無論是《楞嚴經》、《法華經》、《心經》、《金剛經》……,世尊所說法皆以第一義諦正理貫串佛法三乘經律。若說《楞嚴經》是偽經,則等同於謗世尊所說法皆為偽法。)
縱然有人會以種種解釋來為雙身法找藉口,但無論是任何一種修行方法,總是不能違背因果定律。就像煮沙不能成飯的道理一樣,在《楞嚴經》卷六裡,世尊也明講了:
阿難!云何攝心、我名為戒?若諸世界六道眾生其心不婬,則不隨其生死相續。汝修三昧本出塵勞;婬心不除,塵不可出。縱有多智、禪定現前,如不斷婬、必墮魔道:上品魔王,中品魔民,下品魔女。彼等諸魔亦有徒眾,各各自謂成無上道;我滅度後,末法之中多此魔民,熾盛世間、廣行貪婬,為善知識,令諸眾生落愛見坑,失菩提路。汝教世人修三摩地,先斷心婬,是名先佛如來世尊第一決定清淨明誨。
是故阿難!若不斷婬修禪定者,如蒸沙石欲其成飯,經百千劫祇成熱沙;何以故?此非飯本,石沙成故。汝以婬身、求佛妙果,縱得妙悟,皆是婬根,根本成婬;輪轉三途必不能出,如來涅槃何路修證?必使婬機身心俱斷,斷性亦無,於佛菩提斯可希冀。如我此說名為佛說,不如此說,即波旬說。

然而,西藏密宗卻想要「以貪止貪」,就如在火上添油一樣,其火勢必然愈猛烈,永無止息的可能。
而且後來從宗喀巴的另一本根本作品《密宗道次第廣論》,以及藏密諸多「法王」的論續中也瞭解到,藏密的雙身法,並不是只修一次即可,而是要天天修、時時修,性交過程不可中斷的。這就好像某個吸毒的人,自說要以毒品來練定力,想要「以貪止貪」,但我們卻看著他天天吸毒、時時吸毒,究竟他的定力在何處?他又止了什麼貪?這也是不辨自明的。
又有人辯解到,藏密的雙身法,男女雙方並不是真的交合,只是陰陽相抱在練氣而已。假若真是如此,那藏密的雙身法,比起道家的小周天、大周天,在層次上又低俗太多了。
再進一步想,《佛說長阿含經》卷第二十中,記載了欲界人天眾生等淫欲之相:「閻浮提人男女交會,身身相觸以成陰陽。拘耶尼、弗于逮、鬱單曰人亦身身相觸以成陰陽。龍、金翅鳥亦身身相觸以成陰陽。阿須倫身身相近,以氣成陰陽。四天王、忉利天亦復如是。焰摩天相近以成陰陽。兜率天執手成陰陽。化自在天熟視成陰陽。他化自在天暫視成陰陽。『自上諸天無復婬欲』。」人類與畜牲等眾生,以交合射精為淫;阿修羅、第一四王天與第二忉利天以男女交形合氣為淫,第三夜摩天以相抱為淫,第四兜率天以執手為淫,第五化自在天以相笑為淫,第六他化自在天以相視為淫。也就是說,層級愈高的欲界眾生,他們相淫的行為便愈淡薄。反觀藏密的雙身法,是要與多名未成年的少女,日夜不停地雜交,再將交合過程中,二根所生之液體喝下,名之為灌頂。此種嚴重的淫貪,早已遠離天人與人間的境界了。(註:平實導師於二○○二年出版了四輯《狂密與真密》,精湛地闡述藏密的錯謬與佛法的正修要道。《狂密與真密》的內容已公開於網路上,供大眾免費下載。想瞭解佛法正訛,或者想窺破西藏密宗種種西洋鏡的學人,敬請把握值遇正法的良機!)
再論及喇嘛們吃肉的問題,總有不少人會說,西藏地區因為氣候的關係,蔬菜不易取得,故不得已而食肉。但現在網路發達,資訊流通快速,我們可以很輕易地看到,原來在西藏地區的蔬果供應,其實是非常豐富的!而且也有證據顯示,喇嘛們是在自助餐店裡點「雞腿飯」來吃,這就表示喇嘛們是在「自由意志的選擇」之下吃肉,並非環境氣候等因素逼迫而吃肉!事實上,喇嘛們吃肉的原因,就是為了能夠擁有長時間勃起的性能力,好用來修雙身法!
也有人說,喇嘛吃肉,是在超度被吃的眾生。但仔細一想,眾生最寶愛的,莫過於自己的身體;無論自己的美醜如何、高矮胖瘦、四肢健全或有缺陷,每日總會想要吃點什麼好料的,或擦點什麼保養的,來「多愛自己一點」。若是有人蓄意要殺傷自己,第一個反應也都是要抵抗或是逃離;而眾生若是被殺害,其憤怒的心情,可想而知。如果說喇嘛吃肉是在超度眾生,那麼試問喇嘛自己是否願意犧牲生命給別的喇嘛吃?如果自己都做不到了,怎能厚顏要求其他的眾生犧牲生命來布施肉身?

綜合以上所述,當時末學的心情是十分地沉重複雜,心想:難道這世上已無真正的善知識可以引領大眾深入正確的佛法?難道自己就要抱著自小就有的疑問,庸庸碌碌地過一生?
後來在某個因緣時節中,偶然發現正犀菩薩寫的《真假活佛》一書。當時看到此書名,第一個印象——直覺此書應與盧勝彥有關,因為在很多的宗教書籍之中,只有盧勝彥常常在自己的書中以「蓮生活佛」自居。拿起一看,果然如是。當時的閱讀感想是,此書內容條理分明,說理清晰,對於真佛宗在法義上的錯誤,皆提出證據明確的評論。而《真假活佛》的作者在一開始也提到,他對於三乘佛法的實證智慧,皆是受教於 平實導師。當時末學便認為,身為弟子的作者,就可以寫出如此有智慧的內容,那當師父的 平實導師一定更是不得了!
接下來又因為在調查藏密雙身法與五甘露的相關資料中,意外地在網路上閱讀到《狂密與真密》的全文電子版。記得當時是要調查「大香小香」的細節,原先以為「大香小香」是宗喀巴用來修練雙身法的「明妃」(好像後宮佳麗三千人的用法)之名,結果卻發現,「大香小香」竟然是用來製作「藏密甘露丸」的大便與小便!(註:對此吃屎飲尿的行為,世尊在《楞嚴經》中已預先破斥。詳情請見《狂密與真密》四輯。)
藉由《狂密與真密》的網頁電子版,末學才有幸拜讀 平實導師的其他鉅著:《無相念佛》、《念佛三昧修學次第》、《邪見與佛法》、《大乘無我觀》、《甘露法雨》……等。末學閱讀後的感想,就如同會中某位曾在廣論班待過數年的師兄一般。這位師兄在進入正覺前的數年間,曾詳細比對過藏密的說法與 平實導師的說法。他發現 平實導師在書中,針對藏密的外道知見所破斥的言論,全部都是真的!而 平實導師所開演的如來藏正法,的確是 釋迦世尊在三乘經典中所貫串的核心妙理,完全能夠補足師兄在他學佛過程中所產生的疑惑與空洞!
當時雖然有幸能遇到 平實導師的著作,但由於過去所接觸的因緣,以及眼見時下種種附佛外道的橫行,而且佛教界全球知名的各大山頭,全都一致指責 平實導師為「邪魔外道」,網路上排山倒海而來的非難,都說「蕭家班的都很會批評人」。一想到盧勝彥當初是靠著罵林雲起家的,所以一開始末學的戒心非常地重,就連向台北講堂請閱郵寄結緣書,也是不敢署名。在接觸 平實導師著作的一開始,末學仍是在網路上很努力地蒐集「批蕭文章」來研究。
當時的想法是:1、藏密就算是錯誤的,這也不代表正覺同修會就一定是正確的,所以還是要小心地揀擇。2、在這些反對正覺同修會的文章中,假如可以看到引經據典、說理清楚的言論,而正覺同修會又無力提出更令人信服的辯駁的話,那末學也許就不用花太多時間去瞭解正覺同修會了。

但令人感到意外的是,就當時末學所見,幾乎有九成以上的「批蕭文章」都是內容空洞的謾罵與挑釁,不但無力引用教證來證明自己的論點,甚至還有不少人只是單純地想保護自己的喇嘛上師,在自己都不瞭解雙身法的情況之下,憑著一股蠻勇,也跳下來發言加入論戰。試舉一個當時在網路上看到的典型例子,有個人這麼說:「我想問問看?……現在的人除了試管嬰兒外……哪一個人不是父母雙運而來?」但如果真的有去深入瞭解雙身法的人,就會知道,雙身法並不是指夫妻之間的行房。要修練「無上瑜伽」的雙身法,所需要的是「多位」「未成年少女」當作「耗材」,來供喇嘛們性交,而且不是做一次,是天天做、時時做、分分秒秒都要做。而已成年的女孩,無論是否已婚,也可以用來作為其他「秘法」的「耗材」。理智的人都知道,任何一個文明國家的法律,性侵未成年的幼童皆是重罪;而和有夫之婦性交,也是一樣要判刑的。
當時又在網路上看到一篇有不少人轉貼,由索達吉喇嘛所撰寫、針對 平實導師而來的《破除邪說論》。結果一看,卻發現其中有不少自相矛盾之處(當時一看就發覺有許多錯,而現在看來,錯誤更多)。略舉二例:
1、索達吉喇嘛以:「……威音王前,無師自通尚可;威音王後,無師自通則名天然外道……」,來否定 平實導師。但問題是,釋迦世尊當年捨棄外道六師,獨自在菩提樹下證悟成佛,是否索達吉也將世尊視為「天然外道」?
2、索達吉在文中又說:「……不過密宗祖師就不可同日而語了。真實證悟的密宗大德基本都有其不共的授記,並有有目共睹的弘法事業、經得起時間考驗的著作以及圓寂時的種種瑞相等可供眾人驗明他們修證水平的『證據』……」姑且先不談其「授記」是否有效,其「著作」是否經得起考驗?基本上,「有目共睹的弘法事業」與「圓寂時的種種瑞相」都是非常表相的東西;一個不造諸惡、廣修福德的外道信徒,捨壽時若是生天,也可以有種種的瑞相。以「有目共睹的弘法事業」來評判正邪的說法,說穿了,就是「官大學問大」的心態。如果可以用這些很表相的東西來評判法義正不正確,那佛教與其他的宗教又有何不同?
(編案︰以上資料引用自 http://www.bodhi-citta.org.tw/new_page_97.htm ,下載時間︰二○一○年二月二十日。)
原本預期能目睹精彩又富有深度的辯論,但看起來似乎是不太可能了,只好由自己來判斷。本來是打算先看完所有從正覺同修會請來的結緣書,由自己來決定是否要親近同修會,但在閱讀完《無相念佛》與《邪見與佛法》之後,只覺 平實導師用詞懇切,內容也十分契合 世尊在經中所說,而且不知為何,當時一見到書中所寫的「如來藏」三字,格外地感到親切,實在是讓人無法捨棄想更進一步探究的念頭。於是先將請來的《無相念佛》一書,推薦給渴求佛道數十載的父親閱讀。父親閱畢,即大哭一場,並且隨即要末學查詢近期內是否能夠報名上課。現在想起來,末學十分感謝父親的護持,由於父親的信力與決心,現在全家人都在正覺同修會中上課,共沐正法雨,成為相互扶持的同修道友。而當時在等待新班上課的期間,末學仍是繼續多方蒐集正反二方說辭,並且與三乘經典詳細比對之後,才漸漸瞭解,原來 平實導師所說的法,才是真正完全符合 世尊的教法;也逐漸地明瞭,在世人對佛經斷章取義、錯解佛法的情況之下,若沒有 平實導師與眾菩薩們不惜身命地做法義上的辨正,整個佛教界就只能不斷地墮落,也很難將佛法延續到月光菩薩出世的最後五十二年。而末學的家人,從一開始的疑慮,到現在全家皆進入正覺同修會修學,都要感謝諸佛菩薩的方便攝受,也很感激 平實導師與會中諸菩薩們的慈悲勇猛。由於諸菩薩們不忍聖教衰、不忍眾生苦,而毅然扛起救護佛子的重任,今日末學全家才有幸能熏習正法。

又由於 平實導師的慈悲,在新班開課之前,導師特地南下高雄演講《第七意識與第八意識?》——第七、八識有可能是意識嗎?父親與末學也一同前往聆聽。一開始,末學與父親走到了隔壁給老會員看演講視訊的大樓,只見當時在場的老會員,各個相貌莊嚴,行止有序。有位菩薩看我們父子倆像是新來聆聽演講的,便好心地告訴我們,隔壁另一棟大樓是留給我們的,我們可以在那裡親見 平實導師演講。於是我們父子倆便匆匆謝別菩薩,趕緊到隔壁的會場。
到達演講的會場時,只見會場裡人山人海,有不少人懷著滿臉興奮的表情在等待演講的時刻到來。猶記得在開始前,末學先去洗手間上廁所,身旁一位不知名的師兄可能真的是太高興了,正巧與末學四目相對時,那位師兄就突然對末學笑著說:「我等這個講堂成立,已經等了五年了!」
正當演講快要開始時,爸爸與末學便找了盡可能靠近講臺的位子坐下來。一開始末學還在猜測,平實導師會不會是講臺旁站立的那一位呢?還是靠近出入口的那一位呢?等到 平實導師在位子上坐定,才發現眼前這一位長得瘦小,看起來很普通、很平實的「歐吉桑」,就是能為大眾開演 釋迦世尊所傳諸多勝妙法義的大善知識!
雖然末學在演講的前幾日,有惡補一點點 平實導師的著作,但發覺 平實導師所說的,有許多都是前所未聞的法,不但分析合理,而且也清楚有序,聽得讓人不覺得疲累,只感覺演講的時間是過得如此地迅速!會後 平實導師還慈悲地開放聽眾發問,就像真金不怕火煉一般,完全無懼於任何稀奇古怪,或是來意不善的發問。末學當時也藉此難得的因緣,向 平實導師問了幾個問題;平實導師非常親切而認真的回答末學的疑問,而末學也從 平實導師的回答中,解決了許多的困惑!末學當下就決定,無論如何都要好好地安住在正覺道場中,精進修學了義正法!
現在末學進入正覺修學,已經過了三年多了。每週一次的進階班,與每週二晚上 平實導師親自講經,是末學平時忙碌生活的最大享受。平日有空閒恭讀 平實導師的法寶,若是剛好讀到能解答內心疑問之處,常常會有「應當如是!確實如是!」的喜悅。若要說「能進入正覺,是我此生中最正確的選擇」,則是一點也不誇張的!願所有有緣佛子,皆能安住在正覺宗門之下,一同親近大善知識,聞熏正法,早證菩提,同圓佛道!
末學正辰合十敬上
转自 华严圣境故人来博客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