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寄情

寄情



《我的菩提路》第三辑,吴正一菩萨的见道报告中,有这么一句话:「导师已经是年迈古稀的老人家了,我们要赶快加油啊!」心中一惊!这句话让我想起周六晚间——增上班的回放班课程:屏幕上的 平实导师充满活力,脸庞光泽红润,讲话铿锵有力,怎地转眼间将近二十年了!
如今的 导师已经七十几岁了,步屡缓慢了不少;慈祥的面容常常堆满和煦的微笑,每个人都很想亲近他却又充满了敬畏;因为他老人家为正法、为众生付出太多、太劳累了,所以讲经时常有咳嗽的现象,偶而会拿出中药粉来止咳。平实导师讲经说法前除了先至诚顶礼  释尊,上座后总是以关爱的眼神左右看看亲教师们到齐了没有?因为亲教师们非常非常的辛苦,为了学人的道业,每周必须高雄、台南、嘉义……来回奔波,像个空中飞人,不但自己出钱出力照顾学人的道业,还得经常上电视弘法。末学真是由衷敬佩 平实导师和所有的亲教师们!

虽然「老」是人之常情,但是想到 平实导师这二十几年来,为了众生的法身慧命不得不摧邪显正来复兴佛教,弘扬 世尊的了义宗门正法;但是众生无始以来,被现实生活、无明所惑,难以跟「正觉」所推广的人人本具的世出世间法相应,所以菩萨们只好善巧地迈向世间法矜恤孤贫、寒冬送暖……,让众生们深深感受正法菩萨们的慈悲不舍有情,这其间劳心劳力真不足为外人道!

纵然平实导师弘复  释尊正法已经二十几年了,我们却从来没听他老人家说过一个「累」字。慈祥的面容总是说:「就是忙啦!就是忙啦!」我实在想不出,为什么一个人可以做出这么伟大的事情!为什么智慧如此深广可以著作等身!如来藏正法如此深广胜妙,还是有很多的学人无福亲承座下修学。有时候我的内心真的很难过,多位好友在广论团体当老师,虽然末学已经尽了最大的力量,也送他们正智出版社的好书;可是他们原封不动的退回来,又能奈何?末学很赞叹郭正元菩萨,她是我的好朋友在高中任国文老师,原本在广论学习;因为她谦下无慢又有智慧,所以她愿意试着阅读末学送她的书,也赞同先进入正觉禅净班试听看看。正是货比三家不吃亏,连世间法都如此,更何况是攸关自身的法身慧命岂可等闲视之!所以在她明心破参以后,在《我为何离开广论》的小书中写了一篇文章,内容提到:

「对于正觉诚恳的呼吁,广论团体一向不正式公开响应而『低调』处理;然而,公开身为知识分子,难道连阅读、判断的勇气都没有吗?鸵鸟钻沙并不能看清真相,何妨打开正觉的书来看看;即便存心找碴,也更胜于视而不见、充耳不闻啊!无论诸方学人提出任何质疑,正觉同修会都能够依据经论中  释尊及诸大菩萨所开示的圣教正理,来诚恳地回应以释学人的疑感。」

所以修行人,一旦被错误的邪见熏习久了,要其转变原有的邪见诚非易事,除非善根深厚,可见入门起信太重要了!

《佛藏经》卷中 净戒品 之余:

「舍利弗!是十不善道中,何者罪重?」「世尊!十不善中邪见罪重。何以故?世尊!邪见者,垢常着心,心不清净。」《佛藏经》(台北:佛教正觉同修会,2013),页39

我只能在佛前祝祷,广论团体的所有学人能多思惟什么才是真正的了义正法,千万不要老是聚众研讨那一本「菩道道次第广论」,而自我感觉良好。也希望自己能更有智慧救护众生回归正道!

善知识一再开示,真正想要修学佛法,不是一直在「意识境界」中想要转染为净求得一心不乱而已,这样仍是「以第六意识为真我」,在「六识论」的架构下来修行,而广论团体正是如此,不解  佛陀出世的本怀,开示众生「八识论」的正理,说明「第八识如来藏」,才是每一个人真正的「我」。也就是说学佛要依止有实证的善知识,因为实证所得的智慧是正确解读佛经法义的关键,学人才不会在佛法大殿的门外不识「本心如来藏」,累劫虚耗生命 ,甚可哀愍!

陈正源老师在<菩萨正行第15 发心后首应亲近真善知识>开示:

「在《大乘本生心地观经》当中,佛陀就有这样的偈来说:『菩提妙果不难成,真善知识实难遇。』如果亲近了恶友,他就专门叫你行善,而不修证菩提。如果是恶友,他叫你来修学佛菩提时,却是教导给你错误的菩提,乃至恶意的笼罩你,说他有更胜妙的菩提,结果却是诽谤正法的假菩提,这样就是假名善友,不是真实善友。

也就是说:我们应当亲近受学的真正善友、真善知识,是依止真正佛菩提的根本心—如来藏来修证佛法,并且能教导学人,亲证如来藏的人,而不是只教导学人行善布施,存好心、做好事的法师、居士。

总而言之,就是为法、为众生;而发菩提心后,就应该亲近教授佛菩提道的真善知识,并且随师教诲身心履践,普修贤圣之行。」

普愿学人早日有缘进入正觉讲堂学法,一生转眼即过,有什么比亲近大善知识更重要的呢?

文章来源自 《华严圣境故人来》博客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