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论“国佛会”会长的倒掉

论“国佛会”会长的倒掉

“国佛会”会长的倒掉


来自手机:我的师父唐三藏

“国佛会”会长终于倒了。201881日,会长的爱徒状告师父强奸、性侵女弟子及其他违法违规行为,会长手忙脚乱地删贴和严重声明后。“国佛会”于815日在国家宗教等部门的参加下,开了个闭门会议,通报了“国佛会”会长尚和诚学强奸、性侵女弟子违法违规等具体情况,以及尚和诚学辞去“国佛会”会长一切职务的决议。

可惜的是,这不是尚和诚学个人的意愿,享受部级待遇,这么大的“佛官”,呼风唤雨于佛教界以及政商各界,俨然一副大师样,堂堂的,怎能辞职呢?

最后,是上面要他辞职,实在太难堪了,大局颜面何在?于是,开会的时候,他就在福州一间渺无人烟的小庙里幽幽地禁闭着,闭门思过,努力忏悔,度此残生。

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自作自受。

我早就知道尚和诚学会出事,但不知道暴风雨来得这么快,这么猛烈。

为什么呢?因为,早几年我买了一本书,是网络红人贤二出家后写的《半路出家》一书。书里说,尚和诚学在龙泉寺要他们学《菩提道次第广论》,我就知道糟糕了,好端端的一位社会杰出人才,迷惑于尚和诚学的“虚火”头衔,一头钻进了藏密双身法的废纸堆里。

这本《菩提道次第广论》是藏密的显教理论,是为双身法铺路的理论,下一部《密宗道次第广论》男女双身法实操的指南。学这些东西,会有好下场吗?

我心里隐隐作痛,果然,上帝欲使人灭亡,必先使其疯狂。尚和诚学当上了“国佛会”会长后,原来“鬼子进村”式偷偷摸摸搞双身法,就变得肆无忌惮地公开化了,一边开会一边发性骚扰短信(其实,是双身法的爱语),因为,他觉得,自己是受了双身法密灌的“上师”,女徒众嘛,私有财产,“宗喀巴”大师甚至教导我们说,妻子女儿都可受用,如果没有实体女人,畜生女(母性动物)都要征用,何况自己手握重权——我的地盘我作主。

尚和诚学究竟与多少女弟子、女信众上床合修双身法,倒不重要,佛教是以法为师、以戒为师,不是迷信破戒的“光头俗汉”。当尚和诚学修双身法的当下,他就已经失去了僧格了,已经不是僧人了,虽然他仍然穿着僧服——堂堂的“国佛会”会长。

尚和诚学修双身法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是我国历史上第一位所谓汉藏双修、男女双修的“国佛会”会长,对佛教的伤害,如毒箭攻心,从内里坏透顶了,呜呼哀哉,谁之过也?

藏密喇嘛教“无上瑜伽男女双身法”从元朝进入中原,被忽必烈封为国教开始,就对北传(又名汉传)大乘佛教如来藏正法大军压境。明朝永乐帝大量重用喇嘛为国师,喇嘛教再起高潮。清朝是喇嘛教最繁荣的朝代,不少皇帝都拜喇嘛活佛为师,为啥?——以双身法消受后宫六院三千佳丽。特别是雍正,做了人王又做法王,拜章嘉活佛为师被印证开悟,出于统治利益,用藏密双身法意识统治江南佛教大乘如来藏第八识正法,把禅宗原本以般若智慧为禅的,改为以一念不生的离念灵知意识心为禅。江南寺院的堂头大和尚必须在宫中接受他的考验,被他印证开悟后才能担任寺院方丈,于是,江南的寺院就成了以一念不生的禅七取代禅宗“无门为门、生缘处处”的如来藏开悟之道。后来又花开全国,遍及现在。大乘佛法就这样被强权扭曲然后被改造成了披着大乘佛教的外衣,实际上就是藏密喇嘛教那一套鬼把戏了。

藏密喇嘛教以意识享受遍体乐触的乐空双运男女双修法,是淫乐的最高境界,适应了凡夫的贪欲,是达赖喇嘛念兹在兹的“贪欲为道、以欲制欲”的理论在具体做爱中的实践。

三界本来就是淫欲为本,人本来就是淫欲的动物,魔王就是以淫欲来管制众生的,你作为“国佛会”的会长,修学藏密喇嘛教无上瑜伽男女双身法,修“宗喀巴”的法,也即是修“达赖喇嘛”的双身法,必定会认祖归宗,请问:你既然拜“达赖喇嘛”为师,你还认圆拙老人、弘一大师为你的师父、师祖吗?弘一大师为了弘扬律宗行苦头陀,而你却一头栽进双身法的深渊里享受性爱奢华,你还有脸昂昂地出席大会小会演讲说法吗?

想一想,也不能完全怪你,这是历史的错,这是强权的错,何况,现在佛教界大都被双身法污染了,无论“大德高僧”,还是“小德小僧”,都不知道开悟是什么,不知道大乘佛法的精髓是什么,他们的通稿就是“放下啦,别执著啦。”或者“宗大师道次第啦——下士道、中士道、上士道菩提路漫漫啦”——双身法路漫漫才是!甚至做“星云”式“讲好话、做好事、做好人”的老好人哲学,问题是——讲还讲,做还做。你还是做了双身法的“佛父”,这是你选择错误了。

还有,你是“佛教正法麻烦的制造者“——以强权抵制大乘如来藏正法,诬为邪魔外道,利用公权力来打压、箝制、驱逐、封号、屏蔽,无所不用其极。最终,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这么优秀的人才就这么倒了,而且是倒在双身法的脚下,当你担任什么藏传佛教学衔指导委员会副主任”(是唯一的汉僧)时就已经注定了。

呜呼,拿什么拯救你,拿什么拯救大乘如来藏正法?

“国佛会”会长终于倒了,倒在双身法的脚下,希望,这是一个警告式的好事,以后,不会再有人修双身法,不会又有“国佛会”的大小头目倒在双身法的脚下——做了个风流鬼;更希望,“国佛会”的头目不再步尚和诚学的后尘,做出亲者痛、仇者快,抵制、打压大乘佛教如来藏正法的傻事。

于是,我又对原“国佛会”会长尚和诚学生出一丝丝感动——倒得好。

有道是:远看道貌岸然,近看男盗女娼,原来是双身法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