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举报人贤启法师说明举报历程

举报人贤启法师说明举报历程

                           举报人贤启法师说明举报历程

诸位同学吉祥!

师父怎么能是这样的人呢?如果师父因此而倒掉,对佛教会有什么影响?龙泉寺何去何从?我这十二年追随师父,竟然是跟错人了吗?我这十二年的光阴就这样被否定了吗?未来我能去哪儿?


这些是我的痛苦之处。我只是一个想要修行的凡夫,内心有烦恼,有有恐惧。为什么会走到今天这一步?恳请同学们了解贤启的心声:


2018年1月11日,贤甲法师约我通电话,表达要么还俗、要么去其它道场。她没有讲具体原因,只是非常恐惧、紧张。我没逼她讲原因,就为她推荐了几个女众道场,同时劝她在精舍拜佛、静坐,先稳定身心。

2月6日,贤甲法师决定离开极乐寺系统。7日我们见面后,通过反复质疑,我和律师们发现:贤甲法师逻辑清晰、记忆力超常,也想不出她有什么要故意诬陷师父的动机。贤启知道,自己遇上难题了。有的同学认为,这时贤启应当第一时间联系师父,私下沟通。其实,当时贤启根本不相信师父会做这样的事情,而且因为涉及极为露骨的淫秽短信,也羞于向师父启齿,因此决定先独立调查,找出真相,然后还师父清白,也让贤甲法师心安。


首先,我们通过律师咨询了中国公安部、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移动通讯的技术负责人,他们一致回复:目前不存在伪机站和克隆卡的入侵问题;更不可能篡改实时运转和监控下的服务器;法院以移动系统存储的⼿手机信息作为有效证据。很多同学都提到手机信息的伪机站入侵问题,在此做一简单说明:伪基站入侵,只能冒充被入侵手机号给别人发短信,但不能截留别人再给被入侵手机号回复的短信——也就是说,如果是被伪基站入侵,那么贤甲回复给师父的手机号的那些短信,师父都会收手机被入侵的问题就被发现了。


因此,从一开始咨询技术部门时,他们就完全断定,这样长期的短信往复,不可能是伪基站入侵。有的同学还提到,有可能是电信部门的后台工作人员参与造假。对此,我们也早就咨询过,对方明确回复,这种可能性完全不存在:

1、如果入侵了师父的手机号,还要不被师父发现,这就意味着,要在后台24小时不间断监控师父手机收到的信息,并随时做出判断,

     决定将哪些信息截留,将哪些信息放行。这个工作量之巨大,绝不是一两个捣鬼的⼈人能够承担得了的。

2、信息安全是电信部门的生命线,早已从技术上和制度上做了充分防范。如果真的有人能够在后台服务器上动这样大的手脚,电信部门的工作早就垮了。他们还举例子说,像周永康、令计划那么大的权势,当年想改短信,都无法做到,何况其他人!到了这一步,为了还师⽗父清白,潜意识中也是为了打消自己心底深处某些不敢面对的疑虑,最后还是下定决心:通过报案调出师父手机信息,确定贤甲法师收到的信息不是师父手机发的。只要能证明师父清白,即便需要承担法律责任,贤启也在所不惜。结果却是犹如五雷轰顶,我们拿到的师父手机短信记录不但没有证明师父的清白,反而完全证实了贤甲法师的陈述!


更严重的是:

在2018年1月、2月短短两个月的短信记录中,师父同时与6位极乐寺的比丘尼进行了密集的淫秽短信交流,甚至还有让某比丘尼发800字做爱过程这样的内容!


还有可疑的是,贤丙法师在短信中明确提到,贤乙到了师父的床上,也就是说不仅是性骚扰问题,还有可能是行淫欲、破根本戒的问题!

由于师父的多重社会身份,长期在佛协,每年一半以上时间都在出差,并且经常换侍者,没有哪个侍者有可能、而且有胆量长期频繁地盗用师父手机。这一点贤启是敢绝对肯定的。

在如此残酷的事实面前,我无语、失眠……在龙泉寺的12年时光,就这样错了?从DVD组到文化部、仁爱基金会、弘宣部、客堂,那么多怀着对佛教的虔诚向往的女同学发心到极乐寺出家,我都投了赞同票,结果却是将她们送入了虎口!

这时,我想到了2017年贤佳法师对师父破坏律制的多次评论,随后手机和电脑被收缴;2018年1月30日,师父让我劝贤佳法师离开龙泉寺,到我负责的永春普济寺。那时我还对贤佳法师观过,觉得他的做法有损师父的形象,影响了龙泉寺体系的声誉;1月31日,贤耀法师因批评师父危害中国佛教被迁单。我想到了近年来那些在极乐寺剃度的沙弥尼,都没有经过2年的式叉摩尼戒,就通过戒表造假,⽽而受了比丘尼大戒。违反佛制,通过造假妄语而受大戒,直接伤害了几百位比丘尼的法身慧命啊!


我想到了2012年,文化部派几位女义工到莆田广化寺印博客书,结果某位女义工被广化寺某执事法师半诱骗、半胁迫地奸污了。我接到女义工的检举后,第一时间报告给师父。

师父却指示:让被奸污的女同学立刻离开寺院,不要再回来。而那个破了根本戒、触及刑事犯罪的某法师却未做任何处理,至今依然担任着广化寺的重要执事!


我想到了这么多年来,僧俗二众替师父回答博客留言、写各种文章发表、编辑戒律书,都是师父署名,不是明显的打妄语吗?
我想到了这么多年来,在师父的策励下,同学们出力、出汗、甚至流血、致残,奋不顾身地进行违章建设、对抗国土执法......,不都是违背“遵守国王法律”的戒律吗?

这时,师父原来在贤启心中的善知识形象彻底崩塌了,再加上长期以来在心中形成的对师父的敬畏,此时的贤启,内心对师父产生了巨大的恐惧,认为他就是末法时代穿着如来袈裟败坏佛教的魔王!


震惊之余,贤启认为最重要的是阻止师父继续伤害比丘尼,⼀一个途径是依靠僧团按戒律调查,将师父清理出龙泉寺系统;另一个途径就是向政府正式举报。虽然贤启知道僧团能够立即摆脱师⽗父的影响,启动戒律调查的希望⼏几乎为零,但还是愿意履行一下僧事僧断的常规程序。当时我在龙泉寺系统中,只在一个“京外道场负责人群”,出于惊恐的心理,贤启很担心被踢出群外,我们赶紧起草了《我们能否自清自律》,并于2月17日发出,呼吁组建戒律小组,彻底调查。

我于当日飞到北京,约见悟光、禅兴、贤健、贤然几位法师,当面介绍情况。然而,我还忽略了一个关键问题:在没有亲身接触到证据和证人的情况下,执事法师们面对这种举罪,肯定会倾向于信任师父。虽然我拿出了自以为是铁证的短信记录,但是执事法师们并没有相信我,先是纷纷质疑,然后就是不理不睬。


紧接着,师父对我的各种抹黑也陆续传来:贤启对师父观过、长期对团体不满、起魔障、被海外势力利用、被某位想做会长的大和尚利用......更为甚者,师父采取了给几位男众执事法师发淫秽短信的苦肉计,来制造自己的手机被入侵的假象——其实,这首先证实了师父的手机确实在往外发淫秽短信,因此,贤瀚法师的指控不应被漠视;其次,如果真的是别人入侵了师父的手机这么长时间,难道还不能够通过短信内容,弄清楚这些收到淫秽短信的男众执事法师的身份与性别吗?怎么会犯给男众法师发淫秽短信的低级错误呢?第三,如果是⼿手机入侵者故意败坏师父形象,那么为什么不发给师父手机通讯录上的那些⼥女领导、女记者、在家女居士呢?发给她们,岂不是破坏⼒力更大?为什么过去不发,偏偏等到贤启发出自清自律呼吁之后才发?

这些虽然是意料之中的,但还是让贤启深刻认识到:跟福智团体⼀一样,同学们长期受到依师法⾼高于一切的错误引导,导致大家在面对师⽗父可能存在的过错时,完全不敢依法观察、抉择。


为了尽快迫使师父停止对比丘尼的伤害,为了让师父少造恶业,减轻地狱果报,我决定向政府举报——求助政府彻底调查,制止伤害,清理邪师,唤醒僧团。尽管如此,我始终抱着一丝幻想:如果政府调查
证明淫秽短信另有其它原因,那将是最理想的结果!只要能找到真相、真凶,就算让我因诬告⼊入狱也是非常值得的。

不幸的是:5月31日,贤丙法师不仅再次证实了短信内容,并证实师父⾄至少在2016年就已跟多位女弟子发生性关系,早已不具备出家人的资格了。不少法师对贤启提供的证据难以置信,贤启从2月17日至今一直通过各种渠道呼吁:成立戒律小组依律调查,与被举报人(师父)进行对话,盘问核查、审议虚实。可惜都被师父拿出各种理由搪塞掉了。关于执事群里讨论中提出的一些问题,贤启分享一下自己的观点:

问题一:未经个人同意,将其个人信息公布于众,侵犯隐私权。贤启了解这里涉及到隐私权、知情权和公共利益三个概念。当涉及公共利益的时候,隐私权要为知情权让路,即法律谚语:隐私权到公共利益为止。一方面,师父作为那么多僧俗二众的精神导师以及佛协领导,政协常委,是公众人物,在过去关于他的各种正面报道误导了⼤大家,需要通过事实,让大家了解真相,还原真相;另一⽅方面,作为跟随他修学的弟子,大家也有权了解真相,了解真相,才可能如理抉择。那些犯戒、违法证据决不是他个人的,和大家别别无关的信息。


问题二:不应该背后说师父过失。贤启认为这不是过失的问题,而是破淫欲根本⼤大戒、伤害比丘尼人身及法身慧命的重大问题,师父这样的人已经没有资格做师父,我也不应当以对待师父的态度对待他。经论依据是《弥沙塞部和酰五分律》卷3:

「佛告目连:「莫说此语!所以者何?于天上天下,不见沙门、婆罗门、诸天魔梵,有能领佛徒众者。」又告目连:「世间有五种师,今皆现在:一者、戒不清净,自⾔言戒净,其诸弟⼦子如实知之,覆藏其过,以望利养;⼆二者、邪命谄曲,自⾔言正直,⽽而诸弟⼦子亦覆藏之;三者、所说不善,自⾔言善说,而诸弟⼦子叹以为善;四者、见不清净,自⾔言清净,⽽而诸弟⼦子称⾔言见净;五者、说非法律,言是法律,⽽而诸弟⼦子亦云是法。而不能使智者信受。目连!如来戒净,无有谄曲,⾔言无不善,知见清净,所说是法,智者信
受,不须弟⼦子共相称覆。」」(CBETA, T22, no. 1421, p. 18,a11-22)

问题三:师父虽然破了比丘戒的根本戒,但依然还是自己菩萨戒的师长,还提到在极特殊的情况下,因利益众生,破了比丘戒的根本戒,藏传佛教认为可以还净。贤启认为:从贤甲和贤丙法师的⼼心理感受来看:师父性侵比丘尼这个行为,是伤害众生⽽而不是利益众生,更与菩提心毫不相干,因此,既破了比丘戒的根本戒,也破了菩萨戒的根本戒,根本谈不上可以还净与否的问题。

问题四:
真相面前,有法律,有业果,有佛菩萨,有护法,不劳我们操心。的确,如果觉得与自己无关,就可以不操这份心。贤启认为自己与此事有关,且认为此事关系到数百比丘尼的法身慧命,关系到龙泉寺乃⾄至中国佛教的未来,因此,不能不去尽自己的一份责任。经论依据是《⼤大般涅槃经》卷第三:

“持法比丘亦复如是,见有破戒坏正法者,即应驱遣、呵责、举处。若善比丘见坏法者,置不呵责、驱遣、举处,当知是⼈人佛法中怨;若能驱遣、呵责、举处,是我弟⼦子,真声闻也。……‘如来先于异部经中说,有比丘畜如是等非法之物,某甲国王如法治之,驱令还俗。’若有比丘能作如是师子吼时,有破戒者闻是语已,咸共瞋恚,害是法师。是说法者,设复命终,故名持戒自利利他。以是缘故,我听国王、群臣、宰相、诸优婆塞护说法人。若有欲得护正法者,当如是学。迦叶!如是破戒不护法者名秃居士,非持戒者得如是名。”


问题五:尼众检举事情已经触犯国家法律,应交由公安机关处理。贤启认为:我们作为出家人,同时必需依戒而行:知比丘犯粗重戒,不应为之覆藏,应举罪劝谏,否则自己犯戒得罪。有人有见闻疑根向僧团举报,僧团应该受理,不应推脱、压制,否则僧团整体有罪过。何况是僧团、教团领首比丘邪见邪行,深坏佛教,岂可漠视?不如此,如何彰显佛教超越世俗的戒律精神?

问题六:动辄将师父告上法庭,会感不到圆满的善知识。在贤启看来,对于这样伤害比丘尼法身慧命,破了比丘根本大戒的“善知识”,还是离得远一些好;如果我们选择包庇、纵容、和稀泥,难道我们在未来还想再次感得这样的“善知识”吗?

问题七:首篇犯戒与否交由政府裁决,僧团只作二篇裁决。贤启认为:佛教戒律严于世俗法律;即便证据不足导致世间法无法审判,也不等于没有犯法、犯戒。

问题八:贤启也是难逃罪责。这一点,贤启经过几个月的反思早已深深承许。贤启的习气确实是不乐闻思、不善思择,只喜欢通过做事实现自己的价值。另外,在没有十足的把握下,向大众宣扬师父的“功
德”,为众多居⼠士在龙泉寺系统发心出家增加了助缘,由此对这些同学的法身慧命造成了巨大伤害!
问题九:报案对中国佛教、对龙泉寺带来负面影响。这本来也正是贤启最大的担心与痛苦之所在。但最终之所以仍然选择了报案这条路,一方面是因为自清自律呼吁发出之后,没有一位法师能够站出来响应,走投无路;另一⽅方面,贤启经过反复权衡,最后认为,对于中国佛教和龙泉寺的长远发展来说,立足佛法和佛教本位来看,揭发师父的恶行,清除中国佛教和龙泉寺身上的毒瘤,对僧团和大众才有真实、长远的利益。

问题十:师父可继续担任会长、住持,但不参与僧团管理。贤启认为:师父破了淫欲根本大戒,事实上失去了比丘身份,没有资格继续担任中国佛教协会会长。另外,他在非时食、比丘尼受戒简历造假、比丘尼护独等⽅方面,不但频频犯戒,还大说相似法,给犯戒找理由,这是对中国佛教的致命伤害。他不担任佛协会长,虽然短期内会引起震动,但长远来看,会给后来者提供反面教材,起到警策作用,避免中国佛教⾛走上毁戒的邪路。
问题十一:师父功大于过,应软着陆。贤启认为:如果大家相信师⽗父在2005年的随谈中就流露出要成为宗教领袖(详见附件《学诚法师言行点滴》),就可以推知:龙泉寺发展到今天,是僧俗二众在师
父心怀个人野心而提出的恢复汉传佛教修学体系的口号下,共同努力得到的成果。而师父破坏戒律、伤害比丘尼的恶行,才是影响龙泉寺未来发展的最严重危机。恶因种下,苦果必现,而且出现得越晚,后果就越严重,师父不可能逃得掉业果法则的惩罚,身败名裂是迟早的,软着陆是不可能的。

问题十二:如果师父犯戒违法,自然会自负因果,我们作为弟子不宜太过分。贤启所咨询的专业人士认为:如果在师父的恶行暴露于公众面前之前,龙泉寺僧团能够处理好师父的问题,那么我们就可以与师父脱钩,还可以走出自己的未来;如果龙泉寺僧团始终与师父捆绑在一起,不能自清自律,不能主动处理,那么等到师父恶行败露之日,我很担心,可能就是龙泉寺僧团及其事业给师父的恶⾏行殉葬之时——知道了真相的人们会认为,我们的眼里只有个人和小集团的利益,却没有坚持戒律、维护正法的大义,进而抛弃我们。对师父本人来说,从小出家,晨钟暮鼓,一路走来,很不容易。或许是宗教领袖的地位冲昏了自己的头脑,或许是缺乏真正的修行用功方法而降伏不了内心的淫欲烦恼,或许是误信男女双修、身心控制之类的说法而胆大妄为,无论如何,罪行已犯,主动面对,至诚忏悔,才是最好的出路。贤启认为,师父如果能够像当年中国道教协会副会长李一那样,自⼰己主动找个理由辞去在中国佛教协会以及龙泉寺、广化寺、法门寺的职务,承担责任,闭关忏悔,为下一生争取一个好一些的未来,则师父幸甚,龙泉寺幸甚,中国佛教幸甚!

希望能通过⼤大家的共同努力,帮助师父终止恶业、帮助龙泉寺正本清源!愿以此努力的功德忏悔自己因愚痴⽆无明所造下的恶业!


贤启 惭愧合十

⼆二零一八年七月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