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血祭+性侵 | 藏密恒生仁波切陈宝生被信徒声泪俱下控诉骗财骗色残暴行径

血祭+性侵 | 藏密恒生仁波切陈宝生被信徒声泪俱下控诉骗财骗色残暴行径

血祭+性侵 | 藏密恒生仁波切陈宝生被信徒声泪俱下控诉骗财骗色残暴行径一、

活佛恒生仁波切陈宝生要钱还不够 叫门徒割肉血祭




“佛教是很好的宗教,除了这个人之外,很多人信佛教都是好人,很多佛教师傅都是好人,大家不要以为这就是佛教,这不是佛教,这个是妖魔!”年逾80的前台大教授洪铁生声泪俱下,今(12日)在洛杉矶与其他3名师妹召开记者会,集体指控跟随了数十载的活佛陈宝生、法号恒生的仁波切骗财骗色,并踢爆上师各种残暴行经。


今年6月中旬,有30名声称被活佛陈宝生骗财骗色的苦主到香港湾仔警察总部报案,指控陈宝生非法传教﹑骗财骗色等。更有台湾籍女弟子控诉遭性侵长达八年,震惊台湾社会。


周三(12日)陈宝生在美国的前弟子洪铁生也联合师妹在洛杉矶记者会上控诉他的行为。侍奉了这位仁波切近20年的洪铁生夫妇更状告洛杉矶法庭,扬言向陈宝生索取赔偿。根据案情指,受害者在香港报案的受骗金额高达数千万港币,而洪铁生在美的代表律师则估计,全球信徒受骗金额恐达几千万美元。


年逾80的洪铁生先父为台大著名教授洪炎秋,他早年移民美国定居,约于30年前由天主教改为笃信佛教。他表示,20年前经佛教朋友介绍下认识了陈宝生,当时陈宝生想在美国找寻健康产品,于是洪老先生就介绍了一个自然疗法的专家。他说,自己因此不慎成了「帮凶」,帮陈宝生穿针引线生产所谓可以治疗癌症的药品,但其实药品只是中药红景天制的药丸。他控诉,陈宝生向信徒高价出售药品,导致他们延迟真正治疗最终离世。


此外,洪先生控诉,20年来每次陈宝生来洛杉矶,只会提前2日通知,他便要从自己工作岗位离开,去替活佛洗两部车,加满油,然后开去机场接他。此外,还要替活佛擦皮鞋﹑清理房子以及处理所有账目,并出钱替他缴付各种杂费;妻子则需提前去买菜做饭,然后送去给活佛享用。他痛诉,最令他难过的,是有一次送活佛到机场前,当时已经年近80的他跌倒在地上,右眼附近被水泥地擦伤,但活佛视若无睹,继续差遣他做司机。他表示,多年来出钱出力沦为牛马侍奉上师,但活佛一点慈悲的心也没有,不理他年事已高不良于行,于是在2015年底跟活佛断绝来往。


洪先生续指,断绝来往后才从其他弟子口中听到更多陈宝生的恶行。记者会上,亦有3位特地从中国前来「将活佛恶性公诸于世」的前弟子,她们均已在香港报案。来自山东青岛的胡克芳表示,第一次与陈宝生在香港见面,「活佛」就恐吓她家中会有人出大灾难,叫她要待奉1000万人民币才可消灾,又以「传授财富大法」为名义,教她发财的方法,又骗去胡女士40多万美金。


胡女士再控诉,陈宝生夫妇去法国时,要求学生凑钱让他买城堡﹑买奔驰,另外更要胡女士做牛做马服待他们,出钱买要价2万欧元的限量版服装。她表示,为了满足活佛的需求,甚至卖房子套现,6年内奉上近300万美元。


另一位受害人是来自佛山的张萍。她表示,跟随了活佛10年,亲眼见过一名60岁的老妇将所有财产统统奉给上师,但陈宝生仍然觉得她奉献不够,鼓吹她奉上自己的肉,最后老妇将小腿的肉割下来奉上,整件事触目惊心。她更控诉见证陈宝生以汶川地震募捐为名,要弟子认购他品牌的净水机,2日就筹到近百万人民币,但最后钱并没有捐出去,反而流入自己口袋,供其过奢侈生活


记者会上,也播出已在香港报警的台湾女子王秋蓉指控陈宝生下药性侵,以及过去8年陈宝生多次以虚假借口要求与她发生性行为的录像片段。负责在洛杉矶为洪老先生提告的刘龙珠律师表示,凭手上证据可以控陈宝生5宗罪,包括非法行医导致他人死亡﹑非法传销并披着宗教外衣行骗﹑非法敛财及洗脑﹑骗色及奸淫妇女,及诈骗救灾善款


据这些前弟子指控,台湾籍的陈宝生现年62岁,但对外自称82岁,号称藏密八大活佛之一,法号为恒生,台湾称恒生仁波切。他在世界各地教徒人数过万。据受害人称,他生活极尽奢华,出入坐头等舱及名车,在香港﹑台湾﹑美国均有置产,不少更是信徒替他「买单」,身上的衣服昂贵,几乎只穿一次就不会再穿,去到世界各地都要大快朵颐,经常喝酒、吃活体海鲜。他拥有香港永久性居民身份证,活跃于中港台﹑美国及泰国等,目前被中国警方及香港警方通缉。(张紫茵/洛杉矶报导)
发稿时间:08:21
更新时间:17:57

二、台湾女子王嘉蓉被恒生仁波切陈宝生精神控制后性侵8年手稿曝光






大家好,我是王嘉蓉(本名是王秋蓉,因为认识的人都叫我的别名,所以才写上王嘉蓉),在我要揭发所谓的恒生仁波且(其实是一个奸商骗子陈宝生)之前,我要先跟大家说几句,作为一个存证。


本来我是想先爆料他的老婆陈饶真真的,但后来想想陈饶真真也是受陈宝生凌辱的,真正的色狼骗子是陈宝生,所以还是让大家看看陈宝生的事吧。


这么多年来,有很多师兄师姐都认识我,我并没有听到陈宝生让人说我的坏话,但是,一旦我揭发了他,人们知道了他是一个人面兽心的色狼骗子以后,他必然狗急跳墙,不仅用尽各种方法诽谤污蔑我,甚至我的生命都有危险,因为他本身就是这样残忍毒辣的恶魔,为了掩盖自己的真实面目,会不择手段的。比如美玲师姐是一个非常善良的好人,陈宝生也曾经说美玲师姐很好,但是,美玲师姐曾一度反感他的邪恶,劝他为善,他就开始报复美玲师姐,对我说美玲师姐不是好人,烂得很,梅毒第三期,子宫都切除了,等等。美玲师姐只是劝他改恶向善,他都如此报复,更何况我揭发了他,他是不会放过我的,一定会连同他的诈骗集团疯狂污蔑打击报复我。


到今天为止,陈宝生还没有开始行动,因为我的揭发虽然写好了,但还没有发出去,一旦把我的揭发发出,你们大家等着看吧,一定会是对我铺天盖地的谩骂。这样有报复心的人是圣人吗?能带领你们修学三藏、回归本源吗?

为了保护我的生命安全,所以我写了以上这一份说明,这一份说明是在为报纸采访之前写好的。

陈宝生(恒生活佛)是个大色狼、大骗子,用不法手段诱奸了我


我要控诉陈宝生(恒生)他是个色狼、大流氓,他威胁、侵占我,让我陷入痛苦黑暗的悲惨世界,原本我有自己很有前途的事业,他让他的弟子手下、师姐们来游说我,要我放下我的事业到他的身边来。


在他那里我活生生的看到陈宝生和陈饶真真,不但不是一个真正的佛教徒,甚至连一个好人都谈不上。


自从2009年10月份下旬左右,饶真真和别的男人出轨离家后,那时我们台北坛场已搬到台中,当时我在台北还有一个小公寓,有一天(2009年12月上旬),陈宝生就突然打了电话给我,知道我只有一个人在家,就说要来我家楼下接我,那时大概晚上7、8点的时候。结果我上了陈宝生的车,他就开车在台北市一直绕一直绕,当时我根本不敢多问一句要去哪里?(因为他是上师,我是弟子)后来绕了很久,他就把车直接开到内湖的“薇阁汽车旅馆”,进了门之后,陈宝生从他的公文包里拿出来一瓶威士忌,倒了两杯酒,当时我并不敢吱声,他拿了一杯给我,要我尝尝,我小试了一口,随后他又从公文包里拿出一瓶透明的液体,加了几滴后又要我试试有什么不一样的味道,我试了一口,告诉他有些许的苦,之后他要我喝完,但那杯确实有些许的多,喝了两大口还喝不完,但还是勉强的喝了。


过了几分钟后,我觉得身上热热的,有点觉得兴奋,越来越控制不了,他就说晚上就睡着这吧,我不敢说不,随后他就把我拉进来怀里,脸靠近我,亲了我,而且告诉我:我是他的法眷属,如果我不和他在一起,我就会短命死的。

并告诉我饶真真已经走了,他不会再要这个烂女人,他要扶我上来和我在一起,让我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过着呼风唤雨的逍遥日子,他说饶真真背叛了他,他要和饶真真离婚,如果我愿意跟他,他会和我结婚的,但我跟他说,我当时有男友,你也知道的。


陈宝生要我和男友分开,我很痛苦,我刚从澳门回来不久,我们已经讨论了要结婚的事。


马上,陈宝生脸色一变并且很严厉的说:“我要你和我在一起,你如果不答应,我就让SAM(我男友)消失在这世界上,而且你可以看到他先变成残废,你要不要试试看。”


我一听非常惊恐,只能一直哭一直哭,流泪点头答应他的要求,他拍拍我,要我去冲冲洗洗,准备休息了,我边冲边哭,当我冲完澡走到他床边的时候,他一手把我拉上床,并解开我的浴巾(因为喝了有加料的酒,所以昏沉的被他拉了上去)。



接下来他亲了我的嘴,舌头伸入我的嘴里饥渴的不停翻搅,当时我的酒里有下药,所以全身无力,只能任由他上下其手。


他一路饥饿的从我的脸一直亲到了脖子,来到我的胸前,一口咬上了我的胸部,边吸边咬,并用力的揉捏我,那时我喝了他的酒兴奋头昏,我已经无能为力了,我难过的狠狠在他的肩膀上咬了一口,但他更兴奋了,之后他一手搂着我,一手……太可怕了。


在他满足了他的兽性之后,他无力的躺在我的身边,他说:我做梦都想坐在你肚子上,太舒服,真是太舒服了。我除了痛哭流涕以外,我说不出一句话来。

我很痛苦,我痛恨我自己,我恨他为什么选中我?


陈宝生,他这个表里不一的色狼,他为什么要选我?我恨他。早上醒来,他送我回家,要我回去东西整整,要带我下去台中。接下来两天,他带我去投宿在高速公路下的汽车旅馆。那几天,我男友都有打电话来问我好吗?关心我,但我也什么都不能说,我怕他生命会有危险或惨遭不测。那时候陈宝生都在我的身边,我怕我和男友多说几句会忍不住哭出来,所以就都匆匆的挂了电话。


随后,陈宝生强行要我发一封信息给我男友,说我要和他分手,当我男友收到讯息后很急,一直打电话来,最后我把电话关了。隔天,我男友飞来了台湾,四处寻我,我避不见面,他又来了台中,求见了陈宝生,陈宝生告诉他:你们的事我无法管,嘉容不愿见你一定有她的原因,或许过一阵子她就会和你联络。所以就这样和男友断了来往,为了确保他的平安。


在这些日子里多少次往返台北、台中,他都会开车带着我,前一晚我们都会投宿在汽车旅馆里,有些旅馆里有水池,他就会要我和他一起进到水池里做那些事。他喜欢摧残我,看我受不了的表情,他觉得好有优越感,他说:征服驾驭女人是一种能力和快感……


但我已无从选择,我已经回不去男友身边了,我恨他。


我真的好恨他,虽然我不是什么黄花大闺女,但我的事业和我的人生就葬送在这个大骗子、大色狼的手里。


在这期间(2009年底饶真真走后,一直到2013年12月),他也一直跟我保证,他一定要和饶真真离婚,然后把我带在身边,让大家都崇拜我,然后再找适当的时机,把饶真真彻底的解决了。

(这是2013年底~2014年7、8月的对话,饶真真已成功复位)


我告诉他:要离就现在离,我不想再拖下去,我的青春拖不起。
陈宝生说:现在还不行,饶真真对他身边的弟子了如指掌,很清楚弟子们都帮他做了些什么。
他说:这些都是他的法眷属,如果被饶真真揭发出来,就坏大事了。


我问陈宝生:为什么还有其他法眷属?
陈宝生笑笑的安慰我说:你放心,你是我心中最亲排名第一的法眷属。
我问陈宝生:我是第一,那第二、第三……又是谁?
陈宝生说了:当然是古雪莹、美玲、王美英、宋爽这些。
我又问陈宝生:你为什么这么多法眷属?你和她们都有关系吗?这像我们这样的关系吗?
陈宝生马上回答:你在想什么?我不会这样做的,她们根本不够格,我只会和你在一起,和你有这样的关系。


他又说了:我要经营事业,没有人帮忙怎么做?没有人帮着找人、没有人护法,事业要怎么经营下去……法眷属有两种,你是我身边最亲爱的法眷属,她们是没资格的,林灿利也是我的法眷属,但是做护法和杂事就是他的工作。
陈宝生又接着说:我也已经有向她提出离婚的事,但只要一提,她就和我打架,你看这些伤,都是她弄的。
确实我常看到陈宝生身上、脖子、领口、手臂上,常常有抓伤出血,渗血水、还没有结痂的痕迹。


陈宝生说:这些我都不怕,我怕的是人言可畏。她说了,如果不对她好一点,她就要召集新闻媒体开记者会,她说要曝光我所有违法犯罪和伤害道德风俗的事,还特别交待不会放过嘉容,要让嘉容死的很难看。
他说:如果这样,这一切就完了,我的事业也会完蛋,就算到时候跟你真的结婚,你也不会幸福快乐,因为经济就是个问题,我是希望能给你幸福快乐的日子,怎能让你跟我一起受苦呢?


他这么一说,我又相信了他,一年又一年被他摧残、淫辱、欺骗,在这些日子里,他要我用我弟弟的名字买了一个小公寓(房子是2012年中旬买的),让我住在里面,但不准我和同学往来联系,也不准我有机会让同学看到或知道,我就这样过了好多年。


只有美玲师姐,我很感谢她关怀我,我和她往来并不敢让陈宝生知道,但陈宝生终究还是知道了。
陈宝生对我说:美玲不是个好人,她的嘴巴关不住,不可以对她讲真话,不可以让她知道,她如果把你我的关系说给邱先生听,邱先生如果爆料了,这会是爆炸性的头版新闻。你如果不听话,我会用神通看到你在想什么、干什么。你如果敢对我不忠诚,我就会对你不客气。


这样的日子,我除了伤心、悲哀还有惧怕,每天关在家里就是哭,把眼睛和身体都哭坏了。
美玲师姐知道我身体不好,便常常关心我,要我不要太悲伤。今年过年,我身上真的没有钱了,我好想到坛场自杀,让同学们看见我的痛苦,美玲师姐再次劝我、安慰我,并给了我30万元台币,要我先安住自己、照顾好自己,我当下痛哭,我很谢谢美玲师姐的帮助和慈悲的关怀我。


我要做这里发誓,我所叙述(指控)我和色狼陈宝生所发生的一切,他对我的兽行、玩弄、糟蹋、欺骗都是事实,如果我造假编造他陈宝生,我愿堕地狱,永无出期。


期间,他不只一次告诉我:只要让他发现我和其他男人有往来、不听他的话,他会一辈子都让我别想离开那屋子,而且,他要我每天都给他讯息,要用最亲密的语言和行为表态,让他看了能身心得到满足和快乐。


如果我发给他的讯息,没有让他觉得亲密和快感,他就会让我痛苦,还时常检查我的手机,看看我有没有和其他人密集联系往来,并删除他发给我的亲密、暧昧言语的讯息。我只要想到陈宝生他说的话、对我做的事,我就难过、悲伤、惧怕。


他知道我了解他很多事,我害怕他会杀人灭口,所以我趁陈宝生这次不在台湾的时间逃离了住的地方,但我非常担心他对我的家人、父母、弟弟、妹妹下毒手,也怕他会放火烧了我们家的房子。(因为他说过要对付叛徒,烧他房子太容易了,我问他怎么容易,他说这门缝边洒点汽油,再把长绳泡汽油里弄湿,再拉开接着门缝,到远处点火,不就行了,然后人再离开,不就神鬼不知了。)


这些话,我不知道他是说真的还是假的玩笑话,但我却怕他真的这样对付我的家人。


另外,我要提醒大家,大家要清醒了,很多有钱人都被他诈骗了,还以为他是有神通的圣者,其实他是个大骗子,他根本没有神通。


陈宝生和陈饶真真是一丘之貉,男的骗财骗色,女的饱暖思淫欲出轨找男人,还装出一副圣洁的样子,他们(陈宝生、陈饶真真)都是骗子、大骗子。
我用血泪泣诉:


2009年12月是我被陈宝生打入人间地狱人生痛苦的开始,我希望公开这一切,为保我和家人的安全,如果我遭遇不测,请大家为我讨回公道,也请警方保障我和我的家人生命安全。
2017年5月30日

王嘉蓉 亲笔


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176eaeb2f0102xq3d.html






























——————————————————————

西藏密教——是后期佛教而杂糅了多种民间信仰(印度性力教、西藏黑教(苯教)),又借用佛教名相的包装,改换门面、重新开业,以抽象的理论及复杂的仪轨,一层又一层的装饰,显现了曼荼罗的华丽炫耀,让人目不暇接,然而它的核心却可一言以蔽之曰:双身淫乐(男女杂交)法——也就是来自原始崇拜的“生殖器”思维法,只是抽离了“生殖”的功能,而纯化为“性欲”之享乐;又透过自我暗示的幻想,把性交的本能(生殖)与享受(贪爱),玄想为出生明空之智慧及宇宙之大能,乃至于因此成佛。说穿了,不外乎男性“阳具自恋”的身淫(实体)与意淫(想象)而一以贯之;女性则被局部器官化为“淫具”、沦为“性奴”,虽美其名为“佛母、明妃、实体手印”,其实是性欲祭坛上的供品。


喇嘛教「无上瑜伽」之实质内涵为「赞叹淫欲、破佛律仪」,却自言成无上道之果报,此为魔民,必将堕无间地狱。故于此呼吁喇嘛教之徒众们早日清醒,应以世尊三宝为皈依,莫信外道喇嘛教上师之言,否则欲求无上佛道,却落得无间地狱下场,不亦惨乎!


《楞严经》卷九,佛云:“阿难当知:是十种魔于末世时,在我法中出家修道,或附人体,或自现形,皆言已成正遍知觉;赞叹婬欲,破佛律仪;先恶魔师与魔弟子婬婬相传,如是邪精魅其心腑,近则九生,多踰百世;令真修行总为魔眷,命终之后毕为魔民,失正遍知,堕无间狱。”


不论喇嘛们宣称的是“无上瑜伽、大乐光明、大手印、大圆满、乐空双运”等,最终都是要与美貌女信徒——性交的“双身法”。






[ 本帖最后由 白冰冰 于 2017-7-14 11:47 编辑 ]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