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捐赠器官者须知

捐赠器官者须知

有关 捐赠人体或器官
   
摘录于正光老师:"将佛法世俗化、浅化的证严法师(七)

      
六、证严法师的其他错误知见罄竹难书

   ……。

首先谈器官捐赠:

证严法师在《生死皆自在》第三一八页~三一九页云:「人往生后,六识已不起作用,只存第七、八意识。假如捐赠大体或器官是出于亡者自愿,那么为了医学上的需要而为亡者身躯做处理时,亡者的意识不会觉得难过,肉体上也不会感到痛苦。甚至处理的人也可以一边这么说:『你的肝可以救人、你的胃也可以救人……』让亡者的意识更增欢喜。


  假若捐赠大体或器官不是出于自愿,那么处理过程中,他多少会有所挣扎,因为人最执着的就是自己的身体,哪怕是死了之后,还是同样的执着。当然愿力会提升意识,自愿捐赠大体或器官的人,在往生之后,就会因为自己的愿望圆满而心生欢喜。」


正光辨正:当吾人刚断气,呼吸心跳停止(初死位)的时候,今生的记忆将转至第八识中,导致业镜现前,如同电影片播放一样,由上而下一格一格快速的出现。每一格所造之业,或善业、或恶业、或净业、或不净业,都能清楚了知,接着就进入真正死亡的阶位(唯识学称为正死位),这时第八识开始舍身;而第八识舍身有五种,如前所说;

  其中第四种:若是造诸恶业罪不及地狱业者之死亡,在死前及正死位方有四大分离种种痛苦发生。一般而言,这些造诸恶业罪不及地狱者,在刚死亡没多久,约三~四小时以内,意识仍然存在,于息脉已断三~四小时之后才断灭,如前所说。

  又因为亡者生前曾签署器官捐赠卡,同意于死后捐赠器官,因此医生通常于器官捐赠者死后就会尽快进行器官移植手术,以免因为器官捐赠者死后时间太久,导致器官败坏而无法移植,所以器官移植手术通常在器官捐赠者死后二十分钟内就开始始进行,也就是说,在器官捐赠者意识尚未完全断灭前就开始进行器官移植手术。

  由于器官捐赠者初死时意识觉知心尚未断灭,医师也未使用任何麻醉剂就动刀,此时犹如生人在未使用麻醉剂的状况下动刀一样,是非常痛苦的,但是他却无法表示任何感受痛苦的意思,是极为痛苦的,那时将会心生怨恨,痛恨自己被骗了。

  试想生前不小心被针刺了一下,尚且呼天抢地,更何况器官捐赠者在无任何麻醉之情况下,而在身上开刀割除各种器官,其剧痛难耐可想而知;因剧痛难耐的缘故,生起大瞋,可能下堕三恶道中。由于器官捐赠是大善行,理应往生善道才是,其结果却因被骗而生瞋怨、下堕三恶道中,岂不冤枉哉!


  有人会问:「凭什么道理,因为器官捐赠之大善行,却导致死后堕三恶道中?」在回答之前,先看看证严法师怎么说。证严法师在:《清净的智慧》第五十九页云:「(有人问:)佛教教人往生后,需要二十四小时助念不可移动。而如果发愿死后将躯体捐出,是否不得往生善处?

(证严法师答:)死后将躯体捐出,乃生命的延续。佛陀曾曰:『头目脑髓悉施人』,绝对没有一个救人的人还下堕地狱的,今天的科学证明了二千多年前,佛陀的正知正觉。」此中分三点说明。第一点说明头目脑髓悉施人的真正含意,第二点说明刚死的时候,第八识渐渐舍身的原理,第三点,举医学真实例子来说明,证明在刚死的人身上动刀非常剧痛的原因。


第一点,证严法师举:「佛陀曾曰:『头目脑髓悉施人』,绝对没有一个救人的人还下堕地狱的」,来证明自己说法是对的,却不知道她自己是断章取义而违背 佛的开示,何以故? 佛在《大宝积经》卷九十如是开示:「在家菩萨住于慈愍不恼害心应修二施,何者为二?一者法施、二者财施。出家菩萨应修四施,何等为四?一者笔施、二者墨施、三者经本施、四者说法施。无生法忍菩萨应住三施,何等为三?所谓王位布施、妻子布施、头目支分悉皆布施,如是施者名为大施,名极妙施。」(CBETA, T11, no. 310, p. 515, c2-8),

经中已明言:唯有无生法忍菩萨(正光案:指初地以上菩萨,不论出家菩萨或在家菩萨)可以作头目支分之布施,而这种布施, 佛说为大施、极妙施,非是无生法忍菩萨以下之出家菩萨或在家菩萨所能作得到的。

又 佛开示在家菩萨财施有二种,分为外财(指财物等布施)及内财布施(尤指为护持正法而牺牲身命,如《大涅槃经》卷三所说,有德国王护持觉德比丘正法,与破戒诸恶比丘战斗,身被刀剑箭槊等,体无完肤,死后往生阿閦佛国作声闻第一弟子),在家菩萨应以外财布施为主,护持出家菩萨弘扬正法,必要时,得以牺牲身命内财而使 佛的正法能够延续下去。

  由上可知,头目脑髓悉施人之布施,是初地开始的菩萨为了成就佛道所做的内财布施,并非是未入地的出家、在家菩萨或凡夫所做的布施;而在家菩萨应以外财布施为主,必要时才以身命来护持正法。从这段经文的真意,反观证严法师说法,完全不如法,反而误导众生做器官捐赠,因一时善念而下堕三恶道。假使她想劝导众生施舍器官,应该有保护布施器官者的措施,然后才可以大力劝导。


第二点,《瑜伽师地论》卷一云:「又将终时,作恶业者,识〔指第八识〕于所依〔指色身〕,从上分舍,即从上分,冷触随起,如此渐舍,乃至心处。造善业者,识于所依,从下分舍,即从下分,冷触随起,如此渐舍,乃至心处。当知后识,唯心处舍,从此冷触,遍满所依。」(CBETA, T30, no. 1579, p. 282, a7-12),

经文已明白告诉我们:除造大恶业及生天者除外,一般而言,第八识是渐渐舍身的,非一时顿舍;随其舍身之处,冷触便起。既然息脉断后,会在身上有冷触开始现起于身上定点而渐渐扩散到全身,就表示意识觉知心仍然在领受触觉,尚未完全断灭,所以才知道冷触;

一直到三~四小时左右,意识断灭了,乃至第八识完全舍身完毕,冷触才遍满整个身体,名为死透。从这里就可以告诉我们三件事实:

一者,息脉断了、进入正死位时,意识仍然有觉知与分别,非无觉知与分别,因此在未做任何麻醉保护措施之下,随即在器官捐赠者身上动刀,亡者必定剧痛难耐;因为难耐的关系,必生大瞋、大恨而导致随念受报,下堕三恶道;因为此时的意识觉知心恶念极重,念既极重,则必随念受报。


  二者,在亡者意识觉知心仍在的时候,为其往生助念才有用处,因为可以在大众助念之下,使亡者对 阿弥陀佛产生信心,因专心摄念的缘故而乐于往生。如果意识已经灭了,这时为其助念,因亡者已无意识了知,不能摄心念佛,助益不大。而且,慈济的信众既然不信有极乐世界、 阿弥陀佛,助念也就没有意义了。


  三者,西元二○○一年某报报导:「国内每年有数名死刑犯在行刑前,签下器官捐赠同意卡,捐出堪用器官遗爱他人,但是□□□学会□□□(姑隐其名)今天在一项器官捐赠的座谈会中严词说,他说,枪决后脑部中弹的死刑犯根本还没死,死刑犯的脑干完好无缺,即使不用呼吸器也能自行呼吸,只能算是一个脑部中枪的重伤患,根本不符合严格的脑死判定标准,严重违反医学伦理, 『在未完全脑死的人身上动刀,那种痛,绝非外人所能想像!』」

从报导当中可以证明,脑部中弹的人,脑干完好无缺,即使不用呼吸器也能自行呼吸,依唯识正理而言,表示这个人还活着,第八识尚未舍身。既然第八识尚未舍身,而又仍有呼吸,他的意识觉知心仍有可能存在,并未断灭,因此在意识尚未断灭之前,于死刑者身上动刀,仍有痛觉,就如上面所说:「那种痛,绝非外人所能想像!」


  综合上面所说,头目脑髓悉施人之布施,是三地满心以上菩萨所作的布施,一般人于死后三~四小时左右,意识仍然存在,仍有知觉,只是在三~四小时以后意识就断灭了。由于器官捐赠者不知道在死后三~四小时内,意识尚未完全断灭,故在没有任何麻醉的情况下,于亡者身上动刀,将会造成器官捐赠者极度疼痛,而且那种痛绝对是剧痛,绝非外人所能想像!唯有器官捐赠者自己才知道,可惜器官捐赠者已经无法动弹,已经无法透过身根来表达自己的意思了。因为剧痛难耐的结果,必定生起大瞋大怨,导致器官捐赠者堕落三恶道中。

  试想:生前一念之善行,却导致死后堕三恶道中。如此果报,何其冤枉哉!然此中道理,唯有透过佛菩萨的开示及透过善知识教导、自己整理思维才能了知,非是不懂佛法的证严法师所能知道。由于证严法师不懂佛法,不知初死者意识尚存的道理,却在没有保护措施的情况下,大力鼓励信徒做器官捐赠,并说之为:「绝对没有一个救人的人还下堕地狱」,其结果,将导致有情器官捐赠之大善行,因剧痛难耐生瞋而下堕三恶道,何其冤枉哉!


  以上所说,基于经、论的开示以及世间医学知见如实而说,并非为反对而反对,只是想要对捐赠器官的善心人士加以保护。因此正光在此对器官捐赠者提出如下建议,请你(妳)在签下器官捐赠前先作思量及自我保护之后,才正式捐赠器官:


一者,如果你(妳)本身有四禅八定具足的证量(须符合经典所说的证境才算数,不是依自己的错解来认定),而且已经断了我见,正光绝对支持你(妳)器官捐赠,而且随喜赞叹言:「真是舍内财的菩萨啊!」

何以故?四禅中息脉俱断故,舍念清净故,可以提前舍离色身故,所以不会受彼恶劣境界影响生瞋而下堕三恶道故。不过要进入四禅舍念清净定中再进一步舍弃色身,也需要五~十分钟时间才能进入及舍身,因此应该避免在这段时间内让医生为你做器官捐赠的手术。


  二者,如果你(妳)没有四禅八定的自我舍身功夫,且执意效法舍内财菩萨行,请记得在器官捐赠卡上注明:应于死亡前五至十分钟,施打麻醉剂作全身麻醉,待麻醉剂发生作用后,方可动刀。何以故?死亡前施打麻醉剂,纵然动刀割除器官,意识已断灭而无痛觉,因此不会有剧痛难耐、生瞋而下堕三恶道之事发生。

  不过医生肯不肯在你(妳)死前施打麻醉剂才做器官捐赠手术,值得商榷;因为医生会认为没有必要,多此一举;也会因为死亡时间的预测极为困难,而放弃了全身麻醉的保护措施。 如果万一来不及施打全身麻醉的剂量就死亡而进行器官移植的话,正光还是会赞叹你(妳)舍内财的菩萨行,不过话说回来:那时千万不要因为剧痛而生起瞋恨心,记得忍受剧痛而保持正念,保持你的功德而受来世大福报。


三者,如果你(妳)本身未断我见又没有四禅八定,又不知道该怎么办是好,又无法保证死前会被施打麻醉针,建议你(妳)打消此念头,以免无知而生瞋,死后下堕三恶道中。 如果你(妳)已经签下器官捐赠卡,现在注销还来得及。


四者,由于生命无常的缘故,请事先与家人沟通死后之处理,避免家人在不知情之下,擅自为你(妳)「死后」器官捐赠,使你(妳)因为器官割除产生剧痛难耐及生瞋而下堕三恶道中。


五者,虽然未到舍命的时节,但是可以先表示想要舍身,请医师施打重量的麻醉剂而致死亡(法律问题,此处不谈),十分钟后就可以进行器官捐赠转移了;那时意识灭了,动刀施行捐赠手术时都不痛苦,也可以完成布施内财的大功德。以上是捐赠器官的大善人们应该自我保护的地方,也是证严法师对于捐赠器官的大善人们,应该加以保护的地方。

TOP

关于“捐赠人体器官”

平实导师于多部法宝著作中提及,悲心切切,关照再三。

如在《心经密意》中言道:


我们所接触到的六尘,是如来藏所产生的法,而见闻觉知的心是六识心,只要五根坏了—五胜义根的头脑大部份坏了,你就死定了,见闻觉知的心就永远消灭了。

可见,见闻觉知的心,是依你的胜义根作为助缘而存在的啊!所以在医学上会作这样的判定:脑死就是死人。

但是这个判定还有疑问,因为脑死还是常有误判的时候,所以脑死的很多种况,是医学家所不知道的,只有亲证道种智的菩萨们才能知道。

脑死,有些植物人并不是完全的脑死,他的见闻觉知的心都还存在,都能领受色声香味触等五尘,只是掌管行动的部份,不管是眨眼皮还是手脚的动转——也就是说掌管行动部份的操控系统坏掉了——不能表示意思。

  如果是这种植物人,你就把他判定是脑死,当医生开始把他开膛破肚,作器官移植的时候,他是很痛苦的;

所以这时候将他判为死人,而作器官移植的话,那就是杀人。所以有的外科医生会成为杀人者,但他不是故意的,只是他还没有道种智的智慧去判断罢了。

所以,是不是真正的脑死?也要有道种智,才能够完全正确的判断。


[ 本帖最后由 白冰冰 于 2009-1-11 16:39 编辑 ]

TOP

平实导师在《优婆塞戒经讲记》第六辑又言道:

如果你们有亲朋好友在慈济签了器官遗赠书,请他们务必附带一条:“要割器官以前,要在心藏停止前五分钟先打麻醉针,做全身麻醉。”

不然到时候息胍停止了,可是意识觉知心还在,那时疼痛难忍而生气起来,心中大声诅咒天地,诅咒证严法师及施刀的医师,瞋心大发而下墮恶道,可别怨我知道内情而没有先说。

我现在把话先讲在前头,诸位要是有亲朋好友签了同意书的话,请告诉他们,救救他们;免得到那时医生说他脑死了,其实意识都还很清醒,然后就被活生生的开割,没有麻醉的开刀,无比的痛苦啊!但那时色身都无法动,无当表示意见,就只好怨天尤人:生起大瞋而怨怪诅咒证严及操刀的医师,然后就下墮三塗,真是冤枉。


所以请大家千万要救他们,

请“大家一起来救大家”。

TOP

平实导师在《优婆塞戒经讲记》第七辑又言及道:

“若命山尽”,就是说觉知心已经不存在了。觉知心如果还在,就有可能復活;所以有人息脉停了以后,医生宣布死亡;因为西医常常会把众生物化了,他们认为呼吸、心跳停了就是死亡,就不再当作是人了!

我们不这样认为:呼吸、心跳停了,意根与意识都还暂时存在,只是不能对人反应罢了!觉知心只要还在,他随时都可能復活;所以有人说某人死了又復活,其实往往不是死,只是很深的接近死亡的闷绝。

所以如果有人呼吸、心跳停了,医师要帮他做口器官移植,手术刀下手就直接割除了,其实仍是杀人,因为“其命馀殘有一念在”,意思是当事人还没有真正死亡,觉知心仍在领受痛触,只是不能表示他心中的意思而已。

TOP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