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喇嘛们,你怎么忍心践踏藏民的虔诚?!

喇嘛们,你怎么忍心践踏藏民的虔诚?!





          信仰,是最难下论断的事情,宗教领域的复杂性让忙碌的世间人很难了解到真相。但是,做为良善的公民,不论您和我,是否有宗教信仰,也不论您和我,是否是无神论者,当我们看到虔诚的佛教徒,我们心中总是会生起一分同情和尊重。

九华山丶普陀山,那一步一叩头的虔诚,感动多少人的心!不管他们的愿是什麽,我们只是从旁边看着,就仿佛可以感受到他们内心的苦,他们渴望诸佛菩萨予以救助的迫切的心。这一份赤诚,未必是为自己,可能是为了家中深受病苦丶生不如死的眷属,可能是为了远方亲人的平安,可能是为了已经离去的眷属有个好去处。只用看的,就知道他们心里苦,很苦,更知道他们渴望佛菩萨的神力。仿佛有种磁场,在感染路过的人。
   
曾经,老师在课堂上播放藏民生活的记录片给我们看。那一份感动,印在心底。西藏那麽高海拔,严寒的地方,这些虔诚的佛教徒们,胸前挂上皮革做的围裙,双手戴上厚厚的木板,站起来,又拜下去,站起来,又趴下去,就这样用自己的区区肉身,丈量这广阔的西藏的土地;就这样,用自己心中滚烫的信仰之火,融化这冰冷的西藏的土地。一步一拜,若是从西藏边境到遥远的拉萨大昭寺丶布达拉宫,要用去一年的时间。可是虔诚的西藏的佛教徒,不会叫苦,更不会停止。
   
这一份虔诚,诸佛可见,天地可鉴!
   
藏民这样虔诚的朝拜之旅,不知道何时才有,可是从文成公主将佛法带到西藏,到现在一千多年过去了,西藏一直都是原始丶落後的像征,无论文化,还是经济,等等。
   
难道佛菩萨没有加持,难道信受佛法就得不到任何的世间利益?那些藏民们求佛菩萨求得那麽虔诚都是愚痴吗?
   
中国共产党解放西藏,结束了西藏的农奴制度,西藏人民的生活才渐渐好过起来。这让人很好奇:自古以来,就算是封建社会,凡是真正佛法兴盛的时期,一定是国家最繁华的太平盛世。例如唐朝李世民丶武则天笃信佛教,对真正的佛门高僧都很敬重,而盛世大唐也成了同一时期,外国人向往的国家。
   
西藏以政教合一闻名於世,喇嘛既是法主,又同时是地方上的大官,可是千百年来却始终贫困,这是为什麽?!
   
谁在中间偷梁换柱丶李代桃僵?
   
谁,残忍地践踏了藏民的虔诚?!
   
自古佛门里面讲究布施,佛菩提道的六度波罗蜜中的第一度,就是布施。这个布施是双向的,信徒常常捐些香油钱给寺院,或者直接供养高僧。这些出家师父,也不会白白地享用这些物资,除了平日的法会,在灾荒的年代,寺院会提供灾民避难的地方;在饥荒的年代,僧众们会把自己的那点粮食煮成粥,分发给灾民。我们在这样的过程中,看到的是慈悲,是爱,是患难时候的真情。这样的故事历史文献和影视作品中比比皆是,是大众的常识,也是历代佛门高僧大德和佛菩萨威德的延续。可是,从来没有看过丶听过,任何一个文字记载的西藏喇嘛们为了救济西藏的农奴,把他们身上的苛捐杂税,稍微减少那麽一点点,更不要提饥荒的年代,把自己寺院的粮食分给那些可怜的农奴们的真实故事了。
   
西藏本来就是块贫瘠的土地,穷苦的藏民,辛苦劳作却被剥削後,资源不够,要去跟领主借粮食丶牲畜丶借钱,可是一借便会背上沉重的利息。高利贷,利息不断滚的结果,就是“完全失去了一切人的自由,一年更比一年穷”。(法国藏学家亚历山大·达维·尼尔在她的《古老的西藏面对新生的中国》)
  
或许有人要为喇嘛们辩护,说他们也许很贫穷,没有资源,我们看看过去曾经深入过西藏的外国人如何在书中描述:
  
西藏没有强大的中产阶级。控制着封建领主的是僧侣。因为西藏人虔信他们那种形式的佛教,强大的僧侣势力掌管一切......喇嘛是太上皇,农民是他们的奴隶......(埃德蒙·坎德勒在他的《拉萨真面目》)
  
可见喇嘛们的权力是非常强大的!他们建立起来了政教合一的统治。一方面用宗教洗脑那些农奴,让他们安於被剥削丶压榨;另外一方面,又用非常重的刑罚来控制这些农奴。软的和硬的手段一起用所产生的强大的专制的统治力量,远远胜过单纯一种手段。当农奴要反抗的时候,喇嘛们可以借助宗教洗脑的力量,让这些农奴们把他们当成佛菩萨,当成神一样来供奉膜拜。如果硬要逃跑,抓回来都要受酷刑。
   
所以,西藏的民歌这样唱:“山上有没主的野兽,山下没有没主的人。”(农奴还不如野生的畜生来得自由。)
   
历史上握有最高权力的帝王,如果信受佛教,这和西藏的政教合一可以相提并论。武则天掌权时,虽然她自己是贵族出身,可她已经在提拔那些出身卑微的寒门有才学的人士了,给他们很多从政发挥才能的机会。可是,喇嘛们和那些西藏贵族,掌握了西藏那麽大的权力的时候,却奴役了贫苦藏民千百年,不曾发一丝慈悲心,松松口丶松松手,不要再喝农奴的血,给他们多一点自由!喇嘛们,从来就没有真的信受过佛语,佛说:众生平等。可喇嘛们却要利用佛法中对他们自己有利的部分,维持自己特权阶层的既得利益。得不到政教合一的种种特权,就要跑到国际舞台充当跳梁小丑丶卖国贼。
   
真正佛门中的苦行僧丶高僧,可以一个钵,一身破烂的僧衣,一日一餐,累了可以席地而睡,过着非常简朴的生活。但是,虚假的佛教徒,佛门里面的神棍,却可以把佛法中的供养法门特别高抬了,吹嘘供养佛门出家人的功德受用,目的只有一个,潜台词也只有一个,那就是:赶快把你的那些丰饶的财宝都给我来享用吧!藏传佛教噶举派的创始人玛尔巴就是实例,请看记载:
   “
玛尔巴,原是山南地区的一个自耕农民,他家有耕地,有牧场,本人经商兼营农牧业生产,又常去尼泊尔,印度等地买卖黄金和土特产品。玛尔巴同时又是一个宗教职业者,佛教经典的译师。他要求向他学习佛法的人,要向他献上自己的全部财产,还要替他服各种劳役。这种剥削又是通过宗教上以赎罪为借口形成的。因此,玛尔巴的所有信徒,实际上都成了他的农奴。”
   
普通的世间骗子,估计都没有这些偷梁换柱的假佛门弟子骗术高明!仰仗了信徒对於佛菩萨的信受,把世间利益骗取来自己享受,日子不但一点不清苦,反而过得比那些辛苦劳动的农奴舒服多了。荣赫鹏在《英国侵略西藏史·拉萨印像记》里写道:
   
西藏各寺院各自成一市镇,皆以坚固之砖石筑成,各有无数房舍丶厅堂及禅院。街市虽湫隘不洁,而寺院则皆宽广。
   
谈完了布施法门被喇嘛们用来自肥之後,我们再来看杀生的部分。
   
真正的佛法是戒杀的,高僧大德实修实证,确实可以做到打不还手丶骂不还口,不以一念嗔恨心对待有情众生。佛门中连动物都不可以故意去伤害,如何可以以佛门僧人的身份,去残害人类呢?佛法中的慈悲心在哪里呢?喇嘛们,你们在欺骗虔诚的藏民时到底心中有没有一丝的愧疚?!
   “
偷窃所受到的惩处最为残酷,像在世界各地一样,犯这种罪的人多为居民中的穷人。在拉萨,每天都可以看到因贪图别人的财产而受到了惩罚的人,他们被割掉了手指和鼻子,更多的是弄瞎了眼睛的丶从事乞讨的盲人。”(崔比科夫在《佛教香客在圣地西藏》)
   
在西藏,能够受教育的只有贵族和喇嘛,可怜的藏民几乎都不认识字,他们无法自己读得懂佛经。所以,一定是喇嘛们怎样讲解佛法,他们就怎样地去信受。也许当喇嘛说藏民贫穷是往世的恶报时,他们会很单纯地信以为真;也许当喇嘛们剁掉他们的手脚和割掉鼻子的时候,会骗他们说这是他们的现世报,佛门里面就是要这样惩罚偷盗的人,纯朴善良的藏民也会甘愿承受。但是慈悲的真正佛门僧侣,即使看到饥饿贫穷的小偷,也是会欢喜布施。那些故意歪曲了佛法,来奴役丶践踏藏民的所谓佛教徒,自己有没有忏悔过?!
   
贪爱世间名利,本来就是这个世界多数人的习气,尤其在自然环境贫瘠恶劣的西藏,要生存下去,获得物资和各种生活资源就变成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喇嘛们占据资源似乎也无可厚非。但是真正的佛法却是慈悲喜舍的,真正的佛弟子们,可以为了天下苍生舍弃个人利益。如果有明智而当权的帝王辅佐,更可以成就天下太平的盛世。
   
但是喇嘛们,在政教合一的旧西藏,在自己手握重权的时候,却是以佛法的名义,去肆无忌惮地剥削可怜的农奴,而且希望唯有他们这个小团体可以过着优渥生活,政教合一丶为所欲为的美梦可以永远不要醒来。真正有头脑丶有眼光的人,都看得穿他们慈悲背後那张贪婪的嘴脸丶那颗被利欲熏黑的心!再回头看看虔诚朝拜的藏民,觉得这一幕很可悲,也很讽刺!
   
有人在网路上鼓吹信奉基督教的国家都很发达,信奉佛教的国家都很贫穷,这是非常肤浅的言论。他们不懂得:真正佛法一定可以带给国家和人民最大的世间和出世间利益,而目前的不丹丶印度丶尼泊尔,全部都是信奉伪佛教的国家,全都在上演旧西藏政教合一压榨百姓的戏码!
   
旧时的喇嘛们,已经践踏了藏民的虔诚千百年了。农奴制度被粉碎以後,政府提供各种支援给西藏,让普通的藏民生活获得非常大的改善,这是全世界有目共睹的事情。
   
西藏的经济发展固然重要,在思想文化层面,伪藏传佛教的余毒却是更隐匿的一个大问题。
   
藏民们还不懂得真正的佛法是什麽样的面貌,虽然政教合一的“政”已经被瓦解,但是“教”依然是被歪曲的,虔诚的藏民,在信仰的层面,依照延续和重演自己的祖辈被喇嘛们欺骗的事实。
   
喇嘛们,你怎么忍心践踏藏民的虔诚?!
(文中引用著作出自百度——西藏农奴制词条)

[ 本帖最后由 赤脚仙 于 2017-1-9 20:37 编辑 ]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