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從「還原論」和「系統論」之比較淺析中西醫的利弊

從「還原論」和「系統論」之比較淺析中西醫的利弊


修改文章
2010/02/15 12:20
瀏覽1,877
迴響0
推薦9
引用0
   
  

(原創) 從「還原論」和「系統論」之比較淺析中西醫的利弊
 
前言:  
  自有中華古老文明,就有了中醫的存在。幾千年來,中國人靠傳統醫藥經歷各種瘟疫,未曾滅絕過。自清末,西方文明的崛起,鴉片戰爭新文化運動,現代醫學(西醫)的觀念亦隨之深入人心。西醫院林立比比皆是,科學儀器令人眼花撩亂,而新聞報導稍有密醫誤診或誤食民間草藥致死者,輿論壓力就一面倒,一概斥之為中醫藥是不科學的迷信。

    在如此情勢下,民眾不禁疑惑︰生病時該聽命于中醫還是西醫。希望藉由本文客觀粗淺比較,令學習西醫和不懂醫學卻有智慧的您,能看清楚中西醫各自的長短處,以建立基本認知。

一。還原論和系統論簡介

      還原論或還原主義(Reductionism,又譯化約論):是一種哲學思想,其認為複雜的系統、事務、現象,可以通過將其分解,以作理解和描述。又主張把高級運動形式,還原成低級運動形式,它認為現實生活中的每一種現象,都可看成更低級、更基本的現象的組合體,也可以用低級運動的形式規律,代替高級運動形式的規律。最突出的表現是認為生物學其實是一些化學和物理運動的組合體,其缺點是容易以偏概全。西方醫學即是在還原論體系下建立起來的。

       系統(System):由若干要素以一定結構形式聯結構成的具有某種功能的有機整體。系統論(SystemApproach)認為,整體性,關聯性,動態平衡性是所有系統的共同特徵。系統論的核心思想是系統的整體觀念。中醫的理論體系是把人看做一個系統,即一個整體架構起來的。

       系統論的創立者貝塔朗菲強調,任何系統都是一個有機的整體,它不是各個部分的機械組合或簡單相加,系統的整體功能是各要素在孤立狀態下所沒有的新質。反對以局部說明整體的機械論的觀點。

       同時認為,系統中各要素不是孤立地存在著。每個要素在系統中都處於一定地位置上,要素是整體中的要素,如果將要素從系統整體中割離出來,它將失去要素的作用。正像人手在人體中它是勞動器官,一旦將手從人體割下來,它就不再是勞動器官。同理,在現代醫學科研裡面,即使我們可以培養許多神經細胞,但是卻無法模擬出有獨立思維能力的人腦。
       
       系統論的出現,使人類的思維方式發生了深刻的變化。現代科學以往研究問題,是以還原論的思路,把事物分解成若干部分,抽象出最簡單的因素來,以此去說明複雜事物,著眼點在局部或要素,遵循的是單項因果決定論。

      雖然還原論是幾百年來在特定範圍內,行之有效的人們最熟悉的思維方式。但是它不能如實地說明事物的整體性,不能反映事物之間的聯繫和相互作用,它只適用于認識簡單事物而已,但是當我們在認知人體這個極其複雜的系統時,還原論就顯得無能為力了。


  
 二。從發展簡史來看「還原論」體系下所建立之現代醫學
 
      西方醫學的鼻祖是古希臘的希波克拉底,在中世紀文藝復興時期以前,還沒有重大進展。之後,西方醫學進入快速發展期,出現解剖學、解剖病理學、組織學、細胞學、細胞病理學、微生物學、免疫學、叩診技術、外科手術、腫瘤學、器官移植技術、疫苗、營養學、幹細胞技術...等等,短短四百多年,成績卓然。它最大的特點,是把物理學和化學生物學發展中得到的技術和儀器,借用到醫學研究上,把人體和疾病在微觀上做深入研究。

       現代醫學可以概括為三個重要時期︰

 解剖學和生理學時期:從大體結構上分別認識人體的不同結構和功能。
文藝復興时期最偉大的解剖學家Vesalius(1514~1564年)是創立現化代解剖學的奠基人,他冒着受宗教迫害的危險,親自從事人體解剖,著有《人体構造》(1543年)这一偉大的解剖學鉅著,系统完善地記述人體各器官系统的形態構造,繼他以後,Harvey于17世纪利用動物實驗證明了血液循環原理,首先提出了心臟血管是一套封閉的管道系统。使生理學從解剖學中劃分出去。

 細胞生物學和細菌學時期:借助顯微鏡開始從微觀上認識人體和疾病。  
虎克(Hooke 1635-1703)發明了顯微鏡,19世纪Schleiden和Schwan藉助顯微鏡觀察生物細胞,西方醫學發現人體都是由細胞組成的,機體是細胞的總和;到19世紀中葉,德國病理學家菲爾肖倡導細胞病理學,將疾病研究深入到細胞層次,此時西方醫學就把人體這個系統還原分割成微觀的細胞,企圖從細胞切入來研究詮釋人體。

同一時期,將顯微鏡用于對病原微生物的觀察,進入是細菌學時代,大多數主要致病菌在此時期內先後被發現。代表人物是巴斯德,他還研究了雞的霍亂、牛羊炭疽病及狂犬病等,並用減弱微生物毒力的方法首先進行疫苗的研究,從而創立了經典免疫學。

3  分子生物學時期:西醫以「還原論」的思路,導入更微觀的分子世界。

20世紀30年代,由于生物化學家們發現細胞內的許多分子參與了各種複雜的化學反應,分子生物學由此逐步建立。

它是生物學和化學之間跨學科的研究,主要致力于DNA,RNA和蛋白質生物合成之間的關係,以及了解它們之間的相互作用是如何被調控的。這是目前西方醫學科研人員研究的重點和主流。一個研究課題,如果沒有提到某個基因的表達和調控,幾乎是不可能申請到研究經費的。

在2000年前後,西方醫學科研的領頭軍,鼓吹基因對人體和疾病的重要性,以為只要把人類基因研究清楚,就可以攻克所有疾病,因而有人類基因組計劃,這個全球性的研究課題。

但事與願違,除了極少數遺傳性疾病,這個計劃並沒有解決多少問題,反而發現人類的基因,各種族之間差異不大。可是不同人種間單純外觀的差異就很大,那又該如何解釋這種現象呢?此後,研究人員又發現SNP,簡單說,這個概念可以解釋為何黑人和白人的基因相差極少,可是在外觀的差異上,幾乎連視障者都可以分辨,此時研究的重點又從基因轉移到基因的表達調控上去了。照此思路,未來還會引入更多分子生物學的新概念。

分子生物學時期的出現,雖然對人體有了更深入的認識,但是因為沒有突破還原論的窠臼,反而令西方醫學陷入「剪不斷、理還亂」的分子漩渦裡。單單要研究清楚人體兩萬多組基因的縱向、橫向的相互作用,將要耗費多少精神力氣?攻克疾病的成果和投入研究的人力物力不成比例。

三。系統論體系下的中醫簡介
   
       中醫學自古以來就是以實踐的方式所摸索出來的智慧,是以實際意義上的循証醫學。那個時候,人類根本不知道分子、原子、細胞這些微觀的東西,反觀,如果當今資訊沒有充斥似是而非的現代醫學數據指數,和營養學知識,我們每個人生病的時候,知道的就是自己頭痛腹痛噁心等不舒服的症狀而已。 解決這些異常症狀才是治療的目標,也是病人之所需。古人就是在對治這些症狀中,發現用火烤,砭石割,草藥等方法可以去除疾病,結合當時傳統哲學觀,進而發展出一個整體之系統論,中醫就是在這些哲學思想、五術的基礎上所發展而來的。
      

       中醫的辨證論治,處處講究系統,即整體觀,而非如西醫將人之器官功能分門別類。這個系統包涵人體與宇宙,心理與生理,人體內部主要臟器,它們各自都是完整的不可分割的系統。所以一個高明的中醫是可以全盤治療所有的疾病,然西醫則不然,婦女病要看婦科,小兒生病看兒科,眼病看眼科。
      

       中醫的系統學著眼於大處,以人與宇宙之間,或與大自然之間如何達到平衡和諧。即陰陽五行論。系統論下的古代中醫,很早就觀察到太陽月亮年運慧星等對人體的影響,而現代醫學近幾年來,才研究出太陽黑子引發對人體健康之影響。個人差別,在於古代沒有現代這樣具象的術語名詞及儀器設備,只能以抽象的陰陽五行來概括描述生理上的病灶,但在精髓部分卻毫不遜色。


      從人體生理和心理的系統看,中醫早在現代心理學形成以前,就已經認知到人的心理和生理之間會相互影響,因而有七情之說。   從近代的「時間醫學」來看,中醫早就觀察到在不同的時間點,人體經絡之氣會流注到不同的臟腑裡。

      古代的中醫家並不知道人體的微觀結構(細胞、基因、蛋白質),反而容易觀察到人體這個巨系統的運作規律。把人體分成陰陽兩個模糊的概念,用這兩者的平衡來代表人體的健康狀態。例如體質為寒底子的病人,多數是陽虛;熱底子多為陰虛。如此一來,再根據藥物的陰陽屬性,陽虛用溫藥來治療,反而是種化繁為簡的智慧。更用金、木、水、火、土五行之相生相尅原理,來概括五臟之間的相互協調運作的關係。五臟六腑各司其職,相互配合,如同一個公司運作一般,各部門之間要相互協調,才能保證系統正常運轉。
     
       或許有現代醫學支持者,斥之云:「這算什麼科學?﹗」哪裡比得上現代醫學所宣講發明的一堆醫學名詞,而且能說得頭頭是道。殊不知,正是因為太微觀,所以研究細胞和分子,累計幾百年來,一個細胞內幾千種蛋白質分子,究竟彼此之間是如何相互關係都尚未弄清楚!遑論人體內兩萬多個基因是如何被人體選擇性的表達?    

 「 還原論」把人體這個巨系統割裂開,肢解成無數的分子,最終的結局是令西醫陷入浩瀚的分子海洋裡而難以自拔。

       譬如,如果要您調查世界人口狀況,您是不是直接看男女比例老少比例是否正常,如此抽樣調查就已經心中有數了。難道您要跑到各個國家去看各個男女的長相、性格和他們之間的關係,等你研究完這些,恐怕是幾千年之後的事情,然後您再回頭看男女比例,老少比例嗎?無異是刻舟求劍、了不可得。
       
       現在借助物理學和生物化學的成就,西醫到了分子生物學的階段,已經深陷泥沼。未來如果量子物理學的概念被引進來,發現更微觀的粒子在體內的運作,依照這種還原論的思路,只能把問題更複雜化,見樹而不見林,對解決問題毫無助益。
       
   
   四。「還原論」體系下西醫診治易形成的弊端

       以新發明的科學儀器來探究人體的奧祕,這是一種值得讚賞的科學態度。試想如果我們自己生在顯微鏡剛發明的時代,我們也會拿它來觀察人體細胞看看。如果我們發現了基因這種遺傳物質,我們也會去盡力探求它背後暗藏的科學規律。如果給我一個血壓計,我也要測測每個人的血壓。

       問題是這只是觀察到人體的部份表象而已,對於于複雜的人體系統來說,仍然是見樹而不見林,只是在枝微末節上鑽牛角尖找答案,而沒有找到問題的根本。因此即使是一個小小的細胞內部,現代醫學的科研人員,所了解的範圍還不到事實的一半,如此以管窺之見,和一知半解的理論,作為指導醫療的方針,無疑是漏洞百出。

       換句話說, 還原論指導下的現代醫學,因為不重視人體是個統一的整體,在診斷和治療上,不斷重複違犯「以偏概全」的錯誤。這樣的後果是為了達到一個局部的目標,因而破壞了人體內完整配合的系統正常運作,如是吃西藥或作各種腫瘤切片、切除等破壞性檢驗或手術,將令患者之病愈加之重,文明病及絕症之種類不斷增加,此是意料之中。

      而患者本人還在執迷於所灌輸之醫學偏見,為自己某個數據指標的下降或達成而沾沾自喜,迷失在數據之中,以作為自我健康之管理,完全忽視了身體所發出來的警訊,那些自己所感受到不舒服的症狀與現象。以下列舉範例:


       
 A  最常見的錯誤是以單一檢驗指標安立病名,和以此為標準指導治療,如是則為以偏概全;高血壓、糖尿病就即是最典型的例子。
      
      血壓在每位正常人都是波動變化的。心臟是個幫浦,在人體氣血不足和血液很濁的情況下,幫浦為了將血正常地打入腦和重要臟器,而特別調整壓力,收縮血管,此時檢驗就會發現高血壓。

     所以高血壓只是一個果,不是因。如果人體看做一個完整的工廠作業系統,它就好比電力不足而啟動備用電力。真正的原因是血氣不足,情緒激動也只是誘因。工廠負責人如果此時去責難啟動備用電力的人,那不是很糊塗嗎?
      
     而在還原論體系的現代醫學就是如此糊塗,倒果為因,針對這個果,也就是血壓升高這個暫時出現的現象,當作是根本病因,延伸出一系列的錯上加錯的治療措施。血壓高,那就把循環系統當成機械的水管線路,把裡面的水減少壓力不就降低了,所以發明利尿劑來降血壓。後來又發現血管緊張素媒會收縮血管,那就發明個抑制它的藥物。

     這樣不但不解決根本問題,長期吃降壓藥又造成更大的系統傷害。血管緊張素抑制劑會破壞血管壁的彈性,令下次血壓升高時血管更容易爆掉,造成人們普遍以為高血壓是因,中風是果,實則不然,由於降血壓藥的介入令高血壓增加額外中風因素。又利尿劑平白無端地去干預心臟腎臟的正常功能,長期下來心腎功能受損,心臟病、洗腎是乃預料中的事。

   再者, 為了令血壓這個指標正常,增加人體心肝腎等重要臟器的負荷,等降壓藥物導致肝腎功能損害,再去換肝洗腎。這就好比本來只是管道漏水的房子,找個笨修理工,越修越糟糕,最後把您房子的地基都給拆了。

     假如現代醫學的科研真的科學,應該去統計堅持服用降壓藥的人群,和非服用降壓藥的人群,兩者相較之下,大概沒有顯著的差異。因為聽聞到許多堅持服用降壓藥卻同樣得到腦中風的患者,那我們心然要去質疑,這個藥物的效果,是否連「安慰劑」都不如?因為安慰劑至少還不必擔心它的副作用。  所以西醫藥為了追求一個數據指標的正常,而犧牲整個人體系統的健康,真是得不償失。
       
   

      同樣的,在糖尿病的治療上也是犯了同樣的錯誤。血糖和尿糖高同樣也是果,不是因。而造成這個果的前因,可能包括許多種單一或多重的因素。血糖與尿糖這個現象只是人體不能正常吸收和利用食物中的糖分,細胞處在饑餓狀態,人體這個巨系統為了維護各個組織器官的正常運作,代償性地分解肌肉裡面的糖元。所以說這是人體調整的過程,同樣只是果,而非因,若把果視為因,則又落入「倒果為因」窠臼,弄錯了治療方向。

     所以,西方醫學去比對正常者與不正常者之間的各種數據,發現到不正常者所呈現的高血糖指標,就如臨大敵般地去降血糖,如此將令細胞更餓,得不到糖的吸收,最後血糖雖然降下來了,但因為甘擾到身體的系統運作,各個臟器也都損傷殆盡。若要恢復一條生產線的正常運作,就要去找出那個卡住的原因。糖尿病一定要改善肝和胰島的功能才是根本,現代醫學無能力去改善,卻研發個降血糖的藥物來蒙混民眾,無異是駝鳥心態,眼不見為淨。

B 西方醫學的腫瘤治療是個大騙局

      基於還原論的體系,西方醫學幾乎對所有的疾病,尤其腫瘤的研究,都集中在基因和蛋白質的表達上;它們把腫瘤在病理學上分成腺癌、黏液癌、低分化癌、肉瘤..等等名目。在基因層面上,又有癌基因、抑癌基因;著名的p53 、 ras又發現癌症跟病毒有關等等。

      這就像人在走路,盯著腳下的一粒石 一顆塵 一個螞蟻仔細看,卻從來不抬頭看方向。結果,就一個癌症研究了幾十年了,有哪些癌症被攻克治癒?總是拿些幾年的生存率之類的數據來蒙騙病人,卻將不利治療的數據予以隠瞞,大玩統計遊戲。至於哪些人可以存活?哪些必定死亡?西醫他們自己也不能確定。事實上有些癌症不接受任何治療都還可以存活多年,例如乳癌初期不接受切片、切除及化療等,大部份可以活十二年之久。可是像這樣的調查報告,西醫卻不會拿來公諸於世,自掌嘴巴。

       而從中醫系統論的觀點看,如果陰陽平衡協調,人體是不該長瘤的。瘤者,留而不行,所有的腫瘤在中醫看來都是陰氣累積,陽氣不行的結果,行陽配合其他中藥調理,加上心情壓力的放鬆,飲食作息的改善,即可以達到消散除腫瘤之目的。

      我們用現代科學的語言表達,將人體比喻成工廠的流水作業線,免疫系統好比流水線的品管人員,品管員為了保護人體整個系統的正常運作,而把垃圾和不良品,局限並堆積在身体某個不重要的地區,然後用垃圾袋包覆起來,以免外流污染,即形成所謂的腫瘤,是身體的自我保護機制的表現。西醫對症的治療,切片檢查和手術切除腫瘤,只是把垃圾袋割破造成大量垃圾四處流竄到五臟六腑,即形成所謂癌症轉移。

      所以,手術切除腫瘤,或者放化療,看起來局部的腫瘤是不見或者縮小了,但是事實上,如果不改善人體的酸性體質和生活方式,情緒等因素,腫瘤又會在其他地方繼續生長,因為造成腫瘤的根本原因沒有解除,更何況有些在做切片時癌細胞就已經開始轉移到它處。

      而這些放療和化療,對於人體正常的組織器官所產生的破壞是非常嚴重的,令人體整個系統陷入癱瘓狀態。試想一下,當一個人無法正常攝取飲食的時候,他哪裡有能量去激發自身的免疫力和修復能力呢?
 
      這就可以解釋,為何新聞報導,總是偶爾會有不治療腫瘤,跑去長期旅遊的人反而後來腫瘤不見了這類令西醫尷尬無言的個案。這些人遠離了放化療的二度傷害,放鬆壓力緊張的的心情,或藉由宗教的力量改變心境,如此又激發他們體內的品管員-免疫系統的高效運作,從而系統自動清除腫瘤,遠離死神的召喚。

五。自我判斷健康要遵循還原論還是系統論的思路?

      系統論下中醫判斷身体向愈的標準與還原論下的西醫截然不同。西醫是以某個指標和某些症狀的消失為治療的標準,新症狀的增加多不在醫生的考慮範圍內,而北派經方家倪海廈醫師所提出的判斷自身是否健康的標準,則是遵循人體是一個完整的系統,所有治療的指標都應該以對這個系統的整體運作有益做為標準。

      北派傳統中醫訂出六大原則來判斷自己是健康的: 


 1:一覺到天亮,當然有些事情煩惱你,比如你和你先生吵架鬧離婚,那當然睡不著覺,這是正常的。

2:是胃口正常,所謂正常的胃口不是暴飲暴食,是很正常的量吃下去很滿,不是吃很多,還不行,還要再吃。

3:是每天早上起床第一件事情就是大便上廁所,上完廁所才吃早餐。

4:是一天五到七次小便,小便的量大,顏色要淡黃。

5:一年四季,不管春夏秋冬,不管你在哪裡,在阿拉斯加,在佛羅里達,還是在加州,永遠都是頭面身體冷,手腳溫熱。

6:男人女人都有,叫做早上的陽反應,女人早上起來的時候,乳房很敏感,男人陰莖會勃起。

 睡眠是人體系統自動維護的最佳方法,不能安眠代表系統已經出現輕微的問題(但不能藉助安眠藥來維持睡眠品質)。食物是人體系統能量的來源,能正常吃飯系統才有足夠氣血化生。大小便是系統的排泄管道,要正常。性器官勃起是成人在能量充足的情況下才有的反應,試想一個餓得發暈,冷得發抖的人是不可能有性慾的。同理,當人體整個系統的能量被破壞的時候,男人會不舉,所以倪海廈醫師才說:「如果你有吃降血壓降血醣的藥,或是降膽固醇降三酸甘油脂的藥,反正舉凡任何屬於降的西藥,你只要開始吃,什麼都還高,但有一様東西一定降,所以威而剛才賣得那麼好賣。」

六。總結

      在西方醫學所治療的所有疾病上,都遵循還原論的思路,關節炎、心臟病、肝硬化、腎衰竭等等,無不是重視人體的局部,忽視人體整個系統。

      還原論的思路,可以在一個局部做無限的延伸性的研究,卻很少跳出來,思考一下整體。因為他的思路就是要窮究到一個局部的小分子才認為是科學。未來這條路必定也能解決問題,等他們把人類細胞內所有基因和蛋白質都探查究竟,乃至最微小的物質粒子都找到了,屆時再組合起來,去形成系統生物學的架構時,誰又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
 

        西方醫學中的少數有識之士,已經認識到還原論的詬病,提出系統醫學和系統生物學的新概念,可惜大部分西醫的從業人員都是人云亦云,如此新概念要待長久時日才能有所氣候。  還原論下的西醫走的時一條費時費力又費財的彎曲小路上,許多西藥是今日的仙丹,明日的毒藥!多少人已經做了枉死鬼。隨便一個小小的西醫科研課題,有時候甚至是重複別人已經歷過的實驗,也要殺掉數百隻小白鼠,如是西方醫學成就,要用多少人和小白鼠的白骨所堆砌而來,才夠達到成熟頂峰?﹗近四五百年來,現代醫學(西醫)以種種藉口推翻了傳統醫學(中醫),然後再重新建立一套自認為的科學邏輯治療,其間人類所要付出的代價,包括無數的生命與資源,真的值得嗎?

      一個數學題目可以有多種解答方法,一個疾病的治療應該也允許不同的方式方法。

      系統論下的中醫不會告訴您具體的現代醫學名詞,只能以抽象的概念-陰陽五行來解釋病理,在診斷上中醫不能滿足您要知道自己患何病的答案,因為中醫抓住了系統論的核心,在治療上卻是四兩撥千金,點在要害處。如果找對了好中醫,西醫無能為力的重症,一樣可以起死回生。

      僅以一個小故事作為結朿(此並無人身攻擊之意):古時候有個急性子,私塾先生教他學會寫「一」、「二」、「三」......,等老師尚未教他如何寫這「萬」字以前,他就自作聰明,花錢買來許多紙張,只為寫滿一萬個「一」字;他哪裡知道,寫一個「萬」字,就足以代表這滿屋子的「一」字﹗

(對哲學概念的描述引用自︰百度維基互動百科)  

作者:小綿羊(2010/02/16) 歡迎轉載!



本文欢迎转载引用,请注明出处--迈向正觉佛法论坛


     
[ 本帖最后由 赤脚仙 于 2014-4-10 13:37 编辑 ]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