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喇嘛们每到一处 其根本目的就是要钱 要钱 还是要钱 !

喇嘛们每到一处 其根本目的就是要钱 要钱 还是要钱 !

喇嘛们每到一处 其根本目的就是要钱! 要钱 !
还是要钱 !


  我亲自看到的号称宝生如来化身的喇嘛的所谓神通
                   作者:婆罗门女

我以前也是学喇嘛教的,我是噶举、萨迦、宁玛、全部学过。我以前还接待喇嘛来我们这里,现在想起来真的惭愧。不过正因为这样,我认清了喇嘛的真实面目所谓的佛菩萨的化身的水平就是这样。

 以前我接待了一个红教的喇嘛,是噶陀的,传记里写是宝胜如来的化身,会汉语,别人叫他佛爷也痛快的答应了。我的一个朋友是开冥货铺子的(就是死人用品店),请他去加持,他去了后,看见小工正在印刷给死人用的美圆,特别感兴趣,问:“这是什么?” (因为我们这里的风俗是人死了要烧很多纸钱,现在不但有传统的纸钱,还有给死人用的美圆、欧元等)。小工讲:“是美圆, 烧给死人用的。” 

我和喇嘛回来后,很多信众在等待拜见,喇嘛照例给信众摸顶, 信众供养红包, 突然喇嘛在身边拿起一张美圆问道:“这是谁的?”有人回答:“是我供养给您的”。 估计是红包的封口没有粘牢,钱从里面掉了。


喇嘛的脸色马上变了,用很生气的口气问:“你怎么把我当死人?这是烧给死人的钱!”

那个人说:“是真正的美圆, 可以拿去银行换钱的。” 

喇嘛讲:“你还骗我,我刚才在死人公司(喇嘛叫冥货铺叫死人公司)看见他们印的。”

有几个信众还帮喇嘛,意思是:上师是真正的佛菩萨,什么都知道,他怎么会搞错? 肯定是你拿假钱来骗他。


那个人急了:“ 如果不信,我们到银行去检验。” 

正好喇嘛有笔钱到帐了,他去查询,于是就和他一起去,当时还有不少信徒也去了。一群人浩浩荡荡到了银行,那人把钱给工作人员,要他鉴定真假,工作人员看了说是真的,当时还用验钞机检验了。这时喇嘛的脸色有点不自然,工作人员问他是选择存钱还是兑换。 他说是兑换。 按照当时的汇率,差不多换了有800多块。他把钱换了后就准备走,有喇嘛弟子拉住他,问他为什么不把钱供养丧尸? 

他说:“当时我给他,他自己不要,说是死人钱,现在发现是真的,他又要,哪里有怎么好的事情, 连真假钱也不认识的人还能够是佛菩萨?真是好笑。”于是扬长而去。我现在每当想起这个事情就觉得好笑。

喇嘛们每到一处 其根本目的就是要钱! 要钱! 还是要钱 !

-----------
宣传杀生、 妄语、 邪淫的喇嘛教, 我可是差不多学了7年的喇嘛教。 现在想起来是不但浪费钱, 更浪费时间, 清定是喇嘛教的格鲁派的。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admin 威望 +6 精品文章 2009-3-9 23:42

TOP

全套千部佛经《大藏经》:
其一,http://sutra.goodweb.cn
其二,http://www.qldzj.com.cn
其三,http://www2.fodian.net/BaoKu
其四,http://www3.fosss.org

提供阅读与下载。(注意不要因密教经误会佛教,其只是借用佛法的名相宣扬外道邪修。里边有的是古代印度多种外道经如算命、观星象等;有的是完全破坏佛教的假经,如假佛名义伪造的设坛诅咒作法,男女双修等假经论。由于密教是印度佛教隐没时传入西藏所以夹杂很多外道经论,详见历史文献)。

    感谢净信的佛子们能将《大藏经》做成电子书公布于社会及网络,使学佛能很方便的阅读佛经。善哉善哉!功德无量!


    《大藏经》是我国古代大德法师居士,及帝王将全国各地流通的经书汇编成册的大经集。有近千部佛说原经,及数百部菩萨,大德法师所作论疏,所蕴佛法智慧不可言喻。历来都有大行法师居士阅藏读经,而且足获大益!


    由于《大藏经》所收录来源于各地,故而其中难免会有民间或善或恶有意无意以佛名所做经论,以及外道经论,或与佛法完全背离的假经(多为天魔外道破坏佛教假佛名所作,如密教部的大多数经论,宣扬杀盗淫一身成佛修法,破佛戒定慧一乘佛道。史料记载及法义已证明。)。民间所作大多以劝世向善及救灾除病等为主,中有个别法义不合佛说经教,多集中在疑似部,古逸部(少部分,疑似古逸中亦有很多正法经);有数本外教经论集中在“外教部”中,如古代道家排斥佛教所作《老子化胡经》等(外教部亦非全是外教);至于假经大部分集中在密教部,古逸疑似部中亦有少部分,其经论为印度佛教后期隐没之际,融合了当时印度教性力派等多个外道的教义、修法、神祇等,假以佛名,成立密教(金刚乘教),后来传入了西脏。所以西脏的神祇供奉及部分修法与印度教有很大的重合,而与佛法相背离。这在历史文献有明确记录。假佛菩萨名,抄袭部分正法文句穿插文中作掩饰,暗里拔无因果,宣扬男女双修,蛊毒诅咒,符术盗窃,及挑拨离间谩骂释迦佛传显教正法修行慢,极度夸张地赞宣密教咒语、双修等能一身成佛。如其“六道金刚咒”被说成不用念不用修,带在身上就能一身成佛,而且作恶无罪。鉴此,阅藏之时须小心谨慎,建议先读正法经教,具足一定的佛法正见资粮后(尤其是《大佛顶首楞严经》佛法之正法镜,一切邪见蛊惑的言论都原形毕露,天魔外道最怕也最爱诋毁。),再于密教部中辨别正邪,以免善根未定之际,被密经邪见误导。


    值得一提的是,佛法只有一个,本无部属之分,古代在藏经整理时,为方便分成了多部,因此部名不一定就代表经典的内容属性。同时有的经典分部时有不合理之处,如根据有较大篇幅的咒及其他原因就把少数释迦正传显教正经《大佛顶首楞严经》等归入了密教部,本非密教经,且与密教经完全相反,《楞严经》中严格指出杀盗淫妄酒肉是堕落之途,是修行坚决先要断除的,是魔王等破坏佛法的手段与诱惑。而密教假经则宣扬咒杀、符盗、淫修。并且拔无因果,说只要念密咒,修密法,就作恶无罪还能一身成佛(详见密假经)!而在般若部中,也有极少数的密假经,也许当时根据经名有“般若”二字,将其分在了般若部,有《实相般若波罗密经》《金刚顶瑜伽理趣般若经》《遍照般若波罗蜜经》《大乐金刚不空真实三么耶经》《最上根本大乐金刚不空三昧大教王经》等五部密假经,虽有五经,名不相同,篇幅相异,但内容文段却有重复,极似抄袭伪造,并且内容拔无因果,说杀人无罪,还能马上成佛:“若有得闻一切法普胜平等般若波罗蜜多理趣法门,信解受持读诵正念思惟,假使杀害三界一切有情,终不因斯堕于恶道。何以故?已受调伏心律仪故。常生善趣,修菩提行,疾证无上正等菩提。”

    “拔无因果”这基本就是密假经的“口头谗”。


    所以读经中要格外注意!此外,有的网站还有《佛学电子词典》。须注意词典编辑者除修行的居士法师,还有佛学家,历史学家,他们在论作时,基本以客观的史学作解,难免有不合佛说之处,如有不以佛法义理而以历史研究的角度随便毁谤某佛经是假经,甚至毁谤佛说决定正教《楞严经》。法师居士的解释,大部分是正确的,也有个别不合经法,所以词典可以作个参考,不作特别深依。唯有佛说原经正法义理才是修行究竟根本的依止之处。有的网站还有《续藏》,《续藏》是历代大德法师,居士的著述,及后来译出的经典,还有一些民间造的经,写的书。当然也有密教喇嘛,上师等的论述,内容多说的是密咒,及引用少数的正法。一般在总部属名上已经标出,如“印度撰述”“本土著述”等。佛在《涅槃经》中再三教诲修行“依法不依人,依理不依经”为什么?因为除了真人歪悟之外,人还有“假人”,经也有“假经”,魔王邪辈及外道时时刻刻无不欲毁坏佛法,变化成佛菩萨罗汉辟支佛,僧人居士的模样,或假佛名义伪造各种假经,宣扬杀盗淫,破佛戒定慧三无漏学唯一一乘解脱决定道路。或变现各种神异,说各种妄语假话,来诱骗众生皈依邪信远离释迦正法。很多正法经典都提醒修行者,不要以相认法。密假经却专门注重异象,排场,灵异,并坚决说想象观想的就是真实。这在密假经中到处都是。

密教假佛名义伪造《瑜珈大教王经》:
“复有诸大明王。依法观想能作降伏法。
  复次作外降伏法。持诵者取所降伏人足下土。及河两岸土尸灰尸衣。以朅啰母怛啰同和为泥。作所降人像。复用芥子毒药盐泯母怛啰等。同和涂彼像身已。观想彼像其心慌乱。风吹在于虚空。以金刚钩钩之。以罥索系缚。称所降人名。用骨朵打。以棘针遍身刺之。复用人骨为橛。或佉祢啰木橛。于所降人像头额臂心颈。如是五处钉之。即用利剑从足截断。用[寧*頁]摩木柴燃火已。现大忿怒相。以所截形像。于彼火内当作护摩。作此法时。或夜半或日中。
复次作内降伏法。持诵者依法。先解除所降之人拥护已。观想诸天明王现忿怒相。各持剑杖金刚杵。捣杵罥索轮弓箭等。以明王罥索缚降伏人牵往南方。行次之间复有明王。以金刚杵打之而作惊怖。即以利剑开彼人腹。出于肠胃已。即诵此明王真言曰。
  唵(引)吽(引)嚩日啰(二合)啰(引)叉娑(一)薄叉野薄叉野(二)
  诵此真言已。复想金刚罗刹众。变为鸦野狐鹫鸟等。悉来聚集食彼降人。复想彼人乘于驼驼。在风轮上向南行之。复有明王随后打掷。如是观想。彼降伏人速得除灭。
  复次辟除法。持诵者依金刚舜拏明王相应法。用旋风所吹树叶。上书真言及所降人名。复取彼人足下土。与所书叶同处用足踏之。即诵本尊真言。速得辟除。乃至帝释天不能救护。何况诸凡人。
  复次辟除法。持诵者用獯狐翅。上书真言及所降人名。以净行婆罗门发缠之。即诵真言加持密埋地中。复想二大明王于彼打之。次想吽字化成微小金刚杵。入所降人身变成羯磨杵。有大炽焰打彼降人。身分肢节悉令干枯。又想诸金刚拏枳你。悉来唼所降人身血。如是作法速得辟除。诵此真言曰。
  唵(引)嚩日啰(二合)拏(引)枳你(一)阿目割写啰讫多(二合)阿(引)羯哩沙(二合)野吽(引)发吒(半音二)
  诵此真言已依法相应。彼降伏人速得身分干枯。乃至除灭。

密教假佛名义伪造《金刚顶一切如来真实摄大乘现证大教王经》即《金刚顶经》密教三大根本经典之一。
卷下狂言:「世尊!复有住正法有情,为一切众生求一切如来戒定慧最胜悉地方便佛菩提故,久修禅定解脱地等,劳倦彼等。入此金刚界大曼陀罗,才入已,一切如来果尚不难,何况余悉地类?」毁谤轻鄙释迦牟尼佛所传显教中诸菩萨按部就班所修所证菩提禅定功德,是苦劳心智“劳彼尔等”,修学密教静安“金刚界大曼陀罗”刚入门就成一切如来果不难何况其他果地!可见这根本就不是佛说,而是真魔王恶道毁骂破坏世尊亲传正教正法。经末复言:「由此真言,设作无间罪、谤一切如来及方广大乘正法,一切恶作,尚得成就一切如来印者,由金刚萨埵坚固体故,现生速疾随乐得一切最胜成就,乃至获得如来最胜悉地。」正因为此语故,令诸密宗法王仁波切活佛等,敢于恣意诽谤释迦及正法,令正法渐坏渐灭,令密宗邪知邪见邪法渐盛,终至取而代之,代表佛法;当年密宗法道横行印度,套着佛法名相明争暗夺佛教资源渐渐取代正法正教,最终世尊正法遂灭;天竺之法灭,实肇因于此。

喇嘛教假论《金刚王菩萨秘密念诵仪轨》唐 不空译
  金刚王菩萨秘密念诵仪轨一卷

  我今愍念一切求等觉者。或不知此秘密瑜伽速成佛法。于三大阿僧祇劫忍诸苦行。不至无上菩提。我愍是故。于金刚顶百千颂中。略说毗卢遮那如来自性成就法身金刚界大圆镜智流出他受用异名金刚王菩萨念诵仪轨。以三密修行大印等。能令真言行菩萨。速证如来等觉之位。

    文章一开头没有交代是谁说的法,也没有说法的地点,直接就是“我愍念众生。。。”你是谁?你有这么大的能耐,却不留姓名?毁谤释迦世尊三大阿僧祗劫按部就班勤苦修行比不上你的“秘密瑜伽速成佛法”?还说“一切”求等觉者不知道到你的这个法?观世音菩萨不知道?普贤菩萨不知道?你是谁?魔王?

密教假佛名义伪造《一切如来真实摄大乘现证三昧大教王经》﹙第八八二经﹚,乃至教授「秘密印智」--与异性弟子合修之性爱双身修法,以身中乐触奉献于佛,名为得金刚宝;以身中淫触之乐供养于佛,谓之为金刚业;如偈云:「彼一切身悉和合,自然妙乐成供养,以此奉献速能获,金刚萨埵等无异。真实妙爱相应故,随应所向乐触生,以此奉献于诸佛,得金刚宝等无异。坚固喜乐常相续﹙令坚挺及乐触不断﹚,随触随应胜乐生,以此奉献于诸佛,得金刚法等无异。金刚莲华﹙女性私处﹚杵﹙男性私处﹚相合,相应妙乐遍一切,以此奉献作供养,得金刚业等无异。」污秽不堪,此勿细述,行者自惟可知。

藏密伪造之《却温黄神咒经》

  闻如是一时佛游王舍城竹林精舍与四部弟子大众俱会为说经法尔时维耶离国属疫气猛盛赫赫犹如炽火死亡无数无所归趣无方救疗于是阿难长跪合掌白佛言彼阿耶离国遭温气疫毒唯愿世尊说诸圣术却彼毒气令得安稳离众苦患佛告贤者阿难汝当听受之有七鬼神常吐毒气以害万姓若人得毒头痛寒热百节欲解苦痛难言人有知其名字者毒不害人是故吾今为汝说之阿难言愿欲闻之佛言若四辈弟子欲称鬼神名安之时当言南无佛陀耶南无达磨耶南无僧伽耶南无十方诸佛南无诸菩萨摩诃萨南无诸圣僧南无咒师(某甲)今我弟子所说神咒即从其愿如是神名我今当说沙罗佉三说沙罗佉已便说咒曰。  
    ·梦多难鬼
  ·阿佉尼鬼
  ·尼佉尸鬼
  ·阿佉那鬼
  ·波罗尼鬼
  ·阿毗罗鬼
  ·波提梨鬼

  佛言是七鬼神咒名字如是若人热病时当呼七鬼神名字言疾去疾去莫得久住我弟子身令毒消灭病速除愈我弟子今归依三宝烧香礼敬行是诸佛所说神咒若有咒神不随诸佛教者头破作七分如阿梨树枝若人得病一日二日三日乃至七日热病烦闷先咒神水以与病者饮之当三七遍诵此咒经病毒五温之病并皆消灭若亦立门书著气病者当额书七鬼神名字复取五色缕线各各结其名字系著门上大吉祥也若能勤诵此经专心受持斋戒不吃熏辛诵此七鬼神名字温鬼永断不过门户自进至患家鬼见皆走一身永不染天行若能专心劝人书写受持读诵此经消殃却害若人不能诵得竹筒盛安门户上温鬼不敢过门亦得延年养寿大吉祥也阿难叉手白佛言当何名此经云何奉持佛言此经名为却温神咒佛说如是天龙鬼神一切大众闻咒欢喜作礼奉行。

    喇嘛假名为佛门人,不念佛而念鬼,说是这七个鬼害人太太厉害了,知道他们的名字才不受害。。。。。。

藏密伪造之《大黑天神法》

大黑天神者。贻藏界梵号云摩诃迦罗天。亦云大黑天神。用普印。三摩耶形剑。青色三面六臂。前左右手横执剑左次手执人头(取髻提也)右次手执羊牝。次左右象皮张背后。以髑髅为璎珞也。故本云黑浅色也。仁王经良贲疏云。言塳间者所住处也。言摩诃者。此翻云大。言迦罗者。此云黑天也。上句梵语。下句唐言。大黑天神斗战神也。若礼彼神。增其威德。举事皆胜。故向祀也。何以知者。三藏引别梵筴云。孔雀王经说。乌尸尼国国城东。有林名奢摩奢那。此云尸林。其林纵横满一由旬。有大黑天神。是摩醯首罗变化之身。与诸鬼神无量眷属。常于夜间游行林中。有大神力。多诸珍宝。有隐形药有长年药。游行飞空。诸幻术药与人贸易。唯取生人血肉。先约斤两而贸药等。若人欲往。以陀罗尼加持其身。然往贸易。若不加持。彼诸鬼神。乃自隐形盗人血肉。令减斤两。即取彼人身上血肉。随取随尽。不充先约。乃至取尽一人血肉。斤两不充药不可得。若加持者贸得宝贝及诸药等。随意所为皆得成就。若向祀者。唯人血肉也。彼有大力即加护人。所作勇猛斗战等法皆得胜也。故大黑天神即斗战神也。

    以骷髅为璎珞,与吃人血肉的鬼神为伍,还要修这个法的人念咒加持后带着人血人肉去找恶鬼贸易宝贝和药!极度明显的就是吃人血肉的鬼魔妖神,藏密喇嘛居然与这等鬼神混在一起!还说“大黑天神法 师云。此最秘密也。不入室弟子不可传受。千金莫传努力赞(天赞)”。怪不得叫“密”,不可轻易告人!表面伪装是修佛人,暗地里勾结恶鬼贸易人的血肉!恐怖的恶魔喇嘛!太恐怖太凶残了!

又复密教假佛名义伪造《大药叉女欢喜母并爱子成就法》:
   “又法欲得贵人欢喜。取彼人门下土。以唾和作丸加持一百八遍置于厕中。彼人必相敬顺欢喜。
  又法欲得女人敬爱。加持果子二十一遍。与彼人吃即相敬爱。”
   “又法若有恶人作留难者。取噜地啰和土。加持二十一遍或一百八遍。密埋彼家门阃下。其作留难人必病欲令差者收却彼土其病即除。”
   “又法欲远召所爱人者。应作一灰人或作盐人亦得。以刀安彼心上称彼姓名。每日三时结召请印诵真言一百八遍加持。不逾七日彼人即至。如或不来其人必遭重病。”
   “又法若有负债不还者。当以盐末作彼人形。结降伏印诵陀罗尼一百八遍。于真言句中称彼人姓名以刀划之。其人即自来叩头乞命。”
   “又法若有不和顺者。密诵真言加持果子或饮食。方便与彼人食必得敬爱。”
   “又法若经官论讼。持此真言一百八遍。或但密诵真言必得道理。”
   “又法若欲谒见大人官长。诵真言一百八遍。见时必得欢喜。”
   “若持诵者一心专诵此真言更不杂修。欢喜母常随拥护不离左右。不久必现其身。若修行此欢喜母法欲令速验者。当别置静室极须慎密。不得于佛堂精舍中作法。恐难成就。又不得使人见此像及知作法。必失效验。”
   “又法若有冤仇欲来相害者。取胡麻和酥。于像前护摩一千八十遍。于真言句中称彼人姓名必得欢喜。
  又法若欲令前人相忆念者。书彼人姓名安自床脚下彼人必相忆念。
  又法若欲令彼怨人家惊恐不安者。取髑髅骨一片加持二十一遍或一百八遍。密安彼怨宅内。其家必惊恐不安。凡欲取髑髅骨时。先以真言加持自身二十一遍。即结召印然后取之。密加持用无不应验。若欲却令彼人无恐怖者。诵此真言二十一遍。收取髑髅骨作发遣却送本处。彼家即得无畏。此骨一度用更不堪重用。无验。凡经供养竟食及果子等。一切不得食。令持真言者无效。”
   “又法欲成就役使法者。先持诵真言令功业成已。然后拣取一髑髅。若知此髑髅是了事强干人。必易得成验。先于所见处加持自身。
  又以真言加持彼髑髅一百八遍。结请召印召彼。令随密裹将来。先以净水洗又以香水浴。以银为舌于欢喜像前加持一千八十遍。于坛侧以甑盖头。即于其夜自通姓名。或现其身请为给使。从此以后驱使无不应验。疑事问之必能先知。此法极须慎密。若漏泄非但不成亦反招殃咎。凡使髑髅往彼人处。先须料挍前人。彼怨若是持诵金刚部法。或精持禁戒解法人。必不得恼乱反损自身。不尔必效。次说印契。先结请召印。以右手指于左手背叉入。把左手掌。左手向身三招其印相即成。次结降伏印。二手内相叉。二小指相钩。二无名指各左右入虎口。二中指竖合。二头指各捻中指背。二大指各捻中指中节。其印相即成。次结掷恶人印。以右手大指捻无名指甲上每诵真言一遍。一度向彼恶人掷之。其印相即成。”
   “又法若欲降伏怨敌者。书彼怨人名。于持诵者左脚下踏而以励声。忿怒想诵于真言。句中加彼怨人名。诵满十万遍一切怨对无不随顺。”

   密教假佛名义伪造《底哩三昧耶不动尊圣者念诵秘密法》
  “复说大威德忿怒不动大力真言法。于本曼荼罗中作住。持诵者于曼荼罗中画作彼形像。左脚蹈彼顶上当除息。死无疑。复更明异方便除一切障也。即前所说不动明王本曼荼罗。即是三角曼荼罗其中黑色是也。持诵者自想己身作不动尊明王之像。又于此中作法有二意。一者想不动尊在圆坛中而蹈彼上也。二者想自身不动尊。即以本真言印而蹈上也。三角中画彼为障者形。然后入中以左脚蹈彼顶上。以大忿怒形加之。彼当应时退散。若彼违戾此教者。主必自断其命根。”
   “又法用芥子及诸毒药。二种相和作彼为障者形像。而用涂之。令彼身如火烧速被中伤故云速被著也。”
   “若欲令他相斗者。取鸟鸽鸱枭羽明烧。即得斗诤。
  若欲令烧设都噜卒者。取稻糠烧当烧之时。想圣者以索缚彼舍都噜。将向南方困苦吐血。彼等族类皆不得存也。
  又法欲令设都噜卒取土盐蜡。苦练叶相和捣为泥。捻作彼形状。置地上斫断。即卒。
  若明稻谷烧。令彼舍都噜即贫穷。
  若欲令大人爱乐者。以盐作彼形状段段斫之。诵满七日。彼即爱乐。又取俱苏摩花明烧十万遍。得夜叉女来。于三事中所求皆得。
  又明曼荼罗花。称彼人名即令乱。
  明盐烧。即得天女来所使随意。
  明安息香烧者。得阇罗欢喜。
  又画像法。先画释迦牟尼佛像。画文殊师利童子像。画执金刚菩萨作微笑面。手执金刚杵。于执金刚下。画无动圣者种种庄严。即于彼前诵明五十万遍。然后作一切事皆得称意。
  若欲令降他兵。即结无动圣者眼印。作嗔怒声称吽字。以心想令魍魉捉彼。乃降。取尸陀林灰加持七遍。与彼人即得爱乐。”

    密教假佛名义伪造《底哩三昧耶不动尊威怒王使者念诵法》
   “又欲得降伏一切恶人者。取尸陀林帛画不动尊。以自己血淡作像色。像置西向。行者东面坐念诵。每日三时洗浴著湿衣。于像前诵满十万遍已。即一切所作皆随成就。仍每日施一切鬼神食。”
   “又法欲令舍睹噜终亡者。取稻糠诵明加持掷火中烧。又想彼舍睹噜。被使者以索缚。将向南方闷苦吐血而终。彼等族类。皆不得痊一无存在。”
   “又法欲令大爱乐者。以七盐作彼形状。段段断之念诵满七日。彼即爱乐。
    又取俱苏摩花烧诵明十万遍。得药叉女来。于三事中所求皆得。又取曼陀罗花。称彼人名加持。即令荒乱。又取盐加持烧。即得天女来所使随意。又加持安悉香烧。即得王臣忆念。”
   “又法取烧尸灰诵明七遍与彼人即得爱乐。
  又法取牛黄加持七遍。点己额上。能令众人所见皆生敬重。”

   密教假佛名义伪造《文殊师利菩萨根本大教王经金翅鸟王品》
   “又法欲令两人相憎。取白[疊*毛]花和毒药。护摩二十一遍彼即相憎。
  又法欲摧毁怨家。取蛇皮一枚诵真言一遍。投于火中二十一遍即彼怨摧灭。
  又法取鸟翅护摩二十一遍。彼怨人狂走犹如乌跳。
  又法若令男女互相敬爱者。以白芥子和酥护摩二十一遍即相敬顺。
  又法欲令王敬爱者。以乳粥护摩二十一遍即得随意。”
   “又法取蛇头加持灰塞其口。称彼人名诵真言二十一遍彼人即哑。”
   “又法以泥蛇加持二十一遍。作是言啮某乙。即随处分啮彼人也。
  又法以炭粉作蛇亦准前法。若解彼。诵真言云令解即解。
  又法若欲召蛇。以白芥子加持七遍。掷于四方蛇即来应结界。以水洒之即成发遣。”
   “又法取弓加持箭射四方。即有蛇缠箭却来。行者作是言。饮此毒。其被啮人即起立。其箭不应用铁镞者知之。”
   “又法用此真言加持眼。视嗔忿人。刹那顷即倒地。彼即变为蛇。”
   “又法以摩奴沙骨作末。乌鸱及枭。烧诵真言。句中加彼名即彼丧亡。
  又法诵真言。加持摩难那药(于上药中用者是也)和糠烧。令彼癫狂。
  又法以白芥子和。烧诵真言加彼人名。即被难治疟所困。
  又法以薏苡人和猫儿粪。烧诵真言加持。令彼人互相憎。
  又法以髑髅末干虾蟆末干鱼末。知蜜。烧诵真言加持令彼人断命。
  又法以牛胆人骨。和酥烧摧怨家。
  又法以鱼卵酒[疊*毛]花中子。相和诵真言加持。若人离别在远。称彼名不久即归来。
  又法以荜豆硙破作末。以鸡肉及鸡子。和捣为丸如酸枣大。烧称彼名即成钩召。
  又法以萝卜子捣。和油麻油烧。此是钩召速疾香法。”
   “又法以油麻和白芥子。护摩七夜。称彼人名即得敬爱顺伏。
  又法盐芥子相和。护摩一千八十遍。日三时满七日得大人敬爱。
  又法取髑髅细捣为末。加持一千八十遍。涂手触前人即得敬爱。”
   “又法以鼠狼毛白芥子蛇皮。相和作末。称前人名加持一百八遍烧。一切人共憎彼人。若欲解加持油麻烧。却令成敬爱获得财宝。
  又法以油麻粳米酥相和。烧诵真言加持。得女人敬爱。”
   “又法泥作金翅鸟形。安自手合掌中。入水可至胸。于中夜时称彼人名。念诵一百八遍即成敬爱。
  又法以粳米于尸林中散却拾取。每取一粒诵真言一遍。打金翅鸟心上。即得官荣禄并眷属总得。
  又法以鼠狼毛及鼠毛[疊*毛]花中子。和烧念诵。一切鬼神皆敬爱。随意驱使悉能成办。
  又法以毒婆罗得。和蜜烧皆得敬爱。
  又法以赤鸡子髑髅末。以赤芥子油和烧即成敬爱。
  又法以波罗奢兰香子摩难那药花。和烧即成敬爱。
  又法以茴香子天木虾蟆粪等。和烧即成敬爱。
  又法以大麦油麻茅屋蒌草。和牛尿烧即成敬爱。
  又法以雌黄乌舌自身噜地啰。和烧称彼人名即成哑。
  又法以人发牛肉和油麻烧。令他有病。
  又法以乌翅枭翅苦练油。相和烧称彼恶人名。即成驱摈。彼不自由即当远去。
  又法以安悉香酥。和三果浆。烧念诵。一切人皆敬爱。
  又法以零陵香天竺桂苏合香。此三种和烧念诵。令一切人随顺皆奉教命。
  又法以酥合白檀龙脑并安善那药。烧念诵贵人欢喜。
  又法于那罗延像前。坐摩诃莽娑。先设八遍护摩奉献。然后诵真言一千八遍。三夜作法所求皆得。
  又法于尸林中。以尸林灰作彼人形。烧大虫肉为香。坐茅荐上诵一千遍。所求皆得求者皆将来。所处分皆行。
  又法以[疊*毛]花和糠乌翅。护摩刹那令彼驱逐。
  又法于尸林中以优昙钵木然火。致劫波罗为座。烧蛇皮其家食无有尽也。
  又法以尸林中骨捣为末。和白芥子护摩一千八遍称彼人名。百由旬内皆令召来。于诸色欲染触过。”
   “又法令彼断命。烧象毛称彼名护摩。
  又法以珠么那木。刻作金翅鸟像。于此像前念诵即彼断命。
  又法于金像前念诵。成增益法。
  又法于银像前念诵。求名称普闻。
  又法以乌翅护摩。能损害彼。
  又法以雕翎护摩。能作杀害。
  又法以枭翅护摩。能令相憎。
  又法以孔雀羽护摩。足财宝。
  又法以野鸡翎护摩。多饶妻妾。
  又法以雀儿翅护摩。多子息。
  又法若求金。应烧鸟翎。
  又法以鸱翅护摩。能令彼昏迷。
  又法以狗肉护摩。能令他断命。
  又法以水牛肉护摩。成钩召。
  又法欲损害彼。用大虫肉护摩。
  又法欲息灾。以鹿毛护摩。
  又法欲摧坏城。烧羖羊毛护摩。
  又法欲令人相憎。以人上毛护摩。
  又法欲令损害彼。亦用人毛护摩。兼能摧坏怨家。”



    此等鬼魔藏密巫师杀淫成性焉自称佛毒行世间!
  
    藏密祖师莲花生更是淫邪之极造邪论《亥母甚深导引》中,开示云:「如我所修秘密法,为秘密中之极秘密者;于尸林中或寂静处,陈设五空行三角食子,箭上鹫毛、系红陵、红铜片、海螺等,此为空行母所依物。……涂处女血及黄丹……僧人当备红法衣,……具相十六岁空行女血,及自明点 (精液),五肉五甘露(屎、尿、精液、女人淫液)之阿米打(酒),……。」
莲花生上师所说的内灌顶

内灌顶:内灌顶者,莲花生上师云:

“欲令明点增长,行事业手印,当用十六岁莲(阴户)乳(乳房)皆肥者,腰细令男(人)生不(能)忍(受之快)乐,自他本尊身明显。三处三字,脐红啥字安住莲月座上。(开始合修之后,应观想)自(身)顶(上)天灵盖下脑髓皮肉由白杭(字)向下如水银,明点十六如芥子围之,顶上肉髻莲日上、上师金刚持佛父母双运间(所观想上师本尊及明妃共同行淫而生起乐空双运境界时)、降红白甘露入(降下红白甘露进入行者之头顶)梵门,到(应是「倒」字)「杭」鲜明增广红白光明,充满明点十六,降喉乃至心。持命八明点即安住于此,余八降脐,存四为持命明点;余四降密处,存二持命,余二降至杵尖、与贪自法尔解脱之绿黄色呸字相融,身中脉处明点充满,此为持气所缘双运甚深法,为全身安乐广大之要诀。与亥母(与明妃)密修脉界(密修中脉及种子之)本尊同时双运(自己与明妃亦如是,与观想之上师本尊明妃同时双运而修),(自夜间乃至)黎明不断而行。力大根明显,脉界不乱,主要教授即此。于具性相(之明妃)前,加持自他密处(加持自己及明妃之下体),最后不存平庸凡夫想(不将自己及明妃作平庸凡夫之想),二根相合(与明妃之下体相交合),(而作)种种贪(淫之)行;(正修之时)当作种种身心松缓,安住无缘本净上,此为如池塞孔真实教授。动摇时(若心动摇而即将射精时),初修者,乐起即当持(乐触生起时即当持住不动),于乐知量而动摇(于乐触应当善知自己能忍受之程度而配合动摇);乐生(则停住)不动,松缓其心为要。当如龟法:如水池中冷,慢慢向外行;一遇太阳太热,慢慢向池内行,此为上口诀。善巧之法:如太猛行,则如悬崖落石,不能返矣。当如上喻:身明显本尊,心松缓无执,安住本净为要。由上降下有四喜,由下升上有四喜,双运四喜,自顶十六点降喉为欢喜,为瓶灌,为通达明点双运。从喉降心为胜喜,为密灌,为通达空乐双运。到脐为离喜,为通达第三灌,舍喜执着,断二执分别,空色(所观想本尊无肉质之色身)如离云晴空,法身显现(空乐双运时觉知心不动,即是法身显现)。(明点降)到密处(常受其大乐而不泄者),为俱生喜,为四灌,为通达空乐俱生智。上根即于法身本体上认识,若能安住于此,提散功能自然具足;中根,中气鼓腹,具身要,目视顶杭字,净分可返,以羊抖法,令遍全身,由上升上四喜,明点在杵尖不流失(精液长住于龟头而受大乐,不因大乐而流失),升于三脉会合处,有啊字,彼为大乐般若佛母;此明点集合第一种空色,如离云晴空,通达胜观见,大乘见道登地;此时中脉结开,从此至脐明点上升次第为二地、三地,其功德具清净正见,为诸续所许。明点充满脐轮时,脐上住父母音,佛所说十二教授、无碍了知。从脐以下为具足莲花种性功德。此后到心、安乐充满,心间脉开,法身智慧大增,无分内外光明显现身脉界,如四肢能显四洲,离能所修,通达修道智。此后到喉开脉,得报身成就,佛所说一切教授辩证,皆得自在,不同诸语言皆能通达。此后到顶大乐轮,现证无学道光明,到华藏世界,地道一时圆满,通达道种智及十地见。由此到肉髻,充满其中,中脉三十二脉结,令开解已,一剎那圆满断证功德,得从本以来普贤王如来位,现证十六地无上智。从上降下四喜,为资粮加行一切世间道;由下升上为出世道,一生成佛。即此甚深女子之道,专一精进为要,对治、清净见、精进,三者必具,不可以自欺。于女子行漏失菩提(于女子身上行此双身修法时,若漏失「白菩提」精液者),犯别解脱戒;自心贪图安乐(唯求自己之安乐享受而不理会女方是否亦同到高潮者),犯菩萨戒;断丧明点(若射精而漏失精液明点者)、即断一切本尊空行心命,犯密宗根本戒,念咒无有力量,为本尊及一切空行所舍,事业不成办,护法由自垢染而自遮断,一切事业不能成功,是故明点当勿漏失(是故应当守护精液不令漏失),同伴犯戒者当离开。吾子!汝欲修此密宗法,当爱护明点(当爱护精液)如护佛目。当知次第生起四喜,初与业印平等住(刚开始时应与明妃平等而住于性高潮中)、(然后再)从顶降喉、身乐生起;由欢喜智,舍二执(由此大乐而舍离人我执与法我执),契合二乘见(契合二乘所修之解脱道见地);净分到心、乐更大(至性高潮时所提升之双方红白菩提净分,若能上升至心轮时,其乐更大);由胜喜断我执分别,契合菩萨见;明点到脐,身普遍大乐,由离喜智、断手印执,契密宗见;此后到密处,安乐无分别,无说之因,生俱生喜,断三灌欢喜智分别,契无上秘密,持明点见。如是于安乐体上观察,领纳无说、澈见本性,于彼觉受不散,当精进焉。”(曲肱斋全集(三)553~556页)

此是莲花生恶魔淫师之《亥母甚深引导》口诀中所说,藉事业手印——实体明妃——而速成就身中明点之修法,亦名为内灌顶。

母续中说密宗中女行者(明妃、金刚空行母、度母、佛母、莲花事业女…)修证无上瑜伽即身成佛之法者有四:一、观想而修,二、于指上自修,三、以软和物自修,四、与勇士和合。

一、观想者,莲花生上师于《女印受持密修》中如是说:

《《初发菩提心,于三根本启白,(然后观想)自(己)一剎那(间变)成亥母,(并观想自己之)莲(下体)四瓣(大小阴唇四瓣)中有阿字庄严,心间由☆(梵字)成佛部空行,顶☆(梵字)金刚空行,喉☆(梵字)宝生空行,脐☆(梵字)莲花空行,密处☆(梵字)事业空行,身相手印等,于大乐密修中当知。于彼面前,想一令自(己)生贪(欲心之)佛父马头金刚,心有啥字成佛勇士,顶☆(梵字)、喉☆(梵字)、脐☆(梵字)、密☆(梵字)各成四部勇士,余如大乐密修(其余未说者详如大乐金刚密法中所说而修)。(所观想之勇)父金刚杵(下体)观成五股(观成五股金刚杵)者,内有供养空行母之物(内有供养空行母之精液—白菩提),充满(所观成之下体中之本尊)佛父母一切毛孔,生起杂类勇士空行,如芝麻开荚(而出现)。

自他身外修眷属者,则东有金刚空行勇士如常,乃至北方者。于莲花四隅瓣上亦修四空行母,如是(观想)男女交合,世间过失无有染犯,如虫蠕动而入(观想所成之勇父金刚杵如虫蠕动而入,以引生淫乐),(复又)以顶(上)至(身中诸)毛孔诸空行为所缘,(观想)彼等空行勇士生起大乐,莲花跏趺坐,踵(脚后根)抵(住自己之)大小便口之中间,金刚拳置脐,观想(自己之)莲(下体)中红啥(字)具双圈,☆(梵字)为空行命字、入(所观成之佛父之金刚)杵中,彼杵(佛父之下体中有)供养物(白菩提--精液)如雨而降(似如)冰片,以此啥字(将佛父下体内之白菩提)勾来供(养)顶上上师(及身中五轮之)五处空行(勇父母)等。最后如羊抖身,如马滚地,安住本体;中气鼓出,令其坚固;初本尊身如影相降时,如龟之口诀者(详前数节中所说),于顶注意。气次第松缓,以猛利对治行之,此为三要诀。  提时用虎呕法,手足心置地,口中念☆(梵字)九次,于左、右、中,三三行之以狐嗅法,从右提,右呼三次,左、中亦如是;身要于左、中提时,拳按乳,身稍向左右前偏,如头带蛇起势;观想者,于男杵内吽勾之,红白明点沿女中脉供养上师空行如前。令明点安住法者,跏趺二手置膝,中气鼓出,目视虚空,身如羊抖;二手如射箭式、拍胁下而行,下身转变,以跏趺跳起、又跏趺坐。拳从膝沿上平伸而出,地角压喉,上身左右各三扭,手到处搽,以狮子游戏法,多次行、可以除一切障。最后持气安住本净,回向发愿。领纳四喜,无间而修。》》(曲肱斋全集(三)陈健民着,徐芹庭编,普贤王如来佛教会1991.7.10.出版精装本-P569~570)

如上所述,须同男性行者一般引生四喜(四种淫乐),并修『乐空双运』,令长住于四种性高潮之觉受(四喜)中而观察『乐空不二』;如是长住于淫乐触受中,令淫乐不断现前而享受之,并须具有『淫乐本性清净,淫乐无形无色故是空性』之『见地』同时存在,如是即名『乐空双运』。

此法须精勤修之,不得荒懈。直至后来能于一切时中皆住于如是淫乐之中,即是已成就佛地大乐,已成就「报身」;密宗之报身佛皆是常住于如是『大乐』之中故。凡此皆属意淫之法,与凡夫众生意淫妄想无二,焉得名为佛法正修行耶?

二、密宗之女行者于指上自修者:

《《于指上自修者,修法与此上相同。》》(曲肱斋全集(三)陈健民着,徐芹庭编,普贤王如来佛教会1991.7.10.出版精装本-P570)。

谓若观想之时,不能生起淫乐,或起淫乐而不能至性高潮者,可加上手淫之法,令生高潮而长住之,于中所修观行之法,与此上所说之修法相同。唯因须以手淫为加行,故名『于指上自修』。

三、以软和物自修者,谓手淫之法仍不能具足生起淫乐者,可用此加行之法,令淫乐可以生起,或令淫乐速至高潮:

《《以软和物者,即用(较细之)竹筒长五寸,彼中贮羊杵(原注:未去睪丸者)、毛骡明点(毛驴之精液)、悦意男人明点(心中所倾慕之男人之精液)(装入竹筒后),外以毯缠,以盖盖之。此外复以绫包、或以衣包,大小如杵等(大小应与男人勃起后之下体相同),以黄腊涂上、令软不损莲(以腊涂之使软而不致于使用时损害自己之下体)。此外复涂秘密物(原注:师云不知。健评云:当系男法中之涂物),发大菩提心,观想悦意勇士(观想自己所悦意之男人),作种种贪行(观想时手持所造成之阳物道具而作种种能令自己产生淫乐之行为),莲花(下体)水润(之后),加持自他密处(加持自己及所观想之男性二人之下体),令佛父母平等住(令所观想下体中之佛父母交合而与自己同时住于淫乐高潮中)。身稍后仰,以左手抱左胫下部,右手持软和物(右手持所制成之男人下体道具),先于太阳中晒热,令软且发热(令腊融入道具而不致损伤自己之莲花),于莲花上下左右行其贪相(于自己之下体而作上下左右之生起淫乐之种种行为):(因淫乐而)生喘、身颤等;即以此杵深入缓行,自身从下向上腾举。安乐大时(至高潮时),下身动皆停止,注视顶上上师金刚空行,目翻(眼向内看);乐散又行,乐大复松,供养脉中五空行(乐触若散失不强时则又继续行淫,乐触若太大时复又松之缓缓而行,于如是境界中观想以己身中之乐触供养自己中脉内五轮中之空行勇士与佛母)。

降:当依上师『如龟口诀』而行;持:当如池塞口(不令淫液漏失于外)。  初当具不失明点誓愿,上等:以本净见认持,乐生时,即住于空乐无分本体上(乐受至高潮时即住于前文所说之乐空不二而双运之,保持乐空不二之见地及乐受、不令消失),散等如前(长时享乐后,不欲再住于此大乐之中时,则将乐触及所观明点与淫液提升而散至全身,其法如前羊抖等法所说)。中等:当以气持,生乐时,中气鼓出,观眉间红色卍字右旋,乐散复行(乐触若消失时,则重新再以道具而行手淫之法)。下等:塞孔者,生乐时,以二手第二、三指,按有骨无骨有毛无毛红白合间(原注:二阴会合中间),观想顶上空行,最后行下列各拳法:……。

此拳法能令红白混合之明点,从卡卡母卡脉(原注:师云即海螺脉也)升上五轮,依次供养(依照五轮之下上顺序而以淫乐之觉受供养五轮中之「佛父佛母」同受此乐),此乃金刚空行引导中,外五大、内五空行、密五轮、再密,五明点、再再密、胜义五光明,一切受持之口诀,即在此矣。》》(曲肱斋全集(三)陈健民着,徐芹庭编,普贤王如来佛教会1991.7.10.出版精装本-P570~572)

此是莲花生上师所说「母续」中,密宗女性行者自己于手淫上不能获得乐受时,须辅以「人造阳具」道具而引生淫乐四喜,于此四种淫乐之觉受中,观察乐空不二,而长时双运乐空,令乐受坚固而不退失之法也。此即密宗女性行者,不依赖男性行者之「自修即身成佛」之法也。

四、于他身而修无上瑜伽之即身成佛法--与勇士和合者,谓有因缘得与男性行者合修双身法者:

《《第四、他身--与勇士和合者:彼具足大慧力母,明点得坚固已,真实以身布施者,初一剎那从空中现亥母身,心放五光作利他事已,光返自身,明空本尊上修等持(于一念不生之本尊观想境界中而修一心安住),此后发心等,如常(此后之发心、行淫引生乐触、供养佛父母、提明点、散布全身等,都如常修之法)。男性相者,余处应知(对于男性被提取明点…等者,详如余处所说,皆应了知);此中约摄者,上等为气脉明点得自在之上师,如顶严尊敬,守戒如护佛目,以身为侍者而供上师、令其欢喜,除我二障,圆满二资粮迅速成办密器。凡彼所说,如教奉行,得师加持;自脉虽劣,可成胜种,即身成就普贤王如来佛位。三种供养中,以身供养为最胜(以自己色身供养上师,令上师于自己身上引生淫乐而得满足,由此能令上师喜悦,此为最上等之供养),中等如自朋友。

彼必于气脉明点纯熟(彼上师必须于气脉明点等皆已纯熟),于彼生起净观(原注:即观彼为马头「金刚」)以信心恭敬、如侍者行,于心相爱、不相离,以专一悲心而摄持;彼必具足佛法种性,当如法觅之。

最下等:(觅一年轻男人)如仆相依,当予彼以衣食、令心欢喜,专一相爱,然后为彼灌顶,令入大乘,令修气脉。(观想)自(己)成(为)亥母,于勇士(然后男性行者身上)净身涂油,观其庄严与杵及自莲花(观想男性行者具有种种三十二相等庄严,并对其下体与自己之下体皆作庄严之观想)。贪行(与彼男人行种种淫行),无定而行(不必一定用何法引生淫乐,只要能引生淫乐,何法皆可),贪相生已(贪求性高潮之心相生起之时),加持莲杵而行(如前所说观想加持之法而行淫行,此勿重述)。乐起(进入性高潮时)则观顶上上师金刚空行等:彼等密间(彼等空行父母之下体间)降(下)红白甘露(入于自己身中),(自己)心住于此(大乐之中)修定(令觉知心一心双运乐受与空、而不散乱)。父力弱而乐胜时(男性之性能力不够强而乐受强烈时,白菩提之净分已出现),当以六加行上提(应以六种加行之法将白菩提从男性下体中往自己身中上提),想乐充满头轮,转头抖身如上;喉轮开则摄持饮食,心轮则安住本净,脐轮则生暖乐。若女(性行者)自(己太)年幼,于(明点降至)脐轮时,即宜上提『长、短吽』为主要(以免红菩提流失);若女(方之宝瓶)气(能得控制)自在,(则可将)明点降至密处而转动(以便享受更大之淫乐而不致漏失红菩提),能善巧于各种内外法,气向外持、抖身,(以淫乐向所观想之)毛孔(中)杂类空行尊前供养,(则)彼等(亦将因大乐而)降红白(菩提入女性行者身中)充满全身。(女性行者此时应将)身左右扭,可令明点坚固。

(能到此境界者,)外:天、人、鬼;内(之):空行、勇士,密(之):空乐觉受,皆可摄持(从此以后对于一切外之天人、人、鬼,及内所观成之空行、勇士等,皆可随意与之共修双身法而不致产生不良状况)。此后,踵(到此境界以后将脚后跟移)近二腿与密处,二足用力下按,二手从勇士(二手从男性行者之)顶上伸出,气外持,猛力提(吸取男性行者之明点向上猛力提升)。二手按二足心,气外持,二足用力下按,二手用力上攀;此后跪地结独股杵印,从密处向上手提升(从下体向上提升至高举之双手),举于前方上空,观供从密至顶诸轮空行上师(观想以此淫乐供养:从自己密处等中脉五轮中之诸空行父母以及头顶上之上师、皆受此淫乐觉受之供养)。羊抖其身、持瓶气,安住本净上。

此为「持提散」合一,如是胜功德者,得共不共成就:不老、色美、发不白、面无绉纹、识澄清、觉受增长、长寿、身柔、病少、身脉结开、生地道功德,净分明点安住,遮止二取分别、智慧增上;身明点觉受生起,见十方佛剎,各种功德不可思议。如随烦恼增上,现生多病,损害犯戒,上师空行不喜,脉与明点破坏、勇士本尊永不见面,念咒无力,易老死等,与前相反,于现世后世不吉祥事;如上功德过患当了知;虽遇如命难,亦当防护明点,如莲师所说。移喜磋嘉书。》》(曲肱斋全集(三)陈健民着,徐芹庭编,普贤王如来佛教会1991.7.10.出版精装本-P572~574)

莲花生之空行母移喜磋嘉,言如是修行之密宗女行者可以「不老、色美、……乃至可『生地道功德』」,谓能以此法生起初地乃至诸地功德--证得诸地果位。

藏密黄教邪祖宗喀巴所云:
“明妃颜殊妙,年可十五六,香花善庄严,欲乐于坛中。德带摩摩格,慧者加持彼,放寂静庄严,佛住虚空界。”
(《密宗道次第广论》宗喀巴着,法尊法师译,妙吉祥出版社1986.6.20.精装版P303)。


宗喀巴主张将十五、六岁之明妃以香花庄严,然后行淫于密坛前,而竟然宣称此乃修学般若。

《《密宗有四大部:一、无上密宗,二、瑜伽密宗,三、行密宗,四、作密宗是也。除无上密宗外,其余下三部密宗,皆无抱明母之修法。》》

(《那洛六法》P51,道然巴罗布仓桑布讲述,卢以照笔录,晨曦文化公司1994.8.初版)

显然,无上密即是双身修法也,乃是西藏密宗的专利,抱明母者即是抱女人合修淫乐之“乐空不二”法门也。

藏密黄派至尊宗喀巴「密宗道次第广论」:

论文中第366页:
「如是第一瓶灌顶者」:以「智慧满十六」(以年岁方满十六岁之少女为智慧母,作为密灌时所需),然后由上师与「智慧母」互相抱持交合,而得乐空双运--生起乐空不二之妙乐三摩地而射精,产生男女混合之淫液--红白菩提心--作为灌顶之用。  故瓶灌顶及以阿阇梨灌顶,是依真实明妃(是依实体明妃、而非观想之明妃)而说。  「第二瓶灌顶者」:宗喀巴作此说者,意在授此「上师不共灌顶」时,由上师之一一与彼九位明妃(12~20岁各一位)淫合,而现场表演并告知受灌之弟子,令弟子了知种种女人之性欲差别,则受灌之弟子成为金刚上师之后,将来为异性弟子灌秘密顶时,能知如何令其种种不同种类之女弟子达于性高潮、而体会其中淫触之乐空不二等,受灌弟子由此缘故而取得阿阇梨(上师)资格之秘密灌顶。  各派密灌之阿阇梨灌顶,大多主张明妃只须一人即可,黄教宗喀巴所造《密宗道次第广论》此段文意中,则主张须有九人;唯此有异,其余无大差别。


论文中第376页:先供物请白者:以幔帐等隔成屏处,弟子胜解:「师为金刚萨埵」,以具足三昧耶之智慧母---生处无坏、年满十二等之童女---奉献师长。如《大印空点》第二云:「贤首纤长目,容貌妙庄严,十二或十六,难得可二十。廿上为余印,令悉地远离。姊妹或自女,或妻奉师长。
宗喀巴云:弟子先以各种供品物,呈于金刚上师,以幔帐等隔成屏处;弟子认为:「师为金刚萨埵」,以具足三昧耶之智慧母--生处无坏(生产之处无坏)、年满十二等之童女--奉献师长(以私处完好无坏而年满十二岁至二十岁童女九人奉献与师长同乐而作供养。如《大印空点》第二云:「贤首纤长目,容貌妙庄严(容貌必须美丽),十二或十六(年岁须在满十二或满十六岁之间),难得可二十(若有困难者,则可用满二十岁之未婚女人奉献师长行乐,以取得师长欢心)。廿上为余印(若超过二十岁以上者,则属于其余手印之用者,不适合作秘密灌顶之用),令悉地远离(会使得密灌所应得之悉地皆远离而不能获得故)。姊妹或自女,或妻奉师长。」  如是随于自己之财力高下所能成办,以胜妙绝色之年轻少女,或以相貌稍劣之年轻少女,或以已经年届二十之女人,供养上师令悦。乃至财力微少、不足以募得他女,而以未逾二十之自妻、姊妹,或以家中年少之女儿,用来供养上师,取悦于上师,然后方可获得上师传此秘密灌顶之传授。此即是宗喀巴所说请求上师传与密灌之请白方法。


论文中第377页:修「密灌顶物」者,次由师长具主尊慢,将俗女身观空之后,生天女身,先应加持金刚莲华,而入等至,念诵:「嗡萨缚达塔伽达阿奴惹迦那,班拶娑跋缚,阿摩郭吭。」此出幕经与集密经。想以心间种子放光召请毗卢佛与佛眼等入定从毗卢门入自身中,大贪融化,经阿缚都底至金刚摩尼,坚固俱生。如集密后续云:「金刚莲华合,集诸有金刚,身语意加行,彼悉摄心中,由金刚路出,降于弟子口」
宗喀巴复云:修「密灌顶物」者,次由师长具主尊慢(观想自身是佛本尊而生佛慢),将俗女身观空之后(把明妃观想成空之后),又再(观想出)生天女身,先应加持金刚莲华(先应加持明妃之女阴),而(与明妃同)入等至(同入性高潮),(于性高潮时应)念诵:「嗡萨缚达塔伽达阿奴惹迦那,班拶娑跋缚,阿摩郭吭。」此出幕经与集密经。(然后再观)想以心间种子放光召请毗卢佛(密宗所说之双身像报身佛)与佛眼等入定(入性高潮中一心不乱、不起分别心),(再观想毗卢佛父母行淫大乐而流出红白菩提--淫液)从毗卢门(从自己顶门进)入自身中,大贪融化,经阿缚都底(经中脉)至金刚摩尼(至龟头),坚固俱生(令阳具坚挺不软而生起俱生乐不中断)。如集密后续云:「金刚莲华合(男女二根和合),集诸有金刚(收集诸有之金刚心--精液及女方之淫液),身语意加行(指行淫过程中之身语意业努力等行为),彼悉摄心(悉摄入于男女双方淫液菩提心)中,由金刚路出(由尿道射出精液),降于弟子口(再注入弟子之口中)。

“…若传女子灌顶,于金刚处当知为莲。此如妙吉祥、〈口授论〉第三灌顶时云:“由虚空界金刚合,具正眼者生大乐,若于正喜离欲喜,见二中间远离坚,莲空金刚摩尼宝,莲藏二合金刚趺,若时见心入摩尼,知彼安乐即为智,此是圆满次第道,最胜师长共宣说。贪离贪中皆无得,刹那妙智于彼显,八时一日或一月,年劫千劫受此智。”正灌顶时受须臾顷,正修习时长时领受经八时等。》》(《密宗道次第广论》宗喀巴著,法尊法师译,妙吉祥出版社1986.6.20.精装版P384)
   
    如此极度淫邪肮脏之字句真是手不堪写!目不能观!耳不忍闻!

    天魔密教就是一个目的:将正道觉悟的佛法巫术化、鬼神化、外道化,将杀盗淫正当化、合理化;将因果消失化、不存在化。冒充诬陷佛教,使佛教看起来与外道没有差别,进而跟外道混为一谈,佛法也就灭了。印度的佛教正是由于后来兴起的密教的歪曲诬陷,误导大众将佛教与印度教鬼鬼神神的崇拜混为一谈,进而隐没的。而西藏密教正是印度佛法隐没时的那些鬼神巫教经莲花生等传过去的。这在历史文献中均有记载!

    此等天魔惑乱世间破坏佛法之行!每一个佛弟子都应当远而避之,兼劝一切大众皈依佛正道正修不入邪密,秉佛遗旨——《大佛顶首楞严经》卷九:“阿难当知是十种魔于末世时。在我法中出家修道。或附人体或自现形。皆言已成正遍知觉。赞叹淫欲破佛律仪。先恶魔师与魔弟子淫淫相传。如是邪精魅其心腑。近则九生多踰百世。令真修行总为魔眷。命终之后毕为魔民。失正遍知堕无间狱。汝今未须先取寂灭。纵得无学留愿入彼末法之中起大慈悲。救度正心深信众生。令不着魔得正知见。我今度汝已出生死。汝遵佛语名报佛恩 。阿难如是十种禅那现境。皆是想阴用心交互故现斯事。众生顽迷不自忖量。逢此因缘迷不自识谓言登圣。大妄语成堕无间狱。汝等必须将如来语。于我灭后传示末法。遍令众生开悟斯义。无令天魔得其方便。保持覆护成无上道 。”
    必须将如来语。于佛灭后传示末法。遍令众生开悟斯义。无令天魔得其方便。保持覆护成无上道 。遵佛语名报佛恩!

TOP

谨慎言行

各位道友,您们好,以下我所说的话,或许会给您带来一些烦恼,也许会带来一些启示,总之,首先,我观察自心,我所说的,是希望别人别犯我曾犯过的错,我们都是求解脱的,都是不但自己要解脱,更重要的是希望别人也能获得究竟的解脱和暂时的快乐的人,因此我们才走进佛门,所以没有一个人希望自己的言行而带来痛苦。佛说因为无知所以我们会痛苦,看了几个道友的文章后,我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中,想了想,决定有必要出来谈谈,我恳请那些不了解密宗,以及对僧人有看法的道友们重新审视一下自己的言行。
不论我们学佛多少年,学了多少宗派,我想这不是能使自己骄傲的因,如果不明白佛陀讲八万四千个法门都是殊途同归的话,不了知都是为调自心的话,那与学佛求解脱又岂是十万八千里,什么是显宗,什么是密宗,阿弥陀佛一句佛号,你能说它仅仅是显宗的吗?它不也有无量的意思在里面吗?内密的真正的意义是不是也需要我们达到实相念佛的时候才能真正了知呢?那它是不是密?再者,在佛的面前还有凡夫所谓的显和密的区别吗?为什么佛说若有人说他有所说法是为谤佛,难道是佛说错了吗,不是,是我们用凡夫的实执心去衡量了圣者的境界,那么今天我们依然用凡夫的思维去衡量密宗,作为一个真正的求解脱者,不去了知佛讲法的法义,而去评价哪个宗派好坏的问题,请问,您是把自己放在了什么位置上呢?道友呀,我们要深思呀,有时,我们看似在学佛,但我们所说的学佛,是否已经偏离了佛法,而自我创建了自己意识当中的另一个“佛法”,要深思呀。我们是否总是按照自己的衡量标准去衡量着我们所求学的呢?华智仁波切曾说过“教法乘次无量,入乘之门众多,演说之词
聚亦广大”所以说我们千万别以自己的意识心去测度圣者所说的法,这其中就有密法。
另外,针对有的道友说的对于藏地有些“活佛”,或出家人的做法,提出的看法,同样,我们首先还是要明白学佛的目的不是用来衡量别人的问题,我今天之所以这样的说,我再再祈祷上师三宝,衡量了自己站出来说,有没有自私自利的心,我想我也曾造过这样的口业,也曾不满过有些人的行为,当时师父说的一句话点醒了我,但当时的我已经造下了诽谤僧宝的罪业,那个师父说:“你觉的他们不好,做的不如法,为何你不出家来给出家人做个榜样呢?”当时我听到这句话,一下就蒙了,是呀,我总看到了别人的不足,但自己是否有他们的勇气去出家呢?你到路边去问问,那些宁愿乞讨也不愿出家的人,为什么?不自由,这些出家人,当初能舍家弃欲,就比我强,而正因为这僧宝的延续,才有了佛法住持的因缘之一呀,虽然,做法如法不如法的,但这怎是你我凡夫所要去评价的呢,您怎么没想想,这也许是在教育我们不如此做的范例呢,不正是在告诫我们不去做的范例吗?,再说,哪部经典说出家了就是佛,就一点缺点都没有,能出家就比我强,在信心的基础上再改习气,不正是出家人的伟大吗?他们既要调伏自我的烦恼,更要发心,起行去帮助一切众生解脱,对于这样慈悲的善举,我们有什么资格去论长短呢???
我再再恳请一切学佛的道友,我们要时时刻刻提起正念,学佛一定要有正见,要感恩这些佛法僧三宝,千万不要做形象的学佛者,在想言行的时候一定要想想你是否会对他人造成伤害,你是否有个清净的见,团结和合,努力闻思修行,才是我们的正途。我想以前的提婆达多尊者之所以要示现如此多的恶行,就是在告诫我们后学者,一定要有清净见呀,想想他懂的不够多吗,他没有遇上大德吗,那为什么会有不好的结局呢?但佛陀最后还是很慈悲的为他授记,而今天我们在学佛,我们所面临的人有提婆达多尊者示现得坏吗?佛能给他授记,能救他,那么我们这些追随佛的人呢?
本人不才,学的惭愧,如有打扰之处,请见谅,希望我们都能还回自性。
                                   阿弥陀佛,吉祥如意。
生生世世不离师,恒时享用圣法乐,圆满地道功德已,唯愿速得金刚持。
                                  顶礼一切与我一样同具佛性的道友,愿你们早登莲台

TOP

谨慎您的言行

什么是佛,是智慧的代表呀,可是您达到了一如的境界了吗,如果您是真心求解脱的,千万要理智对待您的言行,别因为暂时的谤法的痛快,而造下了来世的因,我也曾犯过如此的错误,但仔细想想自己有没有达到实相,有没有阅完三藏,如果这些没有做,为什么对释尊曾在经典中都有授记的如佛一般的宗喀巴尊者胡言呢,我们可以讲教证,和理证,这才是一个学佛者的态度,佛陀也是以教证和理证来成立他的教法的,那你所说的是以什么来成立的呢,
藏地的双身修法,并不是普通人能做的,而密宗的精华的意义也不是在此呀,为什么仅仅被你看到的一种修法这么着迷的评论呢,如果不信,你可以去藏地看看有多少修行人在修此法,是百分之百吗,如果你去了,你看到的绝不是你在此凭空想像的,别因为自己的无知而造下严重的罪业,我想这也不是你学佛的目的吧

TOP

这位一莲77和上次的莲花一样,已经被洗脑了,开口就是:生生世世不离师,恒时享用圣法乐,圆满地道功德已,唯愿速得金刚持。已经忘了自己是学佛了,或者以为师就是佛,佛就是他老师了,普通人怎么会修双身法,那是畜生干的事,普通人当然不干,更不用说是学佛受戒的人了。
我不用去藏地,凭那里的落后与野蛮也能知道那里出不了佛,如果佛频繁出现的地方如此贫穷落后,那我宁愿不学佛!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admin 威望 +10 我很赞同 2010-7-31 01:01

TOP

生生世世不离师,恒时享用圣法乐,圆满地道功德已,唯愿速得金刚持。
第一句,说明喇嘛教的四皈依与佛教三皈依不同,以上师为准绳,超过对佛的信仰;第二句,说明喇嘛教注重享用“乐”,对六尘的贪念明确表态;第三和第四句表现了喇嘛教的颠倒,已经圆满了功德的人,还希望速得金刚持,那意思就是说,我已经得到某大学毕业证,所以现在我急需此大学的录取通知。

喇嘛教的无知浅薄不奇怪(本来就是一些没什么文化的人搞的),奇怪的就这样都有大批粉丝,这些粉丝真的是,难以述说、、、

[ 本帖最后由 随形无影 于 2010-7-28 14:52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admin 威望 +10 我很赞同 2010-7-31 01:02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