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尋找大象足跡

尋找大象足跡

【天高地闊總相逢,願您常相隨】

尋找大象足跡

瀟灑,自在,謙和,平實。蕭平實人如其名,這是他給筆者的第一印象。
始於20131217日,平實先生每周禮拜二都有一堂公開的講經課,面對台灣信眾,於台北“正覺講堂”,開講《佛藏經》。與此同時,設在台中、台南、桃園、新竹、高雄、嘉義等地的“正覺講堂”,則於同一時間,進行視頻轉播。
道場清靜,秩序井然,四眾拱護,寶相莊嚴。眼前的正覺講堂,儼然一幅人間淨土之畫卷。
112日晚,在吉祥和美的彌陀聖贊中,筆者悄悄地坐到了聽眾席上。
由於反對個人崇拜、不喜造神,報刊網絡全都找不到平實先生的照片。因此,在見真人之前,難免會有種種猜測。未料,那是一位年逾古稀的慈仁長者,一雙慧目,深不見底。但他語調和柔,音質清朗,從麥克風中流出的,竟是一口標準的國語。
時而語風犀利,時而意態憨然,儒雅之中富藏詼諧,親和之中不失弘毅。亦直亦婉,有方有圓,顯見是個明澈之人。短短幾分鐘的接觸,便讓筆者領略到一股親切平易的大士之風。而且台上台下,互動良好,無論先生還是學生,都很愉悅輕鬆。
不敢相信,眼前這位樸素老人,就是那位一氣出了一百二十多部書的台灣善知識——蕭平實!
其中六十八部對外發售,五十二部免費贈閱——這是何等瀟灑的氣度!
他將三藏十二部層層剝筍,不管怎麼剝,都要將隱覆其中的諸法實相,第一義諦介紹給大家,讓你無論如何都要記住!
為何?因為那是三乘佛法的根本,十方如來的法身,三界眾生的深心。這顆心即是第八識如來藏,又被稱為金剛心,三界眾生,人人有份。
既然這樣,平實先生又是怎麼把它找到的呢?
這要回到他的童年,從頭理論……
1944年,平實先生生於台灣中部小鎮,一個世代躬耕的農民家庭。父祖兩輩,皆係三寶弟子。13歲時,即罹喪母之痛。但他自幼厭惡迷信,不信神能造人。
當鄰傢伙伴忙於賺錢,要為將來成家立業作打算時,他卻扮演一位冷靜的觀察者,或作羅丹思想者式的沉默。不光如此,他還會在出去辦事時,憐貧惜弱,一路施捨,不知不覺便把腰包掏空。這就免不了回家挨罵,或被哥哥奚落。
少年時代的他,就有俠士之風。不光對文學、打坐、拳術、針灸、方外之術感興趣,而且博覽自然、哲學、生命真理之學說。從尼采到但丁,從康德到薩特……內心深處時常湧動一股對於不可知奧秘的渴求。
如是尋尋覓覓,這在常人眼中,就有一些另類。也正因此,左鄰右舍時常朝他搖頭:這孩子,怎麼這麼“撿角”!
意思是說,別人出去淘金找銀,他卻撿了一塊人家從稻田裡摸出來隨手丟棄的石角。
成年之後的他,走了一條出村路。很快成為一位城市從業者。五年下來,便在台北開了一家事務所,從事地產業務。
出於幽谷,遷於喬木。事業順利,收入豐足。儘管這樣,俊鳥沖天的快然,卻時常輸給塞翁失馬的無助……
他從鄉村找到城市,又從現實找到天書。及至不惑之年,終於明白,自己要找的,原是一種觀察世界和感悟內心的全新角度。
而且,沒有什麼能比邁進佛陀的大寶樓閣,更讓自己幸福!
那是一片平等莊嚴的淨土。
那是一座波羅密多的智庫。
那是一池歲月靜好的妙蓮。
那是一道菩提縱橫的歸途。
對於一位雙足疲憊的遊子來說,聆聽極樂暢想,置身香光莊嚴,該是一份何等浩蕩的天福……
1985年,他於台北農禪寺聖嚴法師住持的道場,皈依了三寶。
從此身心安住。朝斯夕斯,持佛宏名,並在農禪寺做起了義工。
這個期間,他一邊唸佛,一邊思考“念佛”的目的是什麼?
真的需要一句接一句地說著佛的名字嗎?是否還有更好的方法?
正如我們思念某人,往往都是沉浸在對他(她)的憶念之中,並不需要說出他(她)的名字。而且,《楞嚴經》“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也認為,憶佛想佛即是念佛。受此啟發,平實先生開始嘗試用心念佛......並將此法貫穿於行住坐臥之中,體味“都攝六根,淨念相繼”之妙,感悟無相念佛三昧
一個人,若能一舉一動皆以佛的品格為參照,處激流而泰然,遇違忤而不嗔,出淤泥而不染,懷廣大而慈仁,即可鑄就金剛不壞的蓮品。那他為人處事的火候,必有光風霽月的朗潤。
這才是無量光無量壽的根本。抓住了這個根本,極樂淨土就與當下人生,不離分寸。
如是,即入實相行門。
可以說,那是一段禪淨交織的歲月。平實先生有時念佛,有時坐禪。常常是禪中有佛,佛中有禪,禪即是佛,佛即是禪。這就達到了禪淨不二。

內容來源:
http://www.enlighten.org.tw/newsflash/20160401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