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分裂国家的隐患—警惕X诚龙泉寺广论班体系

分裂国家的隐患—警惕X诚龙泉寺广论班体系

分裂国家的隐患—警惕X诚龙泉寺广论班体系 、达赖集团正以一种新的方式——内地宣传“广论”,以信仰分裂国家的行动。

国家一直警惕达赖集团在西藏搞分裂活动,但却忽略了达赖除了是一个国家分裂组织首脑外,还有另一个被忽略的身份——格鲁派教主。

菩提道次第广论》(以下简称广论)和《密宗道次第论》(以下简称密论)是该派传教圣典。这两部书是一世达赖的师父宗咯巴大师对喇嘛教的总扩,“广论”被认为是上部前行部分,“密论”则是下部实修部分。其中密论中的男女通过以“性交”方式修行成佛是喇嘛教最高修行方法。

上部“广论”表面上看起来是佛学提纲,实际则篡改佛法基本教义,将皈依“佛法僧”的“三皈依”,篡改为“四皈依”,将皈依“上师”(师父)放到三皈依前面,将上师身份置于比佛还高的地位,神话上师,并提倡信徒将身体和精神完全依附给上师,达成精神控制和身体控制的伏笔和前奏。这种完全违背佛陀教法的内容,大多数佛教信众由于少闻少修根本无法分辨其中所藏险恶用心,以至于被“广论”洗脑。

下部“密论”就是实现上师精神肉体双重控制真实目的,要求信徒把妻子、女儿、姐妹、母亲供养上师淫乐,将财产供养给上师享用。完全达成对信徒精神和身体的控制和奴役。




二、 日常法师和达赖的关系以及日常法师生前不遗余力的推广“广论”的来龙去脉



众所周知自宗咯巴大师之后的600多年间,广论的传承拥有者(法主)一直是达赖(一世到十四世,另一位班禅的传承资格则不被大众承认),所以想要公开传播它的人,必须获得达赖授权证书与认证传承,——喇嘛教极其注重传承,如果没有传承认证则名不正言不顺。

1988年,日常法师被达赖选为“广论”传承人,以台湾为据点,向内地渗透。

日常法师(1929——2004),上海崇明县人,1947年移居台湾。
1965年出家,次年就获得“广论”一书,但没达赖授权和传承,没资格公开传播。

1986年至1987年,到印度皈依达赖,拜达赖为师,获得“广论”传授资格和传承。

次年1988,应广化法师邀请,受聘为南普陀佛学院副院长兼教务长,并正式在台湾开讲“广论”。

1992年成立福智僧团,代日常法师处理信徒招收工作等事宜。
1993年台湾新竹凤山寺成其“广论”大本营,达赖亲笔书写“正法林"佛学院名称。福智僧团大小一切事务:比如新进僧人剃度、寺院建筑、财务收支安排方面等,日常法师皆亲请达赖裁决,并亲自定期带领新剃度僧人及信众前往印度朝拜达赖。

日常法师生前一直担任达赖喇嘛基金会董事,日常法师死后则由其福智僧团弟子接替日常法师做达赖基金会董事,说白了,福智僧团基金会随时随地可以把从广大信众筹到的资金向达赖基金会转去。



四、 学诚法师和日常法师的关系及学诚法师在大陆推广“广论”的来龙去脉

1995年日常法师福智僧团进入内地前沿阵地——福建莆田广化寺,宣讲广论。此时与任广化寺主持的学诚搭上线。

1996后,学诚依止日常法师为上师,成为达赖内地“广论”第三代传承人,并积极参与并主持台湾福智团“广论班”在内地开设和传播。在大陆成立成千上万“广论班”学佛小组(后文简称广论班),全国范围内招收信众学员进行洗脑,非法招收没有任何资质的在家居士讲师给新进学员授课,学诚因此成为日常法师“广论班”大陆地区总负责人,并多次组织日常法师及福智僧团的人来广化寺讲“广论”

学诚早期所收弟子的贤li贤jian等十数人,则由日常法师福智僧团派人员亲自来大陆剃度考核,和日常法师当时剃度弟子时请求达赖裁决考核如出一辙。

达赖知不知道学诚的存在?日常法师生前事事都跟达赖汇报,加之当时学诚在国内已经有一定名望,日常法师不可能不向达赖汇报自己将“广论”传承授予学诚之事,1995到2004的这段时间内,日常法师福智僧团积极在大陆推广“广论”,学诚是组织者总负责人,起关键作用,达赖不知道是不可能的。

2004年日常法师死后,大陆“广论”推广如何,我想达赖也是时刻关注的,这涉及到大陆信徒范围,他虽进不了大陆,让他的徒子徒孙来达到他传教的目的,境外遥控,何必亲自去做,同时大陆市场带来的活动经费也是块肥肉,怎可轻易放弃。

学诚在大陆推广“广论”并没有因为日常法师的死去,而终止,而是蓬勃发展,因为学诚从日常法师哪里获得的“广论”的传承是大陆唯一最正统的广论传承,从法脉传承上学诚是达赖最正统的徒孙,这点上来看,国内其他推广“广论”的,如济群法师等人没有传承而名不正言不顺。

2005年以后学诚调入北京中佛协并成为北京龙泉寺住持,把推广“广论”的大本营从莆田广化寺移到北京龙泉寺。

   以北京龙泉寺为“广论”推广大本营起,清华分校、高学历、高科技传法等为噱头,吸引了清华北大为代表的高学历人才来龙泉寺出家。并以北京为中心,继续以“广论班”的形式全国范围内招收信众学员。教材则是日常法师广论讲解录音带和MP3,以及文字整理稿。

据曾在龙泉寺教化部工作过的法师透露,截止2011年,龙泉寺全国范围内开设的广论班数量就已经达到4000个,覆盖到县一级,信众学员超过30万 。

2015年后佛协会长、政协委员的护身符,是“广论”推广达到高潮,截止2018年8月学诚性侵被带走调查,龙泉寺广论班学员数量超过100万人之巨。




五、 日常法师福智僧团丑闻败露学诚自我造神的始末

2004年日常法师因为肺结核病逝于厦门

日常法师死后,学诚完全继承了福智团体在大陆的“广论班”及信众团体。并继续沿用台湾福智的模式利用“广论班”发展洗脑信徒。

日常法师台湾的僧团福智及信众团体则由一个叫金梦蓉的在家女居士继承并领导。

由于历史上并没有女居士领导男众僧团的先例,金梦蓉女士因此广受争议,达赖喇嘛也不承认金梦蓉女士的领导权,随后爆出金梦蓉非法窃取福智领导权,日常法师死状惨烈和舍利造假及金梦蓉伪造日常法师遗嘱的丑闻,并逐渐爆出福智僧团淫乱双修的丑闻,福智的名声扫地,臭名远播。

此时位于大陆的学诚,由于仕途上的需求,及撇清福智丑闻的影响,想在龙泉寺大陆广论班淡化日常法师及台湾福智影响力,树立自己的影响力,从而导致龙泉寺僧团分裂,当家师贤禅带领数名比丘直接出走。

自此,学诚不敢再轻易淡化日常法师了,因为大陆“广论班”这些年来的教材一直都是日常法师的录音带和文字稿,日常法师在广论班大陆信众僧俗二众学员心中地位如神佛一般崇高,学诚只能封锁福智丑闻消息

他同时认识到否定日常法师,就是否定了自己的“广论”传承资格。

学诚只能另辟蹊径来提高自己在“广论班”信众中的影响力,因此由龙泉寺僧团集体创作但被学诚窃为己作的“感悟人生系列”“和尚博客系列”“早斋开示系列”以及后来的“好好✘✘系列”等应运而生,龙泉寺大陆“广论班”学员除了学习日常法师的讲话稿开示外,开始引导更多的转向学习学诚的开示言论及语录,学诚因此逐渐开始自我神话,淡化刻意抹去自己日常法师弟子的身份,龙泉寺僧团开始有僧人私下对学诚二师父的称呼(他们称呼日常法师为大师父)。

后来随着学诚政治地位的提高,龙泉寺广论班除了学习日常法师教材开示外,另外增加学习学诚法师开示语录,台湾福智洗脑那一套并未改变。
龙泉寺开始要求信徒每天早上发誓追随效忠学诚(详见龙泉寺礼师赞文),并礼拜学诚个人像。

学诚开始大肆神话自己,并要求手下出家弟子开始帮助造神,洗脑信徒,比如赤裸裸的对龙泉寺执事贤某等人说“你们把我推上去对你们以后都有好处”这样的言论。

于是乎僧团上下一心开始造神,凡是僧团派去在居士前面讲法的法师,如果没有提到学诚法师的功德,就会被僧团批判,丧失出去讲法的资格,凡是敢议论学诚的人都被赶走打压恐吓威胁。

在居士中也挑选骨干,定期培训讲师,讲师给其他学员讲课第一课就是观学诚的功念学诚的恩。敢观查学诚过失的则以下地狱恐吓。学诚也极力宣传自己是菩萨再来,并亲自创作佛教歌曲“生命中的贵人”,暗示自己是菩萨再来,菩萨怎么说你们就要怎么做,并请著名佛教歌手演唱并大力推广。

在拉拢文化界学术界名人为自己壮势的同时欺骗政府各级官员来给自己站台。

在僧俗二众的努力下,学诚终于完成了自我的神话,2015年政治上也达到了一个僧人的最高荣誉——当选中国佛教协会会长。



六、 性侵丑闻暴露,学诚虽倒台但学诚建立佛教帝国任然按其原来的轨迹运转,广论班学佛小组任然在秘密运转,洗脑和精神控制依然进行。



2018年年8月1日,学诚性侵事件的媒体曝光与官方的迅速介入,学诚被免去所有职务并被带走调查。 学诚帝国北京龙泉寺及下属各个分寺院由学诚的贤字辈出家弟子们临时负责。

龙泉寺的广论班学佛小组转入地下运转,各学佛小组网络群全部改名隐藏,龙泉寺则继续通过网络工具遥控指挥管理这些数量达到数百万的庞大信众学员团体。

8月23日国家宗教局公告认定学诚违法事实后,龙泉寺负责人,依然在广大信众团体中散布“学诚是无辜的,政府迫害学诚”这样的反动言论,并继续组织义工在互联网上为学诚辩解、删帖、恐吓那些敢说真话的人,下院极乐寺尼众道场更是继续封锁消息,转移分散尼姑到各地,继续精神控制和限制人身自由。

龙泉寺及下属分院负责人继续散布以下言论来欺骗信众:

“师父是冤枉的,和文化大革命性质一样,会被平反”
“师父还会参加马上举办的世界佛教论坛”
“师父只是隐居了,还在方丈室悠闲的喝着茶”
学诚个人虽倒台去职,但学诚建立的佛教帝国依然按原来轨迹运转,洗脑和精神控制任然在继续,极乐寺受害尼姑家长依然无处维权。



六、警惕学诚及北京龙泉寺体系广论班背后隐藏的分裂国家风险

即便是学诚后期试图淡化日常法师,也改变不了达赖是“广论班”宗主的事实。

学诚被查如突然停止的时钟,疯狂的信徒愣住了,随后就是焦急的结果等待与信徒自我麻痹幻想。

境外的达赖分裂集团也在等结果,毕竟达赖利用“广论”对大陆的渗透,正计划收获果实时,学诚及龙泉寺体系的倒塌,有可能让达赖集团一切努力付诸东流。

果实如何收割?
当广论学佛小组信徒范围扩及全国,且达到一定数量时,内地代言人收到境外达赖指令,突然组织全国信徒来个“认祖归宗”——境外去朝拜达赖或拉横幅聚会请愿达赖入内地,到时侯以“信仰分裂国家的行为”将引起国内外很大反应,给国家稳定带来很大麻烦。

如今学诚个人倒台,但学诚建立的佛教帝国龙泉寺体系任然由其出家弟子众掌控,龙泉寺全国数百万的广论班学佛小组信众团体组织严密、号令统一,随时都有可能沦为达赖集团分裂国家的工具。

最后作为公民,我们有义务维护祖国的统一完整,我们恳请国宗局统战部对此事及时处理,排除隐患,瓦解龙泉寺体系及广论班学佛小组,或另请其他爱国高僧大德来重组龙泉寺及下院莆田广化寺等,而不是任由学诚弟子们继续控制龙泉寺及下属寺院欺骗国家和信众,乃至于重酿法L功祸事。
附图


————END————


特别注释:
还有人把X诚当做汉传佛教的领袖,真搞笑, 人家X诚弘扬的是喇嘛教,他根本不信汉传。

“我们办法会、念经等,别不会觉得我们是藏传,会推得更广,这是整体的发展,个体虽不同于此,但又不离整体。”——2005年11月3日,X诚对贤杰法师等僧众开示,LQ寺档案室内部资料




[ 本帖最后由 白冰冰 于 2018-10-11 13:01 编辑 ]

TOP

载次数: 0)

[url=][/url]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