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带我一起离开,好吗?

带我一起离开,好吗?

法国师兄


谈到鬼怪,很多人都会有点害怕,有些人认为在山林中,乡下的地方才有鬼道众生,认为在都市人的阳气比较兴旺的地方,就比较没有鬼道众生。佛教徒是相信有鬼道众生的,而且在佛教上面记载,到处都可能有鬼道众生的。


比如说在《长阿含经》卷20:「佛告比丘:『一切人民所居舍宅,皆有鬼神,无有空者;一切街巷四衢道中,屠儿市肆及丘冢间,皆有鬼神,无有空者 … 一切树木极小如车轴者,皆有鬼神依止,无有空者。…。』」


同样的在其他的经典里面也提到有些鬼道众生就是附托在金银或是华丽的衣服布料上,也有些是附托在草木内,而这一类的鬼怪,在人间通常是比较小气贪心的,有钱不会想帮忙其他人,或者只会比较做损人利己的事情。


比如说在《南无地藏忏法》第三卷,里面有提到:『不舍悋心。损人利己。如是等业。报毕出狱。得升人间。依然鬼道。附托金银玉帛。或依草木成形。…。如斯一类。名为怪鬼』


同样的我们在《正法念经》也可以看到这段:『若起贪嫉、邪佞、谄曲、欺诳于他,或复悭贪、积财不施,皆生鬼道。』。同样不做布施,贪爱、爱欺骗的人,下场是到鬼道的去。在佛经里面有记载了太多不同的鬼道众生,末学就是稍微举例一下经典里面的记载。


佛教徒不相信有个全能的造物主,佛教徒相信我们这个人身如果好好的修行是能了生死、是可以成佛做祖的;相反的如果我们造贪、瞋、痴的恶业, 贪好吃、贪美服、贪享受、因为贪而欺骗他人, 瞋心对人,成天痴呆的做白日梦, 等到我们离开这个人身的时候, 轮回到下三恶道就有我们的份了。因为畜生道中, 牛、马、猪、狗等都是我们人去做的, 地狱、饿鬼道也是我们人去投胎的, 一切都是我们自己所造成的, 自己做事自己承担,怨恨不了谁的! 所以说:『诸恶莫做,众善奉行。 自净其意, 是诸佛教。』。我们这个人身可修行成佛做祖, 亦可造业堕恶道轮回。!


提到鬼道众生,其实也不用怕鬼道众生,因为他们下鬼道其实是很可怜的,反而要起怜悯之心来看待他们,往昔搞不好都是您的亲人。
几天前去农场发生一段很温馨的小插曲,今天末学想跟大家分享。

1- 走! 我们去有机农场去干活!!


小儿子上了高中了,法国的华德福学校规定每一个学生都要到不同的有机农场去当实习生,去体验一下的农家的生活


小儿子被学校派到法国中南部的一个有机农场去干活。离开巴黎大约6到7小时的车程,农场的地方非常乡下,坐火车去,非常不方便,要换很多次不同的小火车,中间换车要等很长的时间,全程几乎要11个小时。 我跟前妻商量,前妻开车送小儿子去农村,回程是末学开车去接。


话说儿子到农场的一个星期后,打了一通电话给我,关心一下他老爸我去医院检查身体一切都好吗?我说都好,我顺便就问他,那些农夫喜欢什么东西?我去接他的时候,可以顺便带些东西给农家。


小儿子就告诉我:『在农场都是一些年轻的WOOFER,他们看起来都不是在追求什么形而上的真理,所以如果爸爸要带法文的佛书来跟他们结缘,可以不用带来了。他们不会看的,爸爸来了也不要说佛教的东西。买一些好吃的东西给他们,他们反而会比较喜欢。』。既然这样,我就买了些巧克力、蛋糕、中国的月饼,还有一些有机咖啡,准备带过去给他们,也果然他们很开心。

什么是WOOFER呢? 世界有机农场工作机会组织的英文全名为World
WideOpportunities on Organic Farms (WOOF).世界有机农场工作机会组织的目标是提供给年轻的义工的学习的工作机会,让他们能参与跟推动有机耕种,并让他们感受农村生活并体验不同国家的风情。一般来说这些年轻的义工不会收到金钱回报,有机农家会提供食物、住宿与学习机会,义工则帮助农家农耕、园艺、畜牧工作为交换。义工随时都可以离开,比较没有什么约束。在欧美很多年轻的男女,就这样环游世界,到处去不同的地方当义工顺便旅行体验生活。我们就称呼这些年轻人的义工:Woofer。


既然要开车去,不如利益一下众生,末学把自己的行程再网络上贴出来,看哪个有缘人想搭便车,我就顺便载他一程。一位年轻人看到我的贴文,就请末学去南巴黎的一所理工学院去载他,那所理工学院也是大儿子的学校,离我家真的不远,我当然同意呀,没想到这年轻人居然跟大儿子是好友,他们是在学校的同一俱乐部的乐队一起玩摇滚乐。好有缘哦。我就中途送他到他去的地方,再继续我的车程。

我一共开了7个小时的车子,走了不少山上的石头路,终于到了在山谷间的农场,几条狗摇着尾巴冲了出来的迎接末学的来临,秋天的山谷真的说不出来的美,在稍微有点发黄的草地上,几头俊马跟驴子,在火红红枫叶的山谷下,开心的互相玩着,好像一幅活生生的印象派的油画,而小儿子就在图的一角亲切微笑爱抚着一匹俊马,真的是与世隔离的世外桃源,我也陶醉在这幅画中。











不要只说这里的美,其实这里还有一个很有【味道】的景点值得介绍:厕所。厕所不是在房子里面,是在外面很简陋的用几片木头钉搭起来的茅厕,比以前台湾乡下地方的茅厕还简陋。说真的其实也就是在地上的木板中有一个大洞而已,所有的人体的排泄物,就在下面有很大的木箱子直接收集起来,堆积成以后的有机肥料,真的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哈哈哈哈。早上起床,在温度不到5度的茅厕大小解,边大小解边打冷颤,很快的睡意就全无了,出来这个厕所我想应该不会有人再睡个回笼觉了,真的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的新体验。不知道冬天下雪零下的时候,这些农夫怎么上厕所?难道真的是习惯就好。还有比较好笑的是:厕所是唯一手机有信号的地方。其他地方都没有信号,这个厕所的风水真的很特别,还真的是很抢手的地方,大家排队上厕所,不一定是要上大小号,有时候是拿手机要打电话,比如说上次小儿子就是在厕所打电话给我的。


我去了才知道,这个农场当初的老农夫离开了之后,没人继承,跟他一起工作的几个Woofer 不忍心看农场荒废下来,就留下来把农场继续撑了下来,他们就成了一个协会,就以协会的模式继续接下这个农场的运行。


年轻的义工都住在旅行车厢里面,所以看来他们其实没有把这个农场当自己的家一样。来来去去的大约有四代不同的Woofer经营过这个农场,现在也只有3个年轻的Woofer留下来了,最久的那个义工才待了四年。其他一位是才来了一年半跟另外一位才几个月而已。也许就是因为这些Woofer都不是想长久定居在这个农场,所以农场的设备还是很古旧的,一直没有更新。 农场还留下几匹马跟二头驴跟一群非常可爱的小山羊跟牛,当然还有几条老狗跟小猫。他们目前主要是生产有机蔬菜、奶酪(特别臭的奶酪)还有面包。 他们就在附近的小镇的赶集卖他们的产品。卖完的钱,再买给动物的籽料之类跟大家吃的东西。所以基本上农场还是自给自足。


不过年轻人能体验一下粗衣淡饭, 生活简单, 不追求吃好穿好。以后对这些衣食住的也能看淡放下、淡泊的过日子,末学觉得非常的棒。

2- 天真活泼的爱心小女孩!!


年轻的Woofer 们其实就像儿子的大哥哥跟大姐姐一样,其实他们真的过得很暇逸 的生活。当天的晚餐,是一位女Woofer 用农场的有机西红柿煮了一大锅的意大利面条,配上他们自己做的面包, 真的非常的好吃的西红柿,好香的有机面包。 简单不过但味道十足,小儿子也吃两大盘的面条。我们大家在一起吃饭,笑话连篇,年轻真好有理想跟抱负,跟他们在一起,我好像也年轻多了。晚上我跟儿子睡在同一个房间,俩个Woofer 睡外面的蒙古篷,其中一个睡自己的旅行车上。


晚上睡觉的时候,天气冷,房子里面没有暖气,我就穿了运动外套入睡,我很快就入睡了,突然我梦到一个天真可爱的小女孩,大约五到六岁左右的法国小女孩,在这个屋子里面玩耍,不然在外面的院子荡秋千,开心的笑呵呵。我看着她开心,我也开心,感觉这小女孩跟我蛮投缘的,我想往昔搞不好都当过家人或是朋友,才会那么投缘。当她接近我的时候,我就感到一股冷气,让我不自禁的想咳嗽,身体的咳嗽让我成为半睡半醒的状态,不断的咳嗽也让我感到非常的不适应,于是在梦中我就把忆佛的轻念提了起来。也就不再咳嗽了,也舒服多了。接下来,我就跟这个小女孩聊天,感觉她很开心,让我感觉到她开心的笑后面藏匿了淡淡的忧愁。无常是苦,离别是苦。如何解脱呢?长江后浪推前浪,浮世新人换旧人。她也看了很多人的来来去去,我问她到底哪里才是家呢?她也说不出来。就在我们聊得很开心的时候,我告诉她,我们明天一大早就离开了。我跟孩子回巴黎了。她有点依依不舍,突然她说了句:『带我一起离开,好吗?』。我笑了笑回她说:『如果想听大乘佛法就来吧!!我常常看正觉讲堂的电视弘法视频哦』,我同时心中想她听了佛法,搞不好就会有解脱的智慧,也许今生来世就是佛教的一大护法,不能小看哦。接下来我就跟她说了一些基本的人天善法。


现在回想起来,真的很搞笑的,因为小儿子不要我跟这些年轻的Woofer聊佛法,反而是在梦中跟可爱的小朋友聊佛法。哈哈哈哈。


就到清晨的时候,我被浓浓的咖啡香,还有其他人的说话声给吵醒了。我就下楼跟俩位年轻人打招呼。顺便跟他们一起吃早餐。 我顺便问以前有没有一位小女孩住过这里呢?因为我做了一个很开心的梦,其实他们都不知道,他们也是过路客,以前发生过什么事情,他们也不清楚。女Woofer告诉我她有朋友身体比较敏感,这朋友告诉她这房子里面还有灵魂住这里,没有离开。而她是完全没有感觉到什么。


我跟她一边聊天一边吃早餐,早上天气有点凉,我就把手放到我的运动外套的口袋里。我突然感觉到有东西在我的口袋里面,我把口袋的东西拿了出来,我看到一个小小的棉布做的心,花纹看起来有点古旧了。我突然心头一热,闪过一个很温馨的念头,我彷佛又看到那个梦中小女孩的样子跟我说:『带我一起离开,好吗?』。不过这个小棉布心是怎么到我的口袋里的呢?女Woofer说这个东西好像是挂在墙壁上的,年代也很久,他们也没有注意去整理。不过怎么掉到我的口袋里面,我们大家也无解。


我就把小心翼翼地重新把这小棉布心放回口袋中,我就准备带【她】回巴黎了。









在回程的路上,我跟孩子提了这事情,小孩子笑着说:『怎么老爸每次出门都有很奇怪的事情发生?』我说我也不知道呀,不过感觉好奇怪,在梦中好像遇到一位老朋友的感觉,真的很开心的梦。


星期一跟一位法国女作家喝咖啡聊了这回事。她希望我把这事情写出来。我说先中文,以后再翻译成法文。


如果有看官您看了觉得有太多的偶然了,就请您一笑置之,末学也没不想多解释,其实也不过是末学的出游的一场梦而已。不要太认真跟末学计较哦。
广钦老和尚的一段话跟大家结缘:『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一个人即使生前家财万贯, 死后也是 〔万般带不去, 唯有业随身〕。不要再为这些身外之物浪费宝贵时光了, 赶紧把握人身, 趁早修行才是。』


如果您是在对生命的实相的探讨,欢迎来到佛教正觉讲堂一起前来探讨。


末学的生活流水账就写到这里。谢谢您的观看。


阿弥陀佛。
末学 合十敬上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