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一个被假活佛欺骗的女子的血泪忏悔

一个被假活佛欺骗的女子的血泪忏悔


                          一个被假活佛欺骗的女子的血泪忏悔

                             我深深的忏悔,忏悔这5年来的天真和罪恶。

                                                                   ——桑白居士绝笔

  

  当大家看到这篇文章的时候,也许我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也许我还坚强的活着,等待着有一天,可以把更多的事实公布于重(众),并且真相大白的一天。

  是的,我不是你们认识的曲样活佛,我只是曲样表面慈悲的伪装下,一名永远不会出现在人前的写手。

  这个博客,是我3年的心血。这里的每一篇文章,都凝聚着我的血泪和感悟。我也是个多年的修行人,也曾经天真的以为帮助了别人,就等于圆满了自己的功德,何况是帮助一名把众声(生)疾苦都放在自己心头的仁波切呢。但是我太天真了。原来,把希望寄托在别人的身上,就等于把功德或者成倍的罪业,也加倍还给了自己。

  曲样当初的一句话感动了我,他说:要把一生都奉献给慈善事业。结果,就为了这句感人的谎言,我交付了自己4年的青春。

  我把他从一名渺小的,没有金钱,没有名望,没有社会地位的小僧侣,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变成了一个人人崇拜敬仰的活佛。

  我为他写书,写博客文章,为他出谋划策,为他焦虑忧心。只盼他能快些成长起来,成为一个可以担负起众声苦难与救度的成就者。

  然后,我佛在上,我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将是事实。若有一句谎言,我愿永劫入地狱,再无解脱之日。


  他后来慢慢显现出了与我当初认识的仁波切完全不同的人性。

  慈悲被金钱淹没了,善良被欲望吞噬了,曾经的誓言也随着各样美女的肉体,一次次交付给了魔鬼。

  他不但利用了居士们的善良和虔诚,利用着我的无私的奉献和帮助,利用着每一个可以利用的人们。

  除了建起了一座白塔,其余均无任何建树。包括去贫困牧区的捐助,也只是在有居士来的时候,临时做的一个秀而已。

  佛学院的日常好坏他根本不去管理,寺院的日常工作也根本不会去主持。一个月的时间,在寺院的日子都不超过两天。

  整日就是和一群贪污腐败的末流官员,或者下流的大款一起,吃吃喝喝,互相介绍女人。他在青海的女人,各个自治州上的都算上,长期来往的不下5个,偶尔为之的更多,不计其数。在国内各个省内,也都有自己的情人和相好。

  他欺骗着我们内地的居士不懂藏语,一切都是他一个人在表演。

  他很聪明,在西宁市区买房子,不会放在自己的名下,用家人的名义购买,然后给女人一起同居。

  一辆汽车,大多数的时间,都是游走的各个州上,拉着不同的女人,游玩在各处。

  有关系的朋友,并且查看青海车牌的朋友可以人肉一下:青B73640这辆车,在每个时间段的视频监控录像,包括在各个收费站的视频录像,看看车上都拉些什么人,都出现在哪些公路或者风景区内。都干些什么勾当,都是在黄南州的所谓的他的“佛学院”里,还是在海东地区乐都县境内的马营寺里。看看我说的与事实是否相符。

  有关系的朋友也可以人肉一下他历来的电话清单记录,然后追踪痕迹,顺藤摸瓜,看看那上面每个月动辄几千元的电话费,都是打给哪些电话号段的。甚至漫游期间,每个深夜凌晨,都有几个小时聊不完的情话。

  有关系的朋友还可以跟踪追查一下他的那些女人们,有在政府单位工作的,有卖服装的,有18岁的小女生,还有40岁上下的妇女。甚至很多女人和他上床之后,都不知道他的真是身份是个和尚。

  俗话说,不要存在侥幸的心态,坏事干多了,总有败露的一天。当他深夜,和一群不三不四的男男女女在一处娱乐场所大玩特闹的时候,当我在他的车上发现了治疗性病,和很多生殖器炎症的药物的时候,当我看到他的车上诸多的女性的痕迹的时候,我知道,我最终,酿成了一个天大的祸端和错误。

  记得上次曲样去广州吧,如果广州的朋友们,可能会清楚,他离开广州的时间是8月3日的清晨7点,12点到的西宁机场。可是他对我们青海这边的寺院和学生一直说的是6号才到的西宁。而这3天来,他解释说是在陪一个从郑州来的小弟,日夜在一起。但是青海移动公司给出的结果,却是他这三天来,一直在海北州陪2个女人玩,一个是白天追着的女人,一个晚上追着他睡觉的女人。

  其余被他包养过的,追求过的,包括流口水过的,不计其数。这其中当然也包括我。一个吃亏上当被他利用了这么多年的我。

  以前一直以为他去年在北京,因为和一个女孩子耍流氓,被公安局抓了起来,那个女孩子起诉,造成他入狱10天。我们很多人都不相信,想方设法的救他出来。没想到,一年的时间内,竟然接连发生了如此众多的事件。我深刻的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和天真。有关系的朋友,可以到北京市顺义区公安分局调查去年青海仓赛旦——曲样的俗名,流氓案的案底,看看他亲口承认的口供,大家就全明白了。我也是前些天,才真正看到了那份口供,震惊之情溢于言表。

  再次,我向广大的居士,和一直因为我的罪过,让大家误认为他多么慈悲、智慧、正直、仁慈,表示道歉。


  我为我上述的一切话负责任。

  广州的格桑塔居士甚至还想供养他一辆越野车,我没用勇气给格桑塔打电话要他不要邮寄,因为这是人家的供养之心,是虔诚并值得赞美的。但是,他也许真的想像不到,若那车到了曲样活魔的手里,将会有多少下流的勾当在那车里发生。

  本来我还是抱着能够拯救他的心,想慢慢感化他,提醒他,点醒他。却没有想到,我善意的帮助和提醒反而造成了他更加厌恶和伤害我的借口。甚至经常把曾经在北京出现的一位大德仁波切搬出来,说我们陷害他。说我是魔鬼,说我坏了他的事,不然他早就好了,根本不需要我的帮助云云。每次这类话题说开来,他的拳头就随着上来,这3年来,我受到的肉体摧残,被他打的遍体淋伤,就有5次之多。我可以找到很多人作证,我的伤痕当时都有人看到的。

  当初我以为是上师对我们的加持,才会动手打我,后来没想到是因为变态的心灵和不能满足的欲望。他得到的金钱和权利远远没用达到他的期望,我稍微提醒,便会换来拳脚相加,甚至恶言中伤。

  这就是一个你们眼中慈悲的仁波切,背后那残酷的一面。哪里慈悲呢?如果慈悲只是能够几句言语,再偶尔做做戏,那能够达到大慈大悲标准的人,太多了。

  我写完这些。若还有人会怀疑,我也无话可说。我看我今晚的心情而定。我为自己准备了79片安眠药,若我活了过来,没死成,明天我就会重振精神,努力赚钱,等到时机一到,马上会起诉他的诈骗行为,揭露他荒淫的本质。若我死去,就全当死前的最后最深挚的忏悔。

  当前几天,他发现了我在调查他,并且准备和他决裂,不再甘于被利用,并且准备公诸大众的时候,我的生命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威胁。我至今搞不懂他和那些经常挂在嘴上的所谓的官员们进行的到底是怎样的一种权色交易。互相搞女人,互相吃喝乱来,互相请客,全无僧众的规矩和风采。即使他还是我的上师,他也还把我当弟子,那些人也不会放过我。

  我几次下决心自己了断自己,都觉得咽不下这口气。留下这样一个祸害在人间,我即使下了地狱,最终也不会安宁。所以,才有的今天,我权衡再三,鼓足勇气,终于动笔,有勇气完成这篇文章。

  我被他感动了1年,尽心竭力帮助他2年,在青海鼓足勇气生活了1年,却落得最后流落异乡,甚至客死异乡的命运和下场。我有罪啊!
  这也是我为我曾经深深热爱着的,如今却也如那热爱一般深深痛恨着的人,奉献的最后一篇文章。

  桑白卓玛

  于2010年8月24日凌晨2点33分,泣血书写。

  桑白绝笔。



[ 本帖最后由 白冰冰 于 2017-7-3 21:11 编辑 ]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