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蒋贡康楚仁波切"还俗"把藏传佛教的活佛转世请下了神坛

蒋贡康楚仁波切"还俗"把藏传佛教的活佛转世请下了神坛

蒋贡康楚仁波切"还俗"把藏传佛教活佛请下了神坛

近期索八宗(社会上对索达吉的戏称)篡改(法华经)、(金刚经)以及歪解(六祖坛经)等经论,与喇嘛无明佛学院慈诚罗珠等所谓金刚上师对汉传佛教冷嘲热讽,被汉地诸师依法依理批判,引发了佛教界网络法义无遮大会,煞是热闹,是一千多年前吐蕃僧诤以来,首次呈现更大阵容的新世纪僧诤,起因缘于索八宗听命于净空的旨意,大乘八宗宗主的身份,以藏传佛教为标准,首先从天台宗开刀,自由地剪裁(妙法莲花经)宗本,整个事件,都以索八宗单挑汉传佛教教义,汉传佛教集体发声,全力声讨,由法义之争延伸至索八宗以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手段进行非法传教活动,索八宗及其喇嘛无明佛学院的种种不如法事件陆续曝光,继之以索八宗的菩提学会原来也是非法组织,索八宗到全国各地及大专院校的所谓弘法也是违反宗教政策从事宗教渗透等等,哎呀,原来我们的索八宗可是----不择手段,完成最高目的啊?当索八宗的种种不如法的事陆续吐冒,全部被知情者串联起,翻了老底,事情超出了新世纪“文殊菩萨”索八宗的应急能力,最后,识事务者为俊杰,不得不低下高贵的头脸,写好了一篇圆滑老辣、陷人于不义的所谓道歉声明,然后依然舍我其谁地继续对汉传佛教进行“和平演变”,一副我是“文殊菩萨”我怕谁的气势,加上那些在“佛父”索八宗庇护下的“佛子”、“佛孙”的摇旗呐喊更加肆无忌惮啦。当索八宗、慈诚罗珠、多识等所谓当代“活佛”(宣化上人曾称为“活见鬼”)歪解、肢解大乘经典的糗事陆续曝光时,一些汉传佛教的法师们才发现喇嘛无明佛学院其实从一开始就计划篡改汉传佛教教义,给汉传佛教戴上索八宗式“藏传佛教”的帽子,真正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于是,继续展开摧邪显正,坚决绝索八宗充当汉传佛教的“佛父”,坚决拒绝藏地密宗明妃当“佛母”。

       正当双方都在缰持不下时,西藏“佛教”噶举派(白教)四世法王蒋贡康楚仁波切发表声明,坚决还俗!再也不做痛苦的两面派了!那种人前至高无上、人后烦恼痛苦的阴阳人生活实在过不去了,不如做医生去。转世灵童居然又转到俗世中去了,神圣、神秘的活佛转世曾几何时迷倒四海信众,日日跪倒在活佛的光环下,喃喃念诵六字大明双身咒,企求活佛灌顶把神识、明点射入“佛母”的阴户,然后带到西方极乐世界,不受后苦现在,活佛居然不爱法王爱红装(俗世生活),从神坛中走下来,融入寻常百姓家,安稳地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做一个真正为民众解除疾苦的医生,而不是假装神圣、忽悠信众,还号称自己的法门是高于佛乘的“金刚乘”,仁波切精神可嘉,用自身行动证明西藏密宗并非外界想象的那么神圣、神秘,把藏传佛教从神坛上请到世俗世界,为日后还原真正的藏传佛教,褪去活佛的神秘光环,改革活佛转世制度,改革藏传佛教,实现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的人间佛教,实现中华文化大一统,从这个意义上说,仁波切的还俗,的确是藏传佛教之福。

但是,仁波切的还俗,无疑成为藏传佛教内部的超强炸弹,粉碎了密宗的所谓“密意”----无上瑜伽男女双身法,以及为双身法服务的六识论”邪见。仁波切是光明正大的,与其密密地披着佛教的外衣修双身法,不如正正当当地做医生娶妻生子正常生活,何必扮大师欺骗人呢?从这个角度看,仁波切比索八宗、慈诚罗珠、达赖、多识等活佛聪明得多、幸福得多了。

蒋贡康楚仁波切的“还俗”来之不易,既解脱了自己,又解脱了一层层缠在“藏传佛教”身上的光环,实际上也褪去了达赖喇嘛身上的宗教“精神领袖”光环,对“藏传佛教”的活佛、上师、仁波切、堪布等真是层层剥皮,可以想像:仁波切为了追求属于自己的幸福生活,而非“活佛”的“两面人”所谓的宗教生活,承受了多大压力,饱受了多少煎熬,最终,既解脱了自我,又把“藏传佛教”及其“活佛”转世请下了神坛,打破了西藏密宗的神话,使达赖、索八宗、多识之流统统褪去神秘的光环,真实面目全部曝光在世人的面前,没有了光环,“法王”变成“发黄”啦。

:第四世蒋贡康楚仁波切锁定
第四世蒋贡康楚仁波切,是藏传佛教界著名的利美运动主要创使人之一,是噶玛巴的重要法子,藏传佛教噶举派(白教)的六大法子之一, 是噶举传承内的重要上师。

  一九九二年四月二十六日清晨六点半,第三世蒋贡康楚仁波切为了寻找第十六世大宝法王转世灵童,与同行的二位侍者由他的司机开着车经由卡林邦经西利古利要回隆德寺。行经西利古利南边的国道,正往南行驶时,为了闪躲避免辗及马路中央的小鸟,仁波切急唤司机打方向盘。当时路面有点潮湿,车子迅即滑向一边,在蛇行了三、四十公尺后撞上了路边一棵树,他们全被抛出车外。仁波切的司机与侍从贡噶喇嘛稍后都在医院中伤重过世。仁波切也在稍后不治。
第四世蒋贡康楚仁波切出生于1995年,得到了第十七世大宝法王的认证。



        



              第四世蒋贡康楚仁波切
      
         
在 1996 年 5 月时,十七世大宝法王将转世预言信函交给了仁波切的终生随侍天津喇嘛(现为蒋贡仁波切秘书处之总秘书),圣函中清楚详述小仁波切双亲的名字、出生年份、房屋坐落及四周环境等等。之后,法王在天津喇嘛请求下,画了三张图示更明白的指出蒋贡仁波切的所在处,并在图上写下:就在曲水县附近。         


1996 年 9 月 1 日,第四世蒋贡康楚仁波切第一次造访祖普寺,并向十七世大宝法王献上礼敬。 1996 年 9 月 2 日乃为佛之天降吉日。在清晨破晓时分,噶玛巴为尊者举行了一个有久远传统的剪发仪式,并赠予“蒋贡罗卓却吉尼玛滇贝准昧丘坦系雷南巴嘉卫迭─文殊怙主智慧法日教登胜魔军”之名号。来年,也就是 1997 年 4 月 22 日,第十七世噶玛巴在祖普日寺为尊者授予咒语、本尊仪轨,以及各种祈请文之口传,包括读写的传承等。他并为尊者换上僧袍,此为尊者第一次穿上出家的僧服。 仁波切于 1997 年 9 月前往达兰萨拉觐见嘉华仁波切,并由嘉华仁波切授与认证文件,正式同意由第十七世大宝法王所寻获之灵童乃为第三世蒋贡康楚仁波切真实无误的转世。第四世蒋贡仁波切目前正在努力的学习中,以便迅速的再来帮助所有众生;从仁波切充满佛法自信的神采里,我们相信这个日子很快会到来,仁波切目前驻锡于其总寺,位于尼泊尔之普拉哈里。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a9816880102wulx.html

[ 本帖最后由 白冰冰 于 2016-8-5 20:15 编辑 ]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