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2015年代MUCH台--发现新台湾 采访正觉教育基金会(二)

2015年代MUCH台--发现新台湾 采访正觉教育基金会(二)

2015年代MUCH台--发现新台湾 采访正觉教育基金会(二)


  主持人:观众朋友您好!欢迎收看“发现新台湾”,我是陈思吟。上个节目,我们请到正觉教育基金会与观众分享他们济世救人的理念,这集节目再度邀请到正觉教育基金的稽核长余正伟先生,继续和我们谈谈关于佛教的大智慧。余先生, 您好!

  余正伟老师:思吟好!各位观众,大家好!

  主持人:首先想要请教余先生,我们在圆山捷运站附近,可以看到你们设置一个很大的一个LED灯的大型招牌,上面用词相当的直白,指出正觉其实是不赞成某一个教派的作法,那不知道你们用意是什么呢?

  余正伟老师:好的。正觉教育基金会设置大型的LED广告牌,这是为了提醒社会大众:有关于在中国流传了上千年的喇嘛教,它的本质不是正统的佛教,而是印度后期大乘佛教衰败了以后,被印度教谭崔性力思想渗入,发展出来的坦特罗佛教;所以数百年来,中华文化一直都是把它叫作喇嘛教,以有别于汉传的正统佛教;在学术界也一向称其为Tantric Buddhism,也就是谭崔化的佛教。那么这种谭崔化的喇嘛教,他最大最直接带给社会的伤害,一则是增加了宗教的性侵害,第二则就是伤害了正统的佛教,特别是在元朝的时候,我们会发现到很多这样的事实。佛教正觉教育基金会——我们是本诸社会的正义与佛教的良心,依着本会设立的宗旨进行社会公益,在合乎国家法令的前提下,用这样子大型的LED广告牌的方式,来提醒跟教育社会的大众,要避免这一类是可以完全事先预防的宗教性侵事件,也就是要还给民众知的权利。并且这个正觉的LED广告牌,曾经在2011年10月的时候,我们委托大台北北部在地的大学-圣约翰大学马裕丰教授,进行了问卷的调查。经过了学术的方法,客观的调查之后,发现超过一半以上的民众都是同意这样子 LED广告的作法,不同意的比例只有3%。并且根据调查,80%以上的民众都认为,这样的一个广告,它会有提醒民众、保护女性的功能。也就是说,经过学术的调查,显示出这个LED广告牌的内容,它不仅仅是一个言论自由的落实,而且合乎国家法令,而且还得到了大部分民众的支持。

  主持人:那从刚刚您说的上述的说明内容里面,我们听到一个问题:大乘佛教衰败它指的是什么呢?因为就我们所知道,台湾其实是佛教相当兴盛的地方。

  余正伟老师:是的。印度本来就有原住民的叫作达罗毗涂文化,跟后来才进来的新住民亚利安人,亚利安人带进的这个《吠陀经》,两种文化互相融合以后,就形成了在释迦牟尼佛出生之前的婆罗门教文化。在这个文化当中,以男女双修当作一种修行的手段。这样的一个想法,是本来就存在于古印度婆罗门教的教理当中;甚至当时有一支教派,为了实修这个男女双修,他们还立了一条戒律,叫作:不可拒绝一个要求双修的女人。

  主持人:不可拒绝?这么的强硬啊!

  余正伟老师:是的,而且是立为戒律。不管是传统的吠陀文化、婆罗门教,或者是后来新改革出来的新沙门主义——也就是被佛陀称之为六师外道,在佛教出现以后,由于佛门对他们的辨正,使他们逐渐地规模缩小了很多;也就是外道们他们也逐渐地改革,然后融合出其他宗派的教义。印度的历史研究告诉我们,在公元六世纪以后,印度教的势力它随着佛教势力衰弱,而印度教的势力就逐渐强盛。当时印度教内部《往世书》,也就是那个Mahaprana的兴起,使得原本吠陀方法的祭祀,改变成为各支教派的一种对神灵的崇拜,叫作Bakti。那源自于古印度婆罗门教,这一支性力的这个谭崔思想,也开始被引进进入各别的教派。比如说最有名的就是供奉湿婆 Shiva这个性力派Saktas,还有供奉毗湿奴Visnu这个般遮罗塔拉(Pancaratra)这一支教派;另外像流行于东印度,从孟加拉国传回来,也是供奉毗湿奴的易行派Vais nava sahajias,这几支教派他都接受了这种双修的谭崔的思想。比方说在这五年之内,开始进入台湾的谭崔瑜伽,就是这几支印度教派的后裔。那么当时的这种谭崔思想,也进入到印度正在衰败的晚期大乘佛教;到了八世纪、九世纪的时候,就成为大规模的佛教密教化,也就是佛教谭崔化;到了十世纪的时候,几乎是全面性的谭崔化佛教,这个在印度的考据、考古上面,是已经很确定了。在政治上,笈多王朝被来自于东印度的波罗王朝所取代,原本已经很衰弱的佛法中心,就从本来的那澜陀寺,也就是我们大唐玄奘法师当年留学的地方,从那澜陀寺转变,变成由波罗王朝所支持的超戒寺所取代了。

  主持人:是。

  余正伟老师:那佛法也就从原本 释迦牟尼佛所传授下来的声闻乘、缘觉乘(也就是我们中国人所说的小乘Sutrayana),然后以及大乘Mahayana,这三乘菩提就逐渐地改变了,出现了这个以四部续派为核心,外表虽然仍然披着是大乘佛法的外衣,可是他们就自称有别于三乘出来一个新的乘,叫作金刚乘Vajrayana;其中前三部的这个作密、行密、瑜伽密,都曾经在中国的唐朝大大地流行。中唐的王室曾经独尊这些来自于印度的密教大师,当时这一些密教大师甚至有特权,可以在王宫里面坐轿子、骑马。根据记录,当时的大臣如果对皇帝有所建言,最快的方式就是先去贿赂这些密教大师,由密教大师向国王建言,什么事都可以办得成。

  主持人:宗教直接影响了政治势力。

  余正伟老师:在这个唐朝的历史就是这样流传下来的。到了最后,佛法的核心就被无上瑜伽所取代,那么金刚乘就成为了当时流行在印度佛教的主体,那么不再遮遮掩掩,他们直接提出了说:依止 释迦牟尼佛所传的显教佛法,要经过很长远的时间才能够成佛;如果想要当世马上就成佛,就必须要依止无上瑜伽的修法。

  主持人:听起来他们的作法,跟我们所认知的佛教的概念,有点不太一样。

  余正伟老师:是,非常的不同。一般世间的宗教都会禁止不正常的男女关系,认为说不正常的男女性行为,这个本身会阻碍到宗教上的成就。包括一神教他们也认为邪淫的人是不能上天堂的;那 释迦牟尼佛在经典里面教导我们“欲为不净,上漏为患”,意思是说沉醉在欲望当中,这一件事情本身就不是一件清净的事情。所以一般的宗教也都会设立不准邪淫的这样的一个戒律,不管是西方的一神教,或者是中东的清真教,也是如此。当然!佛教的规定就更是如此了。

  主持人:在这个地方就会有一个提问喔:其实每一个人,应该说每一个宗派,都有他自己的教义跟修行的方式,那每一个人去选择属于、或是符合他自己所想的修行方法,这样子有什么不妥吗?

  余正伟老师:最大的不妥就是在于:这样的一个教义,它不是 释迦牟尼佛所教导的,他应该把自己称为印度教,或者是喇嘛教,而不应该说自己是佛教。

  主持人:您是说它不能归类在佛教的函盖范围之内,是这样说吗?

  余正伟老师:是的,没错。像现在我们台湾也流传进来印度教的谭崔修法,它实际的方法是一模一样,这个就是他已经讲明了:“我就是印度教,我不是佛教。”正觉教育基金会对他们就不会有任何的意见。一般的宗教性侵害是违背教义的,可是喇嘛教的宗教性侵害,却是完全可以事先知道会有这样结果的,可以说喇嘛教它所有的教义,包括前三部瑜伽,都是为了无上瑜伽而准备,都是为了男女双修而准备的。

  主持人:那余先生您刚所提到,这个某一个宗教他们对外宣称修行方式,跟他们实际进行修行方法是有出入的,是这样子吗?

  余正伟老师:是的 。在 释迦世尊所传授的佛法当中,即使是用想象的性行为,就已经是犯戒的行为,更何况是真刀实枪。早期正觉讲堂在揭露出这些事实的时候,喇嘛教的回应是:我们没有那种东西;后来又说:那个是古时候才有的事;到了现在又说:那个是要大成就者才有可能,现在没有人可以了啦!

  主持人:说法其实不太一样,有改变了。

  余正伟老师,不只这样讲,如果按照他所说的—-已经没有人可以,那这个双身法早就应该消失不见了。现在有许许多多的喇嘛实际地在传授密法第三灌顶,例如在灌顶过垄的时候,用明妃的画相授予到弟子的手上,本身就已经代表第三智慧灌顶的许可完成了,甚至是后面双身法实修的讲解也不算是太罕见,特别是在欧美更是常见;而且在密续当中的明文规定,并不是什么大成就者才能修的,许多密续主张,只要是对上师有信心的人就可以实修双身法,或者说上师认为这个人可以修,他就能够修。其实光是说到这一边,观众朋友应该就会觉得这样的教义好像有点怪怪的。

  主持人:跟我们所理解的不太一样。

  余正伟老师:正觉同修会多年以来,就是要提醒大众:这样的一个教义是有问题的。我们从来不是要针对任何一件个案或个人。或者大家可以想一想:这样的一个喇嘛教的教义,是不是我们想要的?这样的一个喇嘛教真的是佛教吗?那刚才主持人问到,可能有人认为说:我就是要用这样双修的方式,可以即身成佛啊!

  主持人:那为什么你们要阻止我呢?

  余正伟老师:释迦牟尼佛所说过的教法当中,有一些法,是三乘佛法共同的核心,也就是三法印—-诸行无常、诸法无我、一切皆苦、涅槃寂静;最后的涅槃寂静是四法印的终极目标,也就是佛法以涅槃为目标,以涅槃为依止。所以五蕴的世间,它一定都是无常、苦、空、非身、无我的。意思是说,轮回的三界由五蕴而构成,那五蕴就是色蕴、受蕴、想蕴、行蕴跟识蕴;在五蕴当中,没有一个法是真实的,佛法的目标,就是要离开五蕴而证涅槃,因为涅槃离开五蕴十八界,所以说祂是寂静。

  主持人:余先生我们也很好奇,佛教教我们是,与世无诤,慈悲为怀。为什么正觉教育基金会、或正觉同修会会对于另外一个教派作法其实不是很满意,并且还比较极力地去评论呢?

  余正伟老师:好的。像这样子谭崔性力的修学方法,它从古时候就一直存在于喇嘛教跟印度教之中,比如说印度的谭崔瑜伽,现在在海峡的两岸都正在被引入而且发展。谭崔法的实质,跟 释迦牟尼佛所教授的三乘菩提,两者背道而驰,那并不是正统的佛教。在过去的几百年当中,喇嘛教也曾经侵入汉人的世界,造成了许多全国性大规模的悲剧,例如在元顺帝、在明武宗,由于皇帝崇信喇嘛教,结果造成了国家的衰败,人民水深火热,在史书上记载的非常的明确。清朝早期建国的皇帝,像是努尔哈赤、皇太极,也都告诫贝子们这个喇嘛教的问题;到了乾隆皇帝以后,改为笃信喇嘛教,清朝也从此走上国势中衰之路。这是过去在我们中国历史上已经发生过很多的悲剧,所以正觉教育基金会有义务提醒民众,给民众知的权利。那也有人认为说:佛教徒不应该与他人争论啊!却忘了说,《六祖坛经》这句话的前提是建立在:“若觅真不动,动上有不动,不动是不动,无情无佛种。”六祖说的是动上有不动的真如自性,而且经文里面说:“若言下相应,即共论佛义;若实不相应,合掌令欢喜。”是指说如果法义不相应,那就不应该要来争论啊!大家都不要讲话就好啦!可是这一句经文,正是六祖把关卡放在这句话里面的地方,只有宗门具眼者能够共议论,用这句话来过滤那些只知道字面意义的人,正是让野狐现身之处。譬如说 释迦牟尼佛在世的时候,祂每当听到有六师外道在那边讲论错误的邪见,第二天 世尊就立刻前往说法,去纠正他们的邪说,甚至 世尊跟在这些外道之后,一个一个地方去辨正外道错误的言论。那如果依照这个的意思,释迦世尊也成为一个一天到晚要跟人家争论的人了。而正觉是依佛的教导,救护众生远离这个破坏三宝的罪业,救护众生免于被恶见所坏,我们只是尽一个佛弟子所应尽的义务罢了。

  主持人:余先生想请教,我们凭借意识心有什么不对吗?像我们吃饭、睡觉、做一切的事情,不是都要用意识心吗?

  余正伟老师:前面我们提到佛法的核心是五蕴无常。意识心是众生的工具,意识心是我们每个人法界的一部分,意识心要能够生起,祂得先有色身、意根的配合才能生起,也就是《阿含经》所说的“意、法为缘生意识”。比如说我们可以想一想,当我们睡觉的时候没有意识,昏迷的时候没有意识,被麻醉药麻醉的时候没有意识,乃至于在我们此生一开始的受精卵,受精卵也没有意识,得到了五六个月,随着我们身体器官的具足,才开始有一些微弱的意识出来,到了死亡之前意识也会逐渐地越来越不清楚而消失;也就是说在我们人类一生当中的开始与结束,是没有意识的,而中间的三分之一以上的时间也是没有意识的,但是我们的身体仍然在运作,世界仍然在运转,因果种种在每一分每一秒当中,从来没有中断过。佛陀告诉我们意识是被生之法,意识是别人所出生的,要有意识得先要有健康的色身、有第七识意根、要有六尘、要有法尘,意识祂是依于许多条件先具足了,才会有意识出来,所以意识是很晚才被出生的一个法。就佛弟子而言,意识是识阴中的一部分,所以大家都知道 佛说过:照见五蕴皆空,才能度一切苦厄。如果仍然执着自己的五阴,特别是依止识阴为究竟,依止那个已经很末端才出生的意识心,那就永不得解脱。所以如果有人教导把修行的重心要放在五阴上,那就晓得这一个人所说的道理不是 佛所说的道理。所以结论:意识心是众生要用的工具,可是佛法的实证,必须要离开意识识阴。

  主持人:是。那关于这修行的方式,正觉最后还有什么呼吁吗?

  余正伟老师:好的。释迦世尊教导我们,佛法的修行完成要历经三大阿僧祇劫,其间在还没有到达不退转位之前,行者或者前进或者后退,这都是很正常的事。在世间法上的果报,也许尚可承受,可是佛教徒对于教义,特别是对于解脱证果的教义,一旦错说、错会,未来不可爱异熟果难以承受,甚至亿万分之一都承受不了。在经典里面说到,身犯重罪的人,只要经过至诚的忏悔,都还有可能得到这个弥陀世尊的摄受往生西方,可是却说“唯除五逆,毁谤正法”;也就是说,五逆重罪以及毁谤正法的人连西方都不收。也就是对于自己所未知、未证的佛法,用媒体的公器错加批评,那么在佛法之中,这样的一个罪,它的沉重的程度,甚至胜过于杀父杀母的五逆之罪,不可不慎!那我们这一次的重点,是要向观众朋友们报告:喇嘛教非佛教,意识心识阴不是佛法修行的目标。那今天由于时间以及规定的原因,观众朋友们可能还有很多不清楚不明白的部分,可以自行来查阅正觉的出版书籍,或者上正觉的官网查询。谢谢大家!

  主持人:那么我想台湾是一个宗教自由的社会,宗教信仰各有各门各派,拥有不同的教义以及修行的方法,他们都是以良善作为出发点,但是难免有人会运用信仰的力量,让人迷失在其中失去判断力,因此宗教诈骗,或是宗教性侵的案件时有所闻。正觉教育基金会就是希望传递正确的观念,希望能够减少遗憾事情的发生。今天非常感谢余先生来到我们节目,也感谢您今天的参与与收看,我们下次再见。


  正觉教育基金会以大无畏的精神设立LED看版
  教育民众认清喇嘛教不是佛教的真相
  保护妇女免受宗教性侵
  还给民众知的权利
  这样的善行普遍得到了社会大众的支持和肯定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