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德國《焦點》發表過達賴喇嘛與麻原彰晃、納粹份子關係

德國《焦點》發表過達賴喇嘛與麻原彰晃、納粹份子關係

德國《焦點》發表過達賴喇嘛與麻原彰晃、納粹份子關係

以下有兩篇文章是摘自國內媒體及鳳凰網的一些報道,
第一篇文章有提到“德國《焦點》周刊1995年第38期對此作了詳細的披露”
第二篇文章有提到“1997年5月28日德國《明星》周刊文章《沾有納粹污點的“英雄”》”
誰能找到這兩篇的原文內容嗎?最好有網址,急求!!
能夠有翻譯最好,謝謝了。
---------------------------------------------------------------------------------------------------
第一篇:
1995年 3 月 20 曰,日本國東京地鐵車站發生了震駭世人的施放毒氣事件,造成 12 人死亡,6000 多人受傷。這一惡性犯罪事件的制造者是奧姆真理教及其頭目麻原彰晃。警方還指控這一團伙制造了另外兩起導致 7 人死亡,580 人受傷的毒氣事件,事後查明,奧姆真理教在地鐵車廂中施放了沙林毒氣,這是一種二次世界大戰中希特勒曾經想用而未曾敢用的一種神秘毒氣。地鐵毒氣事件發生後,人們逐漸發現,放毒犯頭目麻原的師父竟然是達賴。

人們不解的是,達賴不是向來標榜自己是虔誠的佛教徒嗎?他怎麼能把殺人巨犯麻原看作朋友,並且在麻原一伙制造了施放毒氣殘害無辜公眾的事件之後,他還公開稱其為朋友?原來達賴自有達賴的難言之隱,他們早就互相吹捧、互相利用,在宗教外衣的掩護下,進行了太多不可告人的交易。







德國《焦點》周刊1995年第38期對此作了詳細的披露:

並非聖潔的擔保
本月初,在波茨坦和柏林搞了一次有神秘色彩的“和平大學”大型活動,報界對這次活動沒有作多少報道,但是,從一開始就有一位真正的明星參加。
他就是第十四世達賴喇嘛,他為這次熱鬧的活動揭開了序幕。評論家甚至說,這次活動同宗教教派有密切關系。
一些照片證明,達賴喇嘛偏偏同恐怖主義的奧姆真理教頭目麻原彰晃是相識的。據說東京地鐵車站所發生的毒氣事件是麻原策劃的,在這次於今年3月20日發生的事件中死亡12人,受傷數千人。
麻原彰晃曾用同達賴在一起的照片在日本做廣告。如果沒有達賴的支持,這位從10月26日起在東京受審的半盲的宗教領袖也許根本無法建立起他的宗教帝國。可以肯定,沒達賴的支持,他不會在幾年之內就從一個江湖醫生和小騙子迅速而順利地成為日本一個教派的宗教領袖。
麻原同達賴總共會晤過5次,第一次是1987年2月在印度。在此之後,“西藏神王”為他開過兩封介紹信,至少現在看來這兩封介紹信是非常令人難堪的。
達賴喇嘛1989年5月26日在一封介紹信中說,麻原的奧姆真理教所實踐的是大乘佛教,據他所知該教派致力於“通過宗教和社會福利活動提高公眾的覺悟”。而在此之前一天,“達賴喇嘛宗教和文化事務理事會”已經贊揚麻原大師是“有能力的宗教教師”和“有經驗的默想者”。這個理事會還說:“據我們了解,奧姆真理教致力於通過各種宗教和公益活動,例如通過佛教和瑜伽的講學,來提高公眾的福利。”達賴喇嘛的宗教和文化專家們特別推崇奧姆真理教講習班上的“倫理實踐”。
因此,達賴喇嘛要求,鑒於奧姆真理教“非常值得尊重的目標”,應當為其免稅。
有了這樣的一些介紹信,該教的教徒們在1989年8月就讓東京的當局承認他們具有公益團體的地位。結果是,麻原彰晃不必再上稅了,可以把他積聚起來的資金用於毒氣生產。
這些介紹信和照片還被麻原非常好的用來招募成員。
在這種情況下,麻原當時有過前科曾進過警察局一事似乎也無關緊要了。這位宗教領袖曾因“銷售假藥”而被拘留過。
達賴當時還不了解這些情況。但是,達賴或他的工作人員也沒有看到報紙上刊登的一位律師的失蹤的醒目標題嗎?這失蹤的律師是被驅逐出奧姆真理教的教徒所組成的受害者的代言人。達賴陛下周圍的人難道沒有一個人知道1990年底警察對麻原的奧姆真理教之家進行過搜查嗎?
在所有這些年裡,達賴喇嘛都沒有同他的所謂弟子麻原保持過距離。今年4月7日,即東京地鐵車站發生毒氣事件後的第十八天,達賴喇嘛還對日本的共同通訊社說,他認為奧姆真理教頭頭是一位“朋友,即使不一定是完美的朋友”。達賴只是在最近訪問日本時才同奧姆真理教疏遠。
奧姆真理教給印度流亡的“佛門弟子們”的捐款也許可以說明達賴為什麼采取高雅的克制態度。達賴在1989年5月26日的介紹信中對此表示了感謝:“奧姆真理教為我們的佛教流亡團體,尤其為不久前從西藏來的僧侶大學生們提供了慷慨的捐助。這些捐助都十分有用,我們非常珍視它。”
麻原在他《最高指引》一書中說,是達賴喇嘛親自指引他接受了大乘佛教傳統。說這位神王還親自委托他改革日本的佛教:“他應當在那裡傳播真正的佛教。他是可以做得非常好的。”
達賴的私人秘書格桑·嘉曾說:“對麻原的揭露現在在達賴的辦公室裡引起了相當大的混亂。”達賴可能長期忘不了他的朋友麻原使他陷入的難堪境地。這位神王身邊的人也同樣感到不舒服。



達賴與麻原的關系
麻原要求信徒月月讀,天天背他的《最高指引》,他在書中說:“達賴親自把我指引人佛教的大乘傳統,並委托我在日本進行佛教改革。達賴是我們奧姆真理教的導師。”

1955年麻原彰晃出生於一個多子的日本家庭,他的雙眼幾乎失明,所以他上的是盲人學校。他想上東京大學未成,就潛心研究亞洲醫學和瑜珈術。1978年他結婚,後共有六個孩子。1984年他組織了第一個宗教團體。1986年麻原彰晃來到印度,沿喜馬拉雅山南麓遍訪佛教寺院。“我嘗試過許多宗教修練法,道教,瑜珈,佛教,把它們揉合進我的修練法中去。我的目的就是精神上的大徹大悟。後來我只遵守佛教的法則,在喜馬拉雅山的神聖環境中,我大徹大悟。” (Shoko Asahara: The teachings of the truth, Fujinomiya 1991)

1987年2月,他來到印度見到了十四世達賴。此二人很可能在1984年就曾會面,當時達賴受日本阿含宗的邀請來到東京,麻原那時還是此宗教組織的成員。據稱十四世達賴在此會見上對麻原說:“親愛的朋友,日本的佛教已經頹廢了,如果這樣下去,佛教就會在日本消失。你要在你的故鄉傳播真正的佛教,你是最合適的人選,因為你明白佛的心意。你去做這個工作,我很高興,因為這樣你也幫助了我的工作。”然後達賴還用聖水祝福麻原。兩者建立了師徒關系。此後他們還會過五次面。就在毒氣事件剛發生以後,達賴還在一次對記者談話中稱麻原為“一個朋友,雖然不是完美的。”後來又發現了達賴給奧姆真理教的感謝信。

1989年,麻原贈給達賴的組織一億日元,達賴則給麻原發了所謂證書,稱麻原是“很有能力的宗教導師”,奧姆教是“傳播大乘佛教”、呈請東京有關當局“應當允許奧姆教派免交稅收”。麻原以此證書在日本政府得到了對奧姆真理教作為正式宗教的承認。達賴喇嘛於1989年5月26日致書感謝“奧姆教團為我們佛教流亡集體,特別是不久前剛從西藏來的僧侶學生提供了慷慨的捐款”。

麻原自稱他的教義是在原始佛教及藏傳佛教的密教體系上融入了瑜伽系統,可以把從人到佛的時間由二、三千年縮短到十年,而且人們不必苦行,只需皈依三寶、守持四戒、背念佛經、接受非凡指引、進行冥想(觀修),就可快樂地獲得長壽以至成佛。這種特殊方法唯他獨有,“是達賴親自把他指引入佛教大乘傳統”。麻原自己也將他的宗教儀式稱為“藏傳佛教”。麻原認為自己是佛祖釋迦摩尼的轉世,教內人士對他的稱呼就是“今日之佛”。其他教內人士也得到喇嘛教的名字,如麻原最信賴的Kiyohide Hayakawa就叫Tilopa(密宗早期的大法師),是一個菩薩的轉世。
在麻原給達賴的信(1989年2月8日)上有這樣的詞句:“我的願望就是西藏能盡快地回到藏人的手上,我將盡可能地提供任何幫助。”

其他喇嘛教的高層人物也和奧姆真理教過從頻繁,如寧瑪巴的Khamtrul Rinpoche和噶舉吧 Kalu Rinpoche就曾多次與麻原碰頭,Khamtrul Rinpoche還曾組織達賴與奧姆真理教的Hideo Ishii一起商談。


如此達賴弟子
麻原彰晃本名松本智津夫。1955年出生在九州島熊本縣八代市一個編織草墊的貧苦家庭;此人自幼視力極差,幾近失明。從 6歲到20歲,他都是在盲人學校學習,受所謂的特殊教育。據他在自己的著作中說,他感到“人生無常”,便想超越這種無常,他標榜曾在一原始佛教教派修行過3年,“學過氣學、推命、仙道、瑜伽”。這期間他開過藥店,作起了發財夢。1982年他制造和出售用桔皮浸醋制成的名為“貴妃”的假藥,宣稱能治風濕、神經痛、腰痛,“能在30分鐘止痛”,賺到一筆錢,後被患者告發而被拘捕,他的公司因而破產。同年2月,他又組織十來個人,搞了一個名為“奧姆神仙會”的組織,出版了《超能力秘密開發法》,吸引了不少年輕人。

1986年去印度“修煉”,自稱在那裡“經歷了特殊的輪回,前生也達到了完全解脫,進入了悟道的境界”。在印期間,他與達賴多次交談後宣稱是達賴的弟子。

1987年,麻原把他的神仙會改名為“奧姆真理教”。1989年,由於達賴的認定和擔保,奧姆真理教被批准為“宗教法人”。按日本法律規定,受政府承認的“宗教團體”可以獲准豁免納稅。從而麻原可以不再交稅了。
麻原、達賴共談前世麻原自稱是日本唯一的“最終解脫者”,通過修行獲得了空中浮游、隔物透視、意念移物等各種特異功能。在埃及旅游時,他對信徒說:“這座金字塔是我很久以前設計的,我憑追溯往昔的特異功能,知道我的前世曾是埃及首相” ,今生輪回轉世,成為“彌勒菩薩的化身”。

達賴則在談到自己的前世說:“以我自己為例,我被認為西藏前十三世達賴喇嘛每一世的化身。這些化身又是觀音菩薩的再現,是大慈悲的白蓮花的持有者,因此,我被視為白觀音的再現,事實上,在傳繼系統的第七十四代,即可溯及一位婆羅門男孩,他是釋迦牟尼佛時代的人。”

弘法與金錢

1997年3月達賴訪問台灣,圍繞“錢”字卷起幾場風波。先是“達賴喇嘛訪台護持委員會”的執行秘書宣稱達賴要為 70 個人灌頂,共需收費100萬美元。主辦單位趕緊辟謠,否認有“護持委員會”。次日,“護持委員會”秘書出示文件證明主辦單位說謊,並要求進行電視辯論。這場紛爭未了,圍繞達賴弘法大會的門票收費問題,又起爭吵。按照佛教教義和慣例,信徒參加法會不收費,至於信徒自願捐助則悉聽尊便,數額隨意。達賴弘法大會打的是“提升台灣人民的精神價值”的旗號,但實際每張門票要收1000元的供養金,並且必須一手交錢,一手領票。

對於達賴的神通神力和福緣,香港《廣角鏡》月刊如此評論:在達賴訪台期間,台灣發生豬只口蹄疫,滿街都是死豬。台灣環保署長蔡勛雄說:這次事件至少需要處理100 萬頭死豬,多則 300 萬頭,為求保險,以處理 320萬頭估算費用。

“我仿佛看到了自己孩提時代的情景,看到了我的前世”。
“眼前出現了地獄的景像。我應該相信尊師的教誨。”

這是信徒在加入奧姆真理教儀式上所說的感受。因為他們服用了一種可以致幻的藥物。原信徒回憶說,進行上述儀式時先從麻原“尊師”那裡領取一杯灰色飲料,一飲而盡後進入一間小屋子。小屋子裡掛有“尊師”麻原的照片和曼陀羅彩繪。屋子裡回蕩著麻原“尊師”講話的錄音。於是,不知不覺每個人的身體開始不聽使喚,眼前出現與服用興奮劑相同的絢麗的夢幻世界。據麻原聲稱,這種儀式加快信徒的修行,使信徒能更快達到“完全解脫”狀態。
這種服務是有償的。日本警方搜出的人教儀式一覽表收費如下:
摸頂5萬日元,夢幻劑(每千CC),10萬日元
愛的入會式,10萬日元,解脫特修法,10萬日元
大乘解脫,30萬日元,小乘解脫,50萬日元

麻原從達賴的糞便曾被當作寶物制藥中得到啟發,吹噓他身上有“特殊基因”,說他用過的洗澡水、頭發、吃剩的飯菜都有靈驗,由他“秘儀傳授,可向信徒轉移能量”。但秘儀傳授是有償的,稱作“有償布施”,喝摻有麻原血的藥水一次要百萬日元;喝麻原洗過澡的水,交5萬日元可得到500毫升;聽麻原說教的錄音帶10萬日元;他的胡須也珍貴無比,每根每釐米要3萬日元。(版按:還有一小瓶幾cc麻原的精液索費更高!)
   





    奧地利人海因裡希·哈勒是一名納粹分子。根據柏林聯邦檔案館的紀錄,哈勒1938年加入納粹黨,並擔任黨衛軍38部隊中隊長,多次受到希特勒的親自召見。1939年,哈勒被英軍俘獲,關押在印度期間仍堅持納粹思想,多次組織越獄,被視為納粹重犯。1944年,哈勒第五次越獄成功,從印度逃入西藏,並受到西藏地方分裂分子的看重。1948年初,哈勒被推薦給年僅11歲的達賴喇嘛為師。

    在達賴喇嘛的心中,哈勒是一位“有趣的、擅交際的可人兒”,他昵稱哈勒為“黃頭”。在達賴喇嘛結識哈勒的一年半時間裡,兩人基本上是每星期見一次面。哈勒給達賴灌輸納粹式思維,還教達賴學英文,原先對西方世界一無所知的達賴,在哈勒的輔導下,思想發生了潛移默化的變化。1951年,哈勒離開西藏,把家安在了列支敦士登,並撰寫了一部自傳體小說《在藏七年》。

    達賴喇嘛的啟蒙恩師哈勒的鐵杆納粹黨人身份東窗事發,是對達賴喇嘛領導的“藏獨”事業的很大打擊。對這一尷尬新聞,美國媒介的政治泰鬥《華盛頓郵報》長期固守鴕鳥戰略,堅決不予報道。一直要到好幾個月之後,才在諸如影視娛樂之類的欄目中草草一句帶過。諸如此類諱莫如深的還有:達賴喇嘛親兄參與謀殺不丹國王凶殺案,日本“奧姆真理教”教主麻原彰晃與達賴喇嘛的密切關系等。  

摘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1aa2d0010098xs.html  一篇博文
http://paper.wenweipo.com/2008/04/18/CH0804180011.htm 文彙報

第二篇,比較詳細,在鳳凰網有報道過:
《真相:達賴與納粹、"奧姆真理教"的交情》
http://culture.ifeng.com/abroad/200812/1208_4088_911843.shtml

本文來源:
http://bbs.m4.cn/viewthread.php?tid=171292

http://www.wretch.cc/blog/kc4580455/13783392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