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揭开世卫组织的H1N1病毒及疫苗的世纪大骗局~

揭开世卫组织的H1N1病毒及疫苗的世纪大骗局~

揭开世卫组织的H1N1病毒及疫苗的世纪大骗局~

 

 

世卫组织的“猪流感教皇”因严重不当行为接受审查 今年早些时候,荷兰议会的上议院就展开了对大名鼎鼎的欧斯特豪思的调查,追究其严重违背公众利益的行为和资金使用不当。在荷兰本国和荷兰媒体之外,只有在权威的英国《科学》杂志上,简短地提到了这项对欧斯特豪思商业行为的轰动性调查。欧斯特豪思在自己专业范围里的知识和经验是没有问题的。问题出在,他和那些大公司利益上千丝万缕的联系——那些公司从猪流感大流行中获取暴利。在2009年10月16日 出版的《科学》杂志上,刊登了这样一段简短的文字: “六个月以来,在荷兰只要打开电视,人们就一定能看见大名鼎鼎的病毒猎手——艾尔伯特.欧斯特豪思的面孔,他大谈特谈猪流感流行这个问题。欧斯特豪思在伊拉兹马斯大学医药中心主持一个病毒实验室,他是流感博士。不过从上周以来,他的名声一落千丈,他被指控爆炒流行病恐慌,目的是让他自己经营的疫苗买卖更加赚钱。 《科学》杂志的文章流传到媒体後,荷兰的众议院甚至为此事召开过紧急会议。 ”(注1) 2009年11月3日, 《科学》杂志网站更新过的博客文章中说,“荷兰众议院今日拒绝了一项动议,即切断政府与鹿特丹伊拉兹马斯大学医药中心的病毒学家艾尔伯特.欧斯特豪思的一切关系,他是政府顾问,目前受到违反公众利益的指控。荷兰卫生大臣艾伯·科林克同时宣布了一项'阳光法案',强制科学家们公布他们与公司之间的金钱关系。 ”(注2) 卫生大臣艾伯·科林克被指为艾尔伯特·欧斯特豪思的私人朋友(注3),他随後在卫生部网站发布了一项声明,称欧斯特豪思只不过是众多科学顾问之一,卫生部对欧斯特豪思的商业利益是“知情”的(注4)。所以呢,这里只有科学的追求和公共健康,没有发生什麽出格的事件。 只要再仔细研究一下欧斯特豪思事件,我们就能看到,这位全球知名的荷兰病毒学家大概是站在一个数十亿欧元之巨的流行病欺诈事件的中心,人类被当作试验室里的小白鼠,未经彻底检验的疫苗注射到大批人身上,目前已经出现了死亡丶严重的麻痹和其他伤害事件。 鸟粪大骗局艾尔伯特.欧斯特豪思决不是一条小鱼。十年以来,在每一场重大的全球病毒性疾病发生的时候,他都站在枢纽中心,其中包括神秘的香港“非典”,陈冯富珍正是从那次事件中开始了她从地方卫生官员走向WHO总干事的仕途。从欧盟的欧斯特豪思官方简历上看,他从2003年4月“非典”流行期间开始介入,调查香港呼吸道传染病的爆发。欧盟的报告说:“他再一次表现出快速行动丶解决重大问题的能力。在三周之内就发现了一种新的寄生於灵猫类及其他肉食与鼠类动物体内的冠状病毒。”(注5) 当“非典”病例从公众视野中消失後,欧斯特豪思的工作是向公众散布被他称为H5N1的“禽流感”的危险性。从1997年以来,欧斯特豪思一直在用一个三岁男孩的死亡病例发出警报,他说他了解到这个孩子和鸟类有过直接的接触。欧斯特豪思在荷兰和欧盟大力游说,高调宣称禽流感病毒发生了变异,并且传染到人类,因此必须采取重大行动。他声称自己是证明了H5N1能够转移到人类身上的第一个科学家。 (注6) 2005年在一次英国广播公司(BBS)关於禽流感的危险性的采访中,欧斯特豪思宣布,“假如病毒确实发生这样的变异,即能够实现人际传播,情况就完全不同了,一场大流行也许已经开始了。”他还说,“有这样一种真实的可能性:这种病毒被飞鸟一直带到欧洲去。这是非常危险的,但是现在无法估计其中的风险,因为我们还没有做过实验。”(注7)变异还未出现,但是他已经准备好“做实验”了,想来必定要有大笔的研究经费才能做吧。 为了铺垫他恐怖的流行病大爆发图景丶建构起更加科学的观点,欧斯特豪思和他在鹿特丹的实验室助手开始不辞辛苦地收集和冷冻样本——鸟粪!他宣布,在某个时刻,欧洲所有的鸟类中有30%以上携带着致命的禽流感病毒:H5N1。

 

 

他还说,饲养肉鸡和雏鸡的农民都暴露在病毒面前了。很负责任的记者把欧斯特豪思的警告认真记录下来。政治家们也警觉起来。欧斯特豪思写文章,指出由他定名的H5N1致命病毒虽远在亚洲,但是会随着染病肉鸡的鸡翅或者内脏来到欧洲。他宣称,在德国最大的岛屿Rügen和乌克兰一带的候鸟,也携带这种致命的病毒。 (注8)但是他很轻易地忽略掉了一个事实:候鸟迁徙的路线不是东西向,而是南北向的。 2003年当一位荷兰兽医生病死亡後,欧斯特豪思的禽流感游说活动开始升级。欧斯特豪思说那位兽医死於H5N1病毒。他说服了荷兰政府扑杀成百万只家禽。可是我们没有发现过第二个同样感染所谓的H5N1死亡的病例。欧斯特豪思说,这正好证明了提前扑杀家禽是有效的。 (注9) 欧斯特豪思说鸟粪是传染源,而且是空降下来落到人身上丶落到其他禽类身上进行传染的。他坚持说致命的新的亚洲禽流感H5N1病毒就是这样传播的。在欧斯特豪思的研究所里,从欧斯特豪思和他的同事们收集和冰冻的巨量鸟类排泄物中,至今没有分离出任何一例H5N1病毒——这是他们面临的唯一的麻烦。在世界动物卫生协会(OIE)2006年5月的大会上,欧斯特豪思和他的伊拉兹马斯大学的同事们被迫承认,他们在检验过的10万份样本中没有发现任何一份中存在H5N1病毒。 (注10) 在维也纳召开的2008年WHO“人-动物界面上的禽流感”大会上,欧斯特豪思的发言承认,“在现有的信息基础上,要对H5N1病毒做恰当的风险评估是做不到的。 ”他的面前是科学界的同行,而不是易受恐慌情绪感染的普通大众。(注11)不过在那个时刻,他的思路已经牢牢地盯住别的流行病触发点,他要在流行病大流行的时候做疫苗。 猪流感和世卫组织的腐败 禽流感并没有造成人类的大量死亡。全世界各国的政府储存了大量“达菲”等被报告没有效果但是有危险的副作用的抗病毒药物。生产“达菲”的罗氏制药公司丶葛兰素史克公司等获取了几十亿美元的利润之後,欧斯特豪思和WHO的其他顾问们现在把眼光投向了“水草肥美的牧场”——更加有利可图的地方和事件。 2009年4月,他们的研究由於一个很小的墨西哥村庄,位於佛拉克鲁兹的拉格洛里亚村发生的疫情而“获奖”。那个地方报告说,一个小男孩被诊断染上了“猪流感”,或者叫H1N1。日内瓦的WHO的宣传机构连面子都不顾上了,他们匆忙披挂上阵,世卫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宣布,一场全球性大流行即将发生。陈冯富珍如此不负责任地宣布“全球可能进入一场公共卫生紧急状态”(注12)。在一个网络媒体上,对拉格洛里亚村後来发生的病情是这样描述的:“急性呼吸道感染'奇怪'地发生,随後一些儿科病人可能导致支气管肺炎。根据一位当地居民所说,症状是发烧丶剧咳丶多痰。”(注13)

 

 

 

必须注意的是,对於这些症状的描述,必须同拉格洛里亚村旁边一个世界上最大的生猪饲养场这一点联系起来,才能让人理解。这个养猪工厂是美国史密斯菲尔德公司的,当地居民盯住这个史密斯菲尔德农场在墨西哥的生产点,抗议由於村边巨大的猪粪便舄湖引发的急性呼吸道传染病,已经有好几个月了。但是很显然,欧斯特豪思和世卫组织对这个小村庄拉格洛里亚发生疫病的真正原因并没有什麽兴趣。自从欧斯特豪思2003年介入了中国广东的“非典”以来,他们一直在寻找丶等待已久的“大流行病”,终於被他们找到了。 世卫组织的陈冯富珍总干事於2009年6月11日 宣布了最高级——第六级“流行病紧急状态”,原因是H1N1流感的扩散。让人很好奇的是,当她宣布六级警报的时候,她说,“目前的证据表明,绝大多数病人的症状很温和,通常在没有治疗的条件下可以迅速彻底康复。”她还说,“在全世界范围内死亡的人数很少。我们并不预期重症或者致命病例数量会突然大量增加。” 我们事後得知,世卫组织内部对此有白热化的争论。陈冯富珍是根据“圣贤”(SAGE)“战略谘询专家小组”的建议而行动的,组里当时有一位专家,正是“流感博士”欧斯特豪思医生,现在他还是。诱导了恐慌的世卫组织在宣布“流行病紧急状态”时,欧斯特豪思是它的最关键的推手。不仅如此,他还是最重要的那个私人的“欧洲流感科学工作小组”(ESWI)的主席,那个小组给自己的定位是“对流感提供多学科的关键性评价”的领导者,以“抗击传染病和大流行性感冒为目标”。按照他们自己的说法,这个由欧斯特豪思领导的“欧洲流感科学工作小组”是一个连接枢纽,把“在日内瓦的世界卫生组织丶在柏林的罗伯特·科赫的研究所和美国的康涅狄格大学”连接在一起。 更重要的是,这个“欧洲流感科学工作小组”(ESWI)的全部经费,都来自制药业黑手党——制药巨头公司,全球各国政府在世卫组织宣布进入“流行病紧急状态”时,不得不大批购买和储藏它们生产的疫苗,因此正是它们在紧急状态中闷声大发横财。在“欧洲流感科学工作小组”(ESWI)的资金资助者中,包括H1N1疫苗的生产者诺华制药,“达菲”的销售商霍夫曼-勒-罗氏公司丶百特疫苗(厂)丶MedImmune丶葛兰素史克丶赛诺菲巴斯德(Sanofi Pasteur),等等。 我们必须看清,就是这个领衔全球的病毒学家丶英国和荷兰的政府顾问丶鹿特丹伊拉兹马斯医学院的欧斯特豪思博士,同时还当着世卫组织的专家谘询小组专家,还是制药公司全额资助的ESWI的主席,就是他力主采取巨大的行动,给全世界都注射疫苗,抵抗他们所说的和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同样凶险的大流感。 华尔街银行——JP摩根,是这样估计的:世卫组织决定宣布流行病紧急状态的最大的结果是,赞助欧斯特豪思的那些制药巨头的利润,规模可以达到75~100亿欧元(注14)。 世卫组织的“圣贤”专家谘询小组还有一位成员是弗里德里希·海顿博士,他同时服务於英国的“服务者信托基金”(Wellcom Trust)。据传说,他是欧斯特豪思的密友,他同时也为罗氏公司丶葛兰素史克公司提供有偿的“谘询服务”,那不就是生产H1N1疫苗的公司吗? 任世卫组织“圣贤”专家谘询小组成员的是另一位英国科学家丶英国卫生部的大卫·萨力斯伯里教授,他同时还领导着世卫组织的甲流谘询小组。萨力斯伯里是制药业的坚定的捍卫者。英国健康市民组织“点击”(One Click)曾经指责他掩盖疫苗接种和婴儿自闭症发生率急剧上升之间的关联,还指责他掩盖疫苗“Gardasil”导致瘫痪甚至死亡的事情。(注15)在这一切发生後,2009年9月28日 ,这位萨力斯伯里说,“科学界的观点非常明确,添加硫柳汞没有任何风险。”在英国用於H1N1流感的疫苗绝大部分是葛兰素史克生产的,其中起保鲜作用的汞制剂,正是硫柳汞。在美国,由於发现硫柳汞可能导致儿童自闭症,美国儿科学会和美国公共卫生署在1999年已经提出,把这种成分从疫苗中剔除掉。 (注16)在世卫组织中还有一位“圣贤”专家谘询组成员,阿诺德.芒托博士,他也是疫苗生产者MedImmune丶葛兰素史克和ViroPharma公司付费的谘询专家,所以他也在从自己为世卫组织提出的建议中赚钱。事情到这里还没有完,“圣贤”专家谘询组的“独立”科学家们开会时,到会的还有“观察员”,这些观察员都是疫苗生产者:葛兰素史克公司丶诺华制药公司丶百特公司的人!我们是否应该问一下,“圣贤”专家谘询组是否是流感的真正的全球领军科学家,他们开会为何要请疫苗生产者前来? 十年来,世卫组织为了自己手中有更多可用的钱,开创了一种“公-私伙伴”新关系。世卫组织现在不仅从联合国会员国得到会费——这是最初的安排,这个机构今天还收取各种研究资助和资金支持,其数量是联合国拨的常规经费的两倍还要多,全是来自私营企业。什麽企业呢?就是那些能够从2009年H1N1流行病紧急状态决定中受益的那些企业。作为世卫组织的资助者,这些制药业黑手党在日内瓦可以享受到“开放式红地毯的待遇”。 (注17) 流行病学家汤姆·杰弗逊博士(服务於对流感研究进行独立的科学评估的“柯克兰协会”),在接受德国《明镜》周刊采访的时候指出,世卫组织私营化和卫生事业商业化的真实含义: “此次流感最大特徵之一,同时也是整个大流感传奇最特别的地方,就是有人在年复一年地做出预测,而且预测一年比一年更严重。可是至今什麽也没有发生,但是那些人还是在那里发布他们的预测。比如说,可能会让一切人都致命的那个禽流感,到底带来了什麽?什麽也没有。可是这还不能让那些发布预测的人罢手。有时候你会感觉到,整个行业在那里等着流行病爆发。” 《明镜》:你指的是谁?是世界卫生组织吗?杰弗逊:世界卫生组织和公共卫生官员丶病毒学家和制药公司。他们围绕所谓正在迫近的流行病,把一台机器开动起来。在这里要涉及好多的金钱,名望,个人仕途,还有整个体系!他们所需要的只是一种病毒发生变异,机器马上就可以启动和运转……”(注18)当被问到世界卫生组织是否为了创造出一个巨大的H1N1疫苗市场,而刻意宣布流行病紧急状态时,杰弗逊回答说:难道你不认为有一个值得注意的地方:事实上WHO改变了它对流行病的定义?过去的定义是出现一种新的病毒,发生了迅速的传播,人体还没有免疫力,并且造成了大量发病和大量死亡。现在後面的两条被去掉了,猪流感就这麽变成了大流行病了。(注19)世界卫生组织不早不晚,恰好在2009年4月发布了新的“疾病大流行”定义,刚好能够让它的“圣贤”专家谘询组以及“流感博士”欧斯特豪斯和大卫·萨力斯伯里他们,非常方便地利用本质上很温和的猪流感——甲型H1N1流感,宣布了大流感紧急状态。 (注20)《华盛顿邮报》12月8日 在一篇文章中,对全世界H1N1甲型流感的严重性(或者说缺失的严重性)的一个注脚中这样报告:“美国H1N1传染的第二波过去了,着名流行病学家们正在预测,这次大流行最终可能被列为自从现代医学开始记录流感以来最温和的一次爆发。 ”(注21) 俄罗斯议员丶国家杜马主席伊戈尔·巴林诺向俄罗斯驻世界卫生组织的代表发出指示,要求对越来越明显的世卫组织和制药巨头之间的大规模腐败提起一项正式调查。巴林诺说:“对世卫组织内部的严重腐败提出了大量严重的指控。需要立即组成国际性的调查委员会。”(注22)

 

 

 

 ------- 注释: [1] Martin Enserink, In Holland, the Public Face of Flu Takes a Hit, Science, 16 October 2009: Vol. 326. no. 5951, pp. 350 - 351; DOI: 10.1126/science.326_350b. 2 Science, November 3, 2009, Roundup 11/3 The Brink Edition, accessed on http://images.google.com/imgres?imgurl=http://blogs.sciencemag.org/scienceinsider/panay.jpg&imgrefurl=http://blogs.sciencemag.org/scienceinsider/2009/11/roundup-113- the.html&usg=___pt_M2p5uuWJw2outvX-U8SbR9E=&h=168&w=250&sz=21&hl=en&start=3&tbnid=MnfYxYJ9Q_EqPM:&tbnh=75&tbnw=111&prev=/images%3Fq%3Dalbert%2Bosterhaus%2Bscience%2Bmagazine%26gbv%3D2%26hl%3Den. 3 Article from Dutch, De Farma maffia Deel 1 Osterhaus BV , 28 november 2009, accessed in http://hetonderzoek.blogspot.com/2009/11/de-farma-maffia-deel1-osterhaus-bv.html. 4 Ministerie van Volksgezondheid, Welzijn en Sport, Financiële belangen Osterhaus waren bekend Nieuwsbericht, 30 september 2009, accessed in http://www.minvws.nl/nieuwsberichten/pg/2009/osterhaus.asp. 世卫组织 5 European Commission, „Research“, Dr Albert Osterhaus, accessed in http://ec.europa.eu/research/profiles/index_en.cfm?p=1_osterhaus. 6 Ibid. 7 Jane Corbin, Interview with Dr Albert Osterhaus, BBC Panorama, 4 October, 2005. 8 Karin Steinberger, Vogelgrippe: Der Mann mit der Vogelperspektive, Seuddeutsche Zeitung, 20 October, 2005, accessed in www.seuddeutsche.de panorama/8/373818/text/. 9 Ibid. 10 Schweinegrippe—Geldgieriger Psychopath Auslöser der Pandemie?, accessed in http://polskaweb.eu/vater-der-neuen-grippen-wahrscheinlich-wahnsinnig-673756422645.html. 11 Ab Osterhaus, External factors influencing H5N1 mutation/reassortment events with pandemic potential, OIE, 7-9 October 2008, Verona, Italy, accessed in http://www.oie.int/eng/info_ev/en_verone.htm. 12 WHO Health Advisory, April 2009, accessed in http://www.swine-flu-vaccine.info/. 13 Biosurveillance, Swine Flu in Mexico- Timeline of Events, April 24, 2009, accessed in http://biosurveillance.typepad.com/biosurveillance/2009/04/swine-flu-in-mexico-timeline-of-events.html. 14 Cited in Louise Voller, Kristian Villesen, Stærk lobbyisme bag WHO-beslutning om massevaccination , Information, Copenhagen , 15 November 2009 accessed in . http://www.information.dk/215355. 15 Jane Bryant, et al, The One Click Group Response: Prof. David Salisbury Threatens Legal Action, 4 March, 2009, accessed in http://www.theoneclickgroup.co.uk/documents/vaccines/David%20Salisbury%20Threatens%20One%20Click.pdf. 16 Prof. David Salisbury cited in, Swine flu vaccine to contain axed additive, London Evening Standard, 28 September 2009, accessed in . http://www.gulf-times.com/site/topics/printArticle.asp?cu_no=2&item_no=316888&version=1&template_id=38&parent_id=20 17 Bert Ehgartner, Schwindel mit der Schweinegrippe Ist die Aufregung ein Coup der Pharmaindustrie? Accessed in http://www.profil.at/articles/0944/560/254615/schwindel-schweinegrippe-ist-aufregung-coup-pharmaindustrie. 18 Tom Jefferson, Interview with Epidemiologist Tom Jefferson: 'A Whole Industry Is Waiting For A Pandemic' Der Spiegel, 21 July 2009, accessed in http://www.spiegel.de/international/world/0,1518,637119,00.html. 19 Ibid. 20 Louise Voller, Kristian Villesen, Mystisk ændring af WHO's definition af en pandemi,Copenhagen Information, 15 November 2009, accessed in http://www.information.dk/215341. 21 Rob Stein, Flu Pandemic Could Be Mild, Washington Post, December 8, 2009. 22 Polskanet, Russland fordert internationale Untersuchung, 5 December 2009, accessed in http://polskaweb.eu/vater-der-neuen-grippen-wahrscheinlich-wahnsinnig-673756422645.html 

 

 

(繁體版) 揭開世衛組織的H1N1病毒及疫苗的世紀大騙局~

 

 世衛組織的“豬流感教皇”因嚴重不當行為接受審查 今年早些時候,荷蘭議會的上議院就展開了對大名鼎鼎的歐斯特豪思的調查,追究其嚴重違背公眾利益的行為和資金使用不當。在荷蘭本國和荷蘭媒體之外,只有在權威的英國《科學》雜誌上,簡短地提到了這項對歐斯特豪思商業行為的轟動性調查。歐斯特豪思在自己專業範圍裡的知識和經驗是沒有問題的。問題出在,他和那些大公司利益上千絲萬縷的聯繫——那些公司從豬流感大流行中獲取暴利。在2009年10月16日 出版的《科學》雜誌上,刊登了這樣一段簡短的文字: “六個月以來,在荷蘭只要打開電視,人們就一定能看見大名鼎鼎的病毒獵手——艾爾伯特.歐斯特豪思的面孔,他大談特談豬流感流行這個問題。歐斯特豪思在伊拉茲馬斯大學醫藥中心主持一個病毒實驗室,他是流感博士。不過從上週以來,他的名聲一落千丈,他被指控爆炒流行病恐慌,目的是讓他自己經營的疫苗買賣更加賺錢。 《科學》雜誌的文章流傳到媒體後,荷蘭的眾議院甚至為此事召開過緊急會議。 ”(注1) 2009年11月3日, 《科學》雜誌網站更新過的博客文章中說,“荷蘭眾議院今日拒絕了一項動議,即切斷政府與鹿特丹伊拉茲馬斯大學醫藥中心的病毒學家艾爾伯特.歐斯特豪思的一切關係,他是政府顧問,目前受到違反公眾利益的指控。荷蘭衛生大臣艾伯·科林克同時宣布了一項'陽光法案',強制科學家們公佈他們與公司之間的金錢關係。 ”(注2) 衛生大臣艾伯·科林克被指為艾爾伯特·歐斯特豪思的私人朋友(注3),他隨後在衛生部網站發布了一項聲明,稱歐斯特豪思只不過是眾多科學顧問之一,衛生部對歐斯特豪思的商業利益是“知情”的(注4)。

 

 

所以呢,這裡只有科學的追求和公共健康,沒有發生什麼出格的事件。 只要再仔細研究一下歐斯特豪思事件,我們就能看到,這位全球知名的荷蘭病毒學家大概是站在一個數十億歐元之鉅的流行病欺詐事件的中心,人類被當作試驗室裡的小白鼠,未經徹底檢驗的疫苗注射到大批人身上,目前已經出現了死亡、嚴重的麻痺和其他傷害事件。 鳥糞大騙局艾爾伯特.歐斯特豪思決不是一條小魚。十年以來,在每一場重大的全球病毒性疾病發生的時候,他都站在樞紐中心,其中包括神秘的香港“非典”,陳馮富珍正是從那次事件中開始了她從地方衛生官員走向WHO總幹事的仕途。從歐盟的歐斯特豪思官方簡歷上看,他從2003年4月“非典”流行期間開始介入,調查香港呼吸道傳染病的爆發。歐盟的報告說:“他再一次表現出快速行動、解決重大問題的能力。在三週之內就發現了一種新的寄生於靈貓類及其他肉食與鼠類動物體內的冠狀病毒。”(注5) 當“非典”病例從公眾視野中消失後,歐斯特豪思的工作是向公眾散佈被他稱為H5N1的“禽流感”的危險性。從1997年以來,歐斯特豪思一直在用一個三歲男孩的死亡病例發出警報,他說他了解到這個孩子和鳥類有過直接的接觸。歐斯特豪思在荷蘭和歐盟大力遊說,高調宣稱禽流感病毒發生了變異,並且傳染到人類,因此必須採取重大行動。他聲稱自己是證明了H5N1能夠轉移到人類身上的第一個科學家。 (注6) 2005年在一次英國廣播公司(BBS)關於禽流感的危險性的採訪中,歐斯特豪思宣布,“假如病毒確實發生這樣的變異,即能夠實現人際傳播,情況就完全不同了,一場大流行也許已經開始了。”他還說,“有這樣一種真實的可能性:這種病毒被飛鳥一直帶到歐洲去。這是非常危險的,但是現在無法估計其中的風險,因為我們還沒有做過實驗。”(注7)變異還未出現,但是他已經準備好“做實驗”了,想來必定要有大筆的研究經費才能做吧。 為了鋪墊他恐怖的流行病大爆發圖景、建構起更加科學的觀點,歐斯特豪思和他在鹿特丹的實驗室助手開始不辭辛苦地收集和冷凍樣本——鳥糞!他宣布,在某個時刻,歐洲所有的鳥類中有30%以上攜帶著致命的禽流感病毒:H5N1。他還說,飼養肉雞和雛雞的農民都暴露在病毒面前了。很負責任的記者把歐斯特豪思的警告認真記錄下來。政治家們也警覺起來。歐斯特豪思寫文章,指出由他定名的H5N1致命病毒雖遠在亞洲,但是會隨著染病肉雞的雞翅或者內臟來到歐洲。他宣稱,在德國最大的島嶼Rügen和烏克蘭一帶的候鳥,也攜帶這種致命的病毒。 (注8)但是他很輕易地忽略掉了一個事實:候鳥遷徙的路線不是東西向,而是南北向的。 2003年當一位荷蘭獸醫生病死亡後,歐斯特豪思的禽流感遊說活動開始升級。歐斯特豪思說那位獸醫死於H5N1病毒。他說服了荷蘭政府撲殺成百萬隻家禽。可是我們沒有發現過第二個同樣感染所謂的H5N1死亡的病例。歐斯特豪思說,這正好證明了提前撲殺家禽是有效的。 (注9) 歐斯特豪思說鳥糞是傳染源,而且是空降下來落到人身上、落到其他禽類身上進行傳染的。他堅持說致命的新的亞洲禽流感H5N1病毒就是這樣傳播的。在歐斯特豪思的研究所裡,從歐斯特豪思和他的同事們收集和冰凍的巨量鳥類排泄物中,至今沒有分離出任何一例H5N1病毒——這是他們面臨的唯一的麻煩。在世界動物衛生協會(OIE)2006年5月的大會上,歐斯特豪思和他的伊拉茲馬斯大學的同事們被迫承認,他們在檢驗過的10萬份樣本中沒有發現任何一份中存在H5N1病毒。 (注10) 在維也納召開的2008年WHO“人-動物界面上的禽流感”大會上,歐斯特豪思的發言承認,“在現有的信息基礎上,要對H5N1病毒做恰當的風險評估是做不到的。 ”他的面前是科學界的同行,而不是易受恐慌情緒感染的普通大眾。(注11)不過在那個時刻,他的思路已經牢牢地盯住別的流行病觸發點,他要在流行病大流行的時候做疫苗。 豬流感和世衛組織的腐敗 禽流感並沒有造成人類的大量死亡。全世界各國的政府儲存了大量“達菲”等被報告沒有效果但是有危險的副作用的抗病毒藥物。生產“達菲”的羅氏製藥公司、葛蘭素史克公司等獲取了幾十億美元的利潤之後,歐斯特豪思和WHO的其他顧問們現在把眼光投向了“水草肥美的牧場”——更加有利可圖的地方和事件。 2009年4月,他們的研究由於一個很小的墨西哥村莊,位於佛拉克魯茲的拉格洛里亞村發生的疫情而“獲獎”。那個地方報告說,一個小男孩被診斷染上了“豬流感”,或者叫H1N1。日內瓦的WHO的宣傳機構連面子都不顧上了,他們匆忙披掛上陣,世衛組織總幹事陳馮富珍宣布,一場全球性大流行即將發生。陳馮富珍如此不負責任地宣布“全球可能進入一場公共衛生緊急狀態”(注12)。

 

 

 

在一個網絡媒體上,對拉格洛里亞村後來發生的病情是這樣描述的:“急性呼吸道感染'奇怪'地發生,隨後一些兒科病人可能導致支氣管肺炎。根據一位當地居民所說,症狀是發燒、劇咳、多痰。”(注13) 必須注意的是,對於這些症狀的描述,必須同拉格洛里亞村旁邊一個世界上最大的生豬飼養場這一點聯繫起來,才能讓人理解。這個養豬工廠是美國史密斯菲爾德公司的,當地居民盯住這個史密斯菲爾德農場在墨西哥的生產點,抗議由於村邊巨大的豬糞便潟湖引發的急性呼吸道傳染病,已經有好幾個月了。但是很顯然,歐斯特豪思和世衛組織對這個小村莊拉格洛里亞發生疫病的真正原因並沒有什麼興趣。自從歐斯特豪思2003年介入了中國廣東的“非典”以來,他們一直在尋找、等待已久的“大流行病”,終於被他們找到了。 世衛組織的陳馮富珍總幹事於2009年6月11日 宣布了最高級——第六級“流行病緊急狀態”,原因是H1N1流感的擴散。讓人很好奇的是,當她宣布六級警報的時候,她說,“目前的證據表明,絕大多數病人的症狀很溫和,通常在沒有治療的條件下可以迅速徹底康復。”她還說,“在全世界範圍內死亡的人數很少。我們並不預期重症或者致命病例數量會突然大量增加。” 我們事後得知,世衛組織內部對此有白熱化的爭論。陳馮富珍是根據“聖賢”(SAGE)“戰略諮詢專家小組”的建議而行動的,組里當時有一位專家,正是“流感博士”歐斯特豪思醫生,現在他還是。誘導了恐慌的世衛組織在宣布“流行病緊急狀態”時,歐斯特豪思是它的最關鍵的推手。不僅如此,他還是最重要的那個私人的“歐洲流感科學工作小組”(ESWI)的主席,那個小組給自己的定位是“對流感提供多學科的關鍵性評價”的領導者,以“抗擊傳染病和大流行性感冒為目標”。按照他們自己的說法,這個由歐斯特豪思領導的“歐洲流感科學工作小組”是一個連接樞紐,把“在日內瓦的世界衛生組織、在柏林的羅伯特·科赫的研究所和美國的康涅狄格大學”連接在一起。 更重要的是,這個“歐洲流感科學工作小組”(ESWI)的全部經費,都來自製藥業黑手黨——製藥巨頭公司,全球各國政府在世衛組織宣布進入“流行病緊急狀態”時,不得不大批購買和儲藏它們生產的疫苗,因此正是它們在緊急狀態中悶聲大發橫財。在“歐洲流感科學工作小組”(ESWI)的資金資助者中,包括H1N1疫苗的生產者諾華製藥,“達菲”的銷售商霍夫曼-勒-羅氏公司、百特疫苗(廠)、MedImmune、葛蘭素史克、賽諾菲巴斯德(Sanofi Pasteur),等等。 我們必須看清,就是這個領銜全球的病毒學家、英國和荷蘭的政府顧問、鹿特丹伊拉茲馬斯醫學院的歐斯特豪思博士,同時還當著世衛組織的專家諮詢小組專家,還是製藥公司全額資助的ESWI的主席,就是他力主採取巨大的行動,給全世界都注射疫苗,抵抗他們所說的和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同樣凶險的大流感。 華爾街銀行——JP摩根,是這樣估計的:世衛組織決定宣布流行病緊急狀態的最大的結果是,贊助歐斯特豪思的那些製藥巨頭的利潤,規模可以達到75~100億歐元(注14)。 世衛組織的“聖賢”專家諮詢小組還有一位成員是弗里德里希·海頓博士,他同時服務於英國的“服務者信託基金”(Wellcom Trust)。據傳說,他是歐斯特豪思的密友,他同時也為羅氏公司、葛蘭素史克公司提供有償的“諮詢服務”,那不就是生產H1N1疫苗的公司嗎? 任世衛組織“聖賢”專家諮詢小組成員的是另一位英國科學家、英國衛生部的大衛·薩力斯伯里教授,他同時還領導著世衛組織的甲流諮詢小組。薩力斯伯里是製藥業的堅定的捍衛者。英國健康市民組織“點擊”(One Click)曾經指責他掩蓋疫苗接種和嬰兒自閉症發生率急劇上升之間的關聯,還指責他掩蓋疫苗“Gardasil”導致癱瘓甚至死亡的事情。(注15)在這一切發生後,2009年9月28日 ,這位薩力斯伯里說,“科學界的觀點非常明確,添加硫柳汞沒有任何風險。”在英國用於H1N1流感的疫苗絕大部分是葛蘭素史克生產的,其中起保鮮作用的汞製劑,正是硫柳汞。在美國,由於發現硫柳汞可能導致兒童自閉症,美國兒科學會和美國公共衛生署在1999年已經提出,把這種成分從疫苗中剔除掉。 (注16)在世衛組織中還有一位“聖賢”專家諮詢組成員,阿諾德.芒托博士,他也是疫苗生產者MedImmune、葛蘭素史克和ViroPharma公司付費的諮詢專家,所以他也在從自己為世衛組織提出的建議中賺錢。事情到這裡還沒有完,“聖賢”專家諮詢組的“獨立”科學家們開會時,到會的還有“觀察員”,這些觀察員都是疫苗生產者:葛蘭素史克公司、諾華製藥公司、百特公司的人!我們是否應該問一下,“聖賢”專家諮詢組是否是流感的真正的全球領軍科學家,他們開會為何要請疫苗生產者前來? 十年來,世衛組織為了自己手中有更多可用的錢,開創了一種“公-私伙伴”新關係。世衛組織現在不僅從聯合國會員國得到會費——這是最初的安排,這個機構今天還收取各種研究資助和資金支持,其數量是聯合國撥的常規經費的兩倍還要多,全是來自私營企業。什麼企業呢?就是那些能夠從2009年H1N1流行病緊急狀態決定中受益的那些企業。作為世衛組織的資助者,這些製藥業黑手黨在日內瓦可以享受到“開放式紅地毯的待遇”。 (注17) 流行病學家湯姆·杰弗遜博士(服務於對流感研究進行獨立的科學評估的“柯克蘭協會”),在接受德國《明鏡》周刊採訪的時候指出,世衛組織私營化和衛生事業商業化的真實含義: “此次流感最大特徵之一,同時也是整個大流感傳奇最特別的地方,就是有人在年復一年地做出預測,而且預測一年比一年更嚴重。可是至今什麼也沒有發生,但是那些人還是在那裡發布他們的預測。比如說,可能會讓一切人都致命的那個禽流感,到底帶來了什麼?什麼也沒有。可是這還不能讓那些發布預測的人罷手。有時候你會感覺到,整個行業在那裡等著流行病爆發。” 《明鏡》:你指的是誰?是世界衛生組織嗎?杰弗遜:世界衛生組織和公共衛生官員、病毒學家和製藥公司。他們圍繞所謂正在迫近的流行病,把一台機器開動起來。在這裡要涉及好多的金錢,名望,個人仕途,還有整個體系!他們所需要的只是一種病毒發生變異,機器馬上就可以啟動和運轉……”(注18)當被問到世界衛生組織是否為了創造出一個巨大的H1N1疫苗市場,而刻意宣布流行病緊急狀態時,杰弗遜回答說:難道你不認為有一個值得注意的地方:事實上WHO改變了它對流行病的定義?過去的定義是出現一種新的病毒,發生了迅速的傳播,人體還沒有免疫力,並且造成了大量發病和大量死亡。現在後面的兩條被去掉了,豬流感就這麼變成了大流行病了。(注19)世界衛生組織不早不晚,恰好在2009年4月發布了新的“疾病大流行”定義,剛好能夠讓它的“聖賢”專家諮詢組以及“流感博士”歐斯特豪斯和大衛·薩力斯伯里他們,非常方便地利用本質上很溫和的豬流感——甲型H1N1流感,宣布了大流感緊急狀態。 (注20)《華盛頓郵報》12月8日 在一篇文章中,對全世界H1N1甲型流感的嚴重性(或者說缺失的嚴重性)的一個註腳中這樣報告:“美國H1N1傳染的第二波過去了,著名流行病學家們正在預測,這次大流行最終可能被列為自從現代醫學開始記錄流感以來最溫和的一次爆發。 ”(注21) 俄羅斯議員、國家杜馬主席伊戈爾·巴林諾向俄羅斯駐世界衛生組織的代表發出指示,要求對越來越明顯的世衛組織和製藥巨頭之間的大規模腐敗提起一項正式調查。巴林諾說:“對世衛組織內部的嚴重腐敗提出了大量嚴重的指控。需要立即組成國際性的調查委員會。”(注22)

 

 

 

 ------- 註釋: [1] Martin Enserink, In Holland, the Public Face of Flu Takes a Hit, Science, 16 October 2009: Vol. 326. no. 5951, pp. 350 – 351; DOI: 10.1126/science.326_350b. 2 Science, November 3, 2009, Roundup 11/3 The Brink Edition, accessed on http://images.google.com/imgres?imgurl=http://blogs.sciencemag.org/scienceinsider/panay.jpg&imgrefurl=http://blogs.sciencemag.org/scienceinsider/2009/11/roundup-113- the.html&usg=___pt_M2p5uuWJw2outvX-U8SbR9E=&h=168&w=250&sz=21&hl=en&start=3&tbnid=MnfYxYJ9Q_EqPM:&tbnh=75&tbnw=111&prev=/images%3Fq%3Dalbert%2Bosterhaus%2Bscience%2Bmagazine%26gbv%3D2%26hl%3Den. 3 Article from Dutch, De Farma maffia Deel 1 Osterhaus BV , 28 november 2009, accessed in http://hetonderzoek.blogspot.com/2009/11/de-farma-maffia-deel1-osterhaus-bv.html. 4 Ministerie van Volksgezondheid, Welzijn en Sport, Financiële belangen Osterhaus waren bekend Nieuwsbericht, 30 september 2009, accessed in http://www.minvws.nl/nieuwsberichten/pg/2009/osterhaus.asp. 世衛組織 5 European Commission, „Research“, Dr Albert Osterhaus, accessed in http://ec.europa.eu/research/profiles/index_en.cfm?p=1_osterhaus. 6 Ibid. 7 Jane Corbin, Interview with Dr Albert Osterhaus, BBC Panorama, 4 October, 2005. 8 Karin Steinberger, Vogelgrippe: Der Mann mit der Vogelperspektive, Seuddeutsche Zeitung, 20 October, 2005, accessed in www.seuddeutsche.de panorama/8/373818/text/. 9 Ibid. 10 Schweinegrippe—Geldgieriger Psychopath Auslöser der Pandemie?, accessed in http://polskaweb.eu/vater-der-neuen-grippen-wahrscheinlich-wahnsinnig-673756422645.html. 11 Ab Osterhaus, External factors influencing H5N1 mutation/reassortment events with pandemic potential, OIE, 7-9 October 2008, Verona, Italy, accessed in http://www.oie.int/eng/info_ev/en_verone.htm. 12 WHO Health Advisory, April 2009, accessed in http://www.swine-flu-vaccine.info/. 13 Biosurveillance, Swine Flu in Mexico- Timeline of Events, April 24, 2009, accessed in http://biosurveillance.typepad.com/biosurveillance/2009/04/swine-flu-in-mexico-timeline-of-events.html. 14 Cited in Louise Voller, Kristian Villesen, Stærk lobbyisme bag WHO-beslutning om massevaccination , Information, Copenhagen , 15 November 2009 accessed in . http://www.information.dk/215355. 15 Jane Bryant, et al, The One Click Group Response: Prof. David Salisbury Threatens Legal Action, 4 March, 2009, accessed in http://www.theoneclickgroup.co.uk/documents/vaccines/David%20Salisbury%20Threatens%20One%20Click.pdf. 16 Prof. David Salisbury cited in, Swine flu vaccine to contain axed additive, London Evening Standard, 28 September 2009, accessed in . http://www.gulf-times.com/site/topics/printArticle.asp?cu_no=2&item_no=316888&version=1&template_id=38&parent_id=20 17 Bert Ehgartner, Schwindel mit der Schweinegrippe Ist die Aufregung ein Coup der Pharmaindustrie? Accessed in http://www.profil.at/articles/0944/560/254615/schwindel-schweinegrippe-ist-aufregung-coup-pharmaindustrie. 18 Tom Jefferson, Interview with Epidemiologist Tom Jefferson: 'A Whole Industry Is Waiting For A Pandemic' Der Spiegel, 21 July 2009, accessed in http://www.spiegel.de/international/world/0,1518,637119,00.html. 19 Ibid. 20 Louise Voller, Kristian Villesen, Mystisk ændring af WHO's definition af en pandemi,Copenhagen Information, 15 November 2009, accessed in http://www.information.dk/215341. 21 Rob Stein, Flu Pandemic Could Be Mild, Washington Post, December 8, 2009. 22 Polskanet, Russland fordert internationale Untersuchung, 5 December 2009, accessed in http://polskaweb.eu/vater-der-neuen-grippen-wahrscheinlich-wahnsinnig-673756422645.html

[ 本帖最后由 赤脚仙 于 2011-2-17 17:07 编辑 ]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