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123
发新话题
打印

正觉电子报第141期

正觉电子报第141期

                 正觉电子报第141


屝页:


(佛告舍利弗:)

「若有众生从佛世尊闻法信受勤修精进,求一切智、佛智、自然智、无师智、如来知见、力、无所畏,愍念安乐无量众生,利益天人、度脱一切,是名大乘。菩萨求此乘故,名为摩诃萨,如彼诸子为求牛车、出于火宅。」

《妙法莲华经》


[The Buddha said to Śāriputra,] “If there are living beingswho, following the Buddha, the World-Honored One,hear the Dharma and receive it in faith, who apply
themselves and make great effort, seeking all knowledge,Buddha wisdom, natural wisdom, the wisdom that needsno teacher, as well as the Tathagata’s insight, powers, and
fearlessness, and who pity and comfort innumerableliving beings, enrich human and heavenly beings, andliberate them all, they will be called the followers of the
Great Vehicle. Because bodhisattvas seek this vehicle,they are called great enlightened beings [mahāsattvas].They are like the children who came out of the burning
house in hopes of getting an ox carriage.”The Lotus Sutra
Translation of the scriptural passage is based upon the rendition of
Gene Reeves, The Lotus Sutra: A Contemporary Translation of a
Buddhist Classics, (Boston: Wisdom Publications, 2008), 117.

[ 本帖最后由 白冰冰 于 2018-7-15 09:32 编辑 ]

TOP


「佛智」还有一个代表名称,叫作一切种智,也就是八识心王一切功能差别的智慧,这一切功能都函藏在如来藏里面,所以又称为如来藏的一切种子的智慧。这一切种智大概可以分为四种,就是大圆镜智、妙观察智、平等性智、成所作智。刚刚明心的时候是什么智?是法界体性智,是因为你证得法界体性了。法界以什么为体性?以如来藏为体性。

你证得如来藏了,你就有了法界体性智。由这个法界体性智,你才有下品妙观察智与平等性智的初分。像这样继续进修,具足了大圆镜智等四种智慧,才叫作佛智。

《法华经讲义》第五辑,页38


===================================================================================================

The other name of “Buddha wisdom” is“knowledge-of-all-aspects (sarvākārajñatā),” that is,knowledge of all the different functions of the eight
consciousnesses. Since these functions are stored withinthe tathāgatagarbha, this knowledge is also referred to asthe knowledge of all the seeds (bīja) contained within thetathāgatagarbha. The knowledge-of-all-aspects can begenerally divided into four categories: the great perfectmirror wisdom (mahadarsajnana), the wisdom of specificknowledge (prataveksanajnana), the wisdom of equality(samatajnana), and the wisdom of achieving activities(krtanusthanajnana). When you have just awakened tothe True Mind, what kind of wisdom have you acquired?It is the wisdom of the essential nature of thedharma-realm (dharmadhātusvabhāvajñāna), becausewhat you have realized is the essential nature of thedharma-realm. What is the essential nature of thedharma-realm? It is the nature of the tathāgatagarbha.Once you have realized the tathāgatagarbha, you willpossess the wisdom of the essential nature of thedharma-realm. From having acquired this wisdom, youwill also attain the low level wisdom of specificknowledge and an elementary portion of the wisdom of
equality. When these four kinds of wisdom have beenfully attained through continuous cultivation, they will becollectively referred to as “Buddha wisdom.”

A Discourse on the Lotus Sutra, vol. 5, p. 38

TOP

  正觉电子报第141期
目录
我的菩提路四-序言—— 平实导师1
般若中观(四十三)—— 游正光老师9
正觉总持咒略释(一)—— 张正圜老师21
救护佛子向正道(七十七)—— 游宗明老师34
为报师恩,当求正法(十七)—— 庆吉祥居士52
正觉教团弘法视频文字稿
四圣谛之苦灭圣谛(上)—— 余正文老师76
大光明王发菩提心—— 郭正益老师—— 85
严正抗议CBETA
收录外道典籍于电子佛典中—— 93
公开声明—— 100
法义辨正声明—— 104
中国佛教复兴访谈报导—— 109
布告栏—— 113
正智出版社发售书籍目录—— 136
正觉赠书目——录 146

TOP

                                  导 师 法 语

即使是真的证得初禅遍身发境界,所以身中出生了色界天身而有乐触,也仍然是虚假的法相,都不离身行,都是修证解脱道的人们应该了知的法相;所以对色阴行阴深入观行而实际暸解,是修学解脱道的初步功课。

平实导师 著《阿含正义》第四辑,正智出版社,2007 年2 月初版首刷,页1066-1067。

TOP


                                                 《我的菩提路》第四辑

                                                          平实导师 序


禅宗真旨即是实证第八识如来藏,般若之实证关键亦在亲证第八识如来藏。此如来藏者亦名阿赖耶识,亦名异熟识,佛地易名为无垢识(菴摩罗识:清净识)。此识广有多名,例如《楞伽阿跋多罗宝经》卷4〈一切佛语心品之4〉云:

如是,大慧!「我」于此娑呵世界,有三阿僧祇百千名号,愚夫悉闻,各说「我」名,而不解「我」如来异名。大慧!或有众生,知「我」如来者,有知一切智者,有知佛者,有知救世者,有知自觉者,有知导师者,有知广导者,有知一切导者,有知仙人者,有知梵者,有知毘纽者,有知自在者,有知胜者,有知迦毘罗者,有知真实边者,有知月者,有知日者,有知主者,有知无生者,有知无灭者,有知空者,有知如如者,有知谛者,有知实际者,有知法性者,有知涅槃者,有知常者,有知平等者,有知不二者,有知无相者,有知解脱者,有知道者,有知意生者。大慧!如是等三阿僧祇百千名号,不增不减。此及余世界,皆悉知「我」,如水中月,不出不入。彼诸愚夫不能知「我」,堕二边故,然悉恭敬供养于「我」,而不善解知辞句义趣,不分别名,不解自通,计着种种言说章句,于不生不灭,作无性想,不知「如来」名号差别。
1
注1《楞伽阿跋多罗宝经》卷4,《大正藏》册16,页506,中4-24。



此众生各有之自内我方是真我,方是真正之造物主、上帝、大梵、创世主、大梵天王、祖父、道、谛、神、古仙人……,禅宗名之为本来面目、本地风光;然自无始劫来悉无蕴处界等三界我性,是故其体常住而无间断,乃至无始以来未曾剎那间断,乃能依因果业力创造各各有情之蕴处界,及以有情受报之器世间,得令有情世世受报又造新业而生死不断;具真实体性故其体不空,无三界有性故无形无色而名为空,如是双具空与不空,空而有性故名空性,方是真实而常住不坏之自内我;如是众生各各本有之自内我又名「如来」,又名为「我」,以显示其异于三界中非有真实性之蕴处界等无我性。而此有情各自本具之真实自内我空性,于七地以下名为阿赖耶识,八地以后舍阿赖耶名,改称异熟识,佛地独名无垢识;非如蕴等剎那生灭不可久住,而有能生万法之自性故,名为空性。



例如《入楞伽经》卷8〈剎那品 第14〉说:【大慧!言剎尼迦者,名之为空;阿梨耶识名如来藏,无共意转识熏习故名为空,具足无漏熏习法故,名为不空。】2 是故第八识如来藏又名空、空性、不空,因为无形无色而又能生万法,故非单名为空,又说不空。此如来藏空性,在禅宗名之为父母未生前的本来面目、本地风光、莫邪剑、佛、法、佛法大意、石上无根树、系驴橛、花药栏、绿瓦……等无量名,皆是指此识如来藏。
注2《入楞伽经》卷8,《大正藏》册16,页559,下1-4。


凡我佛子欲入般若实相境界者,皆必须亲证此识、知其所在,然后能观其真实而如如之常住不坏金刚法性与其种种自性。当知此识性如金刚永不可坏,是一切法所依,亦是三乘菩提之根本依。若无此识,尚无三界有情,何况有一切法?故说此识为三界万法之根本,世界之成住坏空悉依此识,是故禅宗六祖悟得此识后说:「何期自性能生万法。」实证之诸佛与诸菩萨的现观悉皆如此,无可置疑;唯有凡夫生疑乃至误会,以不解故唯凭臆想猜测,故有种种谬说。

例如昔时圣严法师说应该要灭除阿赖耶识才能证悟,应系被香港已故月溪法师著作所误导;圣严当众演说之后还整理成文字落实于书中,不唯成就谤法大罪,同时误导广大学人,其过不可谓轻。所以者何?谓若能灭如来藏阿赖耶识者,岂非故谤 如来说法虚妄耶?如来于前后三转法轮诸经中都说阿赖耶识名如来藏,性如金刚永不可坏;亦说此识是一切有情生命之根本,亦说三乘菩提依此识如来藏而建立。今观圣严法师主张应灭除阿赖耶识心,岂非公然谤佛妄说法耶?若阿赖耶识心体可灭或实不存在,即无能世世出生有情之五阴者,此见岂非同于断见外道?如是邪见,世尊早于经中预为破斥,不料末法时世名闻四海之大法师仍堕入其中,随释印顺踵后谤法、谤佛,亦可叹也!



例如《入楞伽经》卷2〈集一切佛法品 第3 之1〉明载:【大慧!若阿梨耶识灭者,此不异外道断见戏论。】3 故说圣严法师与释印顺邪见严重,更以书籍流通误导众生,成就谤佛谤法重罪;彼二人者俱属名闻当代之大师,乃竟无知若此,诚可叹也!又,若欲灭阿赖耶识心体,前提必是先找到此心所在,否则焉能灭之?观乎圣严一生,连阿赖耶识自性都无所知,显示其未曾证得阿赖耶识所在,更何况奢言灭之?而所言盲从月溪法师,主张应灭阿赖耶识方得证悟,都成戏论。
注3《入楞伽经》卷2,《大正藏》册16,页522,上20-21



又观乎喇嘛教外道于网络上公开贴文,诬谤平实为「阿赖耶外道」者,更觉可笑;谓平实若是外道者,则亲证第八识而成佛之诸佛如来及诸菩萨,岂非同属外道?则自达摩西来,慧可、僧璨、道信、弘忍,乃至唐朝玄奘以及慧能之后的所有证悟祖师,悉成外道矣!宁有是理乎?然而彼诸祖师皆是实证般若或种智之贤圣,同皆实证阿赖耶识心体而发起般若智慧乃至道种智故,所证之根本同皆第八阿赖耶识心体故。由此事实亦显见喇嘛教纯属外道而于佛法知见付之阙如,若究其咎,则仍当归责于佛门诸大法师,显示彼等弘法护教之能力大有不足之处,都未稍窥大乘见道之门,唯能纵令喇嘛教外道谤第八识如来藏,始终默认而不予究责或无智得以论证其谬。深究其原由,肇因诸大法师自身亦不知三乘菩提皆依如来藏阿赖耶识方得建立,更不知一切有情及宇宙时空亦依如来藏方得生住异灭所致。

如是无知于《佛藏经》所说之无名相法如来藏,于佛法中无丝毫证德,而求名闻利养,广作营运以成就世间大名声时,所说诸法同于外道而称为佛法、名为佛说,本质实属谤佛、谤法之破戒比丘,已破菩萨十重戒故,是谤三宝者故;而彼等诸大法师都不醒觉自身已是具足大恶业之破戒比丘,亦不检讨自身是否具有 佛所许可广受利养之实质,而盲目营造世间名声以求广大眷属及随之而来种种利养,亦不问后世极不可爱异熟果报之恐怖,亦可悲矣!如来曾诃责谤法、谤菩萨藏之破戒比丘,谓其造罪非轻。〔编案《佛藏经》卷2〈净戒品之余〉明载:



【舍利弗!如是罪恶比丘为是诸天所知恶贼,白衣无异,而受供养、迎送、礼拜、合掌、恭敬。弊人愚痴犹如死尸,所着衣服皆是偷得,钵中所食皆是盗取,无人与者,乃至少水亦是盗得。舍利弗!破戒比丘所至之方,若至东方、南西北方,皆是偷地而行,何以故?是人所有威仪行法,皆是偷盗假窃所作,行立坐卧来去视瞻,屈伸俯仰着衣持钵;今但略说身口意业,有所施作皆是偷贼;若有剃是人发,为剃贼发。举要言之,破戒比丘有所施作皆是贼作,舍利弗!弊恶比丘乃至大小便利澡手,皆是贼法;何以故?舍利弗!阎浮提内,皆是国王及诸大臣、人民所有,及属非人,是恶比丘于中为贼。
舍利弗!若王大臣于恶贼所,不望功德,不言等我,不言胜我。破戒比丘着圣法服,于是人所望得功德,是故听使止住国土;若知其恶,乃至唾地亦复不听;是故舍利弗!弊恶比丘动身所作皆是贼作,名为常贼、大贼、立幢相贼,打害一切世间人者。何以故?无恶不作故。是故,舍利弗!是恶比丘于诸一切天人世间为是大贼。
】4〕
注4《佛藏经》卷2,《大正藏》册15,页792,中4-25。



然阿赖耶识是一切有情各自悉有,其体性本来具足一切法,各依自身业力而生一切有情五蕴、四蕴之身,世世生死不断,此识方是有情各自之真「我」;然因其性本来无有蕴处界我性,故名无我;无始以来本自存在、法尔而有,故名无生。而此阿赖耶识如来藏,无始以来悉被愚痴有情内执为自我,或外推于造物主、大梵天王……等,其实皆是各自有情之真实自内我,是故 如来悯诸有情无智而在缘熟时下生人间示教利导,冀诸有情同得解脱。

始从《我的菩提路》第一辑于2007 年问世,第二辑随后于2010 年与读者见面,又经七年始有第三辑问世。今过一年,再梓行第四辑于人间,借以彰显 如来遗法迄今依然可证,非属玄谈或思想而已,盼得鼓舞佛门清净守戒、修福、除性障、勤修正知见、已修定力之佛子们,因此发起效法贤圣之心,同以荷担如来家业为己任,进而求证此识如来藏,冀能与平实一同复兴久已衰落之中国佛教,诚乃报佛恩、国恩、父母恩、众生恩之大行也。

若是身穿僧衣而暗中修习双身法,已丧失戒体而不只是佛门外道,已经是地狱种姓;若是公然否定第八识心,并且书之以文、梓行书籍,广泛流通而严重误导众生者,已是谤菩萨藏者,根本罪、方便罪、成已罪都具足了,成为一阐提人,《楞伽阿跋多罗宝经》中具说。如是之人,来世报在无间地狱中,受苦七十大劫以后才能往生饿鬼道;再经多劫受苦之后才能往生畜生道中,再经多劫受尽种种痛苦以后才能回到人间,前五百世中盲聋瘖痖、五根不具。久后终于能有机缘得闻如来藏妙法时,由于往世邪见种子尚未忏除,于是又造毁谤如来藏胜法的大恶业,于是又重新堕落三恶道。如是循环不断,终而复始,直到无量劫后忏除外道邪见种子,方能不再沦堕三恶道中;然后久修佛菩提道,终始无数劫而历事九十九亿佛之后,终究不得实证,即使「顺忍」亦不可得,如是果报之事实具载于《佛藏经》等诸经中,尚可查验。

而我佛门一向多有外道邪见流传者,究其原因,则是三乘菩提难可得证,以是缘故心外求法自以为是,乃至被附佛外道诱惑而致沦落双身法中以为快速成佛,皆坐正知见不足及实证菩提之信心不足所致;今者四度出版《我的菩提路》以为明证,末法时期广大佛弟子中或有大心者,当生「佛何人斯?菩萨何人斯?祖师何人斯?有为者亦若是」之心,则能发起大心求证佛菩提道,勤心熏习正知见以远离外道邪见,亦了知正法知见不同于表相佛教的所在,如是即可远离外道恶见及凡夫知见,并能快速证得解脱果、佛菩提果。

大乘佛法之证悟般若,绝对不许外于大乘圣典法教;若有人外于大乘圣教之开示,言其所悟「虽异于教门,然亦是大乘证悟」,当知其人即是佛门中之外道,所悟必定已经异于宗门之悟,同于常见外道法,然不能自觉而误以为悟。所以者何?谓宗不离教、教不离宗:先有宗门之证悟,然后有所说法而集为经,或造诸论,即是圣教;故依圣教所说而悟入者,必定同于宗门所悟;故宗门所悟内涵,亦必定同于圣教中之所说,是故《楞伽经》卷3〈一切佛语心品之3〉说「宗通及说通」,又说:「宗及说通相,缘自与教法;若见善分别,不随诸觉想。」必得远离意识觉想境界,不堕常见外道知见中。此是佛门一切学人都须了知的正见,愿我佛门一切学人普能建立此一正见,庶乎此世来世得有见道因缘,幸哉!不论是大乘、二乘中之弘法师,若确实证悟而且依经据论检查无误了,若当代无人误导众生同犯大妄语业时,只需弘扬正法即可,不必摧邪显正;但若见有当代大法师正在大妄语业中,也同时误导座下弟子同犯大妄语业时,则不应独善其身,为救被误导之佛弟子及误犯大妄语业之大法师,应将彼等错悟之大名声法师所说错误法义加以辨正,由此摧邪之作为即可显示正法异于邪法之处,可免被误导之众生继续堕于大妄语业及破法共业中,亦救彼诸大法师舍寿前对众忏灭大妄语罪,方属深生悲悯之大悲心菩萨。

佛子 平实 敬序
2018 年春分 于松柏山居

TOP


                                                                      般若中观
                                                                      游正光老师

(连载四十三)

第四点、从意识的体性来说明。


《宗镜录》卷52 永明延寿禅师如是说:审而非恒,即第六虽审思量而非恒,故不名意也。1
注1《大正藏》册48,页723,上11-13。



第六意识的体性能够作详细地思惟、归纳、分析、整理,可是祂审而非恒,不同于具有恒审思量体性的意根。譬如刚躺上床尚未进入睡眠状态之前,意识与前五识还在共同运作而作种种的分别,这时候的意识仍是五俱意识。当末那接受身体确实累了应该入睡时,就不再作意于六尘的了知,于是有情方得进入眠熟位。虽然意识在眠熟位中没有现行,可是末那仍然剎那剎那在接触法尘,并且于眠熟一段时间后,又再度促使意识现行而进入作梦的阶段;在此前五识不现前的阶段,独头意识不接触外五尘所映现的法尘相,仅接触业种流注的内法尘相分而作种种分别。独头意识不仅能对梦中五尘境界的粗相作分别,而且也能作细相分别;睡眠中这样作梦的阶段,科学家称之为快速动眼期(Rapid Eye Movement,简称REM)2。意识于梦境中分别一阵子之后,末那又会决定要休息,而不作意意识继续现行,于是意识就又消失不见了。像这样,在眠熟时意识消失、作梦时意识出现,于睡眠过程中不断地交替进行,一直到醒来为止。从这里可以看出,刚躺上床时,五俱意识仍然在分别,可是一旦进入眠熟位,意识以及前五识都断了;休息了一段时间后,末那又会作主而促使阿赖耶识流注现行意识的种子,于是独头意识现起。这样的情形,一个晚上大约会有四到五次不断地重复发生,直到天亮,意识与前五识又再度现行配合运作及分别。像这样,意识有时在、有时不在,在在都证明:意识不是常住法,所以永明延寿禅师才会说意识不是意根,因为意识的体性虽审而非恒。既然睡着无梦时如是,其他闷绝等无心位时亦复如是,在在证明意识非恒,是生灭法而不是常住法。

从以上四个面向的分析可知:意识是被生的法,有种子流注现行的生灭现象,祂能分别法尘,且体性是审而非恒;如是在在证明:意识是生灭法,不是常住法。纵使意识修行清净而成为最究竟、最清净的佛地意识,也不可能变为佛地的第八识——真如无垢识。为什么?因为第六识与第八识的体性不同,第八识无始劫以来就在,是不生不灭的常住法,祂的体性是恒而非审,所以祂不论在什么时候,譬如前面所说的眠熟等无心位,祂都恒常自在而不分别六尘,不会像意识在任何一个无心位中都是断灭的,因此意识永远不可能取代第八识而变成 佛所说的真心。假设意识修行清净后可以变成真心,那就表示这个真心是修而后有的所生之法,而所生的法必是可灭之法!像这样有生有灭的「真心」,本质上与常见、断见外道所说的没有差别。
注2 参见维基百科网址: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BF%AB%E9%80%9F%E5%8B%95%E7%9C%BC%E6%9C%9F,撷取日期:2012/9/20。



接下来,开始检讨所谓的「善知识」其主张到底正确不正确。譬如有人主张:「灵知的意识心,不论是有念灵知心,或者是离念灵知心,就是真如佛性。」试问:在眠熟位,这个灵知心还能清清楚楚知道自己在睡眠的境界中吗?正常人都可以亲自验证那是不行的啊!因为,不论有念或离念的灵知心,其所知都不外于六尘境,在眠熟位中意识已经断了,连自己都不存在了,更何况还能知道自己是否在「眠熟」的状态?因此可以证明:所谓的灵知心,不论是有念灵知心,或者是离念灵知心,都为意识心所摄,祂不是常住法。

又譬如有人主张:「断际灵知心就是真心,也就是上一个念过去了,下一个念还没有生起,在这二个念的中间保持灵知状态,这样的灵知心,就是佛所说的真心。」试问:前一个念头落谢,后一个念头会不会不间断地出现?当然会啊!既然会出现,未来也会消灭嘛!如是前后念不断生住异灭的流动,证明所谓的「断际灵知心」本身也只是依附于前后念的灵知心而施设,仍然是不外于生灭法,又怎么会是 佛所说的常住不变异之真心呢?

又譬如有人主张:「在男女交合达性高潮的时候,产生了快乐的觉受,观察此乐受无形无相,就是可以成就乐空双运、乐空不二的即身成佛之法。」一问:于男女交合性高潮时产生快乐的觉受,是不是本无今有的法?是!它是本无今有的法,因为未交合前没有此行婬的快乐觉受,是在男女行婬达性高潮时才有的,既然有生必当有灭,因此觉受这婬乐的心还是生灭的意识心,不是从本以来不生灭的真心第八识。二问:如果在男女交合性高潮时,被人敲一记闷棍而昏死过去,那还会有所谓快乐的觉受、乐空双运、乐空不二存在吗?显然没有嘛!因为意识已经断了,不仅快乐的觉受没有了,而且是连了知此快乐觉受无形无相之觉知心自己都没有了,怎么还能觉知自己在快乐觉受中,以及觉知快乐的觉受无形无相呢?既然意识都断了,那还能成就喇嘛教自以为是的乐空双运之报(抱)身佛境界吗?显然是不能嘛!由此可知:属于快乐觉受的受阴,以及觉知受阴无形无相的识阴及想阴都是生灭法,不是从本以来无觉受、无觉观的真心第八识。

又譬如有人主张:「能够见闻觉知的心,譬如能知飢渴、寒热、或瞋或喜的心,就是佛性。」试问:当闷绝的时候,还有知吗?还能知飢渴、寒热、或瞋或喜吗?显然不能!如果有人硬说在闷绝时还有知,显然他连世俗人的世间智慧都没有。为什么?因为世间人都还知道,在闷绝时意识已经不存在而无所能知了,自诩学佛之人反而不知道,智慧反而比世俗人差,这不是在造毁谤三宝的愚痴行为吗?

又譬如有人主张:「师父说法、诸位听法的这念心,能够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就是真心。」试问:在重度麻醉中,这个能说法及听法的心还能处于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状态吗?显然不行!因为已经受麻醉剂药效控制,处于暗无觉知的状态中,眼耳等五识及意识都灭了,怎么可能还听得见?还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分别呢?由此可以证明:「师父说法、诸位听法的这念心」有生有灭为识阴所摄,不是真心。

又譬如有人主张:「对境不分别,但了了常知,那就是真心。」一问:当一念不生对外境不分别的时候,有没有知?有知!否则就不会知道自己处于一念不生;但是,对这一念不生的自己有所了知,就是已经分别完成了,否则就无所知,又怎么可以说自己「了了常知」却对境没有分别呢?如果没有分别又怎么能够「了了常知」呢?自己说法前后颠倒都无所觉,还睁着眼说瞎话呢!二问:在正死位时,还有一念不生吗?显然没有啊!因为意识都已经断了,连一个念也没有,自己已经灭了怎么可能还知道自己一念不生呢?又怎么知道自己「对境不分别」呢?由此可知「对境不分别,但了了常知」这样矛盾的说法,虽然错得离谱却仍是意识心所摄而不是真心。

又譬如有人主张:「放下一切攀缘的心,就是真心。」一问:当你自认为没有攀缘执着、一切都放下了的时候,「放下一切」这个法到底放下了没有?显然没有!仍然还有「放下一切」这个法存在,否则怎么能知道自己已经放下一切了呢?二问:在世间人的认知里,死人最能放下,因为人死了世间一切法都不得不放下,连五阴自己也得放下,那么死人就应该证得真心了,是不是?显然不是嘛!三问:当身体突然觉得不适而昏厥了,那时你还能攀缘执着吗?显然不能!那你是放下一切了,但证得真心了没?显然没有嘛!因为连能知、能放下的自己都不在了,又如何能够证得真心?由此可知:「放下一切攀缘的心」仍然是有烦恼、有生灭的心,仍然为意识心所摄,不是从本以来就没有攀缘执着的真心。又譬如有人主张:「当下的心就是真心。」一问:当下这一念心会不会过去?当然会过去。既然会过去,当下这一念心是生灭法,怎么会是从本以来不生不灭的真心?二问:在无想定,或者在灭尽定中,还有当下这一念吗?显然没有啊!因为意识不在了,连当下这一念也没有了,怎么会是 佛所说的真心呢?

综合上面的分析可知:佛门内外都有法师、居士、仁波切们妄想把生灭不已的意识心修行清净变成真心,殊不知妄心从本以来就是妄心,纵使修行到究竟清净,也不可能变成真心;为什么?一者、意识是会断灭之法,不是常住法,不像第八识真心是从本以来就在的常住法;所以纵使尽三大阿僧祇劫之修行,最多仅能将意识修行到究竟清净成为佛地最极清净的意识,但绝不可能将意识修行清净就变成佛地的无垢识。二者、假设真的如同这些「善知识」所说,能够将意识修行清净而变成真心,那是不是就表示 佛所说的八识论错了?佛法是不是要改成七识论、六识论才对?为什么?因为如果修行清净的意识就是真心第八识,那就是不相信 佛所说的八个识,而变成只有七个识或六个识了!这样的说法完全违背佛经中一心有八个识的圣教。由此可知:凡所有意识,不论祂是什么相貌,是粗意识、细意识、极细意识也好,或者是各种意识的变相也罢,包括有念灵知、离念灵知、断际灵知、能观的心、当下的心、放下的心等等,都是藉意根、法尘相接触,而从第八识如来藏所出生的法,是生灭法,不是常住法,永远不可能取代第八识成为真心。纵使将意识修行究竟清净了,成为佛地最极清净的意识,也不可能取代佛地的无垢识。学人应该于此淆讹处分辨清楚,否则若堕入 佛所说的常见、断见乃至邪淫外道中,再回头已是无量劫以后的事,真的是不堪回首!

又,笔者在《续藏》中看见有人开示要舍识用根3来修行,也看见有佛门中的法师、居士们在网络上教导学人要用「舍识用根」的方法来修行,至于他们的说法到底正不正确,将是本节后续所要深入探讨的地方。有佛法正知见的学人都知道,三界诸法都必须以阿赖耶识为因,藉着八识心王的和合运作而生显,而且还要有根尘触等种种缘,才能从阿赖耶识流注六识种子,然后藉着现起的识阴六识作种种分别,才有众生所了知的诸法出现;也就是说,要以阿赖耶识为因,配合六根、六尘、六识多分、少分的和合运作,才有一切世出世间诸法的显现与了知。譬如因为有情要在世间生活,所以必须先要有山河大地等器世间的成就,而且要能够适合有情居住及生活时,有情才会在这个世间出现及生活。然而器世间的成就,是共业有情的如来藏依业力而共同变现出来的,如果不是由共业有情的如来藏共同运作而变现出来,根本就不会有器世间的出现。而且纵使器世间已经出现了,还是要经过一段时间的运作,等到能适合有情居住及生活的环境出现,有情才会转生来此世间生活及受报。譬如我们这个地球,就是这地球的所有共业有情之业力所共同驱动而形成的一个地方,初形成时人类并无法居住,因为是处于熔融的状态中,地球表面非常热,不适合有情生活;经过一段很长的时间后,等到地球表面冷却了,而且海洋、陆地、植物、水、空气等等客观因素都适合了,才会有人类、傍生等各类有情在此出生、显现及生活、受报。又譬如现代人所使用的煤矿,就是远古时代的植物因为地层变迁等因素,导致许多植物被埋在地表之下,经过长久埋藏在地壳之下,隔绝了空气以及受到压力和温度等条件下作用而形成,后来被人类发现而挖掘使用。如果不是共业有情的业力驱使,使得器世间得以成就,并且变化到适合人类等有情居住,就不会有众生出现,乃至不会有人类可以使用的煤矿等物资来取暖、发电及照明等等现象出现;所以说,一定先要有器世间的形成并且适合居住,才会有众生于此器世间生活、受报。
注3《楞严经指掌疏悬示》:「谓识心分别能障真定,故以尽破识心为宗;破非徒破,意在令其舍识用根,故以极显见性为趣。」《万续藏》册页161,中17-18。

经中记载,器世间住劫初始有人类出现,是由于光音天的天人天福享尽而出生于此地,因此而有了人类出现 4。而欲、色二界之有情必然具足五阴身,而色身是名色这个五阴身中的色,是阿赖耶识藉着四大长养而成的,这个色身也就是五根身,包括五根的扶尘根及胜义根;名则是包括了意根以及五阴中的识阴(六识)、受阴、想阴、行阴在内。阿赖耶识藉着自己所出生的五根身,去接触共业有情所共同变现之器世间外五尘,再如实变现为内六尘;因为有六根与六尘相接触的缘,识阴六识就出现了,就能够分别诸法,所以才有众生所了知的诸法出现,这些诸法包括了食衣住行、音乐、艺术、计算机、火箭等等所有一切诸法。所以说,众生能够了知诸法,必然是依于第八识如来藏为因,在与所生的六根、六尘、六识和合运作之下,才能有诸法为有情所了知与领纳;如果没有具足这六根、六尘、六识,那就是残缺不全的人,譬如植物人、聋人、盲人等等。
注4《长阿含经》卷6:「天地始终,劫尽坏时,众生命终皆生光音天,自然化生,以念为食,光明自照,神足飞空。其后此地尽变为水,无不周遍,当于尔时,无复日月星辰,亦无昼夜年月岁数,唯有大冥。其后此水变成大地,光音诸天福尽命终,来生此间。虽来生此,犹以念食,神足飞空,身光自照,于此住久,各自称言:『众生!众生!』其后此地甘泉涌出,状如酥蜜。彼初来天性轻易者,见此泉已,默自念言:『此为何物?可试甞之。』即内指泉中,而试甞之,如是再三,转觉其美,便以手抄自恣食之,如是乐着,遂无厌足;其余众生复效食之,如是再三,复觉其美,食之不已,其身转麤,肌肉坚䩕,失天妙色,无复神足,履地而行,身光转灭,天地大冥。」《大正藏》册1,页37,中28-下14


从上面的分析可知:有情能够了知诸法的存在,以及了知诸法名相的内涵,必然是根、尘、识配合运作而有,如果少了根或尘其中一项,识根本无法被第八识如来藏出生而现行,这是因为识阴必须依附根、尘等缘而有,不能离开根与尘而有识阴的出现及存在,这可以证明:提出「舍识用根」这种说法的人根本就不懂佛法!为什么?因为,五色根唯能接触五尘,没有识心的作用,而意根的了别慧极差,如果没有意识的配合,有情根本无法正常生活。再者,如果意识舍了前五识,则是住于未到地定过暗或二禅以上等至位中,只能安住于不触五尘的定境之中,若不出定又如何能正常生活及修行呢?如果是舍了意识则前五识也不会现行,那就是眠熟、闷绝、正死位、无想定、生无想天、灭尽定、重度麻醉等无心的状态,有情又如何能在世间正常生活及运作呢?在世间运作尚且不能,又如何了知世出世间种种诸法呢?所以说,提出「舍识用根故以极显见性为趣」这类说法的人根本就不懂佛法,乃是心外求法之人。

会有舍识用根的主张出现,主要是彼等根识不分,复又主张接触境界时要保持一念不生,误以为一念不生时就是无分别的缘故,因而落入常见外道当中,譬如慧广法师曾提出:【当我们的五根接触到五境时,不要进入第六识的分别。(「舍识用根」的识,是指第六识),只要用前五识的认知就好。前五识是没有分别的,只是单纯的了知外境。心态单纯,有利于修证佛法。】5 他的意思就是单纯用六根来接触外境,不要用第六识去分别,能够这样就能保持一念不生。可是他却全然不知:一者、有情能够了知外境,是要透过六根、六尘、六识的和合运作而成就,有根、尘等缘的具足配合,识阴现起才能了知六尘境(包括「一念不生」的定境法尘),而了知就是已经分别完成了,怎么可以说根尘触三和合之后,六识现起却不分别呢?分别乃六识必然存在的功能,也就是说六识存在的当下必定有所分别,若无分别则表示该识必定已经断灭不在了。更何况意识是五识现起的俱有依之一,五识现起时意识必定存在,而且是与五识和合运作;在五识了别的当下意识就同时也了别了,世间不可能有前五识知而意识不知的境界,况且意识若不现行,何来五识之现起呢?这种「法师」竟然连最基本佛法的道理都不懂,显然他的佛法知见是非常的浅薄,也是极度偏差的,才会说出如此的荒唐语。二者、如果他们「舍识用根」的说法能够成立,那就是在指责 佛的说法错了!为什么?因为 佛明明说要根尘识三和合运作才能了知外境,而「见自本性」就是要由有分别的意识心去亲证本来就不分别的真心,但他们却主张要「舍识用根」来修证无分别的真心,这样的说法显然是指责 佛的说法错了。可是有正知见的佛弟子都知道,根与识有各自不同的功能差别,「识」的作用就是了别,譬如《增一阿含经》开示:【云何名为识?所谓识,识别是非,亦识诸味,此名为识也。】又如《成唯识论》卷1 云:【识谓了别,此中识言亦摄心所。】
注5 参见慧广法师,2010 冬季禅七,相见便是有缘,网址:http://a12com.com/2010/20101225.htm,撷取日期:2016/5/20。



所以不论是「五识的认知」、或者说五识「只是单纯的了知外境」,其实都是已分别完成,不是没有分别的;为什么?因为「识」现起时必定伴随心所有法运作而产生了别作用,而 佛就是教导我们用意识的分别性去寻找无分别的真心,佛当然不会说错法,显然是他们说错了!否则依彼等「舍识用根」的法理来说,一切「植物人」在他们所说的法中,应该是修证最高的不是吗?三者、如果舍弃了六识的运作,又如何能够知道外境的种种内涵呢?这个道理如同睡着无梦等位,六识都灭了,连自己都不知道了,又如何知道外境存在呢?既然连外境都不知道了,又如何在世间了知诸法而在世间生活及运作呢?由此可以证明:提出「舍识用根」乃是非常荒唐的主张,所说的根本不是佛法,而是外道法。

(待续)

TOP


                                                          正觉总持咒略释
                                                             张正圜老师


(连载一)

楔 子


五阴十八界,涅槃如来藏,般若道种智,函盖一切法。
一切最胜故,与此相应故,二所现影故,
三位差别故,四所显示故,如是次第现。
具足解脱道,及佛菩提道,求正觉佛子,一切应受持。


(平实导师——2000/9/28)



第一篇绪论——佛法之总持

什么是正觉?所谓正觉:「正」是正确、正真、不邪曲,「觉」是觉照、觉悟,亦即正确、正真而不邪曲的觉悟,名之为「正觉」。于佛法中之正觉方得名为菩提,此中包括三乘菩提的正觉:声闻菩提、缘觉菩提解脱道之正觉,大乘通教菩萨佛菩提道以及别教菩萨佛菩提道之正觉等。总合而说即是摄归为三乘菩提的正觉——声闻菩提、缘觉菩提与大乘菩提;然此三乘菩提皆总摄于唯一佛乘菩提,即是佛菩提。又此三乘菩提皆依第八识如来藏无始以来本有的,离见闻觉知而觉照一切法的功德—本觉—而有,或说为本来自性清净涅槃,然因所悟(现观)之内涵各有深浅广狭之不同,故而有三乘之差别;如同《金刚经》中之开示「一切贤圣皆以无为法而有差别」,即是此意。觉悟声闻菩提者,即成声闻圣者;觉悟缘觉菩提者,即成缘觉辟支佛;觉悟佛菩提者,即成贤圣菩萨乃至究竟佛。是故,唯有依此三乘菩提而修而证者,方可说为「正觉」,外此三乘菩提者皆不得正觉。

声闻菩提解脱道所修断之内涵,即是大乘所说的一念无明所函盖之四种住地烦恼——见一处住地烦恼、欲界爱住地烦恼、色界爱住地烦恼、有爱住地烦恼。所谓「见一处住地烦恼」即是「我见」,谓一切凡夫众生误计色身为我,或误计能知能觉的灵知心为常住不坏我,或误计受、想、行为我等等;由于我见不断故,导致有情轮回生死,在三界生死海中流转,头出头没,受尽一切苦楚不得出离,而与三界二十五有诸有情众生互为眷属。佛陀以大慈悯故,示现受生于人间,八相成道而度众生,为令众生解脱生死苦恼,于是有三藏十二部经之先后开演。为了让众生得以断除我见、证得解脱果,故先有解脱道之宣说,令诸众生得以亲证解脱,并能了知外道常见、断见之虚妄不实,乃有四大部阿含传世,此即为初转法轮 佛陀为众生建立五蕴、六入、十二处、十八界等法,一一说明分析诸法的虚妄无常,令诸学人闻 佛音声,依教观修而得证解,断除我见乃至我执,成须陀洹乃至阿罗汉,证有余涅槃、无余涅槃是为声闻菩提。然而,四阿含诸经中所言的解脱之道,是含摄在大乘佛菩提道中;佛菩提道之实证内容含摄解脱道之内涵,此乃 佛陀于三乘诸经中俱皆如是宣说者。单修二乘菩提解脱之道者不可能成佛,唯知解脱而不解般若与种智故;一切修学成佛之道的圣者,必定兼摄阿含解脱道与般若中观、唯识种智大菩提道故;如是具足三乘菩提之修行者,方得名为大乘佛菩提道之菩萨行者。

缘觉菩提觉证之因缘,乃依十因缘及十二因缘之思惟观行而得觉悟成辟支佛者;或有因见黄叶离枝飘落,便悟世间无常而成辟支佛者;或有因见他人之老病死,便悟色身及觉知心无常而成辟支佛者;或有因……等种种不同之助缘而成辟支佛者;然而此等皆属表相,其背后之实质则是往世观修佛菩萨所教授之因缘法,而在此世缘熟时发起宿世种子方得实证。由于学人根器及愿的差别,因此,无佛之世辟支佛出,各由别别观行而成独觉,所证缘觉菩提亦有浅深不同;在这种情况下,缘觉(独觉)菩提的实证,有因思惟而证得者,也有因观行而证得者,但都不是依于闻听法音而悟入,此是不同于声闻菩提之处。缘觉菩提所思惟观行之内涵,虽然不异于声闻菩提之蕴处界苦、空、无常、无我、诸法因缘而起其性本空,乃至十因缘以及十二因缘等等,然以偏于因缘观者为多;又因其不由他闻,乃自行思惟观行而觉证,因此独觉的智慧大多深利于仅修四圣谛解脱道的声闻行者。若于佛世时经由 佛陀教导因缘法而悟入缘觉菩提者,则也通称为声闻,以仍是由于闻 佛音声而得证入的缘故。

佛菩提也就是大乘菩提,或名为大菩提。依之修行能成就佛果,故名佛菩提;由于成佛时劫久远,于世世行菩萨道的过程中,得以自度以及广度众生的缘故,故名大乘菩提。佛门四众弟子于初转法轮证得解脱果已,世尊复为宣说佛菩提道之般若实相智慧,遂有般若诸经之宣说实相心。佛弟子证得如来藏已,依此实相心作诸中道之观行,即得渐次发起般若实相之智慧,此为第二转法轮般若实相正理。佛陀为令四众弟子继续迈向成佛之道,于四众弟子所证般若实相智慧之基础上,更益以一切种智——宣说八识心王诸法,示以成就一切种智修行之道;所谓十地菩萨所修四摄、十度等等佛菩提道之内涵,令诸菩萨次第增进,乃至未来究竟成佛——具足一切种智而发起四智圆明无上智果,成就佛地清净法界;此乃第三转法轮方广诸经所说唯识增上慧学也。如是,函盖此三转法轮诸经所说解脱道及佛菩提道,方得名为成佛之道。又,此大乘菩提至高无上、究竟无比,不共二乘故名大菩提;大乘菩提所具足实证之四种涅槃,函盖二乘菩提—二乘菩提乃是大乘菩提的局部内涵—是故名为大菩提。

由于二乘定性无学只能以解脱道度化众生,而且唯于舍寿前随缘度众,舍寿时必入无余涅槃,十八界俱灭故,穷未来际不再受生,故不能尽未来际度化众生成就佛道;而且其化度之众生能出三界者数量亦极有限,以法小及所度众生少故,因此说为小乘菩提而不名大乘菩提。大乘菩萨若得证悟,不论悟后是否已证有余涅槃,皆必依于大悲心而发起世世受生之大愿,永不入无余涅槃,不惟世世自度,亦复以此教人转度有情;如是直至成佛能度无量众,故名大乘菩提。又,一切菩萨成佛后,应身示有灭度而入涅槃,然其三十二相庄严报身永不入灭,恒为十方诸地菩萨宣说种智,尽未来际无有穷尽,所度众生其数无量,故名大乘菩提。

佛菩提具足一切智与一切种智,一切智是解脱果,共有十智:世俗智、法智、类智、苦谛智、苦集谛智、苦灭谛智、苦灭道谛智、知他心智、尽智、无生智,此十智乃是一切三乘无学通有;通教有学、无学依此建立,显示解脱果修证之位次,此法通于三乘菩提皆有,故名通教。二乘菩提唯证解脱果,而大乘菩提于解脱道之修证俱通此果,故大乘菩萨依此通教解脱果之修证,亦有四向、四果之分位,并非别教只侷限于五十二位阶的分位而已。具足一切智之十智乃二乘菩提之极果,无过于阿罗汉与辟支佛之解脱境界;三乘无学之无余涅槃皆同一境,解脱道的修证无过其上者。

一切种智则是佛菩提果,乃是八识心王一切种子(界——功能差别)之智慧,菩萨在触证如来藏的见道基础上,循序修学而历经三贤位之般若总相智、别相智,通达见道内容进入初地后,渐次修证般若唯识种智—八识心王一切种之智慧—唯识百法明门、千法明门、万法明门等等。一切种智修证圆满,变易生死断尽而圆成究竟佛果;一切种智尚未圆满之前皆名为道种智。如是一切种智之修学,唯大乘佛菩提有,不共二乘定性声闻、缘觉。大乘法道除了依于通教解脱果来显示修证的位次外,还依于佛菩提果之修证,别于通教之外建立菩萨的五十二阶位,函盖凡夫及六种贤圣菩萨性——十信凡夫性、十住习种性、十行性种性、十回向道种性、十地圣种性、等觉性、妙觉性;如是菩萨道的修证位阶及次第,是依于佛菩提果之修证而建立,此佛菩提果之修证乃不共二乘,故名别教。

佛菩提道之真实义者,谓一切有情各自本有之如来藏,以及如来藏与所生七识心王和合运作而生显之色受想行四蕴等世间乃至出世间一切法。此佛菩提道甚深极甚深,难证极难证,行者若欲入佛菩提智,必先求遇真善知识,随学修习以建立正确知见,并求亲证自身本有之阿赖耶识心体所在;行者若得一念相应而顿悟入理,方能悟后起修,渐次发起般若实相智慧,历经三贤位之般若总相与别相智慧的具足修证,而发起初分道种智入通达位中;再依之次第渐修亲证如来藏中所含藏一切种子的智慧,地地转进增上无生法忍,同时修集无量福德,不仅断除思惑而具足二乘解脱道果证,更进而断尽变易生死,如是前后历经三大无量数劫,福德与智慧都究竟圆满方能成就佛果。于如是三大无量数劫修行成佛之道的过程中,必须同时断尽烦恼障之现行与习气种子随眠以及所知障随眠,不仅要具足二乘解脱道的修证,更要断尽二乘无学圣人所不能断之习气种子随眠及所知障随眠以后,方能圆满究竟佛道;如是正理,一切行者皆应了知。

如上略说三乘菩提之差别,当知此三乘菩提之修证,皆须以第八识如来藏为依归,若无真实心如来藏之本觉,则无三乘菩提可修可证,也没有究竟佛道可成。然此三乘菩提之内涵不仅甚深微妙,更是浩瀚广大无有边际,复又错综复杂难解难证,学佛之人每每望之却步,不知从何入手。平实导师为慈悯今世、后世一切有缘之佛弟子,乃于公元2000 年秋天,将佛法三乘菩提内涵之总持,以 世亲菩萨的《大乘百法明门论》为根本架构,诵出此男女老少皆能琅琅上口之〈正觉总持咒〉,将三乘菩提之梗概以总持的方式呈现,期能以简易之文句,为诸学人建立起正确、完整而全盘性的佛法正知见,令诸有情于修学佛法时,能系念于心而易于修学得不忘失。

总持又叫作咒,咒又称为陀罗尼。基本上,咒是有次第性的呈现其所欲显示之法义内涵,所以持咒的目的并不是教人修定,而是要让人了知及忆持法要不忘失的意思。

平实导师在《大乘无我观》中有这样开示:
每一首咒都是一个总持—但护法神的感应咒语除外—一个咒里面,每一句拆成两字一组或者一个字一组,或者三个字一组不等;每一组就是一个法门,一个法门就是代表一部经。所以你把咒文整个诵出来以后写下来,其中第一句可能就有三部经,你就把第一部经诵出来,诵完再诵第二部,再诵第三部;第一句诵完,再依同样的方式诵第二句的每一部经。所以陀罗尼咒又叫作总持咒。1
注1 平实导师述,《大乘无我观》,佛教正觉同修会,2011 年11 月。


所以,总持咒是属于总持智的显现,也是总相智,都是摄属于法智。

平实导师曾经开示:

法智是总持智,也是总相智。譬如二乘菩提解脱道的法智,是说五蕴空相、十二处空相、十八界空相,这是缘起性空的法智。又比如四圣谛、四念处的观行,也是属于总相智,都是法智所摄。或如修行时的实践法门——八正道,以八正道而含摄缘起性空的法智,这则是属于总持智,总持智是将法智编成偈颂而容易记忆,以总持智含摄法智的法相总体。二乘法如是,大乘法的般若和种智亦复如是;若将般若或种智中的许多法相编成总持,而且能每天至少诵唸一遍,就可以保持不忘,这也是法智的一种。由于法智的总持是智慧的一种,所以在诵唸时会发出智慧光明,鬼神或具有天眼通的人都可以看见,因此邪鬼恶神遇见了唸咒不断的人,怕被持咒之的光明所照耀而感到痛苦,就会赶快远离;而护法善神看见唸咒所显现的光明时,则是乐于为光明所照耀,以及依于自己护法本愿的缘故,因此就前来亲近,当然也就不会容许邪神恶鬼来为害持咒的人了,这也是后来有人专门持诵咒语借以趋吉避邪的道理所在。因此「咒」就是总持诸法的偈颂,总持咒就是法智中的一种,专门用来记持诸法。

〈正觉总持咒〉即是以如是总持的方式,将三乘菩提的梗概用七十个字,五字一句,总共十四句,贯串起来成为易于忆持的陀罗尼,使有情众生能藉由诵持的功德而种下修学正法之因缘,于他日缘熟值遇正法时,得以相应而进入正法中修习佛菩提道。综合而说,〈正觉总持咒〉前面四句:【五阴十八界,涅槃如来藏,般若道种智,函盖一切法。】主要是在说无我法的真义——人无我与法无我;乃是分别从二乘法与大乘法的角度来显示无我法。

所谓无我法者,分为人无我与法无我二种。二乘法的「人无我」,是纯粹从观察蕴处界诸法虚妄不实入门,观察蕴处界诸法皆是幻起幻灭,并无常恒不坏之自体性,而名之为「人无我」。蕴处界即是众生之人我故,蕴处界中之一一法,除了意根以外,皆是易起易断之法;而意根亦是可断之法,故皆不得谓为真实有我也。二乘之「法无我」者,亦悉以蕴处界之人我为中心而作观行,现观由人我所衍生之诸法皆无有实我存在其中,现观如是诸法之无我性,名为「法无我」;然推究二乘法无我所说者,其实未曾稍离蕴处界之人我而说,故于大乘法中仍名之为人无我。

大乘法虽然亦依二乘法而说如是无我,然将如是二乘法所说法无我之内涵摄在大乘人无我内,是由于悉皆不离阴界入我而说诸法无我故。大乘菩提是由亲证自心真实法如来藏,现观如来藏之无我性、本来性、常住性、清净性、涅槃性,此等无我观非是从蕴处界而观阴界入等之无我,而是从如来藏之法性现观祂的无我,故名真实之法无我。复观蕴处界及一切有为法,悉皆由此第八识自心如来藏直接、间接或辗转而出生,现观此等诸法实无有一法为具有真实自体而能恒存之常住不坏者,故非有我,是名法无我。

〈正觉总持咒〉后面十句:【一切最胜故,与此相应故,二所现影故,三位差别故,四所显示故,如是次第现。具足解脱道,及佛菩提道,求正觉佛子,一切应受持。】此中前五句是唯识学中的总持,函盖百法明门;是在说这个实相心如来藏含摄一切世间和出世间法,而这唯识五位百法是依次第而呈现的,更是由于这八识心王(一切众生心)才能辗转而有世间与出世间一切法。因此,这五位百法具足函盖能使有情断尽分段生死,得以出离三界轮回的解脱法门;也具足函盖能使众生断尽变易生死的大乘成佛法门。所以这后四句是表示,总持咒的前九句所含摄之佛法范围,并劝勉佛弟子们依之修学;亦说明欲求成佛之道者,无一人能外于如是修学内涵。因此而说〈正觉总持咒〉具足解脱道与佛菩提道,是一切欲求正觉的佛弟子们所应信受奉行者。以下先就这五位百法略作说明,使行者能先建立一个概略的知见。

【一切最胜故】是指一切有情的八识心王。因为前七识都是从阿赖耶识出生,所以这八识心王都归结于一心阿赖耶识。三界所有的一切法,众生所能运用的、每天在受用领纳的一切法—我们所知道的一切法、受用的一切法—全部都是从这八识心王和合运作辗转而有的。这八识心王是一切法中最为殊胜的,若无八识心王则无有一法可得,所以称之为——一切最胜故。

【与此相应故】「此」是指八识心王。这一句是说与八识心王相应的触、作意、受、想、思等五遍行心所法,欲、胜解、念、定、慧等五别境心所法,以及十一个善法、六个根本烦恼法、二十个随烦恼法、四个不定法等,总共五十一个心所有法;这五十一个心所有法,是由八识心王相应才能现行出来的;依于阿赖耶识心体的现行识,以及阿赖耶识所执藏意根种子的流注,意根就能促使阿赖耶识在心王、心所的配合下,变现许多法相出来。这五十一心所有法与八识心王或多分或少分相应,虽然各不相同,要皆不离于八识心王,因此说——与此相应故。

【二所现影故】「二」是指一切最胜的八识心王,以及与八识心王相应的五十一心所法。由于八识心王有这些心所有法,再配合无明、过去世的业种,以及此世父母的缘,四大元素的缘,所以才有色身以及六尘等十一种色法的出现;包括修定以后变现出来的一类法处所摄色,以及七地菩萨加行后所能变现出来的色法、八地菩萨不用加行就能变现的色法等等。这些都是由八识心王与五十一心所有法的和合运作才能够显现出来—包括我们的色身、五尘及法处所摄色—所以说这十一个色法叫作——二所现影故;意指这十一种色法,乃是八识心王及其相应之五十一个心所法共生而显示出来,只是暂时存在之影像,幻有、幻灭故名为影。


【三位差别故】由「一切最胜」的八识心王,「与此相应」的五十一心所有法运作,显现出—有我们的色身以及我们所接触到的六尘等十一种色法—这样的影像;由八识心王与五十一心所有法而变现出十一个色法,再由这十一个色法配合八识心王与五十一心所有法的运作,在这三位七十法中或多分或少分的法相互配合运作下,就有得、命根、众同分、异生性、名身、句身、文身、生、老、住、无常、流转……等二十四个心不相应行法的出现。因为这二十四个「心不相应行法」是由前三种分位法的差别组合而产生,而且这二十四个法与我们的觉知心不直接相应,也因为它们是三位诸法或多或少的配合,而显现有时间、空间、势速、相应……等的差别,所以名为——三位差别故。

【四所显示故】有了前面四位法的运作,就能够显示出六种无为法——虚空无为、择灭无为、非择灭无为、不动无为、想受灭无为、真如无为等;这六种无为法都是依附于自心藏识的真如性、涅槃性而建立的。这七转识都是在第八识心体的表面来来去去而有生死的流转,众生却不知其虚妄;如果能够透过修行,把七转识的我见、我执以及我所的贪着降伏乃至全部断除,就能证得相应的无为法,让第八识所含藏的无为法性显现出来。在还没有把这些导致轮转生死之有漏有为的烦恼断尽以前,第八识含藏的无为法性其实还是具足存在的,所以这六种无为并不是修得的,却也不是不修行而能证得;譬如虚空无为(本来自性清净涅槃)就在众生身中恒常显现,只是因为二乘愚人及凡夫众生没有明心开悟而被无明遮障了,所以都不晓得。因此说,这六种无为法,是前面之「一切最胜故,与此相应故,二所现影故,三位差别故」这四位九十四法所显示出来的,所以六无为法就称为——四所显示故。


【如是次第现】这五位百法的现行是有其次第性的——要依八识心王为最先,由八识心王的存在才有五十一心所有法相应而出生;由八识心王和五十一个心所有法,这二位法合起来共同显现出十一种色法,但所变生的身根、六尘等色法,都如影像般的出现,而非真实自在。再由心王、心所、色法三位总合起来,依此三个分位诸法或多分或少分的差别配合,而有二十四个心不相应行法的产生;复由前四法——心王、心所、色法及心不相应行法而显示出六种无为法来;因此说这五位百法是有次第性的从八识心中辗转出生和显示出来的。

【具足解脱道,及佛菩提道,求正觉佛子,一切应受持】这五位百法所包括的九十四种有为法与六种无为法,函盖了一切世间与出世间法,佛菩提道及解脱道皆悉含摄其中。因此〈正觉总持咒〉阐述佛法的真实义理,是以实相心如来藏为核心,显示如来藏本体的本来自性清净涅槃体性,以及其心体中所含藏之无量无边染净诸法种子,如何经由无量劫之修行,灭尽三界分段生死无明,断尽藏识中一切烦恼障之习气种子,以及断尽所知障之一切随眠、断尽变易生死而成为究竟佛之历程。同时也举示出这八识心王一切众生心,如何能含摄世间与出世间的一切法,又如何能够显示大乘的真正义理,因此而说〈正觉总持咒〉即是佛法之总持。

想要成就佛道的人,全都不能外于此〈总持咒〉的内容而修学;一切佛子若善根深厚、性障微薄、福慧具足,得缘值遇此〈正觉总持咒〉时,请千万不要轻易放过,宜应细细思惟此中所演述之正真法义。如是,不仅可以为自己建立起正确的三乘菩提解脱道知见,更可进而深入探究成佛之道、明心证真,复可经由三贤位之修行、进至初地修学百法明门,更而进求二地千法明门、三地万法明门……之现观与亲证,如是累劫次第进修而至成就究竟佛果,是故当略说〈正觉总持咒〉——佛法总持之大意,以利今时后世之广大学人。

(待续)

TOP


                                                 救护佛子向正道——(77)论释印顺之宗教观(上)
                                                        游宗明老师


释印顺将佛教与「耶教」、「回教」、「印度教中的吠檀多派」归属于同一类,诬谤佛教是同于「自我宗教」外释印顺在他的《我之宗教观》1 中说:【我是佛教徒。「我之宗教观」,是以佛教的见地来看宗教,……不要听到宗教就以为是迷信,大家应以谅解的同情去了解他,或者进一步的去接受他。】(《我之宗教观》,页1)释印顺说自己「是以佛教的见地来看宗教」,然而佛教中三乘菩提的见地皆因实证而有,都是
在信受实有常住不灭、能生万法的涅槃本际—第八识如来藏—的前提之下,次第真修实证解脱果乃至佛菩提果后才有见地可言。但是,从释印顺的诸多著作中,却完全看不到修学佛教三乘菩提的根本——第八识涅槃本际的正知见,那样如何能够住于「佛教的见地」来看宗教?释印顺自称是「佛教徒」却不信佛语,否定第八识如来藏真实存在,因此他所谓「佛教见地」的「宗教观」显然与佛教无干,压根儿就不是佛教,而是披着佛教外衣的六识论外道!凡是外于实相心—第八识如来藏—而想建立宇宙人生道理的宗教——包括喇嘛教及释印顺等等打着佛教名号的六识论假佛教,其本质就是迷信!是「迷昧」于法界实相的真实存在,「信仰」外于第八识能有真实法存在的邪见。我们身为正信的佛弟子,虽可「以谅解的同情去了解他」,但绝对不可「进一步的去接受」那些迷信的邪谬教导。
注1 释印顺着,《我之宗教观》,正闻出版社,2011 年10 月新版四刷。



从佛教实证者的见地来看,佛教以外的宗教都没有真实而究竟的「宗」可说,他们都是在实相心之外去建立真实法,所以才称其为外道;而释印顺虽然自诩为佛教徒,但是他所写的《我之宗教观》以及其他著作,却同样都没有谈论到佛教所「宗」的真实义,甚至处处违背佛说,而与外道无异。因为,没有以真实义为宗的宗教,即使也会劝人为善,却因为昧于实相而无法不落入迷信;因此,虽然释印顺及喇嘛教徒都口口声声说信受佛教,但是他们却不知不信 佛陀所教导的真实宗义,甚至以六识论外道邪见来毁谤佛教的所宗——第八识如来藏,如是不信不解佛教所宗之内涵,还窃取佛法的名相来欺诳众生,正是寄生于佛教的「狮子身中虫」,这就是迷信邪见的佛门外道与附佛外道之具体代表。

有真实义的宗与教,必定是教不离宗、宗不离教——教门所说的义理都是依宗门所证的实体而说,而这是唯佛教方有,只要行者依循真善知识教导的次第而如实履践,就能于三乘菩提有所实证而发起见地进入证信;所以,只要相信佛教真实的宗与教,就不会堕于迷信。这样讲也许有人会认为是在自赞毁他,然而这只是要告诉大家一个事实:从是否能真实解脱三界生死诸苦的立场来说,没有以真实义为宗的宗教其实都是迷信,唯有信受真实义才有正信;但这并不是在世间相上说没有佛教见地的人就都是迷信,譬如有人虽不求解脱于三界生死诸苦,但是他相信有因果的存在,乃至相信佛说持守五戒不犯来世可以再保有人身,若加修十善业道就可以往生欲界诸天,因此不敢造作大恶业,并且乐于行善布施多作好事,以求未来世可以继续当人或生天享福,虽说这类人还不能实证三乘菩提而解脱于生死,但是当他对于佛法僧三宝已经生起仰信,而开始修学人天乘等次法时也就不能说他是迷信,因为他信受佛语、信受三宝、信受第八识如来藏真实法,所以是正信。也就是说,外于第八识如来藏而追求真实法的宗教,其所「宗」的都非常恒真实,仅是想象出来之虚妄法,因此说之为迷信。为何否定佛教的所「宗」—第八识如来藏—就是迷信?因为,祂是有情生命唯我独尊的唯一实相,是宇宙万法的本源,三界一切法莫不是由祂所生,祂是真实可以亲证的;所以说举凡外于第八识如来藏而建立万法根源的一切信仰皆为迷信,以妄想非真实故。

世界上有很多宗教都想要建立万有本源作为宗旨,但却都是以自己想象建立的假法为所「宗」而说之为真实法,然后依己之想象为宗建立其宗教,于是世间就有许多宗教出现;大家都坚持自己的所宗是真理,于是就有了宗教间的矛盾与纷争。然而,这些诤论的根源就在于到底是谁创造宇宙与生命的不如实知却又各执己见。从佛教实证者的见地来看,把某一位有情(譬如:大梵天、上帝、老母娘等等)施设建立为能生万物的主宰,以之而为所宗,这正是那些外道他们共同的错误。因为,一切有情皆由自心如来出生,就连上帝都是由他自己的如来藏所生,被生的他又如何能出生万物?因此,外于第八识如来藏而建立任何的「造物主」,都是妄想建立,也是不可验证的,都只是人们虚妄想象出来的,而且不同的宗教虽主张不同的「造物主」,然而本质上却是相同的,同样都是虚妄建立之假有法的缘故;再者,这些「造物主」都还有「人」的脾气,所以都要人慑服于他,若不相信、不服从,他就会生气而给予「惩罚」,因此要这些宗教间有真正的和谐是不可能的。只有正信的佛教不会为了「唯一的真神」之虚位而跟其他宗教争战,所以真正的佛教可以跟其他任何宗教和平共处,但却不会同流合污,虚假地去附和乃至接受他们的错误见解;因为佛教的所宗是三界世间的真相,是每个众生各自都有的唯我独尊的涅槃妙心,这万法真正的根源才是佛教的所宗,祂是本来就在而不是用想象创造出来的,正所谓「佛语心为宗」——佛所开示的这个第八识如来藏妙真如心才是佛教之所宗。

释印顺说:
唯有人类,由于知识的开发增长,从低级而进向高级;宗教也就发展起来,从低级而不圆满的,渐达高尚圆满的地步。这种从浅而深,由低级而高级,与一般文化,及政治的进展,都表示着平行的关系。如政治,从酋长制的部落时代,到君主制的帝国时代,再进到民主制的共和时代。宗教也是从多神的宗教,进步为一神的宗教,再进展为无神的宗教。(《我之宗教观》,页2)释印顺认为宗教是随着人类知识的增长而发展起来的,「是从多神的宗教,进步为一神的宗教,再进展为无神的宗教」。

然而这种「宗教会随着时代演进而变化」的观点,并不是佛教的宗教观;世间宗教之所以会有「发展」而变来变去的,就是因为不是以实相作为所宗,而这样的宗教永远不可能「达高尚圆满的地步」,所以世间宗教会有无尽的演变而永无圆满之时,因此说释印顺的宗教观是世俗而虚妄的臆想;所以探讨「一神的宗教」有没有比「多神的宗教」更进步,其实是言不及义的戏论。佛教以实相为宗,教义是究竟而圆满的,从来不曾也永远不会有演变,这才是佛教的真实宗教观。至于释印顺所谓最高层次的「无神的宗教」,他说:【佛教是否定了神教,我教,心教;否定了各式各样的天国,而实现为人间正觉的宗教……佛教是无神的宗教。】(《我之宗教观》,页17)这种偏颇又自以为是的观点,正是释印顺「人间佛教」谬想的显现,殊不知佛教说的是无「造物主的大我神」而不是无「天神、鬼神」,佛教否定的是心外求法的外道见,并不是否认有诸神及「各式各样的天国」存在,反而是只有 佛陀清楚地告诉世人各种不同层次天人、天国的差异,也包括各类鬼神的种种差别相,所以怎么能够这样毁谤 佛陀而说佛教是「无神的宗教」!更不能因为佛教徒不归依一切外道神祇就说佛教是「无神的宗教」!是因为这些神祇他们大都仍在三界中随业流转而无法出离,譬如有人持戒行善而上生诸天为天神,有人修福却也作恶而下堕鬼道成为鬼神,一切因果报应丝毫不爽,正因为个个有情皆有能含藏业种的如来藏心,才使得有情随所造诸业而流转于三界六道;唯有归依三宝、修学佛法才能解脱于三界生死乃至渐次趣向佛道,这才是正确的佛教观点。

因此,佛教固然不以神的境界或神的国度为所宗的目标,但是佛教从来不曾否定有诸天神、鬼神等的存在,佛对三界诸「神」的一切是具足了知的,圣教中对三界二十五有的详尽开示即可为证;而释印顺却毁谤说「佛教是无神的宗教」,真是岂有此理!由此释印顺更大胆地认定佛教唯此人间有,不信 佛陀开示天界乃至他方世界也同样有佛教,更不相信有第八识如来藏而主张一切法空,他这样的邪见正与一般断灭见的无神论者相类,而 佛在经中也谴责过这类恶取空的增上慢人是坏法者,如《楞伽阿跋多罗宝经》卷3 中开示:【宁取人见如须弥山,不起无所有增上慢空见。大慧!无所有增上慢者,是名为坏。】2
注2《大正藏》册16,页499,中4-6。


可叹释印顺不信不解佛语而处处错说佛法,除了断绝自身以及其追随者实证三乘菩提的因缘外,未来长劫还有破佛正法、诽谤贤圣等等严重恶业之极不可爱异熟果报等着他一一去领受,有智者实应引以为鉴,万勿轻忽!

释印顺又说:
宗(证)与教,出于《楞伽经》等,意义是不同的。宗,指一种非常识的特殊经验;由于这种经验是非一般的,所以有的称之为神秘经验。教,是把自己所有的特殊经验,用语言文字表达出来,使他人了解、信受、奉行。如释迦牟尼佛在菩提树下的证悟,名为宗;佛因教化众生而说法,名为教。我们如依佛所说的教去实行,也能达到佛那样的证入(宗)。所以,宗是直觉的特殊经验,教是用文字表达的。依此,凡重于了解的,称为教;重于行证的,名为宗。这样的宗教定义,不但合于佛教,其他的宗教,也可以符合。(《我之宗教观》,页3)

释印顺说「释迦牟尼佛在菩提树下的证悟,名为宗」,这句话字面上是正确的,但问题的重点是释印顺认为 佛所证悟的宗是什么?他说:「宗,指一种非常识的特殊经验;由于这种经验是非一般的,所以有的称之为神秘经验。」释印顺既然说宗是证悟,却又以「神秘经验」为宗,那么释印顺显然以为 佛所证悟的就是神祕经验;然而,宗教界所谓的特殊经验、神祕经验都是暂时性的有境界法,既无法确知其发生的原因,也多半是无法预测及掌控的,这就表示所谓的「神秘经验」其实就是无法如实了知的被动经验,而且显然也都是有生有灭的虚妄法,那又如何能成其为「宗」?因此,释印顺这种说法根本就完全背离 佛陀所证入的宗义,这也显示出他对 佛的所悟毫无所知,全然只是想象和猜测,因为他不信有第八识如来藏而主张细意识常住,堕于生灭空相的三界诸法之中犹不知,成为双具断常二见的佛门外道,既然否定了佛法的核心及根本,他所说的当然尽是戕害众生法身慧命的恶见邪语。

其实宗教所应该要探究的是:为什么会有这些神祕经验?神祕经验背后的真相为何?有情是怎么来的?世间是怎样有的?为什么人会有不同的命运?六道众生是怎样出生的?……人人都活在这些疑惑(也就是无明)之中,就是因为不知道诸法从何而有,所以这些疑惑就成为神祕,要破除人们各种无明的宗教就应该去探究这些问题;因为要破除对三界诸法的无明唯有依止法界的真实相才能成办,唯有依止于以法界的真实相为「宗」的法教才可能破除一切无明。换言之,所谓「宗」其实就是真理的异名,因此 释迦牟尼佛在菩提树下所证悟的名为宗,这「宗」不是什么「直觉的特殊经验」,而是 佛陀究竟圆满证悟了生命的实相、宇宙的真理,这才是佛法之所宗。此宗—实相心第八识如来藏—一切有情本有,虽然不是唯佛能证,却是唯有依佛所教如实奉行的佛弟子才能在因缘成熟时证悟,所以「我们如依佛所说的教去实行」,历经三大阿僧祇劫,圆满菩萨道五十二位阶的修证内涵,就能真正究竟「达到佛那样的证入(宗)」——成为福慧两足的三界至尊、人天导师,这才是佛教所宗的真义。可叹只作佛学研究的释印顺不但从未「依佛所说的教去实行」,还误会 佛之所宗同于外道的神祕经验,甚至否定 佛陀的真正所宗——第八识如来藏,成就谤佛、谤法的极大恶业,实在是愚痴至极之人。

佛教所说的证悟从来只有一个标的——就是第八识如来藏,所以佛教的所宗即是第八识如来藏,祂是三乘菩提的根本,也是 释迦牟尼佛慈悲来人间示现成佛的一大事因缘。如经云:舍利弗!云何名诸佛世尊唯以一大事因缘故出现于世?诸佛世尊,欲令众生开佛知见,使得清净故出现于世;欲示众生佛之知见故,出现于世;欲令众生悟佛知见故,出现于世;欲令众生入佛知见道故,出现于世。3
注3《妙法莲华经》卷1〈方便品 第2〉,《大正藏》册9,页7,上22-27。



佛陀的所知所见就是具足圆满的宗门(自宗通),佛陀把祂的所知所见教示给大众,让大众能够有所依循而次第修学与实证,那就是具足圆满的教门(说通),所以《楞伽阿跋多罗宝经》卷3 云:三世如来有二种法通,谓说通及自宗通。说通者,谓随众生心之所应,为说种种众具契经,是名说通;自宗通者,谓修行者离自心现种种妄想,谓不堕一异、俱不俱品,超度一切心意意识,自觉圣境界,离因成见相。一切外道声闻缘觉堕二边者所不能知,我说是名自宗通法。……我谓二种通,宗通及言说;说者授童蒙,宗为修行者。4
注4《楞伽阿跋多罗宝经》卷3〈一切佛语心品〉,《大正藏》册16,页503,上19-中1。


也就是说,佛是依于具足圆满的自宗通而观机逗教,施设种种教门并传授修行的正知见,其目的并不只是要让人用意识思惟去「了解的」,而是为了行者能依之实修亲证而通宗,当然这教门的开示与宗门证悟的内涵必定是相符相契,所以说宗门与教门是互相含摄而不可切割的,这才是《楞伽经》所说的宗与教;而 佛依于宗门证悟之内涵所开示的教门函盖三乘菩提法道,所以说,一切教门只有深浅广狭的差异而不相违逆;因此,只有错悟以及否定第八识如来藏的愚痴凡夫,才会说出「宗(证)与教,出于《楞伽经》等,意义是不同的」如是支解佛法的胡言乱语。

释印顺把佛教真实的宗与教,跟外道所主张虚妄的宗与教混为一谭,结果就是贬抑佛法等同外道法,把佛教所宗的根本—第八识如来藏—给否定了,佛法的胜妙处就不见了。可见释印顺根本不信不解佛教的所宗与所教,才会以为佛教跟外道一样是会演变的,是从低级宗教逐渐演变成的高级宗教,由此证明他于佛法的无知已达无可救药之地步,竟不知佛教既然是「佛」之所教,而诸佛都是依无师智而成就无上正等正觉的,因此若说「佛教是演变来的」就等于在诬谤 释迦佛其实没有成「佛」;况且,佛教如果会演变,那就表示永远没有究竟佛可成,那又哪来的「佛」教?这也证明释印顺就是不信佛语,才会主张「大乘非佛说」,而说出大乘经典是「后人编造出来的」这种诳妄语,成为断尽善根的一阐提人,还误导无知的迷信众生也成就谤佛、谤法的极重恶业,实在令人悲叹。学佛人当知,大乘经典的所说才是真正的成佛之道,实证真如之法唯大乘经典所说故,如果单依阿含解脱道经典修学,则最多只能成就阿罗汉果,而真正的阿罗汉都知道自己还没有成佛,这也就能证明大乘经典一定是 佛陀亲口所说,因为唯有 佛陀才能说出究竟圆满、无上胜妙的成佛之道。释印顺将佛法贬抑为世俗宗教,他认为佛教的所宗与外道相类,才会说「宗是直觉的特殊经验……这样的宗教定义,不但合于佛教,其他的宗教,也可以符合」,他又说:即如低级的宗教,信仰幽灵鬼神。这种幽灵鬼神的信仰,其初也是根源于所有的特殊经验而来。又如犹太教、基督教所信仰的耶和华,也是由于古代先知及耶稣的特殊经验而来。基督徒在恳切的祈祷时,每有超常识的神秘经验,以为见上帝或得圣灵等,这就等于是宗。加以说明宣传,使人信受,就是教。(《我之宗教观》,页3-4)

释印顺说佛教的宗就等于外道的神祕经验,只要加以说明宣传使人信受就是教,这分明就是诬谤佛教为外道的邪说。世俗宗教各有不同的所宗,释印顺将其统称为神祕经验,然而任何的神祕经验之特性,显然都跟佛教所宗的唯一真理完全不相符合,佛教之所宗是真实而可以亲证的万法本源,任何众生不论知与不知、证或未证,都同样有此常住实相心—第八识如来藏—这才是佛教所宗的唯一真理,外道的「见上帝或得圣灵等」既不能「等于是宗」,却仍然不能外于此宗而有;佛教就是要教导众生如何次第修行而证悟此宗——涅槃妙心,以及悟后如何转依自心如来的清净体性,乃至地地转进而具足证得及显发真心所含藏的一切功德力用,圆满成就以无垢真心为宗的究竟佛果,这才是 佛之所教,又岂是如释印顺将外道法渗入佛法中「加以说明宣传,使人信受」之邪教导可相提并论的。

世俗宗教所信仰的神祇各有不同,然而法界的实相却是唯一,只要亲证真如就能以慧眼现前观见此「宗」其实在自他一切有情身中时时分明显露而无有怀疑,所以从来都是外道与 佛诤,佛不会、不须、也不曾与外道诤,因为 佛之所教就是唯一的真理。然而释印顺始终分不清佛教与其他宗教的根本差异所在,他知道世俗宗教—不论是他所谓的「低级宗教」或「高级宗教」—所有的「特殊经验」、「神秘经验」皆不离有生有灭的识阴及六尘境界,而佛教所证悟的「宗」却是不生不灭、离六尘见闻觉知的常住真心第八识如来藏,此二种宗义分明风马牛不相及,释印顺却穿凿附会地将之相提并论、等同视之,在在证明他对佛教的「宗」全然落于臆想猜测,甚且根本不具佛法基本的正知见。学人当知,第八识如来藏才是佛教宗门一念相应时顿悟明心的标的,对于一切真悟的菩萨而言,真心分明而现成,平凡而实在,汝岂不闻祖师云「不会如金,会得如屎」,何尝有特殊、神祕的经验可言?佛教的宗是义学不是玄学,义学是可以实证的,玄学则是渺茫而不可实证的神祕空谈,岂容释印顺如此混淆而等同视之。虽然民间信仰或信鬼或信神,各有其所宗,也都有一些所谓的特殊经验、神祕经验,但不论是怎样特殊而神祕的经验都是识阴相应的境界,都不是出生万法的根源,所以都不是佛教所说的宗。

释印顺说:【如佛教徒的悟证,以及禅定的境界,见到佛菩萨的慈光接引等,都是以真切的信愿,经如法修持得来。】(《我之宗教观》,页4)学佛要以真切的信愿及如法的修持才能于佛法有所实证,这是正确的,但是前提必须信受佛法的根本——第八识如来藏真实,依于此正知正见才是如法修持;如果相信释印顺说的,以为开悟就是「证得神秘经验」,认定细意识常住、如来藏是外道神我,那就连想要断我见取
证初果都不可得,想开悟明心无非是缘木求鱼。「佛教徒的悟证」不是神祕经验,而「禅定的境界」乃至「见到佛菩萨的慈光接引」,这些也都是生灭有为之法,无论其境界如何美妙都不是佛法之所宗;佛法宗门的证悟标的是第八识如来藏,祂是无境界、无所得的本住法,非三界有法,是五阴十八界等三界一切法之所从生的本源,这才是 佛所说的宗。一切心外求法者若不回归而依止 佛的八识圣教来修学,必然无法探究到这生命万物的本源,只能如释印顺般堕于情解想象的「非常识的特殊经验」、「神秘经验」等觉知心所行境界中,而与实证佛教所宗之万法本源—第八识如来藏—全然无涉。

释印顺又说:宗教决不是捏造的、假设的。心灵活动的超过常人,起着进步的变化,又有何妨?宗教徒的特殊经验,说神说鬼,可能有些是不尽然的,然不能因此而看作都是欺骗。各教的教主,以及著名的宗教师,对于自己所体验所宣扬的,都毫无疑惑,有着绝对的自信。在宗教领域中,虽形形色色不同,但所信所说的,都应看作宗教界的真实。即使有与事实不合的,也是增上慢——自以为如此,而不是妄语。(《我之宗教观》,页4)释印顺不知道「心灵活动」再怎么「超过常人,起着进步的变化」,都只是有生有灭的识阴境界,既然不是常住法,则不可能「真实」,释印顺却要人将这些虚妄的所宗所教都看作「真实」,这正显示出他是认妄为真。释印顺否定真心第八识的存在而建立细意识常住,然而意识的生灭性是一切有智者都可以现观的,圣教中也明白开示「诸所有意识,彼一切皆意法因缘生」,因此,以六识论为「宗」的释印顺等邪见者之所「教」,显然都是「捏造的、假设的」,只有真正的佛教之所宗才是唯一的真实。佛法的「宗」不是什么神祕经验,而是宇宙万法的根源,也就是出生有情身心和世界万物的主体;这个出生万法的根源,不是想象出来的,而是确实可以实证的真心——第八识如来藏,故佛教以祂为宗;佛法的「教」即是教导大众实证此真理的方法,也就是以第八识如来藏为根本,来阐释成佛之道的完整修证内涵与次第的正知正见。

所以说,佛教的宗与教是要真修实证的,这不是其他宗教之所能「行证的」,不但是释印顺所谓「低级的宗教,信仰幽灵鬼神」无法知道生命实相的真理,就算一神教徒所谓的「见上帝」或「得圣灵」,也同样与实证万法本源无关。再说,假如上帝真的是万物的主宰,德雷莎女士就应该要问问他:为什么要在贫瘠而生存困难的地方一直创造出婴儿,让他们在出生后又因飢荒而饱受痛苦折磨至死?德雷莎一生努力救护飢饿病苦的人们,历经六十年却没有办法减少印度的痛苦与死亡,她难道不会觉得这样的造物主真的很残酷与无聊?事实上,绝对没有任何一位有情是造物主或宇宙主宰,世间一切都如 佛陀所说:「有因有缘集世间,有因有缘世间集;有因有缘灭世间,有因有缘世间灭。」也就是说,众生都是由各自的如来藏随因缘及业种而出生,所生活的器世间则是由共业有情的如来藏所共同变现,一切果报都是如来藏如实对现因果律的结果,这才是法界的真实道理。真理是可以实证而现观的,也是任何人都可以重复验证的——只要依据如实的教导而修而行,因此一切真悟者都能时时现前照见常住心真实而如如的法性;然而外道的「特殊经验」、「神秘经验」(释印顺称之为「宗」)却都是暂时出现而终归消亡的生灭法,不论「各教的教主,以及著名的宗教师」再怎么「有着绝对的自信」,终究无法时时住于「神秘经验」中,更无法让随学者一一都能亲自验证;所以说外于佛教的一切宗教其所宗都不是真实法,他们所主张的「真理」都是各自思惟想象而无法客观实证的,释印顺却要大众将这些外道(包括他自己这个披着僧衣的外道)之「所信所说」,都「看作宗教界的真实」,这种颟顸无知的说法对一切人都无有利益,只会误人法身慧命罢了!

佛教教人「诸恶莫作,众善奉行」,有人说:「一神教的教义也是劝人为善、莫作恶事,所以宗教都是一样的。」这是许多人都认同的说法,以为宗教只是所宗不同而有不同的「上帝」,而释印顺也说【一切宗教都是有助于人类的】(《我之宗教观》,页3),显然他也以为佛教和劝人行善的其他宗教一样,但他这是不懂佛法的凡夫外道见。若说有佛教所宗的「上帝、造物主」也不会是任何一位有情,而是人人本具的实相心第八识如来藏,而其他宗教却都是外于万法本源—第八识如来藏—来建立其宗,皆不离常见或断见等邪见,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因此佛教是能让人出离三界生死乃至究竟成佛的法道,而其他宗教却连正确的世间相都无法如实了知,更不能出离三界生死流转之苦。又譬如许多宗教都有所谓的神祕经验,但是佛教从来不讲神祕经验,佛教讲的是「现法成就」,也就是说,一切佛法都是可以经由修行而亲证及现观的,宗门之所证并非如其他宗教的「神秘经验」,那些「神秘经验」不但无法以言语说明清楚,更无有方法次第而让追随者们都能获得相同的「神秘经验」,然而一切真悟者其实都有能力说出所证的内涵,只是若非行者自己亲证而能如实现观者,纵然探得密意也难免错会而自以为是,既无法转依也就完全无法发起般若实相智慧而无功德受用,乃至有人因此而造下大妄语或毁谤三宝等极大恶业。因此,佛陀告诫要善护密意以免成就亏损如来、亏损法事的极重罪,所以祖师们都遵佛的教外别传——利用禅法来帮助有缘的菩萨悟入。再者,外道的行善与佛教「众善奉行」之内涵也有不同,佛陀是依于对因缘果报的具足了知而施设了种种教诫,外道却无法如实了知因果,故其所行「善」的层面是浅狭的,甚至是以恶为善之非戒取戒的错谬主张,譬如「献牲畜为供物」(《圣经》)就是许多外道宗教所共有的邪法,而 佛所教导的则是:【一切众生无始生死,生生轮转,无非父母兄弟姊妹。犹如伎儿变易无常,自肉他肉则是一肉,是故诸佛悉不食肉。】5
注5《央掘魔罗经》卷4,《大正藏》册2,页540,下23-26。


所以说,佛教与其他宗教是迥然不同的,这是一切学佛人都应该要有的正确知见,莫要像释印顺那般颟顸笼统、正讹不辨,尽以邪说来误导众生则罪过大矣。

释印顺还说「即使有与事实不合的,也是增上慢——自以为如此,而不是妄语」,这样恣意妄说佛法、妄解佛法名相的义涵,实在令人啼笑皆非。既然所说「与事实不合」当然就是妄语,即使是因为「自以为如此」而不是存心想要骗人,也只是没有妄语业的「根本」,但是仍然有「方便、成已」的事实;况且「增上慢」是指「未得谓得,未证谓证」,这是大妄语,而且是罪在地狱之业。佛在《楞严经》卷6 中已明白教诫:若大妄语,即三摩提不得清净,成爱见魔,失如来种:所谓未得谓得,未证言证。或求世间尊胜第一,谓前人言:「我今已得须陀洹果、斯陀含果、阿那含果、阿罗汉道、辟支佛乘、十地、地前诸位菩萨。」求彼礼忏,贪其供养。是一颠迦销灭佛种,如人以刀断多罗木,佛记是人永殒善根,无复知见;沈三苦海,不成三昧。6
注6《楞严经》卷6,《大正藏》册19,页132,下1-8


又譬如《佛藏经》卷中开示:
舍利弗!当尔之时,阎浮提内多是增上慢人,作小善顺便谓得道,命终之后当堕恶趣;何以故?是人长夜自谓得道,亦复称说他人得道,冒受圣人所供养事,是人于诸天人世间为大恶贼;如是痴人闻说第一实义,惊疑怖畏如堕深坑……舍利弗!增上慢者皆是魔党助成魔事,咸共讥诃无生灭法。7
注7《佛藏经》卷中〈净戒品之余〉,《大正藏》册15,页790,中8~页791,上22。


可叹释印顺竟丝毫不知自己就是 佛所诃责的增上慢人,还以邪谬的见解来误导众生同犯大妄语业,愚痴至此诚可哀悯。

(待续)

TOP


                                                     为报师恩,当求正法
                                                         
庆吉祥居士

(连载十七)

释证严的师父释印顺所承袭的藏密应成派中观思想,乃是双具常见与断见的「六识论」外道邪说,他们全然不懂也不信受 佛陀所说——贯通三转法轮圣教的核心—第一义谛—第八识如来藏,因此成了无修无证的佛法门外汉,乃至于成就了破坏三宝、误导众生等重大恶业而不自知。释证严信受释印顺依此六识论邪见而建立的人间佛教 1,当然就跟着不信有如来藏可证,不信有极乐世界,不信有地狱……,且她近年来已不安分于世间法上教人为善、推广慈善济贫的事业,将原本奥妙深广的佛教法义「浅化、世俗化、学术化」且是外道化了,这是在造作破坏 佛陀正法,促使正法失传与衰灭的严重过失与恶业。
注1 释印顺的人间佛教与佛菩提道的差异,请详见 平实导师著,《人间佛教》,正智出版社,2014 年3 月,书中的详尽开示。


证严法师既认同释印顺「人间佛教」的思想,且所说所作偏在世间慈善,不仅于佛法的三乘菩提无所修证,甚至对佛法的基础知见也无所确知,才会不断地求取有漏的世间法,譬如她多年来广作国际化的慈善事业以求取诺贝尔和平奖的光环,追求世间的名利地位而落入五欲等外我所之中,与佛教的法道相违背;她甚至对佛经妄加解说,譬如在《心灵十境》中,望文生义的诠释菩萨十地的理趣与修证,将凡夫境界妄称为初地圣者乃至佛地境界 2。幸有深具道种智的圣位菩萨予以辨正而挽救之:证严法师者,乃是不学无术之人:根本未曾知解佛菩提之般若智慧,乃至参禅破参所须之功夫与知见俱无,未曾破参明心,未证自心如来藏,尚且未入菩萨七住位中,竟敢妄言十地菩萨之修证,暗示大众:自身实已是初地以上之菩萨。复又未曾知解二乘菩提,根本未断我见,未入声闻初果,亦不具大乘别教六住菩萨之功德,而言能知能解佛菩提道之十地境界者,未之有也!故其《心灵十境》书中所言十地境界者,乃是痴人说梦之言,唯得言为梦话尔!(《佛教之危机》,页274-275)
注2 详释证严着《心灵十境》对菩萨十地境界的描述。


正觉对慈济释证严的批判与辨正,乃站在弘护佛法及救护众生的立场,出于善意的规劝,切愿慈济信众能回归佛教正法;因为众生无始以来的生死轮回,都曾互为亲眷,彼此有恩有缘,真善知识又岂能见彼误导信众,相将入火坑却不予救护?每个人在过往无量劫中,都曾犯下无数罪过、造作无量恶业,乃至五逆十恶、毁谤三宝,而沦堕于三恶道中;证严法师今生有幸而得人身,且发心出家,虽因释印顺的误导而偏离正法,但却有值遇真善知识出兴于世的福德因缘,只要肯信受善知识苦口婆心的劝导,就有改「邪」归「正」的契机:慈济功德会如果想要离开这种将佛教世俗化的破坏佛教的恶业,就必须研求三乘菩提,就必须教导信众:「行善之余也应修学三乘菩提亲证之道,应每日将行善的功德回向亲证三乘菩提。」不应再认同印顺的人间佛教的世俗化邪见,应该教导信众赶快远离印顺的人间佛教的邪思。(《佛教之危机》,页57)


这是善知识至心恳切之言,也是由于感念四重恩而惜众生如赤子,故而为有心学佛的证严法师及慈济信众们的未来无量劫生死,所设想的一条正确的出路。祈愿在佛菩萨慈力护念加持之下,能令证严法师幡然悔悟,回心向道,并引领广大的慈济信众归入三乘菩提的正法中;如此,过去、今生乃至未来无量劫之慈善济贫的福德,才有了胜妙的归宿——不仅仍有世间的福报,还成为修习正法、成就道果的资粮,这才是证严法师对自己、对信众、对社会、对她的师父释印顺,乃至对佛门、对三宝,最正确、最圆满的报恩 3。请释证严赶快回归佛教正道、回归三乘菩提正法,别再误导信众,否则辜负信众的礼拜、崇敬、供养、护持,未来长劫多世的不可爱异熟果报,将来就悔之已晚了。
注3 关于正觉同修会针对证严法师的法义辨正与善言规劝,详细内容可参阅:平实导师著,《随缘》,佛教正觉同修会,书中论述。及游正光老师着,《真假外道》〈第二章:将佛法世俗化、浅化的证严法师〉,正智出版社,2009 年2 月。

以下,再从佛教义学的几个方面来辨正慈济「宇宙大觉者」相关思想的不如理、不如法 4。
注4 以下论述节录及改写自高正龄老师着,《从一佛所在世界谈宇宙大觉者》,佛教正觉同修会,2015 年8 月。



1、宇宙

【慈济团体多年来举办浴佛节的活动时,是以所谓「宇宙大觉者」的半透明塑胶雕像作为所浴之「佛像」,而此雕像大多数人都能看得出来乃是以证严法师的形像来雕塑的,除了证严法师的身形像貌之外,尚有一个地球的模型,整座雕像就是证严法师一手持钵、一手伸出状似加持摸触地球的模样。依据网络查得的资料:此雕像创作源自慈济花莲静思堂内的讲经堂佛像「佛陀洒净图」。「佛陀洒净图」以 佛陀不舍地球人间,以慈悲与智慧广度众生,为艺术创作核心理念。而立体版的「佛陀洒净图」又称之为「宇宙大觉者」,创作核心理念则是依证严法师的希望:「我们的佛像是能够表达『人间佛教』理念的『现代佛陀』。」设计雕塑而成。又「佛陀洒净图」或「宇宙大觉者」的意思则是说:佛陀左手持钵代表智慧,装着智慧法水要洗涤众生的烦恼,右手抚摸地球代表慈悲。末法众生垢重,加速地球被破坏的速度,导致天灾人祸不断,佛陀不忍地球受毁伤,不忍众生受苦难,不断的倒驾慈航来度化人心。疼惜抚摸地球,肤慰众生,洒净地球。】(《从一佛所在世界谈宇宙大觉者》,页8-10)

这样的说法,暗示了这座雕像的那个人,就是不断地「倒驾慈航」来地球人间示现的「佛陀」,而这个「宇宙大觉者」雕像又是以证严法师的身形相貌雕塑而成的,这或许是证严法师自认的,又或是慈济团体刻意让人联想释证严就是「倒驾慈航」示现的「佛陀」,且还是个适应「人间佛教」的「现代佛陀」。因此,慈济持续推行的环保菩提,保护地球等作为,显然也与释证严这位「现代人间佛陀」的「示现」有关。然而,若真要避免地球受毁伤,并不是单从地球外在环境的改善即可,因为器世间是随众生心而变化的,要能「保护地球的环境」,就得从一切生存于这个地球的众生(尤其是人类)心所相应种子的净化来改变,如《维摩诘经》所说「心净则佛土净」5,要从能感应地球这个生存环境的根本来净化,也就是众生心如果清净了,则世界也将随之转变为清净,如此才能真的改善地球环境。然而,任何一个世界都有成、住、坏、空的现象,佛陀不可能不知此理,所以 佛陀若倒驾慈航来地球降生,也不是为了不忍地球受毁伤,或为了疼惜地球,更不是为了洒净地球而降生。况且,这个娑婆世界有超过百亿个以上的人间(地球),佛陀并没有不断倒驾慈航来地球示现的历史记录与因缘,因此「慈济团体」的这种辩解,是牵强附会、一厢情愿的说法。
注5《维摩诘所说经》卷上〈佛国品 第1〉:「如是!宝积!菩萨随其直心则能发行,随其发行则得深心,随其深心则意调伏,随意调伏则如说行,随如说行则能回向,随其回向则有方便,随其方便则成就众生,随成就众生则佛土净,随佛土净则说法净,随说法净则智慧净,随智慧净则其心净,随其心净则一切功德净。是故宝积!若菩萨欲得净土,当净其心;随其心净则佛土净。」《大正藏》册14,页538,中26-下5。

诸佛乃为了要开、示佛的知见,令众生能悟、入佛的知见 6,以此一大事因缘而降生人间;释迦如来是观察此界众生得度之因缘成熟了,才来此受生,转大法轮,说胜妙法;当化缘圆满就示现大般涅槃,而留下了最重要的三转法轮之「法舍利」,让后世学人于佛法的修证上有所依循与验证;并且在末法时期法灭之前,一个有 佛陀法舍利的小世界中,只须一位地上菩萨来住世教化众生就足够了。因此,释迦世尊不会再三示现受生于同一个小世界中〔编案:事实上也没有哪个小世界的众生会有那么大的福报,能感得佛陀再三地示现降生。〕;况且,这样的示现「生身」入灭,是为了警醒众生「世间无常、四大苦空」,并发起人身难得、佛法难闻的稀有心,而厌离五阴,精进修行 7。因此,慈济「佛陀洒净图」所说,乃是刻意制造的虚言,让人有不当的联想,也是不解佛意的曲怪之说,于法、于理皆说不通。
注6《妙法莲华经》卷1〈方便品 第2〉云:「诸佛世尊唯以一大事因缘故出现于世。舍利弗!云何名诸佛世尊唯以一大事因缘故出现于世?诸佛世尊,欲令众生开佛知见,使得清净故出现于世;欲示众生佛之知见故,出现于世;欲令众生悟佛知见故,出现于世;欲令众生入佛知见道故,出现于世。舍利弗!是为诸佛以一大事因缘故,出现于世。」《大正藏》册9,页7,上21-28。
注7《大乘本生心地观经》卷4〈厌舍品 第3〉:「诸佛出现起悲愍,欲令众生厌世间,汝今已获难得身,当勤精进勿放逸。」《大正藏》册3,页307,下5-6。


佛陀有种种神妙功德,可化现无量无边的身相,当然不能以任何一种形像来框定;然而诸佛福德、智慧究竟圆满的功德,却不是任何众生能显现的,也不是任何人以己意所能思惟、议论;且诸佛若示现为三界至尊的佛身,必是具足圆满三十二相八十种好,而传统上以悉达多小太子的身像作为浴佛的圣像,实有其深意,如《太子瑞应本起经》卷上:

到四月八日夜明星出时,化从右胁生,堕地即行七步,举右手住而言:「天上天下,唯我为尊。三界皆苦,何可乐者?」是时天地大动,宫中尽明。梵释神天,皆下于空中侍。四天王接置金机上,以天香汤,浴太子身。8
注8《大正藏》册3,页473,下1-3。


悉达多太子出生时所说的这个「我」,即是一切众生各自本有的如来藏心;而 释迦如来于菩提树下示现成佛之际又云【一切众生具有如来智慧德相】9,同样是说众生这个「本来、自性、清净、涅槃」的如来藏真我,本自具足一切法的功能差别,与如来地「常、乐、我、净」的无垢识是同一个第八识心体;这是每个众生各自具有而无上尊贵的「真我」,故称「天上天下,唯我独尊」。《华严经》云【心、佛及众生,是三无差别】10,这「心」也就是在说四圣六凡一切有情—不论是见道圣者或是异生凡夫—皆同样具有的如来藏心—第八识—因地又名阿赖耶识,也就是佛地的无垢识。11 佛陀降生人间就是要为众生开、示,令众生悟、入,这个「唯我独尊」的如来藏真心,所以才出兴于世。因此,「我今灌沐诸如来,净智功德庄严聚,愿彼五浊众生类,速证如来净法身」的意义 12,就是随喜赞叹 如来的无量功德庄严,并发愿同证这个诸佛与众生本无差别的如来藏——涅槃妙心、清净法身、真如佛性,实证此心是为入佛道内门之基础而能勤修大乘佛菩提,广作无量无边佛事,教令一切众生「皆发无上菩提心,永出爱河登彼岸」13。然而,不了解这些内涵的众生及「慈济人」,却盲从于敬沐所谓的「宇宙大觉者」,正是不知所以而「拿香跟拜」,如此就名之为——迷信。
注9《大慧普觉禅师语录》卷16,《大正藏》册47,页878,中20-21。
注10《大正藏》册9,页465,下29。
注11 正觉教团法界弘法,正文老师演述,《三乘菩提之学佛释疑》(三)第37集,〈佛教说众生平等,佛与众生有无差别?〉(上)
http://video.enlighten.org.tw/zh-TW/a/a11/2443-a11_037
又佛教正觉同修会,台南共修处法义组着,《假如来藏》:「若论本来自性清净法身,乃『心、佛、众生,三无差别』,故说不可说异。然而若论如来功德法身,佛与众生何止相差十万八千里?故曰不可说一 ,如此方是『不可说一、不可说异』之真正义理。」佛教正觉同修会(台北),2006 年8 月初版二刷,页153。
注12《浴佛功德经》:「我今灌沐诸如来,净智功德庄严聚,愿彼五浊众生类,速证如来净法身;戒定慧解知见香,遍十方剎常芬馥,愿此香烟亦如是,无量无边作佛事;亦愿三涂苦轮息,悉令除热得清凉,皆发无上菩提心,永出爱河登彼岸。」《大正藏》册16,页800,下1-5。
注13《大乘理趣六波罗蜜多经》卷1:「众生悉有如来藏,三宝于是现世间;一切有情入佛智,以性清净无别故。佛与众生性不异,凡夫见异圣无差;一切众生本清净,三世如来同演说。其性垢净本无二,众生与佛无差别;空遍十方无分别,心性平等亦复然。……当知第一法宝即是摩诃般若解脱法身。复次,慈氏!应知第二法宝者,谓即戒、定、智慧诸妙功德,所谓三十七菩提分法,……以修此法而能证彼清净法身,当知此即第二法宝。」《大正藏》册8,页868,上7-中24。菩萨证悟此根本心如来藏后,于一切时中,皆能现前观见此无我之清净法身恒常显现其真实而如如的体性,因此能有中道的观行,而发起般若波罗蜜多——诸法实相的智慧。


再看这座雕像中的宇宙,也只是这个地球;若释证严与慈济人认为所谓的宇宙就是地球,佛法也只在地球有,而且只有人类能修行,也只能在地球行菩萨行,那就符应了释印顺所倡导矮化、俗化、人本化的「人间佛教」及「人菩萨行」的主张,以此「即人成佛」的错误观念来修行,则所成就的也是凡夫外道法的「人间佛陀」。这就是为什么释印顺敢以《看见佛陀在人间》的传记名称来默认自己「成佛」,释证严也踵随其后自立「宇宙大觉者」的雕像来让信众膜拜灌沐,自诩为自觉、觉他的圣者。若此时此世界真的有此二「佛」并世,岂非人类之福?然此二「佛」往昔可曾被诸佛或 释迦如来授记?可曾为众生开示了什么样的佛法?未来他们的「佛法」是如何传承?这些都是成佛必要的前提,若 佛陀开示的经典中无有关于此二「佛」名号等内容的明确记载,则彼二「佛」即是妄自建立并僭称「成佛」。

慈济人或许辩解说:「宇宙大觉者」只在表示释证严如佛陀一样的有智慧、悲悯众生及地球。但是,佛陀的智慧只有诸佛才能与之相等,余如等觉、十地菩萨皆不能及,至于十地以下诸菩萨,以及辟支佛、阿罗汉等就相距更远了 14;何况是未断「我见」的凡夫,那就是作梦也难以想象,又岂可妄自尊大、僭用尊号?且不论慈济人如何辩解,就其以释证严像貌而塑成之「宇宙大觉者」作为浴佛的「佛像」,又说是三节合一的日子(佛诞日、母亲节、慈济日):在人生道上完成人格;人格成,佛格也成。天天是母亲节,要尽孝道;天天是佛诞节,要感恩;天天是慈济日,要精进,懂事、懂理,更重要的是要身体力行。15
注14《无量义经》〈说法品 第2〉:「善男子!是则诸佛不可思议甚深境界,
非二乘所知,亦非十住菩萨所及,唯佛与佛乃能究了。」《大正藏》册9,页386,下7-8。《法华经》〈方便品 第2〉:「唯佛与佛,乃能究尽诸法实相。」《大正藏》册9,页5,下10-11。《佛说无量寿经》卷下:「如来智慧海,深广无涯底,二乘非所测,唯佛独明了。」《大正藏》册12,页273,中7-8。
注15 慈济全球信息网:http://www.tzuchi.org.tw/index.php?option=com_cont
ent&;view=article&id=586%3A2009-05-08-04-03-26&catid=81%3Atzuchi-about&Itemid=198&lang=zh,撷取日期:2014/8/7。

依此文所说,释证严将这三个节日合一,又扩大为每天都是,表面上是一种鞭策与提醒——勉励大众每天都在这三节的意义(慈济定义为尽孝、感恩、精进)下生活,而实质上却是让佛陀的尊贵性以及「浴佛节」的殊胜纪念性都被消解、模糊了;而且,若每天都在过节,就等于没有了节日的特殊性及象征性,那也就没有于特定日子施设节日及进行相关活动的必要了,那慈济又何须每年举办所标榜之「三节合一」的活动来灌沐「宇宙大觉者」?再从另一方面来看,这又何尝不是将「佛诞日」世俗化而等视于母亲节及慈济日的作为?其实,慈济人感恩的是那个雕像所代表的释证严;而佛陀教令弟子们浴佛,不只是为了让人感恩,乃是为了让大众藉此培植学佛的福德与善根,目的是为了让众生能出离三界生死之苦,能成为实义菩萨,能弘传佛法,让正法可以久远住世、普遍弘传,如此 佛陀来人间示现八相成道才有殊胜难得的意义。况且,若真的感念佛恩——启发我等法身慧命的出生与成长,则必须所修、所行皆如实依佛之教诲,才能得见「法身」现前,也才有「慧命」可以成长。


至于说「人格成,佛格也成」(人成即佛成)这句话是有问题的,因为「人格」与「佛格」何止天壤之别,岂可等而视之!一般所谓的人格就是人的品格,而人之所以为人,就是有不同于旁生等恶趣有情的特质,所谓「人之异于禽兽者几希」,这微小的差别就在于身为人所应有的心性,也就是儒家所提倡的伦理等德行;然而,成就「人格圆满」的凡夫众生,依然是具足佛法所说的根本烦恼—包括贪、瞋、痴等三毒—而受诸苦恼,唯有佛法才能教导众生如实了知、观察并断除这些我见、我执等各种烦恼而解脱于三界生死,这些道理是远比儒家的思想以及西方的人本心理学都更深刻、更细微的内容!因为这些根本烦恼都含藏在每个人的内心深处,遇缘现行而随时影响着人们的身口意行,这是不具佛法正知见的一般人无法察觉及对治的,即使是世间圣者亦然;纵然以儒家存心养气或化性起伪之类的功夫,也不能有效观行及断除这些烦恼,顶多只能成就「人格」完美的世间圣者,却无法帮助众生断我见,更遑论成佛。因此,所谓的「人格成」只是生而为人且作人的格完成,这样最多也只能说是「人上人」之世间圣贤,但他的三毒烦恼依旧存在,既断不了「我见」,出不了「三界」,更不必奢谈大乘菩提的解脱功德与实相智慧。然而,「佛格」却是要经历三大无量劫来圆满菩萨道五十二位阶的修行才得以成就的,诸佛都是完全断尽一念无明所含摄的一切粗细烦恼与无始无明上烦恼(烦恼障与所知障/见思二惑与尘沙惑)16,当然不会有贪、瞋、痴的现行与随眠;因此,人格与佛格截然不同,差别极大,岂可妄说在人道上完成人格,就等于成就佛格?其实,四圣六凡这十法界各有其「格」,众生造作了何种善恶业行,就会相应于六道的果报差别,因而有地狱格、饿鬼格、畜生格、人格、天格或修罗格,不可无知地错乱因果而混淆视听。即使以世间法为例来看,也不会说「小学格成,博士格也成」,更何况是差距甚远乃至不可思议的「人格」与「佛格」呢?佛陀圆满具足三十二大人相、八十种随形好、十力、四智圆明、四无所畏、十八不共法等等无量无边功德 17,这是久经如恒河沙数阿僧祇劫勤修一切世出世间法乃得成就,岂是世间圣贤一世—纵使其典范能流传百代,亦终归于无常磨灭—的「人」格者所能比拟?
注16 正觉教团法界弘法,正源老师演述,《三乘菩提概说》第104 集,〈二种无明的究竟断尽〉http://video.enlighten.org.tw/zhTW/a/a06/1703-a06_104
注17《梵摩渝经》:「四无所畏、八声、十力、十八不共法、三十二相、八十种好,不足一事者亦非佛矣。吾今以具,无一不足,故号为佛。」《大正藏》册1,页885,中17-19。


既然释印顺与释证严师徒二人都自称成「佛」了,却不知这两位「现代佛」,可有二千五百多年前 释迦如来之功德及智慧?是否也十号具足?而释印顺这位前「佛」曾否为「宇宙大觉者」释证严这后「佛」授记?彼等之正法、像法、末法各住世多久?几会说法?各度多少弟子?而这些都是必须说明的重点,因为,为下一位绍继佛位的补处菩萨授记,是诸佛的常法,不可能遗漏。但是,观乎慈济及释证严之所行、所说的内容,皆不符应于诸佛应有之身口意行的示现,显然这位「宇宙大觉者」,若不是错会了自己的果证,就是踵随其师窃取「佛」之令名以博取世人之恭敬,并宣示「慈济佛国」的成立;这也让人联想到西藏喇嘛教之众多「活佛」、「法王」以及诸多的「喇嘛佛国」净土〔案:如「乌金净土」、「空行净土」等等〕,都只是虚有其名而无实质的戏论诳言。

又此「人间佛陀」所倡导的「人间佛教」,将广大无边的宇宙限缩于地球,将遍十方三世的佛法侷限于地球人间;这样狭隘的见解有两个过失:一者,拨无十方诸佛国土;再者,无有其他世间能有佛法。然而,经论中每云:十方三世一切佛,一佛教化一世界(一个银河系);如《佛说阿弥陀经》数云:【如是等恒河沙数诸佛,各于其国,出广长舌相,遍覆三千大千世界,说诚实言……。】18 显示了东西南北上下等等十方,都有无量无边诸佛剎土,一一佛世界都各有一佛住持。19 而经中也说:帝释天有「善法堂」,常为天人演说佛法,释迦世尊亦曾于善法堂中为母亲说法 20;况且佛住人间之时,亦常有天人来礼拜 佛陀,或请法、供养、赞佛,处处都可证明确有天人,也必有「天界佛教」。此外,诸佛常为学人开示「施论、戒论、生天之论」等,表示人可以因为修种种善业而生天受乐;世尊的庄严报身目前也仍住于色究竟天宫为诸地菩萨说法,当来下生 弥勒尊佛(一生补处的最后身妙觉菩萨)也在欲界的兜率陀天说法……,这些都说明了此娑婆世界除了地球人间之外也有其他太阳系的人间,还有诸多天界也有佛法得以闻熏修学;更有他方无量无边的佛世界存在,若不信佛语圣教之开示者,是为外道、非佛弟子。若如释印顺与释证严师徒,将佛法限缩在地球人间,等于变相地削去了天道、阿修罗道,若又不信有地狱、饿鬼道,则欲界的六凡业道就已不完整,何况合四圣法界而成的十法界,当然亦不能成立了。彼等师徒这般窄化、浅化了的佛法,甚至不如一神教,一神教至少还相信有天上的父(上帝)与堕落的天使(魔鬼撒旦)等别道有情的存在,其信徒也希望死后可以生天堂享福,也害怕下堕地狱受苦;而慈济的信众们一辈子布施行善,却连生天的希望也不敢有,诚可哀悯。如此,必将使得佛法中方便施设的五乘法只剩下最粗浅的人乘,而天乘、声闻、缘觉、佛乘等法皆被割弃,因此既无三界可解脱,亦无实相可亲证,那也就永不可能有真正的二乘学人及菩萨行者,更无人可以成阿罗汉,遑论能成佛;如是 佛所说的解脱道及佛菩提道将不再被此界人间所知,则彼等所成就的谤佛破法之过失大矣!
注18《大正藏》册12,页347,中20-22。
注19 编案:每个银河系只会有一尊佛住世,下一尊佛的降生必定是前佛的正法、像法、末法都已过去,佛陀的法舍利已经灭没久远之后了;而更多的时劫是无佛出世的,所以能值遇诸佛或生于像法乃至末法,仍有佛陀正法住世的时劫,是极为稀有难得的,并且需要有广大的福德因缘才能相应乃至亲证。
注20《大唐西域记》卷4:「昔如来起自胜林,上升天宫,居善法堂,为母说法。」




2、觉者


什么是觉者?《佛说华手经》卷6〈求法品 第20〉云:
舍利弗!如来慧者,正觉究尽,无有错谬,故名佛慧。是佛智慧,无边无量阿僧祇劫求之乃得,故名为觉。舍利弗!何故如来名为觉者?一切众生长寝生死,若过、若没,不能通达,唯有菩萨独能觉悟,故名觉者。又舍利弗!正觉诸法故名觉者。21《大智度论》卷65〈诸波罗蜜品 第44〉说:【佛(秦言觉者、知者),何者是?所谓正知一切法、一切种,故名觉。】22
注21《大正藏》册16,页172,上6-11。
注22《大正藏》册25,页521,下25-26。


又《大乘起信论》卷上云:
言觉义者,谓心第一义性离一切妄念相。离一切妄念相故,等虚空界,无所不遍,法界一相,即是一切如来平等法身;依此法身,说一切如来为本觉。以待始觉立为本觉,然始觉时即是本觉,无别觉起。立始觉者,谓依本觉有不觉,依不觉说有始觉。又以觉心源故,名究竟觉;不觉心源故,非究竟觉。23
注23《大正藏》册32,页585,上7-14。


由上所举经论可知,觉者乃是能够觉知了悟真实法的人(也就是真实义菩萨),或者能正知一切法、具足一切法功能差别的智慧而得究竟的菩萨,则称为佛。真实心第一义的体性,是恒离一切妄念相,如虚空界而无所不遍。是故,五蕴、六入、十二处、十八界,乃至十法界等一切法,归结根本都只有一相,就是一切如来的平等法身——真实心如来藏,依此法身如来藏心离一切妄念而出生、而建立一切法,故说一切如来为本觉;这是相待于始觉,而立本觉之名。然而,始觉所悟的也是这个本觉,并无别的真实心可觉起。依于自心如来的本觉而说有众生的不觉,由于无始以来的不觉,所以众生第一次悟自本心而说之为始觉。又因诸佛究竟觉悟——完全了知自心本源故,名为究竟觉。因此,所谓觉者,至少是要能亲证诸法实相,能现前观察真实法—如来藏—阿赖耶识法相的人 24,才能称为觉者。
注24 此中深妙殊胜之义理,请参阅 平实导师着,《起信论讲记》第一辑,正智出版社,2014 年2 月。


又《瑜伽师地论》卷18 云:世尊依昔示现修习菩萨行时,所有最极难行苦行,非方便摄勇猛精进;又依示现坐菩提座,非方便摄勇猛精进断遍知故,说如是言:「天!汝当知我昔如如虚设劬劳,如是如是我便减劣;如如减劣,如是如是我便止住;如如止住,如是如是又被漂溺;与此相违,应知白品。」此中显示修苦行时,非方便摄勇猛精进,名曰劬劳;行邪方便,善法退失,名为减劣;既知退失诸善法已,息邪方便,说名止住;舍诸苦行,更求余师,遂于嗢达洛迦、阿逻茶等邪所执处随顺观察,故名漂溺。复于后时坐菩提座,弃舍一切非方便摄勇猛精进,所有善法遂得增长;如如善法既增长已,如是如是于诸善法不生知足,不遑止住,于所修断展转寻求胜上微妙;既由如是不知足故,遂不更求余外道师,无师自然修三十七菩提分法,证得无上正等菩提,名大觉者。25
注25《大正藏》册30,页378,上13-中1。


依经论的开示可知,唯佛才能称为大觉者。宇宙中既然有无量佛剎(无量三千大千世界),各佛剎也只能有唯一的大觉者住持佛法,如同此娑婆世界有清净法身 毗卢遮那佛、圆满报身 卢舍那佛、以及千百亿化身 释迦牟尼佛应化示现于各个小世界以度众生;而且十方诸佛之功德皆平等平等,无高下、大小、强弱……之差别,唯应众生之根性、福德而有不同的示现。因此,慈济以「宇宙大觉者」来称呼释证严,即是公开宣称释证严成「佛」了。然而,这位「大觉者」竟然不知意识心是生灭法,不能永存不坏,竟于著作中说「意识(灵魂)却是不灭的」26,不论释证严是无知或为了诱引信众「捐赠器官」,这些话已成就妄说佛法(谤佛、谤法)及欺骗众生的罪业。如此说法亦显示释证严连解脱道初果向的正知见都没有,就不可能断我见,何况是大乘佛菩提道的开悟明心,是堕在意识妄觉的凡夫,却敢自认是「宇宙大觉者」,真不知未来长劫三涂苦果之可怖!
注26《生死皆自在》页111:「对佛家来说,躯体虽然终归败坏,意识(灵魂)却是不灭的,我们实在不必害怕死亡。」慈济文化出版社,2007.5初版36 刷


3、诸佛具足十号

学佛人若略有佛法常识,即知佛具足十号,譬如《菩萨善戒经》卷3〈菩提品 第8〉:
如来具足十种名号。……无虚妄故,名为如来;良福田故,名为应供;知法界故,名正遍知;具三明故,名明行足;不来还故,名为善逝;知二世间故,名世间解:一者国土世间、二者众生世间;能调伏众生身心恶故,名无上士调御丈夫;能为众生作眼目故,能令众生正知正法,正义正归,为诸众生广说义故,能坏一切烦恼苦故,能破众生疑网心故,开示诸法甚深义故,一切善法根本故,是故名为天人之师;知善法聚、不善法聚、非善非不善法聚,是名为佛;坏魔波旬故,能得难得如来身故,名婆伽婆
27
注27《大正藏》册30,页976,上23-中7。


经论所开示佛的十号中并没有「宇宙大觉者」这个名号,这不免让人质疑:「宇宙觉者」只是释证严这位「现代佛陀」所自创而独有的称号;而浴佛节时,释证严既以「宇宙大觉者」之称谓来让信众灌沐她的塑像,那就应具足诸佛十号的一切功德,并以此利益一切众生:「若能专念如来十号,佛于彼人常在不灭,亦得当闻诸佛说法,并见彼佛现在四众,增长寿命、无诸疾病。」28 今以此反问慈济人:「您忆念这『宇宙大觉者』,可有如是功德之显现?」次问慈济人:可曾听闻此「大觉者」说过与诸佛平等之法?例如,诸佛皆说:命终时意识将灭,五阴六识皆去不到未来世,只有业异熟果报等着众生去承受 29。慈济人是该信受 释迦世尊所说的「意识有生有灭」,或信受证严所说「意识却是不灭的」呢?从佛经的开示及有情生命现象的事实来说,人往生后此生的意识就永远断灭了,而重新投胎后藉缘再出生的五阴,已是全新的色身与意识(包括前五识),所以后世的意识不记得前世事,这就是所谓的「隔阴之迷」。今生的意识是藉由全新的色阴果报身而出生,不曾参与前世的任何事,也不能投生到下一世,所以一般人都不了知过去世的生老病死、喜怒哀乐。意识若是不灭的,将如何解释隔阴之迷?释印顺云:「既受胎阴……从迷入迷者多」,也许这就是隔阴之迷的一种解说吧!……阴是五阴——五蕴。我们的身心自体,佛分别为五阴:色阴、受阴、想阴、行阴、识阴;众生在生死中,只是这五阴的和合相续,没有是常是乐的自我。这一生的身心自体是前阴,下一生的身心自体是后阴,前阴与后阴,生死相续而不相同,所以说隔阴。30
注28《文殊师利问经》卷下,《大正藏》册14,页506,下15-17。
注29《佛说大乘流转诸有经》:「至命终时意识将灭,所作之业皆悉现前。譬如男子从睡觉已,忆彼梦中所见美女影像皆现如是。大王!前识灭已,后识生时,或生人中,或生天上,或堕傍生、饿鬼、地狱。大王!后识生时,无间生起;彼同类心,相续流转,分明领受所感异熟。大王!曾无有法,能从此世转至后世,然有死生业果可得。」《大正藏》册14,页950,上20-27。
注30 释印顺着,《华雨集》第四册〈中国佛教琐谈:隔阴之迷〉,正闻出版社(新竹),1993 年4 月初版,页182。


释印顺对「隔阴之迷」的理解,大致上依文解义似乎也无大错,可既然前阴与后阴不相同,那是谁在生死的现象中相续?当然是不生不死的根本识,也就是第八识如来藏。然而释印顺否定了贯通三世的第七识与第八识存在,则前后世的五阴身心要如何生死相续现起?后世五阴又岂能自生乃至无因而生?而且意识心为识阴所摄,既然「没有是常是乐的自我」,其自意妄想「意识细心不灭」的主张显然不能成立。
况且,如果「意识细心」能前后世相续,又哪有「隔阴之迷」的现象?释印顺是要认同「孟婆汤」的神话吗?显然释印顺始终不曾察觉他的这些说法是自相矛盾的!所谓的「隔阴之迷」就是因为前后世的五阴—包括一切粗细意识—是不同的,而有贯通三世能生五阴的第八识存在,因此才有前世五阴造业、后世五阴受果(异作异受)的生死相续。所以,此世的意识于往生后是永远断灭的,因而有隔阴之迷;若有宿命通(报得或修得),例如三明六通之大阿罗汉,虽能知过去生种种事(于过去多世或少世无隔阴之迷),若回心大乘再次受生于人间,仍不免隔阴之迷,须是三地满心以上发起三昧乐意生身的菩萨才能永离胎昧 31。
注31 学人若想深入了解「胎昧」及「隔阴之迷」的问题,可请阅 平实导师著,《宗通与说通》,正智出版社,2011 年5 月。


由此亦可证明,有情必具有贯通三世而能含藏一切法种的心识存在。然而,释证严却同样不懂圣教所说,也来自创新解:心识灵魂舍此投彼,从「此」到「彼」的过程就是「阴」。「此生此世也会有『隔阴之迷』——如记忆会随着时间淡化、消失;也有人以清净心发善念,但之后受外境引诱,心灵愈益迷茫、不断造业,终至迷失在欲海之中。这都是『迷』,障蔽了清明的智慧。」32我们有隔阴之迷,活生生的现在,都由不得自己,何况舍此身,灵魂脱体时,这念的无明一动,无明缘行、行缘识,那个行,他就跟着它走去,灵魂很笨,在八识,这八识里还是很糊涂的识,不管你做好的,做不好的,都藏在这第八识,第八识叫做藏识,第八识就是什么东西堆积最多,要倒出去的时候,就是堆积最多的它会先出去,这由不得自己。33
注32 释证严上人开示于2012 年3 月16 日,《慈济月刊》545 期,〈释证严上人衲履足迹〉http://www.tzuchi.org.tw/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view=article&id=9139%3A2012-07-04-02-13-38&catid=63%3Amaster-footprint&Itemid=349&lang=zh
注33 衲履足迹--20131102 恒持诸善法‧长养诸善根
[url=http://neptuner.666forum.tw/t7196-topichttp://www.daai.tv/daai-web/master/content.php?id=36549]http://neptuner.666forum.tw/t7196-topichttp://www.daai.tv/daai-web/master/content.php?id=36549[/url]


(1)从「此」到「彼」的过程就是「阴」——也就是「心识灵魂」去投胎后,到来世出生的整个过程就是「阴」。虽然说这个过程也是「阴」,但「过程」却只是「行阴」,而非「隔阴之迷」所说的「五阴」,可见她是不知此「阴」是指五阴(蕴),而以为是阴暗、无知之义,所以才说:「此生此世也会有『隔阴之迷』——如记忆会随着时间淡化、消失……。」如此解释,也就证明了她认为这过程是暗无觉知的,也就是她以为意识于此时仅是失去记忆的暗无觉知,并不是不存在了,所以她才说「意识却是不灭的」。释证严所说的舍此投彼的「心识灵魂」指的就是现在能觉知的意识,也就是她所说「却是不灭的意识」。但是,佛陀的圣教都说意识在入胎时随着中阴消灭就完全灭了,她后来又改口说「灵魂很笨,在八识,这八识里还是很糊涂的识」,显然她是妄想着失去记忆暗无觉知的意识,就是可以入胎的第八识,但她这种种说法都是错误的。再说「灵魂」乃是民间信仰及外道(包括藏密)所说的生命之实体,但那大都是对中阴身的误认;虽然释证严也说到第八识,却无知于第八识真心的体性,甚至不知第八识这个「名相」的内容是什么?不知佛法所说的「三界唯心,万法唯识」之第八识,并不是世俗所说的灵魂或中阴身!34 释证严无知地将民间信仰与佛法名相乱凑,既不符于事实,也悖离了佛法。
注34 学人若想深入了知「灵魂」以及「轮回的主体——第八识如来藏」的差异及关系等等问题,可在正觉官网
http://video.enlighten.org.tw/zh-TW/a/a07/1863-a07_122,收看由正礼老师所宣讲的:《三乘菩提之学佛释疑(一)》第122 集,〈佛教相信灵魂的实在吗?〉有详实的开示。



(2)此生此世也有「隔阴之迷」——这样的说法更显示释证严因为不知阴是五阴,所以衍生出第二层、第三层乃至无量的误解,才会认为说:同在此生亦有隔阴之迷,如记忆的淡化、消失,或善念的退转、迷失。然而这都只是今生同一个五阴的问题,前后的「记忆」与「善念」虽有变化,却仍在同一期寿命、同一个五阴身之内,并非生死之「隔阴(隔世)」,释证严的这种说法,完全是错解文义的虚妄联想。依佛法的正知见来看,所谓隔阴之迷主要是指:此世识阴非即来世识阴,故云隔阴;由隔阴故有胎昧,不复能忆前世事,故名隔阴之迷。35
注35 平实导师着,《宗门正道》,正智出版社,2012 年8 月。


《杂阿含经》卷9 开示:【眼因缘色,眼识生。所以者何?若眼识生,一切眼、色因缘故。耳声因缘、鼻香因缘、舌味因缘、意法因缘意识生,所以者何?诸所有意识,彼一切皆意、法因缘生故。是名比丘!眼识因缘生,乃至意识因缘生。】36 也就是说,识阴六识都要藉根尘相触为缘才能由根本因第八识如来藏出生;当人类的五色根(眼耳鼻舌身)因死亡或损坏而不堪用了,六尘相分不能再生起了,则「识阴」也随之不能现起而消灭了。识阴乃随众生的根身而有,也就是要有「眼等五色根与五尘相触」,还必须有「意根触法尘」才能由第八识如来藏流注识阴的种子而出生,因此,识阴是「依他起性」的,不能自在、常住。此世的色身毁坏之后,识阴六识因为五色根已不能运作而必然消失,这一世的五阴身就死亡了;重新投胎、再世为人之后,新的色阴已与前世非一,识阴也就随之不同,是故必不能忆知过去生的一切内容,这就是佛法所说的「隔阴之迷」37,所以释证严说「同一世中也会有隔阴之迷」实在是荒谬绝伦的说法。由此亦可知,意识在正死位及其他四种无心位(眠熟、闷绝、无想定、灭尽定)是必定断灭 38 的,释证严于此全无所知而乱说「意识却是不灭的」,岂可自称为「宇宙大觉者」?
注36《大正藏》册2,页57,下18-22。
注37 真心新闻网:探讨达赖十四世关于转世认证的公开声明-第四则:轮回的真相与隔阴之迷http://www.enlighten.org.tw/trueheart/409
注38「意识于五位中必灭,谓于眠熟时、闷绝时、正死时、无想定时、灭尽定时。……是故意识非是常住不坏之法。」平实导师着,《狂密与真密》第一辑,正智出版社,2013 年8 月。


(待续)

TOP


                                  三乘菩提概说——四圣谛之苦灭圣谛
                                                 余正文老师开示  

  http://video.enlighten.org.tw/zh-TW/a/a06/1750-a06_007

各位菩萨:
阿弥陀佛!

  我们上一集已经跟各位分享过了苦集圣谛。我们讲到,苦集圣谛是众生对于内六处、外我所、外六尘、六界产生了黏腻、产生了爱染,因为产生了这样的一个爱习、苦习,所以产生了这样的一个聚集众生的这种苦的缘因,所以这个叫作苦集圣谛。我们这一集将要进到苦灭圣谛。

  所谓苦灭圣谛指的是什么东西呢?苦灭圣谛的灭指的是什么呢?我们从《大乘义章》的这样的一个论文里面,这边这么说:“外国涅槃,此翻名灭,灭烦恼故,灭生死故,名之为灭;离众相故,大寂静故,亦名为灭。”(《大乘义章》卷十八)也就是说,众生经由修行,灭尽了烦恼,断除了意识、意根的执着性,舍寿之后不必再因业的势力,而在三界六道中继续的受生,酬偿业果,仅剩下如来藏独存的境界,这个就称为涅槃。所以灭的意思,是灭烦恼,是灭生死,烦恼灭、生死灭就是涅槃;这个涅槃是离众相,它是大寂静的。这个涅槃我们后面会再跟各位详细的说明,涅槃之意是在什么地方,何谓涅槃,依大乘来说有哪四种涅槃,依二乘来说,二乘所依止的是哪几种涅槃。从这边的这个角度来看的话,我们所知道的这个所谓的灭,其实就是在灭除烦恼,就是在灭除烦恼。烦恼灭了以后,这样子就是涅槃的境界,就是涅槃的境界。

  我们来看一下,灭圣谛的这样子的灭,它指的是在灭除烦恼。《瑜伽师地论》里面又如何说呢?《瑜伽师地论》里面 弥勒菩萨云:“问:何等法灭故名灭谛耶?答:略有二种:一烦恼灭故,二依灭故。烦恼灭故,得有余依灭谛;依灭故,得无余依灭谛。”(《瑜伽师地论》卷六十八)弥勒菩萨祂说的意思就是说什么呢?这个是说,有人问:什么法灭的缘故,所以称为灭谛呢?是因为什么法灭了,所以这个苦灭圣谛的这个灭称为灭谛呢?弥勒菩萨答说:大概来说有两种,第一种是因为烦恼灭,第二种是因为依灭的缘故。那什么叫作烦恼灭呢?这个我们后面再说明。因为烦恼灭的缘故,所以得了有余依的灭谛;因为这个依灭的缘故,得无余依的灭谛。其实最主要是在说,我们二乘的两种涅槃,有有余依涅槃跟无余依涅槃。一者是烦恼灭尽,但是还有过去业力所感生之依身未灭,名之为有余依涅槃;也就是说,过去烦恼已经断尽了,但是还有过去业力所感生的这个五阴身还没有灭除,这个叫作有余依涅槃。第二个也就是说,依灭得无余依灭谛。依灭得无余依灭谛这个意思就是说,因为由过去所感生这样子的依身也灭掉了,也就是说,因为烦恼灭尽了以后,过去所感生的这样子的五蕴的这样子的五蕴身,这样子的这一世的酬偿果报的这个身体,这个五蕴身已经灭尽了,已经没有再留下来的——无有遗余,称之为无余依涅槃。

  这样子上述的两种涅槃,这个是三乘共通的教理。这两种涅槃是通于二乘,也通于大乘的。但是依大乘来说,涅槃是有哪四种呢?也就是说,大乘一样是讲有余依涅槃,也有无余依涅槃;但是,大乘法还说本来自性清净涅槃,还有一个无住处涅槃。那我们就一一来为各位说明一下,大乘所说的四种涅槃。

  大乘所说的四种涅槃,第一个就是本来自性清净涅槃。什么是本来自性清净涅槃呢?那是依着第八识如来藏,在生死流转当中,恒常显现其体恒常住、随缘任运、不贪不厌、不生不灭、不来不去、不垢不净的这样子的一个如来藏自住的一个境界。也就是说,如来藏自处于自性清净涅槃的境界里面,如来藏虽然在生死流转当中,出生了五阴十八界,与五阴十八界和合运作;但是祂恒常显现祂的恒常的体、常住不变的体,随缘任运的体性,不贪不厌、不生不灭、不来不去、不垢不净的涅槃中道性。这个就是在说本来自性清净涅槃。也就是说,依着这样的道理,前面所说的有余依涅槃跟无余依涅槃,并不能外于自心如来藏而说有一个涅槃的境界;也不是说外于自心如来藏的修证,而言说有一个涅槃的实证。也就是说,无余依涅槃跟有余依涅槃,其实还是依着自性清净涅槃来施设安立的,如果没有自性清净涅槃的这样子的一个如来藏的体的话,有余依涅槃跟无余依涅槃就形同戏论了。

  紧接着我们来说,何谓有余依涅槃?有余依涅槃就是依我们前面所说的,它是依着如来藏中分段生死烦恼现行之断除。也就是说,依着如来藏中含藏着分段生死烦恼的现行的断除,断除以后但是还未舍寿而入无余涅槃之前,施设说有余依涅槃之名。这个也是不能外于自心如来藏而说有有余依涅槃,因为依如来藏之本来自性清净涅槃境界,才有办法说尚未灭除诸苦所依的五阴,说之为有余依涅槃。

  第三个叫作无余依涅槃。那什么叫作无余依涅槃呢?无余依涅槃就是在说:众生的七转识已经修除了分段生死的烦恼种子,令烦恼种子不再现行,所以在舍寿的时候,能够令意根的这个我灭除,也能够令如来藏不再出生中阴身;或者在中阴身灭除以后,不再受生,而将中阴身与中阴阶段这个十八界法的灭除,只留下如来藏无形无色,离一切觉观,也没有思量,也不再出现于三界当中,永无一切三界行苦,而成就了中般涅槃。因为这样子的缘故,所以依如来藏所处的这样子的境界,来说这个就是无余依涅槃。也是说,依着如来藏的本来自性清净涅槃为涅槃境界,而说灭除诸苦所依的五阴,这个状况叫作无余依涅槃。所以,不管是有余依涅槃,或是无余依涅槃,其实都是必须要依着如来藏所处的、自处的本来自性清净涅槃的境界,才有办法施设这个有余依涅槃跟无余依涅槃。

  第四个是大乘的特有的一个这样子的佛地的涅槃,也就是无住处涅槃。那什么是无住处涅槃呢?无住处涅槃指的是,依自心藏识来说,也就是说,依自心藏识来说佛地的第八识已经断尽分段生死的现行。所以,无住处涅槃一样是依着佛地的无垢识、依着佛地的如来藏,来谈这个无住处涅槃。那是因为佛地八识,已经断尽了分段生死的现行,成就阿罗汉所证的有余依与无余依的两种涅槃;而且进而断尽了烦恼障的习气种子随眠,永离变易生死;也断尽了无始无明一切随眠,智慧究竟圆明;如来藏灭除了阿赖耶识名,以及异熟识名,改名为无垢识,这样子才叫作佛地真如;在这一切境界当中,于一切法,于一切有情,都能够真实如如,佛的无垢识于一切境界,于一切法,于一切有情,悉皆真实如如,这个就是佛地无垢识、佛地的无住处涅槃。这样子的佛地的真如,因为断尽了分段生死以及变易生死的证量的缘故,所以永远不住在生死当中;但是因为断尽了无始无明随眠的缘故,现观一切法,唯是自心真如所生、唯是自心真如所显,现观一切法,现观一切无为法,也是自心真如所显,涅槃就是无垢识的真如性的缘故,由于如是亲证的缘故,断尽了涅槃贪,而能令诸佛永不住无余涅槃境界当中;因为这样子不住变易生死,也不住无余涅槃,所以称佛的无垢识的这样子的一个证量、这样子的一个境界,称为是无住处涅槃。

  这个就是大乘的四种涅槃。所以大乘的四种涅槃,是函盖了本来自性清净涅槃,也函盖了有余依涅槃、无余依涅槃及无住处涅槃。其中的有余依涅槃跟无余依涅槃是共于二乘的,因为二乘也同样同证有余依涅槃与无余依涅槃;但是二乘人他并没有办法证悟真如本心,并没有办法证悟如来藏,因为他们只是在五蕴空相上面去作思惟,去作观察,而断除了分段生死的烦恼,所以唯能取证有余依涅槃与无余依涅槃。但是大乘是依着本来自性清净涅槃的这个如来藏体来修学,所以能够亲证如来藏自处的境界,远离于三界六尘万法的境界,名为如来藏本来自性清净涅槃;乃至依止着这个本来自性清净涅槃,地地往前修,而证有余依涅槃与无余依涅槃,乃至于圆满佛道、成就佛道,而证佛地的无垢识,证佛地的无住处涅槃。这个是大乘的四种涅槃。

  苦灭圣谛是灭烦恼,是灭生死,是生命的还灭以趣向于涅槃。也就是说,苦灭圣谛目的就是为了要灭除烦恼,要灭除生死;灭除烦恼,灭除生死,就是要让生命还灭,要让生命还灭以趣向于涅槃。那四圣谛其实是缘起的另一种表达,四圣谛其实是缘起法的另一种表达,分成流转还有还灭两种缘起。那流转,什么是流转呢?在四圣谛里面哪一部分是在说明流转的法呢?流转的法就是前面两者,也就是苦圣谛跟苦集圣谛,这个是生命的流转,这个就是六道的轮回。因为有苦圣谛跟苦集圣谛,所以会有生命的流转;因为生命的流转,所以会让众生轮回三界六道永无穷尽,这个就是四圣谛里面的流转的这个圣谛,流转的法。那还灭的部分是在指什么呢?还灭的部分就是在指后面两者,也就是说还灭的部分是在指苦灭圣谛还有苦灭道圣谛。还灭的意思就是让生命还灭,让生命还灭以后趣向于涅槃。想要趣向于涅槃,就必须要让生命还灭,要让生命还灭就必须要灭生死,灭生死就必须要灭烦恼。想要灭烦恼,应该要灭哪些东西呢?

  我们也来看一下,《中阿含经》卷七里面《分别圣谛经》如何的开示。这篇《阿含经》里面这样子的开示:【诸贤!云何爱灭、苦灭圣谛?谓众生实有爱内六处:眼处,耳、鼻、舌、身、意处,彼若解脱,不染不着,断舍吐尽,无欲、灭、止没者,是名苦灭。】(《中阿含经》卷七)这个意思就是在说:“诸贤啊!如何是爱灭、苦灭圣谛呢?这个是在说,众生确实有贪爱内六处。哪内六处呢?就是眼根、耳根、鼻根、舌根、身根、意根这内六处。他们如果解脱了,不爱染、不执着六根,断除以及舍弃了六根,把对六根的爱着吐尽了,对六根没有贪爱,对六根灭了贪爱,止息而不贪爱,让六根对于贪爱已经没有办法继续存在的话,这个就是苦灭了。”也就是说,把六根的爱着吐尽了,对六根没有贪爱,灭了贪爱,止息,而不使贪爱继续存在的话,这个就是苦灭。

  《中阿含经》里面又如何开示呢?要如何知道苦灭呢?就说:【云何知耶?若有不爱妻、子、奴婢、给使、眷属、田地、屋宅、店肆、出息财物,不为所作业;彼若解脱,不染不着,断舍吐尽,无欲、灭、止没者,是名苦灭,彼知是爱灭、苦灭圣谛。】(《中阿含经》卷七)这个意思就是在说:“如何才是真的知道苦灭了呢?如果有人心中不再贪爱妻、子、奴婢、仆人、眷属、田地、屋宅、店肆、孳息财物,不为这些而在心中造作贪爱的意业;他们如果解脱了,不贪染也不执着,断、舍、吐尽了贪爱执着,心中没有欲望、消灭了这些欲望、止息消失这些欲望的话,这个就叫作苦灭,他们知道这个就是爱灭、苦灭的真实道理。”

  那又如何说呢?又说:“如是外处更乐、觉、想、思、爱亦复如是。”(《中阿含经》卷七)也就是说,“同样的对于六尘的触、觉受、了知、思量、贪爱,也是像这样子断除的。”

  继续作这样子的开示:【诸贤!众生实有爱六界:地界,水、火、风、空、识界。彼若解脱,不染不着,断舍吐尽,无欲、灭、止没者,是名苦灭。】(《中阿含经》卷七)这个意思就是说:“诸贤啊!众生确实有爱贪爱六界,哪六界呢?就是地界,水、火、风、空、识六界。他们如果解脱了,对六界不爱染、不执着,贪舍吐尽了对六界的贪爱与执着,心中不再对六界有欲求,息灭对六界的欲求,止息了对六界的欲求,止息六界的欲求、消失了六界的欲求,这个就叫作苦灭。”

  又说:【诸贤!过去时是爱灭、苦灭圣谛,未来、现在时是爱灭、苦灭圣谛,真谛不虚,不离于如;亦非颠倒,真谛审实。】(《中阿含经》卷七)这个意思就是说:“诸贤啊!过去时的贪爱与执着灭了,就是爱灭、苦灭圣谛,未来、现在时的贪爱与执着灭了,也就是爱灭、苦灭圣谛,真实的道理绝不虚妄,也不离于如,而且不是断灭;也不是颠倒的想法,真实道理详细的审查确实。”

  今天因为时间的关系,先跟各位分享到这边。下一集继续跟各位分享苦灭圣谛。

  阿弥陀佛!

TOP

 22 123
发新话题